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

叶修从房间里出去,刚放下把手,一转身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正站在他房间门口,脸色颇为奇怪地望向他。

“孙翔?”叶修没多想,说道,“待会就要进行会议了,你往哪去?”

这下这个年轻人的脸色更加奇怪了。他以一种评估般的眼神把叶修从上往下扫视了一番,眼睛里是止不住的茫然和怀疑。他看了看叶修身后房间的门牌号,像是要确定什么,半晌才开口:“你是谁?”

叶修还耐心地等着孙翔给回复,然而真正得到回复后他又愣住了。他下意识就抬起头仔细地看着孙翔的脸色,确定那张脸上现在只有单纯的怀疑和不解,并没有任何玩笑的成分时,他垂在身侧的手顿时动了动,接下来就静止了。

不对劲。

叶修再次把目光放在“孙翔”身上。这个年轻人依旧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穿着一件陌生的休闲装,耳朵上还挂着一副耳机,看上去应该是打算出门买东西。叶修的太阳穴忽然有些突突的疼,面前这荒诞的一幕显然不是出于梦境,而他感觉到事态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是哪里出了问题?

叶修和“孙翔”还杵在门口互相看着对方,就听到一个声音隔着老远就传过来:“老叶,你在哪呢?就差你一个了!”

“我马上过来。”叶修一听是方锐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刚刚还紧绷着的神经也有片刻的松懈。他想,看来除了面前这个“孙翔”,其他人都是正常的。

“方锐认识你?”被叶修定义“为不正常”的“孙翔”此时也有些犹豫,带着点奇怪的纠结,一下看着叶修,一下看着叶修身后的房间。

叶修再次愣住了。

“不是说了只差你一个人了吗?”方锐的声音由远至近,像是有点疑惑,“老叶你在跟谁讲话…”

话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像被生生掐断了。方锐呆滞地看着一身休闲装的“孙翔”,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开口:“孙翔,孙翔你刚刚不是…还在房里吗?你怎么连衣服都换了?”

气氛再度陷入诡异的凝滞,像是搅不开的浓稠芝麻糊,散发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味。

“他刚刚一直跟我待在这,”叶修率先开口,把方锐一点掩藏的侥幸敲打得支离破碎,“没进去过。”

还没等方锐把嘴张大到可以放一枚鸡蛋,还没等孙翔揣摩出点别的什么,两道近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就在空旷的走廊间响起,把还处在茫然状态的三人都惊醒了,但下一秒,当他们看见走廊两端走来的两个人时,就更加惊恐了。

“方锐你在干嘛呢!让你去叫老叶你怎么也跟着玩起失踪来了?大家都在里面等着…”走廊的这头,穿着队服的黄少天正没好气地嚷嚷着走来。

“孙翔你到哪去了?苏沐秋刚刚说要叫大家开一次战前会议,其他人现在都在苏沐秋房间里待着呢,就你让我一层楼找遍了都没找着…”走廊的那端,同样穿着一身休闲装“黄少天”也走了过来。

两个人的声音在看见对面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时,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叶修身后那扇门忽然打开。

叶修正被面前的一切惊住,甚至有片刻动摇了刚刚的想法,以为自己身处梦境。他听到那个“黄少天”的话,感觉到脑海里乱成一团,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还是随着身后那扇门打开的声音满溢胸腔——

他转头看去。

那张熟悉的脸在面前出现,与往日别无二致,只是略显成熟了些。

叶修的呼吸几乎要慢一拍,只是他面上的表情应该还是平静的,他早已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心情,在漫长的岁月打磨里。于是一片归于苍白的寂静中,只余下他眼睛里的情绪,翻滚不休,看不清晰。

苏沐秋好像没料到门外的场景会是这样,他看了眼叶修,然后疑惑而礼貌地问道:“请问你是?”

这下明了了。那些来不及说出口的,汇聚在胸口挤得几乎要喘不了气的情绪,原来有个专属名字。

叫期待。

“领队…啊啊啊啊啊啊怪物!”没等叶修从久违的情绪里回过神来,苏沐秋房里忽然探出一个脑袋。如果排除那脑袋和方锐长得一模一样,排除拥有这个脑袋的男人现在正喊着“恶灵退散”,面前的场景应该是比较正常的。

方锐的反应没好到哪里去,他看着面前那张可以和自己鉴定为孪生兄弟的脸,僵硬得像个发条娃娃:“老叶,我觉得我在做梦…”

“啊啊啊啊啊啊!”而两边的黄少天像是哪根弦经过刚刚的漫长反射后终于崩裂了,指着对方,颤抖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哆哆嗦嗦地往叶修和苏沐秋这边靠。

“要我抽你一下证明不是在做梦吗?”对方锐很冷静地这么说着,叶修看上去十分的平静。

然而当叶修看着面前明显也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苏沐秋,再看看从那边会议室里蜂拥而出的一波人还有旁边苏沐秋房间里出来的另一波人——尽管他记得在他没走出来之前这个房间还是他的,忽然觉得…

他也果然是在做梦吧。







*设定是国家队集体穿越到另一个领队是伞哥的世界里去了,感谢 @风待葬 姑娘的点梗。

大概是个长篇(大概)…不过填坑的话估计要缓一缓。

欢迎订阅tag《无独有偶》。

评论(139)

热度(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