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Ⅳ·5

“龙城的时候,我说我没有异能是因为,”叶修满脸认真地对着好像不经意凑过来的张佳乐说道,“我的实力本来就已经够让人嫉妒了,我们要低调,不能在乎这种名利之争。”

张佳乐本来还以为能听到什么有理有据的东西,现在听到这种答案,懵了两秒后脸都变形了,觉得相信这家伙会说什么好话的自己真是个傻逼:“……叶修你脸呢?”

“在这呢。”叶修淡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张佳乐再次气得要呕血,还没来得及冷笑,结果忽然从侧面忽然伸出一只手,非常自然地揉了揉叶修的脸颊。手的主人脸上还是特别特别温和的笑容:“货真价实,没有造假的痕迹。”

“老林你…”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敬言若无其事耍流氓的行为,觉得他这个队友…要坏掉了。而更可悲的是,他居然在刚刚那一刻升起了效仿林敬言行为的想法,他果然…也要坏掉了。

一旁的韩文清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又投向窗外。只是不知是否出于错觉,他向来如钢铁铸成的线条,在逆光的角度下居然有片刻的柔软。

而张新杰正支着脑袋睡觉,只是睡梦间嘴唇是略微弯起的,让他本来略微苍白的脸上都带了些沉静的清秀。

其实真正的理由可能不是叶修所说的这些。可是原来他们或许觉得很有所谓,如今却在想,他能站在自己旁边已经很好了。愿意说的话,就说吧。要是不愿意说的话,他们也可以假装不知道,就当纵容,纵容这个一点也不诚实的家伙。

他们现在是在北上京都基地的路上。

蔺暄已经被韩文清烧得连灰都没了,那个巨大的被蔺暄用来进行不见光活动的密室也被烧毁了。所幸龙城基地的基本设施本身非常完备,基地长请醒过来后,好好感谢了一番霸图小队,决定好好整顿龙城基地。而霸图小队拒绝了人们留他们下来的善意,还是踏上了北上的旅程。

北上的路途说不上多艰难,霸图小队本身基础深厚又实力强劲,别说韩文清异能进化后恐怖的杀伤力,就是叶修开了挂一样的异能,都能让所有人在绕过蜀城以后安然无恙地抵达京都。

路途遥远,所有人都带了些风尘仆仆的意味,可是眼睛却是亮的。一路的并肩作战,插科打诨,都掩盖了所有可能的不见天日。好像双手沾染的鲜血,全用在洗涤那颗从不放弃的心上。

他们到了。

报明身份后,那厚重古朴的大门在他们面前缓缓打开,国家最高领导人和蔼笑着欢迎他们,表示已经听说了他们在龙城的作为和一路上的经历,他们的家人全都安全,被安顿在基地里,领导人还表示,要亲自为他们接风洗尘。

这末世是这样的,不管以前你什么身份,现在都清空为零。因为实力强大,连以前没想过会见到的人都会亲切地拍着你的肩说欢迎回来。霸图小队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是都激动于家人还健在,而张新杰完美地充当了霸图小队的代言人,和领导愉悦地洽谈起来。

被安排好了住处的叶修一回去就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了,感慨着条件要不要这么好,想着想着心思却又飞到其他地方去了。

小公寓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有热水有淋浴,待遇实在是好。没办法,他的异能早就被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整个基地的人都知道了,他几乎是公认的第一人,待遇好也没人敢说什么。其他人有时候畏畏缩缩地看着叶修,叶修也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但是现在…叶修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耳边只听到滴滴答答的时针走动声,莫名其妙的,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忽然侵染心绪。

叶修翻了个身,却觉得心口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像是破了个不易察觉的小口子,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好像有冷风呼呼往里灌,让他一阵阵发凉的同时又忍不住望着天花板发呆。

