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混世魔王▪上


★恋爱技巧零分的……甜文。极度ooc,年下,架空,无脑苏,有雷。

*

“从今天起,根据冯先生的嘱托,叶先生会暂时担任你们的监护人。”

提着行李箱的男人看上去意外的年轻,长了一副好皮相,眼眸黑而带着倦意,有种懒洋洋的颓废。他略显苍白的嘴唇勾出一个很平的微笑,没有太多情绪地说:“我叫叶修。”

“你谁啊,怎么没听老头子提过?”黄少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威胁似地龇出了看着很可爱的虎牙,“警告你,你当那个什么监护人就算了,别想管我啊!”

孙翔看了叶修一眼,拿唯一还干燥的球衣下摆擦了擦脸,皱着眉把书包扔到沙发上,头也不回地踩着球鞋上了楼。

楚云秀吹了声口哨,嘴里咬着没点燃的纤细女士烟,一只手上下把玩着精巧的打火机,蹬下自己的高筒靴:“老头子眼光不错,小哥哥挺帅嘛。”

叶修:“谢谢,这位小姐姐也很漂亮。”

楚云秀便“扑哧”一声笑了,歪歪头,染成酒红色的大波浪披在肩上,有种不符合年纪的烟视媚行。她点燃了香烟,边往里走边挥了挥手:“唉,多多指教啊。”

最后一个男孩戴着棒球帽,一直一言不发,直到听见叶修和楚云秀的谈话才抬高帽檐,露出一张格外俊美的年轻脸颊。他安静地和叶修对视了几秒钟,然后言简意赅地介绍自己:“周泽楷。”

“我知道,”叶修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孙翔,黄少天,周泽楷,楚云秀。”

周泽楷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也径直上楼了。

站在叶修身边的律师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这位面对各种无礼仍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青年,轻咳了两声,帮忙解释了两句:“冯先生平常忙于工作,所以……”

“嗯,”叶修揉了鼻梁,连夜的高强度工作令太阳穴有些刺痛,他笑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有什么想法。”

挺有意思的。

*

“诶,你说老冯去哪了?难道是找到真爱跑国外度假去了?”黄少天坐在地上问正在玩投篮机的孙翔,“这个叶修到底是谁啊,那么年轻……”他眼珠子一转,神秘兮兮地说:“不会是老冯失散多年的儿子吧!”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喋喋不休了快十分钟的黄少天让孙翔非常烦躁,随手一抛篮球,拧开一瓶水往嘴里灌,“他是谁关我屁事!”

房间外本想敲门的叶修手一顿,接着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他想了想,打开手机里一个奇怪的通讯工具,打字道:“你养子觉得我是你私生子。”

消息回得极快。

“[流汗]……别开玩笑,我要是有您这种儿子,我早就得心脏病了。”

叶修“呵”了声,继续发送信息:“好好相处是不行了,联盟这边又要求不泄露任务信息,我强硬点没关系吧?”

大洋彼岸。

冯宪君看着那个“强硬”抽了抽嘴角,一见叶修已经灰掉的头像,更是感觉有点窒息。他想了想,问身边一排穿着军装的士兵:“小伙子,你们叶队的强硬点是什么意思?”

士兵:“……”

这个问题超纲了。

*

晚上九点。

把所有行李都收拾好的叶修扯出挂在脖子上的口哨,接着中气十足地吹了一声,惊落屋檐旁的一排麻雀。

楼上安静几秒,接着就兵荒马乱了起来。

“操!”戴着耳机的孙翔第一个从房间探出头来,语气非常不爽,“你有病啊!”他旁边的房间里,黄少天也赤着脚冲出来,聒噪到令人想堵住耳朵:“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楚云秀周末有个约会,正在练习妆容,门外的口哨声没把她吓得眉笔画到眼睛里去,这下翻了个白眼推开门:“小哥哥你干嘛呢?”

周泽楷也推开门,应该是刚洗完澡,满头的湿润水汽,眼睛动都不动一下,没有表情地看向楼下的叶修。

“来,”叶修笑眯眯地放下口哨,“乖孩子们,下来开会了。”

四个人:“……”

黄少天被哽住了几秒,接着瞪大眼睛看向叶修,一时甚至没办法组织好语言:“……你什么意思啊?还开会?你当你是谁呢?哇靠怎么这么搞笑啊!”

