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Ⅶ·4

之后的某一天。

“怎么样,人间繁华吧?”第一次做任务的苏沐秋四处张望着,那副兴奋的样子让本来兴致缺缺的叶修不得不附和地傻兮兮随他左顾右盼。

“繁华,特别繁华。”叶修严肃地夸赞。

“这里是公园,啊,这个公园不需要门票就可以进啊…”苏沐秋没注意到叶修的敷衍态度,他就像捡着宝一样异常兴奋。

“做任务啊做任务,”叶修扯住了迫不及待想要进公园的苏沐秋,“苏沐秋同志,请注意端正你以公事为先的工作态度。”

“我做任务你又没什么事,我带你来人间逛逛呗。”苏沐秋转身对着叶修笑,阳光透过他浅棕色的发,隐隐流转着晶莹的碎芒。他眼如点漆,阳光下偏偏剔透。他穿着一身浅色风衣,不是平日里的黑袍装扮,更显得挺拔俊美,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却向叶修伸来,笑得很好看,很好看。

“走啊,难得来人间一趟,就当我以公徇私怎么样?”

温暖的秋日,温暖的青年,枫树下温暖的背影,连单行道上怎么也扫不尽的落叶都拓印着温暖的阳光纹路。

叶修心神有点飞远了,他双眼恍惚地看着面前的熟悉青年,明明将手递给了苏沐秋,却还在口不对心地嫌弃着:“手拉手一起走,苏沐秋你是幼儿园小朋友啊?”

明明知道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明明知道所有的一切在任务完成后这个世界就会如镜像破碎,却还是在贪恋这片刻的美好。明明告诫自己这个苏沐秋不是曾经的那个,可是情感催动着他宁愿自欺欺人。明明以为自己已经放下很久,可是当他站在这里时一切伪装却灰飞烟灭。

这是怎么了呢?

叶修问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苏沐秋握着叶修的手,笑得很灿烂:“幼儿园小朋友也行啊,反正你跟我一起。”

反正你跟我一起。

心跳几乎一瞬间就失去了章法,叶修的思绪掠过数年前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对的苏沐秋。生活场景一帧帧一幕幕地放,然后分毫不差地和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重合。

可是他不是苏沐秋。

苏沐秋死了,苏沐秋回不来了。

他们走进了公园,坐在了那棵充斥着古老与神秘气息的枫树下,微风穿插过微凉的发。

“叶修,你怎么长了双和女孩子一样的手?忒秀气了。”苏沐秋把叶修的手掌摊开,上面的纹路精致而细腻,肤质细白。叶修五指修长,骨节分明却不累赘,连每一根线条都透着浑然天成的美好。

苏沐秋把自己和叶修的手放在一起做对比,玩得不亦乐乎。

“你手好凉。”最后苏沐秋整个手掌都将叶修比他小一码的手紧紧包裹住,嘴里忍不住责怪道,“衣服穿少了吧?”

“事儿妈,”叶修忍不住笑了声,“我真不冷,只是体温本来就偏低。”

这是梦?

“那就是身体不好,”苏沐秋皱眉,“多晒晒太阳,看你整个人白得跟粉刷过一样。”

“呵呵,”叶修翻白眼,对苏沐秋的比喻感到无语,“你倒说说我们怎么在地狱里晒太阳啊?”

这个苏沐秋是真的?

“…那就多穿衣服,”苏沐秋坚决不承认自己犯了个常识性错误,强调,“以后别就一身那白袍了,多加几层。”

“你当是女孩子穿裙子啊,还加几层…”叶修无奈。

是在做梦——

因为这个苏沐秋不是真的。

他永远不见了,他走丢在了回家的路上。

“你那袍子本来就像裙子啊。”苏沐秋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披在了叶修身上,“你穿着就像个白裙小姑娘。”

“……”叶修都懒得理他。

“没有晒过日光浴吧?”苏沐秋倚着树干,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睛,“要不享受一下睡会午觉?”

“你不是说要去逛逛吗…”彼一闭眼,疲倦如潮水般涌来,几天都没休息好的叶修困倦着提出疑问。

“你几天都没休息好了,地狱里又阴冷,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更好…”苏沐秋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模糊而轻地回荡在耳边。

“睡吧。”他似乎将自己身上的风衣再度拢紧了一点,轻声说道。

黑暗一点点吞没了混沌的思绪。

——这一切都不真实,这也是梦没错。可即便是这样,我也醒不过来了。

再睁开眼时,叶修发现自己整个胳膊都是麻麻的。再偏头一看,发现苏沐秋靠在自己肩膀上睡得心安理得,身上那件风衣也被他抢去盖了一半,两个人挨在一起半靠在树上。

这几天他们都在忙交接的事,苏沐秋说叶修累了,但事实上最累的应该是还帮叶修做了不少事的苏沐秋。

叶修想着就让苏沐秋再多睡会,于是就伸手把自己身上的风衣往苏沐秋身上扯了点。然而刚有动作,浅眠的苏沐秋就醒了。

他猛地坐起来,朝公园中间塔楼的那面大钟看过去。

下午五点二十五分。

“不多睡会?”叶修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随口问道。

“肩膀酸啊?”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的动作,凑上去给叶修不轻不重地捏着肩膀,嘴里念着,“没想到都快到晚上了,我本来不想睡着的…”