系统说,只有他可以的原因是因为…所有被崩坏的人们,都是因为深爱着他才会痛苦不堪。

深爱…这个词又和喜欢不太一样了。

叶修觉得有点不自然,他打了个喷嚏,揉揉微红的鼻尖,再想着这个词语,忽然陷入恍惚。周身好像置于什么冰火交替之处,一会冷一会热,他迷迷糊糊,就想到了很多人的脸。

叶修从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感情史都是一片空白。别说男生,他连女生都没交往过。叶修知道同性恋,但他所知甚少,认识也停留在男人喜欢另一个男人身上,这点他只觉得有点奇怪,但并不反感,却也谈不上喜欢。

最重要的是——

叶修还在晕,那个“最重要的”好像呼之欲出,可他怎么都想不出来。闲下来东想西想的时候,反而只觉得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空气十分闷窒,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甚至可以说是寂寥的情绪就这么慢慢涌了上来,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老叶!”睡房的门忽然被打开,黑暗的空间里叶修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的主人背后有光,跟他一起落在叶修面前。

张佳乐站在门口,呈琥珀色的眼睛晶莹剔透,他动了动嘴唇,好像要说什么,但自那短促而干涩的一声呼唤后就止住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叶修下床走到他面前问怎么了的时候——

他伸手,把叶修抵到了墙壁上,然后在叶修脸色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嘴唇覆了上去。

很粗暴也很生涩的一个吻。张佳乐的牙齿划过叶修柔软的口腔内壁,没有章法地乱撞着,说是撕咬一点也不为过。狠裂的摩擦间近乎香甜的血腥味让叶修从短短一瞬失神中醒来,还没来得及狠狠推开了张佳乐,张佳乐已经自己一松,将头埋在了叶修脖颈处,双手还松松环着叶修。

急促的喘息声让黑暗的空间增了一丝暧昧,但叶修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张佳乐在他耳朵边说。

“叶修,我喜欢你。”

真糟糕。

叶修的脑袋一片空白,心脏跳得很快,砰砰砰,砰砰砰。而他茫然地发现,自己好像找到了那个所谓“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

他不想拒绝。

“这次去蜀城出任务,要是我能活着回来,”张佳乐始终不看叶修,而是死死地抱着他,像怕被拒绝一样固执地问道,“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他没看叶修的脸,好像也不在意叶修的答案。但叶修很清晰地感觉到了,张佳乐的身子在颤抖,很细微的弧度,放在平常他可能压根感觉不到。但在这感官被放大了十倍的黑暗里,张佳乐的情绪叶修感觉得清清楚楚。

他在紧张,他在害怕。

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叶修无可奈何地闭上眼,张了张嘴,又合上嘴。反反复复几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很快很快,让他差点以为他的灵魂已经出窍。

他喜欢张佳乐?

毫无疑问。

那要和张佳乐在一起?

又好像还差一点。

这个世界应该很快就要结束,叶修想,说不定刚完成了蜀城任务就结束了。虽然知道张佳乐去蜀城肯定会没事,但如果答应了,张佳乐可能会状态更好。只是叶修却不想这么做,他是个很认真的人,不喜欢敷衍,不喜欢说空话。

虽然这个世界是虚拟的镜面,但叶修把张佳乐的话当真了。他在认真地考虑,而不是出于认为这是假的的心理就草率地回复。

叶修又想,这个张佳乐是真的。心跳,呼吸,感情,都是真的。他在面对那个坚强到让人心疼的青年,面对那个为了冠军甘愿自苦寒狼狈而出的青年,面对那个看着他说喜欢,眼睛都发亮的青年。

现在答应,将来要应对的因素有多少?

“好。”

叶修叹了一口气,看着张佳乐不可置信却嘴角上扬到无法抑制的弧度时,忽然有些无奈。

就任性妄为这一次。

就这一次。

去蜀城的人马不多时就被定下来了,现在全国只剩下蜀城还未被人类掌控,所以这次围剿那个精神丧尸的行动政府看得很重,整个基地的大部分尖端人士都被派去执行这次任务,霸图小队也不例外。

托这次的福,叶修也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女主男配。

清冷而绝美的少女,而身旁沉默寡言却也眼含深情的冷漠青年,两人如胶似漆,看样子独自在基地里二人世界的这些天里,黎筱沫和蔺枫已经修成正果了。

这倒是唯一一对他没出场就已经完美结局的,叶修摸了摸鼻子,觉得非常的满意。

这次的行动因为黎筱沫和蔺枫去,叶修被考量再三加上霸图小队集体请求,被留在基地。对此叶修自然没有异议,毕竟有女主在的地方不会出现问题。

只是…

“等我回来啊,”飞快地往叶修唇边啄了一口,张佳乐也不看身边有没有人,笑得非常灿烂,让叶修十分的无语。他清咳一声,敲了敲这个越发不着调的青年的脑袋:“张佳乐同志,我还没答应你吧?你这样的行为你不觉得不太合适吗?”

