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8)

前文走:(1)

★参的合志正在预售,打一波广告:一宣链接,希望大家支持=w=靴靴。

“好了好了,软件也试完了,问题也回答你了,该走了啊,”训练室里的叶修浑然不觉,拍了拍唐昊的肩膀,是那种亲昵又自然的,毫不疏离的姿态,催促道,“唐昊*马上就来了,你别留在这了。”

屋内屋外两个人,听到这句话的同时,都猛地抬起了头,心脏跳动频率倏尔一升。

“你怎么知道他马上要来?”唐昊问道,声音里大概还有些小小的不爽,“他来我就要走?为什么?”

唐昊*也更紧地贴向那道门,想听到叶修的回答。

“我为什么知道——”叶修拉长了尾音,接着又毫不客气砸了两个字下来,“秘密。”他的语气又变得有些无奈:“还有,单独训练这种事,你自己说说,本来就是悄悄进行的,多一个人在旁边看着,合适吗?”

“回去以后也装着不知道,”叶修叮嘱道,似乎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总之你别闹啊,别让他不高兴了。”

唐昊:“……”

唐昊*:“……”

这种哄孩子的语气,为什么这么甜啊?

唐昊好像不情不愿地应了声,还是站起身,往训练室外走去。唐昊*在门外顿时一惊,左找又找也没发现什么躲藏的地方,最后心一横,假装刚来的样子,敲了敲门。

叶修:“……”

唐昊:“……”

然后唐昊脑子一懵,就在叶修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眼神里,做出了他人生中论傻可以排前三的一个举动——他几步迅速跑到叶修对面的那排电脑桌,猫着腰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叶修:“……”

虽然是说不要让唐昊*发现,但是这……他也没让唐昊这么拼吧?

唐昊*听到叶修说“进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不安,他在想自己已经听到了那么多东西,万一撞上唐昊他该有什么反应。他这边纠结万分,自然就没注意到叶修说话的语气有些怪异。

等进去看见整个训练室只有叶修一人时,唐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惊诧的表情,差点就露馅。

人呢?

“来了啊,”叶修倒是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样子,“快坐吧。”

剧情还是要过一遍的,唐昊*从善如流,适时地表达了自己的困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与此同时,他敏锐地感觉到桌子轻轻地被碰了一下。这点细微的颤动,要是他不知道内情,一准不会注意到,但如今结合唐昊忽然失踪的现状——

唐昊*咳了两声,把手挡在了嘴边,就怕自己笑的样子太明显,被叶修看出端倪。

“这个,”叶修诚实地给了唐昊*一个和刚刚一模一样的答案,“秘密。”他说着还讲了个冷笑话:“说不定我会读心术呢。”

唐昊*:“……”

现场的氛围,十分尴尬。

三个人全都心照不宣,奈何不能说破,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循环。幸好唐昊*够厚道,没有故意整唐昊的想法,坐下来训练了一会就道:“我晚饭没吃饱,下去买点吃的。”顿了顿,他又问:“你要吃什么?”

“我就不用了,晚饭够饱了。”叶修撑在桌子上,向他挥了挥手,“去吧。”

唐昊*出门时,忍不住琢磨:我出去个十分钟,应该够唐昊溜回房了吧?

果不其然,等他提着两桶泡面上来时,叶修的神情又自然了不少,应当是唐昊已经离开了。他松了一口气,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叶修问:“你怎么买了两桶泡面?”

唐昊*一时有些语塞,半晌才语气淡淡地回答:“可以留着明天吃。”其实他只是想到叶修还在,就随手买了两份。

如今唐昊*心中的郁郁尽数放下。他不期然想到之前叶修说“他马上就来了”,还有那句“别让他不高兴”,就算知道不应该,也还是在顷刻卸下一切防备。这点约莫是出于巧合的默契,依然让他有一种获得了极高成就般的欢喜。

他对于感情实在是知之甚少,像张白纸。因此作图人只要稍稍有心,描摹出怎样的图画,都是不令人惊讶的。唐昊*向来高傲又固执,他们家家风开放,不然也养不成他这种性子。喜欢上一个男人,对于他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他也并不在意。性别向来与爱无关,只是在世人眼光里,就有了高低贵贱之分。如他这种只专心致志于想要的,在乎的东西的人,是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的。

唯一需要好好想清楚的,无非是一个原因。

为什么是叶修?他们统共接触也没几面,遑论更多暧昧的细节——通通都是没有的。

为什么偏偏是叶修?

论起来,叶修当然是一个很好的领队,但是苏沐秋绝对也不会比他差。他们同样敬业,同样负责,同样热爱荣耀,同样都站在了顶峰,可以俯瞰山底风光。在世邀赛前集训的时候,苏沐秋也帮他设计了一套训练软件,也曾指出过他的不足,甚至也曾有过安慰。

但是喜欢苏沐秋?

唐昊*忽然感到一阵恶寒,整个人胃酸翻涌。

不可能的。

苏沐秋和叶修是不一样的。他们或许在工作能力上相似,但是苏沐秋怎么样也不会像叶修这样,会这样这样郑重地把握住他所有的心情,然后故作不知般,释放自己的温暖。

如果不是他恰巧碰到,大概也就错过了一番真心。

可是这能怎么样呢?叶修终究要离开,他不是他这个世界的人,他要回去自己的世界。

这种喜欢归根究底没有结果。对于没有结果的努力,唐昊*从来不会去尝试。至今为止,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回报的。有很多事,做了便会有回报,存在的问题不过是回报多少。但唯独这一件事,你付出多少也不会有回报。那么,值得吗?

这点瞬息而逝的,宛如朝露般的期盼。也许叶修明天就会离开,也许他会过一个星期离开。但离开是早晚的事,凭他一个人,难道能有扭转时空强行抢人的能力?

唐昊*有自知之明,起码这点,他是自问做不到的。生活不是科幻小说,能把叶修送来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至于把他永远留下,那就真的是天方夜谭了。而且退一万步讲,要求叶修抛去那边的一切留下来,那未免太过自私。

唐昊*心烦意乱,而在这种思考的闷窒间隙里,他忽然想到了许多过往忽略的细节,这些东西自发地在他脑海中列序编号,成就一折完整的戏。

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有人和我说过,队伍是你最能依靠的地方,但是你也要记住一点,你属于这个队伍,可队伍并不属于你。

——那他一定是个很理智很冷漠的人吧?

——不,刚好相反。

唐昊提到的,含在唇里仿佛镀了层蜜糖的,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他没有遇到的那个人……

是叶修。

早该想到,他早该想到——

他们的生活成长轨迹趋近一致,那么感情方面,怎么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唐昊大概是和他抱有一定的情感的。

这么比起来,自己似乎毫无胜算。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沾。

饶是唐昊*再怎么对命运嗤之以鼻,也终于在此刻有了些许……想把唐昊暴揍一顿的冲动。

这家伙凭什么这么好运?

也太不公平了吧。





*

存稿要完了,很方。

评论(60)

热度(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