“任务有时限?”叶修问道,但苏沐秋却没回答。这短短的一刻沉默,叶修就已经明了了什么,当即拉着苏沐秋站起来就往外走。

“傻啊你?”叶修数落道,“有时限还带我来这睡觉,就不怕晚了受惩罚?”

“机会难得嘛…”苏沐秋明显不在意自己要受罚的事实,“任务诚可贵,睡眠价更高。”

“你就瞎掰吧。”叶修哪能不知道苏沐秋是为了带自己出来好好休息,却也没说破,只是冲向任务地点的步伐又快了许多。

“急什么啊…”苏沐秋还在嘟嚷,只是看着叶修那睡得有些凌乱,在风中不安分飘动的碎发,忽然笑了声。

叶修回头看,发现苏沐秋欲盖弥彰地将手抵在唇边,弯眼的弧度上洒了浅浅的阳光。

然后他握着叶修的手,也更紧了一点。

——到底是醒不来了,还是不愿意醒来?






苏沐秋接完第一个任务后,就轮到叶修了。

“你当时跟她对着干做什么?”这天,苏沐秋再一次看着叶修接到的任务叹气,“你看看你这个任务,只怕又是谁都不愿意接才抛给你的棘手货色。这都是第几次了?”

“我哪里跟她对着干了?”叶修都要为自己叫冤了,“而且你当时不也没阻止我么?”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啊。”苏沐秋喃喃自语,“只是没想到她的不好相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女孩子耍小性子而已,要什么紧,”叶修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轻描淡写地说,“再说这本就是这里的任务,谁做都是做,不如让靠谱点的人去做。”

这人这种境况了还在这里变着法子秀下限,苏沐秋真是不想理他。但过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个道士邪门的很,到了阳寿已尽的时候还在耍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续命。不知道派了几次人去抓他了,结果一个都没回来,竟然都是活生生的灵魂被吞掉了。”

“鬼差法力本就弱,这道士法力高强,自然奈何不得他。”叶修安慰道,“正好,我去给咱们下属报报仇,就当是新老大给他们送的见面礼。”

“那本来是说要给十殿阎罗下的任务。”苏沐秋不理他的安慰,低下头说道,“暮泠泠给我分了别的任务,我没办法陪你去。她根本不拿你的命当回事,我本来以为她只是嘴巴坏一点,这但是件事她做得太过分了。”

“有什么过不过分的,”叶修站起身,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对我有点信心啊,我难道会比那什么十殿阎罗差太多啊?”

苏沐秋看着他,不说话了。

“行了行了,我刚刚还答应了小玲给她找她的花朵手串,没时间多说了啊,我走了。”

……

沿着无涧崖亦步亦趋,叶修一寸一寸土地慢慢地寻找着什么。他专注而耐心,完全没察觉到有一个人已经在自己面前停了半天。等反应过来时,他慢半拍地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礼貌的笑:“泠泠姑娘,下午好啊。”

“你在做什么?”奇怪的是,自那天自己驳了她话起就一直对自己冷嘲热讽的暮泠泠今天居然没有别的反应,只是沉默半晌后,平静地开口问道。

“找一个小姑娘的花,”叶修笑了笑,“她很喜欢的花朵手串,是她哥哥种了后亲手给她做的。”

“你很悠闲吗?”暮泠泠蹲下问道,只是眼睛里却没有讥诮和冷漠,只有一片干净的疑惑。她继续问道:“那个小姑娘是不是马上就要喝汤往生了?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你还要帮她找到这串她马上会忘记的东西?”

“你会因为注定要死而不活吗?”叶修却反问道。

暮泠泠张了张嘴。

“哪怕只有几分钟,对小姑娘来说都是很珍贵的。世界上的事,如果不去做,永远都不知道值不值得。总而言之先做再说,以后总不会后悔,”叶修说道,“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嘛。”

暮泠泠于是不说话了,一双眼睛清亮地倒映着叶修含笑的好看脸庞。

“就是这个道理,”叶修轻轻松松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灰,“而且我是真的很闲,你千万别上报给阎王说我偷懒啊。”

说完他要转身离开,仍游弋在空气中的袍角却被人拽住了。

“我帮你一起找。”暮泠泠忽然开口说。

叶修这才回头,有些讶异地看着她,只是那略显惊讶的表情很快就隐没了,他只是笑了笑:“行啊。”