他们要出发去蜀城了,叶修来送送霸图小队,就和张佳乐在这腻歪了会。

“反正总要答应我的,就当预支,”张佳乐才不管这么多,笑嘻嘻地朝叶修一挥手,往基地外走去,“那我走了啊,记得想我!”

叶修好笑地看着幼稚无比的张佳乐,心想这人自从那晚上以后智商直线下降到三岁了,想着想着,直到看见张佳乐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他才转身,却看见了从刚刚起就没出现过的张新杰。

“你和他在一起了?”张新杰的面上神情没有什么改变,开口却是劲爆的问题,声音平静地问道。

“还没呢。”叶修此时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窘迫地摸摸鼻子,“等他回来就在一起。”

这件事他没有隐瞒的意思,既然决定要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没必要藏着掖着。霸图小队的其他人都看出来了,也没说什么,毕竟末世嘛,人们的接受能力早已强了不少,更何况这两个人还是他们的队友。

霸图小队的人都跟着真心地祝福,只是林敬言这两天好像没怎么出现过,而韩文清和张新杰也是很少再和叶修见面了。叶修自己心里有点摸不着头脑,大概也能猜到一点,但他也只能叹口气,无法说什么。

“会幸福吧?”张新杰看着叶修,说道。

他一贯不喜欢说没有意义的话,这种一看就没办法立刻回答的问题他也从不会花时间精力问。只是这是叶修,所以什么问题就都不会显得没意义。他很认真地看着叶修,反倒让叶修愣住了。

“我尽量。”叶修笑着,也很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也是,未来的事谁说得清楚呢?

但他会尽他所能,做他能做的,这就足够了。

“好。”张新杰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好像要记住什么,好像要忘记什么,好像要开口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转身离开。

你想要的,你希望的,你答应的一切,我都会努力帮你做到。

哪怕你已经答应了别人,我都没办法忘记你了,叶修。

我只能看着你长长久久地幸福下去,就算那个带给你幸福的人不是我。

我喜欢你。

我一生都过得规整周密,中途只出现了你一个失误,可是我却心甘情愿地参与这场豪赌,也从不后悔输得一败涂地。

叶修——

张新杰猝然转身,在叶修嘴唇上狠狠咬下,却又在最后松开。一个深深的齿痕渗着血印在了叶修苍白的薄唇上,张新杰忽然舒开了眉目,在叶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又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最后一次。

叶修的耳边还在一遍遍回放张新杰靠在他耳边说的话。

“叶修,我喜欢你。”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公寓的,脑袋昏昏沉沉,叶修躺着睡了一觉。他做了个梦。梦里有很多很多人,他们都笑着对他说我喜欢你,而他丝毫不知道回应什么,只能也跟着笑,但是笑着笑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叶修,你没错啊。感情确实是自私的,但也是公正的。你答应了张佳乐,你就不能再对其他人有任何不忍,那是对张佳乐的不公平,也是对其他人的不尊重。

好像有人在这么说。

叶修,你错得离谱。你伤了那么多喜欢你的人的心,你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你真残忍。更重要的是,你自以为对张佳乐很公平吗,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满心满眼都只有张佳乐一个人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

叶修猛然睁眼,几乎是满脸冷汗地醒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默默起身,侧脸一看床边的计时器,发现已经过去三天了。

他这次出发前几乎给基地里每个去蜀城的人都套了一个空间罩,霸图小队更是人人三个。哪怕叶修的异能等级已经很高了,这么多的异能支出也依然让他近乎透支,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三天才醒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去的人里有空间移动系的异能者,三天,京都到蜀城,算算也应该要到了……

叶修强行抛开刚刚做的那个让他心惊肉跳的梦,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东西,不过刚想到女主和男配的事,心口忽然猛烈地跳了一下。

奇怪,为什么会不安?

