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黄叶】非典型性醉酒


★喝醉后戏特别足的黄少(。)送给大宝贝 @八荒殿 的生贺,生日快乐!!

*

“其实吧,我有一个暗恋的人,”黄少天扯着麦克风打着酒嗝,无比深情的样子,“唉,我太内敛了,一直都没人发现,今天,我就想大声地说出我的爱。”

“深夜买醉的摇滚抽象派歌王黄少天男神,请说出你的故事,”捂着耳朵痛不欲生的方锐一看到黄少天终于不打算唱歌了,如蒙大赦,连忙配合地递过了桌上的啤酒瓶,“我们都是你忠实的听众。”

黄少天双眼迷离,晕乎乎地接过了啤酒瓶,特意清了清嗓子:“我——”

“我暗恋一个人很久了…”他的嗓音低而哑,破碎的尾音彰显着一些暗恋者的痛不欲生,“我一直都不敢说…我真的好喜欢他…我只能躲在阴暗处看着他的笑容,觉得他就是那…”

楚云秀本来还在乐不可支地看着,听到黄少天好像准备开始念诗了,这才表情一收,忙不迭推了推旁边的叶修:“诶,叶修,听听,人家暗恋你暗恋得这么辛苦,你不有点表示?”

“现在是暗恋者啊,”苏沐橙推测道,“那待会会是疯狂粉丝吗?”

“叶修!”黄少天忽然大声喊了一句,气吞山河,双眼炯炯,“你听到了吗!哪怕往前一步就是悬崖,我也不会放下你分毫!这是一个军人,对自己爱人应有的态度!”

叶修无奈地上前,扶住已经开始进化为“特种兵”的黄少天,任他模糊不清地在耳边喃喃自语,转身对着国家队的人说:“少天喝高了,我先带他回去了,你们继续啊。”

“黄少这个醉酒后就开始不停角色扮演的设定太恐怖了,”李轩心有余悸,继而谴责起目前这个状况的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灌的黄少酒啊!”

“没人灌他酒,”张佳乐抿了一口柠檬水,翻了个白眼,“是这家伙一直帮老叶挡酒,这才醉成这样的。”

“今晚灌叶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同样属于“想要灌叶修”这类人的王杰希面不改色,客观地评价道,“以黄少天的酒量,支撑这么久已经很难得了。”

“世邀赛总算是结束了,”楚云秀感慨了一句,“过了今晚,老娘再也不用看这一对秀恩爱了!”

一旁的一众人等不由自主地点头。

“我不走!”然而就在叶修带着黄少天走到门口的时候,黄少天忽然扒住了一旁的门框,“你做梦!你别想把我和我爱的人分开!我就算跳河也不会跟你走的!”

“封建时代的苦命鸳鸯吗?”肖时钦观察了半晌。

“你爱的人是谁?”叶修耐心地将黄少天掰着门框的手一点点拽下来,“我叫他跟你一起离开,你别抓这么紧,小心受伤。”

“我爱的人…我爱的人…”黄少天喃喃自语了一会,忽然抬起了脸,眼睛里还是一片迷离,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爱的人叫叶修。”

“那我叫叶修跟你一起离开好不好?”叶修顿了顿,哄道,“你看,他准备走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嘶…”孙翔由衷得感到牙酸。

“你骗人!”哪想到,上一秒还显得乖巧的黄少天一下就爆发了,他努力地抱住门口的桌子,“叶修不会走的,他都跟我生了个孩子,他怎么舍得离开!”

“噗——”本来还在喝着一瓶汽水的唐昊转瞬间全喷了出来,脸被呛得通红。

“他很懂嘛。”楚云秀笑了两声,指了指黄少天,对旁边的苏沐橙说,“看不出来啊。”

苏沐橙咬着吸管点点头。

“没骗你,真的。”叶修蹲下来,和黄少天平齐视线,面色不变,“叶修会带着孩子和你一起走,他告诉我的。你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他吗?”

“怎么可能!”这句话就像是终极杀手锏,黄少天马上站起来,气势汹汹往门外冲,“我告诉你,你别想挑拨我和叶修之间的感情,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我的钱的,他爱的是我的人,他一定会在门外等我,我这就去证明给你看!”

“霸道总裁终于走了。”方锐看着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出了门,顿时虚脱一样摊在了沙发上,发出了哀嚎,“我觉得我不止是耳朵受到了摧残,心灵也遭到了震撼性的打击。”















黄少天跌跌撞撞地在路上走着,大着舌头唱着“最爱你的人是我”,叶修在他旁边时不时扶两下,让他不至于摔倒在地上。

“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啊?”叶修的手指在黄少天红通通的脸上戳了两下,无奈地说,“喝醉了也不至于这样吧?”

“因为…”黄少天转身看叶修,“嘿嘿嘿”地傻笑着,“好高兴。”

“是因为拿了冠军高兴?”叶修问道。

“和以前的不一样,”黄少天却一本正经地竖起手指摇了摇,“这个冠军,是叶修帮我得到的。”他的眉眼在灯光下染上温暖的橙黄色,笑得像个小孩:“最喜欢的叶修帮我拿到了冠军,好高兴。”

“叶修也很高兴,”叶修看了他一会,伸出手握住黄少天的手指,“快点回去吧,回去就可以看到他了。”

“我…我暗恋他…很久了…”黄少天一边“嗯嗯”地加快步伐,一边又低声悄悄地说,“我都不敢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怕他不喜欢我,听了之后会讨厌我。”

“不会,”叶修将黄少天的手握得更紧了,“他特别喜欢你,根本不讨厌你,不然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真的啊?”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一遍一遍地求证着,“他告诉你的吗?他真的特别喜欢我啊?”

“他也喜欢你好久了,”叶修坦然地说,“肯定比你暗恋他要久。”

黄少天就这么在原地开始傻笑,止都止不住。叶修只好站着陪他,却见黄少天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忽然“嗷”了一声,就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叼住了叶修的嘴唇,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只是轻轻咬了一下。

“现在,你被我刻下印子了,”他松开嘴,退后几步,宣布道,“你就是我唯一的新娘了,以后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叶修哭笑不得,摸了摸嘴唇上浅浅的牙印:“这次你是吸血鬼吗?”

“吸血鬼?”黄少天不满地再冲上去在叶修脸颊上咬了一口,“我是狼王!不是吸血鬼!你居然把我认成了他们!我要惩罚你!”

这时他们已经到了房间门口,叶修拿着房卡“嘀”一声开了房门,将黄少天架着放到了床上,哄道:“好好好,随便你怎么惩罚。”

“老叶…”黄少天又开始晕乎了,他爬起来,拉着叶修的手,低声,像在说什么秘密似的,“我好爱你。”

叶修低头亲了他一下:“我也是。”

“明天早上要给我早安吻,”黄狼王一秒再度入戏,“这是惩罚!”

“好。”叶修答道。

黄少天这才满意地抱着叶修缩进被子,在他嘴角处亲了一下:“我是你明天早上睁眼后第一个看到的人。”

“是是是。”叶修回答着,翻身关灯,再躺到黄少天旁边,慢慢闭上眼睛。

晚安。















*

骰骰17岁快乐!!!

终于找到机会发出生贺(被作业折磨得“哇”一声哭出来

不管!!现在也算是你生贺!不准嫌弃!

评论(43)

热度(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