孙翔“砰”一声关了门。

楚云秀又忍不住笑了,只是这次的笑带着一种看好戏般的冷漠。周泽楷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虽然没直接进房,但也明显没有下楼的意思。

叶修表情不动,提起哨子,继续吹了起来。

声音嘹亮,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半分钟后,忍无可忍的孙翔一摔门,怒气冲冲地拉开椅子坐下。他身后,其他三个人也带着完全称不上善意的表情走下来,然后坐在餐桌上,抬头看着叶修。

“既然是监护人了,我想先说几件事。”

叶修好像没看见他们脸上的表情,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我给你们的手机装了GPS定位,不要逃课,不要迟到,不要早退,我会随时和你们班主任联络。”

“第二,上学时间七点半,六点半起床,七点前我会把你们送去学校。放学时间五点半,五点半我会去学校门口接你们,六点准时到家。”

“第三,单独出行取消。这两个星期你们能待的地方只有两种:学校,或者和我一起。”

“第四,我会发四个报警器,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按响它,我会赶过来帮忙。”

“第五,我今天白天在除了你们房间和洗手间之外的地方都装了,针孔摄像头,先跟你们说一声,尽量注意仪表,实在不想注意那就随你,但是我每天都会看监控。”

“第六,每晚九点进行一次会议,总结本天的工作生活。”

“第七,在这三个星期内,我会履行监护人所有的义务,当然,也行使一切权利。”

“最后,”叶修露出惋惜的表情,“虽然很遗憾,但是我和老冯确实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无法成为你们的贴心兄长了。”

“非常开心认识你们,接下来的日子里相处愉快。”

对面的男人露出一个堪称敷衍的笑容,毫无诚意地拍了拍掌。

*

安静的房内,周泽楷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眼眸映着幽蓝色的屏幕,他面无表情,显得有些诡异。

“好了没啊周泽楷,”黄少天看着他,烦躁地在四周转圈,“什么GPS定位,老冯都没这么管过我们……说起来他到底是什么装的?能耐还挺大的,你们说……”

“谁知道,”楚云秀眉头皱在一起,没好气地掐灭了嘴里的烟,“周泽楷,能破开吗?”

周泽楷终于停下了动作。他抬起头,看向一旁三个人,一向平稳的声线有了起伏:“破不开,有防火墙。”

“……”

“你都破不开的防火墙?”

“……”

“算了算了,换台手机吧,反正……”

“银行卡被冻结了,”一直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的孙翔抬起头,像下一秒就要暴起伤人,“我一分钱都取不出来。”

“……”

黄少天不可置信:“不会吧?!”

回应他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

大概是有了昨晚的口哨教训,早上六点半叶修一吹口哨,房间里就阴沉沉走出四个人,全都穿戴整齐,但是看上去十分憔悴,像是彻夜未睡。

“可以告诉我理由吗?”楚云秀率先下楼,眼神复杂,“老头子去哪里了?你又为什么要来这里,还要这样管我们?”

愤怒之余,她想得更多。

例如,不声不响消失的养父,还有举手投足有特殊气质,明明看上去非常不爱管闲事,但是却非常不讲道理的叶修。

以往冯宪君不常回家,对他们却很好。他们都算不上三好学生,但是也算不上什么社会渣滓。性格的古怪唯有这个家庭能容忍,五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彼此好像也不太融洽,却能恰如其分找到自己的位置。

所以她想知道,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的姑娘,弯起唇角,露出一个自昨日见面以来最为真切的笑容。他摸了摸楚云秀的头发,温声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老冯现在也好好的。”

“嘘,”看着还想说话的楚云秀,叶修拿食指抵住嘴唇,“二十一天后你就知道答案了,生活需要不确定的惊喜,先让悬念保持一段时间,好吗?”

楚云秀愣住了。

面前的青年眼尾狭长,睫毛浓而密,映在他深湖般的瞳孔中,有种神秘的阴翳。他五官不如周泽楷生得好,但是浑身上下却又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像是面对一切都满不在乎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

温柔起来的时候……可以打9.9分,剩下0.1,是她不想把话说满的习惯。

啧,真好看。

颜控楚云秀从善如流退了一步,也露出一个笑容:“行,那我不问了,反正老头子二十一天后就会回来是吧?——今早吃什么?”

“在餐桌上。”叶修指了指桌上还在冒热气的盘子,“你的碟子是紫色那个。”

“孙翔,你的碟子是红色那个;周泽楷,你的是黑色那个,黄少天,你的是黄色的。”叶修说完又忍不住自言自语,“这该是多久没在家吃饭了,连个碟子都是没拆封的。”

三个同样发怔的男生才回过神来。

看着已经自如向餐桌走去的楚云秀,黄少天连忙也跟上,稳住刚刚跳得偏快的心脏,跟在叶修身边压低声音,问道:“诶,云秀她是女孩子,你怕她担心不告诉她也正常,但是我不要紧啊,你告诉我呗……”

叶修侧过脸看他,认真地想了想:“你想听哪个版本?”

“啊?”