有女主在的话,这次行动应该毫无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叶修的头脑飞速运转着,一个个关键词飞出。

蜀城……

精神操纵系丧尸……

没有音信……

龙城……

去京都唯一的两条路……

蔺暄……

精神操纵……

吞噬血肉晋级……

女主的阴影……

最后的决战……

一个猜想慢慢在脑海内成型,叶修猛地坐起身,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来不及思考更多,他抄起床边的外套,飞速地奔了出去。

“系统,你是说,当初蔺暄活到了蜀城之战,而女主是亲手杀了蔺暄,然后才在蜀城之战中战胜了那只精神丧尸?”边跑边问道,叶修的声音因为跑得急都喘了起来。

“对啊。”叶修胸前的那个晶莹小球开口道,显然也有点懵。

不过系统马上就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声音都有点不稳:“叶神,不会吧?”

“不知道。现在传送我到蜀城去,越快越好。”叶修扶着膝盖,在基地门口一处僻静角落站定,声音很冷静,可是又让人感觉他下一秒就要爆发,仿佛正在沉眠的活火山,等待喷发的过程反而更让人不安。

系统这次没有说什么权限或是违反规则之类的东西,只是默默地晃开一点点乳白光芒:“即便是我,也不能超越到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叶神,这个传送我需要三十分钟。”

三十分钟……

现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叶修只是默默地点头,任由自己被乳白色的光芒吞没,不见踪影。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

叶修看着渺远而不见尽头的白色发愣。

他到底是为什么会笃定只要有黎筱沫在就绝对没问题的呢?他又是为什么会把一切责任都理所当然推到别人身上呢?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这次他们真的死在了蜀城,那他会怎么样。

原著里并没有具体描述到这次的蜀城之战,只说到情况很惊险,而黎筱沫救了所有人。叶修当时也就没有多过在意,只是在现在才想起,原著里还有这么一段。

“如果不是因为蔺暄,她可能没办法活下来…黎筱沫满脸复杂,却还是选择跟蔺枫转身离开。即便真相是这样,她也一辈子都不会跟那个人说谢谢。”

这段文字好像没什么异常,只是叶修忽然想起,那个精神系丧尸曾被提到过有制造幻境的异能,可以根据人的心里最恐惧的东西把人困在梦境里再也醒不过来。而且蔺暄的异能也是精神系,那精神系异能实在过于诡异,吞噬血肉就可以升级…再加上龙城和蜀城本就离得近,基本上所有要去京都的人不走蜀城便只能走龙城,所以所有人都别无选择,只能走龙城…

蔺暄是私生子,原著有提过他的母亲是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被蔺家抛下后在不知名的地方生下了蔺暄。

黎筱沫最恐惧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她前世的记忆,是蔺暄。

那么事实可以推断出来——

蔺暄是私生子,与母亲长期分离,在蔺家也不受重视,导致心灵扭曲。末世爆发后他去找他的母亲,却意外发现他的母亲已经丧尸化了,而且是在激发异能后丧尸化。凭借着母子感应,他把母亲带到蜀城,并且在途中觉醒了和母亲类似的吞噬精神系异能。为了强大,他把母亲圈养在蜀城当成路障,借此让所有过路人只能来到龙城供他吞噬。最后的蜀城之战时,他赶去支援自己的母亲,结果所有人都陷入了幻境。关键时刻,黎筱沫把幻境当做真实,杀死了蔺暄。心魔破,梦境破,她的异能也升到满级,成功杀死了蔺暄母亲。

所以为什么会说“如果不是蔺暄,我可能没办法活下来”,因为蔺暄是故意的,他是故意不反抗,让黎筱沫杀他摆脱心魔。

叶修猜,蔺暄是真的爱上黎筱沫了。他也许在觉醒精神系异能后想起了前世的回忆,想起了那个无论如何也会对他笑得开心的姑娘,想起了那姑娘和他相处时满眼的欢喜。就是这样,蔺暄一生疯狂变态,对自己父母都没有感情,却可以为了黎筱沫去死。