暮泠泠便随着叶修一点点细心地摸索着那些可能有手串掉落的岩缝,一双细白的手都染上了脏兮兮的泥污。

“…找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暮泠泠率先找到了手串。

面前的手串普普通通,被遗落在一簇不起眼的曼珠沙华里,由满天星的细碎白花装点而成。而那满天星大概是经过了特殊工艺,居然一点都没有枯萎的迹象。

暮泠泠举着那如朝露般随时会破碎的脆弱手串,轻声对叶修说:“你可以送去了。”

“那可不行,”叶修抹了把脸上的汗,毫不犹豫拒绝,“你找到的当然是你给。”

暮泠泠握着那手串久久不语。

……

“谢谢姐姐!”拿回手串的小女孩轻柔的吻覆盖在了暮泠泠脸上,她面上那漆黑面纱随之不小心脱落,露出一张精致白皙的脸,只是一道丑陋巨大的疤痕横亘,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她惊慌了片刻,便咬着唇将面纱戴了回去。可是当她看向叶修,却发现叶修脸上没有丝毫对于这疤痕的恐惧或厌恶,只是平淡如常。

“小玲父母都出了车祸,她和她哥哥成了孤儿。两个小孩在孤儿院里相依为命。一户人家看上小玲哥哥,可小玲哥哥一定要和小玲一起。”叶修蹲在一旁,和喝过汤后满脸茫然的小姑娘来了个轻轻的拥抱,“小玲自知会连累哥哥,于是就自己离开了。”

“她是在外面冻死的。”叶修站起来,看着小姑娘走向轮回道的背影,那满天星手串在她白嫩的手腕上一晃一晃。

暮泠泠沉默不语。

她忽然想起上任孟婆——她的师傅在这几日彻底消散前跟她说,她还不够做一个真正的孟婆。她问师傅为什么,师傅却说,要她在这任白无常身上找答案。

找…答案。

所以本来对于叶修厌恶至极的暮泠泠开始关注叶修,她每日悄悄地看着叶修,希望知道师傅想要她找到的是什么。

她发现叶修好像每天都很闲,不像别的鬼差修炼喝酒,反倒是东逛逛西走走,上午和这个老大爷谈心,下午和一个小男孩畅谈如何打游戏,晚上和大婶聊着她家里的狗,甚至会去忘川河底摘一束曼陀罗华作为一对青年夫妇的婚礼捧花。

他帮小姑娘找手串,和老道士认真地谈论自己的手相,连一个扫地的大叔他都能打个招呼问句早饭吃的什么。

他在的时候整个死气沉沉的地狱好像都变得生动起来。

那对双双死于车祸的夫妻在他偷偷的掩护下在地狱里结了婚,其实叶修不知道,暮泠泠也去看了那场婚礼,甚至在那对夫妻扔捧花时她还下意识也想去抢。

那小男孩和叶修玩了次最低级的户外游戏,而且还输了,叶修不服,继续玩,奈何运动细胞差得出奇,于是输了一次又一次。而叶修更不知道,暮泠泠在他说“唉算了算了,打游戏你比不上我,这个我真比不上年轻人”时还忍不住笑了。

叶修和老大爷的谈话暮泠泠听得清清楚楚,她听到老大爷笑呵呵地对叶修说“娶我老伴时我就比她大十岁,这次我也要先比她去十年,下辈子再好好照顾她”,那是她第一次没有反驳这种可笑的话语。

她看到当那大婶对叶修说“小伙子长得这么俊俏,怎么就不找个女朋友,以后有机会婶把我家闺女介绍给你”的时候叶修咳着嗽落荒而逃,暮泠泠第一时间不是在想怎么可能还有这种机会,而是在一旁笑到岔气。

她还看到叶修和苏沐秋站在一起时叶修变着法子嘲笑这个和他一起玩扑克从没赢过的青年,按照两个人定下的惩罚乐不可支往苏沐秋头上戴花。而苏沐秋想要往睡着的叶修脸上画画,结果最后还是没下手,只是咬牙切齿地往叶修身上搭披风。

越看叶修,越觉得看不懂了。

暮泠泠满腔疑问,却在今天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

“世上的感情都是假的吗?”暮泠泠站在叶修身旁问,“为什么有的女人可以为了报复自己丈夫就往女儿脸上划刀,有的男人就可以对此无动于衷呢?”

她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叫小玲的小姑娘可以为了自己哥哥死,为什么她只要一个手串就可以兴高采烈,为什么她直至死亡都没有一丝怨恨?

