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Ⅶ·2

“什么搭档?”后来叶修和苏沐秋一同走在彼岸花丛里,看见无叶的花凄美妖冶,一朵朵盛放着,像是绽开的舞女裙摆,赤红而张扬。

“你傻啦?”苏沐秋明显很诧异,摸了摸鼻子提出疑问,“难道上一任的白无常没跟你说吗,这一任黑无常是我啊。”

叶修又被呛了一下,琢磨着原来黑白无常还带换任的,嘴里却很流畅地接话:“哦,刚刚一下忘了。”

“……”苏沐秋看着明显睁眼说瞎话的叶修,不太敢相信这就是他师傅——上一任黑无常所描述的那位叶修。

“徒儿,我跟你说,跟我一起搭伙的老白是个阴阳怪气油盐不进平日里绝对不会让别人占便宜的主,就这样他都天天被他徒儿气得够呛,天天嚷着家门不幸。那小子据说是个见到英俊男子就走不动路只会耍娘娘腔还各种白莲各种心机的断袖分子,你长得也算不错,他好像已经盯上你了,上次还软磨硬泡要老白带他来见你来着,你可千万当心别被人劫色了!”

看见英俊男子就走不动路?

此时的叶修恰巧颇感无趣地打了个呵欠,全然不顾自己这个据说还长得不错的人。

耍娘娘腔?

苏沐秋瞅着叶修随意到不能再随意的行为举止,觉得这个男人明显还有点…不修边幅。

耍心机耍白莲?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远了,为什么叶修没有像师傅说的那样的会寻找机会摔进他怀里,也没有谈及任何自己委屈的过往?

还有,他盯上自己了?

他明明就不认识自己嘛!

苏沐秋的目光落在叶修被白袍衬得略显透明的脸上,实在是想不通叶修为什么会令上一任白无常嚷着家门不幸。

“我们要去哪?”再走了一段路,前方还是彼岸花的花海,一片片的层层叠叠蔓延过境,好像看不到尽头。感觉到苏沐秋的目光已经在他身上停留很久了,叶修终于主动开口问道。

“啊?”苏沐秋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偷看被发现了。但随即他就恢复了正常,再度疑惑道:“接下来就要去奈何桥上和这一任孟婆交接啊,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记得了。”叶修顿了顿,毫不犹豫地装傻充愣。

苏沐秋脚下一个踉跄,以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盯着叶修,然而叶修依然是气定神闲的样子,连个表情变化都没有。他只好叹口气,有些郁闷:“那我之后还是带着你做任务吧,免得你什么都不知道,一头黑。”

叶修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只是他脸上的神情太过复杂,苏沐秋看不明白,只是下意识垂眼避开那道视线。

“好人。”却听到叶修轻飘飘两个字毫不犹豫地朝他砸下来,苏沐秋再回头,发现叶修正在严肃地夸赞,“我觉得你真是个好人。”

……

“你家在哪啊?天天泡在网吧里你家人也不来找你啊?”初见一周的苏沐秋在发现叶修倚着网吧的座椅蜷缩着身子睡得正香的样子后,不可思议地戳了戳叶修的身子,耐心地劝告着,“有家人是好事,你好歹也要回去报个平安。”

叶修的眼睛清清亮亮,看着苏沐秋,眼底下的淤青和疲倦掩不住他眉目间勃勃萌发的生机。他歪着脑袋对苏沐秋说:“我在这里没有家。”

“啊?”年少的苏沐秋尚没搞清楚那句“在这里没有家”所隐含的深意,当时只觉得有点歉意,便不再多问,只是说了句,“对不起啊。”

“有什么对不起的?”叶修笑了笑,看上去憔悴不堪,眼睛倒是明亮,还知晓反过头去安慰苏沐秋,“又没关系,不是还有你嘛。”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或许什么旁的心思都没有掺杂,但苏沐秋却愣愣地看了叶修许久许久,最后舌头打结一样笨拙地说:“要不…你和我回家吧?”

哪怕是被世界的一切不公平对待,哪怕从小尝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仍旧爱笑,明朗而清澈地笑,好像阳光都藏在两个酒窝里;他还是满眼干净,这世间万般污浊不曾沾染他分毫;他依然站得笔直,沉重的生活镣铐背负在身上,却无法让他的身躯有半分拖沓。

他善良却不天真,热忱又不莽撞,磊落仍不自傲,面对失败如此坦然,面对成功也不避讳在叶修面前得意洋洋。

这样的苏沐秋,这样的苏沐秋。

于是当年离家出走的小叶修笑了笑,慧黠的样子自然无比:“好人,我觉得你真是个好人。”

……

“…你还在听我说话吗?”模糊的声音似远似近,打断了叶修的思绪。他抬起头来对着脸上似有忧虑的苏沐秋笑了笑,没再说话。

“叶修,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沐秋皱了皱眉,有些担忧地问道,“你刚刚那样子失魂落魄的,像是个木偶人一样,我怎么说话你都听不到。”

叶修的脚步一停,又若无其事地接了上去。他干巴巴地说道:“没事,其实我发呆就是这样的…”

是这样吗?

原来想起原来的事,他是这个样子的?

叶修不由得有点恍惚。

他以为自那一年苏沐秋离开,他已经千锤百炼刀枪不入。至少他可以在崩溃大哭的苏沐橙面前保持笑容安慰她,至少他再谈起苏沐秋的时候可以很自然很平淡地说:“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有些谎言和面具维持得太久,久到甚至他自己都信以为真,觉得苏沐秋的事情已经对他造不成影响了。

然而现实总像是一个狠狠的耳光,抽得人面颊生疼,却不得反抗。

“过了这无涧崖,就是奈何桥了。”苏沐秋也没再多问,只是指了指面前一道险峻的幽崖。

他看出了叶修的心情不佳,可他无法开口问缘由,也不想再去揭别人可能有的伤疤。

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很小心地说着他觉得可以转移注叶修意力的话,极力轻松地笑着:“对了,你还没到人间去看过吧?跟你说啊,这个地方其实很像人间的马路。你知道马路是什么吗?我给你解释一下…”

叶修朝前望去。

一条摇摇欲坠的锁链处,底下是幽深的无尽深渊,黑云蔓延。

哪里像马路了?

叶修有点想笑,但他看着苏沐秋兴致勃勃又眉飞色舞的样子实在不忍打断,只是听着听着,却在某一个瞬间心脏失重——

叶修忽然伸手扯住了苏沐秋的袖子。

苏沐秋的侧脸还是如往日一样轮廓分明,棕色的发轻轻拂扫过他的耳畔。被打断了话语,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叶修,无声拧起的修眉像是在询问发生了什么。

叶修忽然想起了在第五个世界里,有个姑娘仰着脑袋扯住他的样子。那双和面前人极像的眼睛里像是沾染了秋日霜露,她的指尖颤抖着,仿佛终于迷失在了时空骤然逆转的轨迹里。然后她告诉他,要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叶修开口。

那些还未出口的话,还未嘱咐的关心,还未了然的一切,好像都在此刻揭开了序幕。

寥寥草草。

评论(25)

热度(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