但是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叶修强忍着不让不安侵袭头脑。

之前他们在龙城杀死蔺暄就已经成为一个变数。没了自己在世上唯一一个亲人,蔺暄的妈妈——精神系丧尸一定会狂化,再加上黎筱沫这次没了可以破解心魔的方法,所有人,几乎是必死无疑。

他深深地呼吸一次,只觉得手都在颤抖。

“叶神,还有一分钟,我们就到蜀城了。”系统出言提醒道。

“系统,可以检测到他们的具体情况吗?”叶修如梦初醒,声音带着点侥幸的害怕。

系统却就此陷入了沉默,不发一言。

……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画面。自从来到了蜀城后,他面前一黑,就陷入了一个熟悉的场景。场景看着很真实,可他明明知道是幻境,却醒不过来。

叶修被绑着,蔺暄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笑得猖狂,一点点撕扯他的衣服。叶修的眼睛里是他熟悉的神情,他安慰他别担心。

韩文清活了几十年,还从没害怕过什么。但是他承认,他那次是真的害怕了。

真的,从骨子里渗出的慌乱无措,每一次呼吸,连空气都好像在嘲笑他,你看啊,你连你最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你真没用啊,韩文清,真没用。

他知道这是假的。可是他忍不了。

韩文清听到自己的牙齿被磨得咯吱响,他甚至闻到了呼吸里铁锈的血腥味,他一拳又一拳,疯狂地攻击着面前的蔺暄,哪怕挥舞到的只是空气,而他却被真真实实拳拳入肉,疼得他大汗淋漓,眼睛却是红的。

滚蛋!

离叶修远点!

他听到了自己嘶吼的声音,嘈杂间被吞没。

叶修一进入蜀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韩文清发出一声声嘶吼,被那个看上去狰狞可怖的女性丧尸耍着玩似地一拳一拳揍着。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面容或是呆滞或是痛苦地伏在地上,有的冷汗津津,有的面容发青,有的泪流满面。

叶修呼吸几乎停止。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瞬间喷涌而上,让他顷刻间甚至失去了理智。空间异能全盘爆发,一瞬间就把韩文清挪到了自己旁边。披头散发的女丧尸似乎注意到了他,桀桀怪笑着,嘴角裂开,涎水外流,浑身散发着难闻得恶臭。叶修心中一沉,冷静勉强回归,控制着空间异能把黎筱沫的精神从幻境中完整无损地剥夺出来,再给自己罩上多个空间罩,最后把所有人聚到一起,护在自己身后。

精神剥离幻境需要很大的异能支出和控制力,他也只勉强把黎筱沫和蔺枫的精神剥离出来,毕竟他们俩是最强战力。刚布置好一切,还没来得及再做什么,面前那个女丧尸忽然发出极其尖利的叫声,他面前一黑,竟也陷入幻境。

叶修立刻觉得不妙,极力想把自己剥离出去,可居然无计可施。他立刻察觉到刚刚女丧尸见大势已去,怕是自爆了晶核,就为了困住他…

叶修勉强在幻境里支撑着,他可以屏蔽幻境里制造的图像,却出不去,只能等丧尸死亡。因此他也不怎么焦躁,护住自己的精神,就在原地暗暗等待起来。

果不其然,当他满脸疲惫地从幻境里出来时,几乎所有人都靠在他身边,张佳乐还在哭。他眼泪流了满脸,抱着他喃喃自语:“叶修…我不逼你和我在一起了,你别有事……”

他那么坚强,却为了自己哭。

叶修感觉哪里被触动了一下,刚微笑着想拍拍张佳乐的肩安慰他自己没事,瞳孔却又是一缩。只见那个本该被黎筱沫杀死的女丧尸忽然抬起头,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他,然后以所有人都来不及之势,直冲叶修。

“闪开!它要自爆!”一声凄厉的叫喊在叶修耳边响起,可他好像被暂时控制了,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那团白炽向自己冲来,在瞳孔里慢慢放大。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很多东西,包括张新杰绝望的眼神,包括韩文清充血的眼睛,包括被及时拖走的张佳乐流泪而无神的双眼,可最后一秒,他看见的,只有一个人从侧面向他冲来——

“林敬言!”