“你不能一棍子打死啊泠泠姑娘,”叶修认真地说着自己总结的歪理,“这个世界上禽兽还是很多的,我们能保证的,只有自己不是禽兽,然后去找也不是禽兽的人。”

“一生哪有这么幸运呢,”他闭着眼睛吸了口地狱里并不清新的空气,“要相信嘛,美好生活是自己创造的,又不是别人给的。上半辈子活得不好,那下半辈子就加油活,不为别人,总要想想自己,是吧?活久了多赚啊。”

暮泠泠一直都没说话,现在终于开口了。她忽然转移了话题,声音干干净净,听不出情绪:“你喜欢苏沐秋?”

叶修沉默。

“你不喜欢他?”暮泠泠的语气多了疑惑。

“哪儿能啊,”一片寂静中,叶修忽然轻笑出声,“我怎么会不喜欢他。”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年少稚嫩的少年将他带回家,闷窒的屋里他头上的湿纸巾东倒西歪,拍着胸脯大气地说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夏日为他留下的最后一个冰淇淋,却还若无其事说自己讨厌甜食;冬日里狠狠包裹在叶修身上的属于苏沐秋的被子,还有明明自己冻得嘴唇发紫却要嘴硬说“我身体可好了”的少年;新年里并肩一起看烟花,苏沐秋悄悄将手指与他相扣,脸红红还要故作淡定,连苏沐橙都好奇地跑来问,他却口不择言说今年冬天真热啊。

怎么会不喜欢啊?

其实知道暮泠泠讨厌这种喜欢,其实也知道这样根本没有意义。只是叶修最讨厌说谎,从头到尾,欺骗别人他不擅长,也不喜欢。

“这个任务不是我发的,”可是暮泠泠却没有露出厌恶不屑的表情,只是平静地叙述起另一件事,“上头发下来的任务,指明要你去做。”

“不是吧,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上面的人?”叶修瞪大了眼睛。

“苏沐秋来求我,说要和你换任务,”暮泠泠却不理他,忽然笑了笑,“我本来以为世上没有可以牵扯到生死还不动摇的爱情。”

好狗血老套的剧情,暮泠泠想,她在电视剧里看了无数次,可是每次都会暗暗嘲笑,因为人类总是喜欢谱写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美好爱情,这样的自欺欺人。

但是苏沐秋是认真的,他低声下气地问暮泠泠,可不可以帮她瞒住叶修,他想和叶修互换任务。

没想到真的有人愿意为了这种她认为肮脏的爱情付出生命。

叶修脸上的表情陡然变化,他没有想到苏沐秋居然会瞒着他来找暮泠泠换任务,他焦急地看着暮泠泠,想知道她有没有答应苏沐秋的要求。

“我告诉他了,”暮泠泠垂下眼帘,“我想知道他的选择,所以我告诉了他。他现在应该才上路,我把方位告诉你,你追去吧。”

叶修不多说了,道了谢后转身就走。

“叶修——”暮泠泠忽然叫住了他。

叶修回头。

“你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他的性别恰巧为男,是吗?”暮泠泠目光清澈,“爱情不分性别,是吗?”

“是。”叶修这次深深地看着她笑了,毫不犹豫地回答,转身离开。

暮泠泠站在原地良久。

她知道了苏沐秋的选择,也知道了叶修的选择。她看清了自己这么多年未看清的东西,第一次放下了某些偏执与成见。

她忽然笑了声,揭开脸上的面纱。

那道疤痕第一次大大方方暴露于天日,她释然地想,这辈子过得不好,下辈子总会过得更好吧。

其实她说了谎。

她告诉苏沐秋的是假地点,告诉叶修的自然也是假地点。

她只想赌一次看看他们的选择,她告诉自己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她赌输了,可是她现在很开心,哪怕即将付出的是生命。

师傅,我总算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算合格的孟婆了。

我还是信情,我还是有情,有情的人怎么可能做孟婆。

天若有情天亦老,孟婆无情,才能活得如此长久。

“既然我又相信爱情了,”暮泠泠难得开玩笑打趣自己,“那还是照你们所说的,让你们为了彼此好好活下去吧。”

就当做次善事,好歹也不辜负同事一场。















***

其实写这个故事是有私心的。

就是觉得吧,每个人身边应该都会有,我也遇见过,那些喜欢着同性的男生或女生。

这种事在小说中还好,放在现实中就真的算得上是千夫所指。

就算是相对单纯的校园也是一样,明明他们没有做错过什么,还是要被指指点点,被恶意揣测,被骂作恶心。我其实有时候听了挺难受的,于是写了暮泠泠这一个角色,她具有代表意义吧,对同性之间的情感抱有很大的偏见。

但是我很希望,总有些偏见,可以伴随着时间消退。

真的。

不过是恰巧喜欢上了一个相同性别的人而已。

羡慕泠泠啊,遇上了叶修这么好的人。





还有!这个故事要结束了!!

温故也要完结了!舍不得呜呜呜TAT

评论(41)

热度(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