“A版,老冯在国外发了笔大财,你们作为他的养子最近被盯上了,有人想要绑架你们以此来勒索,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B版,老冯最近遇上了烂桃花,一个女人把他绑到海岛囚禁起来,你们作为他的养子是那个女人不能容下的存在,她只准老冯有她一个人的孩子,你们很危险,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C版,老冯破产了,现在负债逃往国外,我是他的朋友,讨债人要找你们麻烦,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怎么样,”叶修问,“喜欢哪个?”

黄少天:“……”

黄少天:“喂你以为我没听出来你是在敷衍我吗!你这个人还搞性别歧视啊对云秀那么温柔对我这个态度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别嚎了,”叶修有些头疼地捏住眉心,然后拿起碟子里一个包子塞进黄少天嘴里,“你喜欢吃奶黄包对吧?多吃饭少说话。”

黄少天嘴里被人塞了东西,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呜呜呜”地乱叫。

但是他咬下去,就舍不得吐出来——

不知道叶修买的哪家的奶黄包,好吃得过分了吧!

晨光之下,叶修对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然后单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老冯让我来的,我不告诉你,又不会害你。”

“所以,乖乖听我的就行,懂了吗?”

黄少天望着他,一时之间,那折磨了他半宿的“叶修凭什么这么管着自己”的怨气都被平了大半——虽然下一秒就又回来了。

周泽楷顿了顿就坐到了黑碟子面前,而孙翔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阴沉着脸拎起书包,径直往外走去。

“诶孙翔你真不吃啊,”大快朵颐的楚云秀忍不住喊住了他,“你的是炸馄饨,好香……叶修你怎么知道我爱葱油拌面啊……”

孙翔刚停住脚步,一听见楚云秀的话题偏到了“这是哪家的葱油拌面真的好吃”,脸色顿时一黑,哪怕鼻尖嗅到了那股香气,还是大步流星往外走,极大声地摔门离开。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

一大早,孙翔的心情极差。

不说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叶修定下的奇奇怪怪的规则,就是那个装了GPS还没办法换掉的手机,都已经够让他烦躁了。

而且他平常都是骑自行车去学校,结果今天发现车库的锁坏了——钥匙也打不开!

饥肠辘辘之下,孙翔觉得他的生活简直背时到了极致。郁闷地踢着石子背着包,身边却忽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他一僵,转身就看见那张昨晚起就被他定义为“最讨厌的人”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挂着懒洋洋的微笑,看上去欠扁又嘲讽。

“早上好,我现在送你去学校,”叶修扶着方向盘,不疾不徐地跟他打招呼,“没事,你慢慢走,我跟在你旁边。”

孙翔还瞪着他,黄少天那傻逼居然还从副座钻过来跟他兴高采烈打招呼!

“噗嗤,”虽然看叶修还是不顺眼,但是黄少天看见吃瘪的孙翔,还是非常高兴,“哎哟喂孙翔,你怎么这么幸福啊,我们四个送你一起去上学诶,待遇真好。”

“……啧,”楚云秀无语地看了眼黄少天,“小学生。”

周泽楷望着窗外看沿途风景,没说话,却不动声色地戴上了耳机。

孙翔一路往前冲,走得更快,叶修还就真这么慢悠悠地跟着他,一点也不急。大清早的人也不多,但是却都在指指点点,车内的人没影响,车外的孙翔却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黄少天快笑疯了,一路不停开嘴炮:“孙翔你看你像不像是赌气出走的小娇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瞧瞧这闹脾气的小样子笑死我了……”

叶修面对着黄少天的魔音贯耳,居然好像也习惯了,完全没有别的反应,只是一路极其有风度地把快气死的孙翔送到校门口,然后从车内掏出饭盒递给孙翔:“接着,吃了还是丢了随你,要么就去学校吃点东西,别饿着自己。”

孙翔冷不防被塞了一个饭盒,还想推回去,结果叶修已经开车走了。

“诶孙翔,你不吃给我吧,”黄少天还笑嘻嘻地凑上去,“你别说,叶修人讨厌,做饭水平真不错,还知道我们最喜欢吃什么,我觉得我想换换口味,你……”

叶修做的?

孙翔握住饭盒的手一紧,瞬间觉得它极其烫手。但是他看着黄少天的样子,没由来地不爽,硬是忍住了那股灼热,冷哼一声:“不吃也不给你。”

都吃了,他不吃好像还怕了叶修一样!

呸,他还就要吃!

-TBC-






真香预警。

大概是一个,虽然四个高中生都是混世魔王,但是叶修已经是混世魔王头头的故事~

复健之作,不敢看不敢看。




那啥,好久不见……嗯,大家好呀。

PS:千万别刷欢迎回来!!!!球球了!!

……算了算了你们刷你们刷,好久不见,想你们~

评论(248)

热度(1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