轰!

巨大的声响过后,了无生机。

被林敬言以全部异能护在身下的叶修面前是一层又一层的藤蔓,厚实柔软,甚至连爆炸的余波都没波及到他,可隔着那藤蔓直直面对爆炸想要化解的林敬言却没了声息。

叶修的瞳孔一点点放大,最后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因为他听到系统的声音。

——“目标人物林敬言,失去生命迹象。”

林敬言也好像陷入了一场醒不来的梦。

梦里来来去去都是叶修的样子,出现最多的是他最接近死亡的那一次,叶修为他挡住丧尸蜘蛛的毒液。那个救了他的男人,云淡风轻地对他笑,哪怕他正在离死亡更近的地方,哪怕他的背后一片血肉模糊。

林敬言想,在最后一秒上前护住叶修的时候,他好像并没有过多犹豫。不是因为感动,不是因为想要一命还一命,他只是…舍不得。

林敬言从小到大都是优秀的,只是却从不是最出众的那一个。他冷静不过张新杰,勇敢不过韩文清,坚强不过张佳乐,连争取都不敢。他没有不管一切的狠劲,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所以就算很喜欢很喜欢叶修,他也没办法去大声说出来。

只是仅仅在这一刻——

我舍不得你受伤啊。

很简单的理由,他把叶修护在了自己身下,用重重藤蔓包裹他,然后以身为木,狠狠撞上了那一团白炽。

起码,死去的是相对没有那么重要的我的话,你不会那么难过吧。

林敬言这么含含糊糊地想,笑了笑,然后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好像永远醒不过来。

……

暮春三月天。

“大消息!今天全世界最后一只丧尸也变回来了!”

“不止,连变异植物和动物都恢复正常了呢。”

“多亏了黎小姐研发的药剂和血清啊!”

“是啊,黎小姐真是神仙在世,真是救世主!是全世界的大恩人!”

“末世…结束了?”

“哈哈,傻了吧你?最后一只丧尸都没了,当然结束了。”

“我只是太高兴了没反应过来…终于结束了呢。”

“是啊,终于结束了。”

叶修看着身边的人们含笑望着天空的样子,向一个特殊的房间走去。不知道是否刚刚那个消息所致,他只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急切让他情不自禁加快步伐,快一点,再快一点。

末世结束了,你也该醒了吧?

叶修站在门口,深呼吸一口,好像在忐忑什么,但最终还是慢慢推开门。

霎时,满室玉兰芬芳飘入鼻尖。所有霸图小队成员都坐在病床两边,而病床上,有人刚摘下眼镜,看见他来时愣了愣,然后又笑了。

[嘀——]
[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
[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
[顺利结束末世——]
[以空间异能复活目标人物——]
[完成蔺暄隐藏剧情解密——]
[完成龙城副本与蜀城副本——]
[获得奖励叠加——]
[永久美貌+50]
[真爱值×35]
[不知名碎片×35]
[获得奖励:韩文清好感度max]
[获得奖励:张新杰好感度max]
[获得奖励:张佳乐好感度max]
[获得奖励:林敬言好感度max]
[副本《末世逆袭》完成度200%]
……
[离开副本倒计时——]
[3、2、1——]
[脱离世界——]











*

昨天我跟一个小伙伴说我要寒假完结温故,她说不可能,我说我一定行的!

然后今天我后悔了。

这得爆肝啊……

还有!今天更得多不多!快点夸我!!

其实我每一个世界埋了些伏笔_(:з」∠)_不过应该没人看出来(。

第四世界终于结束!撒花撒花!

接下来是兴欣小天使的校园paro啦,纯粹傻白甜秀恩爱的那种(๑òᆺó๑)大家下个世界见!

评论(63)

热度(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