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7)

前文走:(1)

★参的合志即将预售,打一波广告:一宣链接,希望大家支持=w=靴靴。

*

饭桌上的闲聊,往往是打发时间最好的工具。

比如借由晚饭消耗了几乎一晚上的国家队,在此刻心满意足地各回各房了。另一个世界的人几乎都不在,苏沐秋大概是带着他们去会议室分析复盘了,叶修想了想,就一个人又单独回了训练室。

轻车熟路地读取一个U盘,然后手指轻巧地敲动。复杂的编程在眼前张开一张大网,叶修全神贯注,耳上戴着的耳机里各种细微的游戏音效,他仔细地辨认着,直至有人敲门,突兀地打断了那点草尖被摩挲的细碎风声。

“唐昊?”叶修声音上扬了一些,随即就露出一个了然似的表情,自然地敲了敲一旁的桌子,“来了就过来坐吧。”

唐昊“嗯”了声,表情虽然还是独属于年轻人的爱理不理的傲气,却在暖色灯光下好像被融化稍许。他顺从地走到叶修旁边坐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还没开口,却听到叶修招呼道:“别闲着啊,帮我试一下这个软件。”他站起身来,从座位上起身,示意唐昊坐过去。

唐昊的目光移了过去,不过一刹,他面上的神情就有所变化。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叶修,片刻后却沉默着坐上叶修的位置,手放上键盘,专注于面前的软件。

唐昊心里所想的事情很多,平日皱眉的时间长,久而久之,眉间就形成了一条细细的纹。他和孙翔到底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孙翔是天生的百兽之王,哪怕独自一人,天才之名足以让他嚣张跋扈;可唐昊却是满身反骨的孤狼,逆流而上,因此一身支棱荆棘被人看得清晰,自然觉得他不好靠近,也主动避让三尺。其实哪有那么复杂呢,他只是太专心于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显得对外物漠然。

他不是天才,他也曾经默默无闻。

但他不甘心被命运折去棱角,索性孤身一人离开。一路风霜雨雪,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

唐昊知道自己会犯错。但是他没有办法,没有人会来提醒他。他急于证明自己的姿态太过傲慢,不尊重老前辈的评价为众人所知,但是他那么努力,就只为了在自己热爱的荣耀里,为自己搏个前程。唐昊会茫然,他还只是个年轻人,从来没有人会告诉他,你该怎样做,你要如何才能把自己用荣耀的热血和真心换一个走下去的机会,而不伤害他人。

他是孤狼,身边没有百兽之王的拥趸,也没有可以彼此舔舐伤口的同伴。

唐昊有时候是羡慕孙翔的。那家伙更像个愣头青,想得少,心思更加好懂,一根筋的样子总是那么简单,虽然傻,但是好歹古有“傻人有傻福”这话。

那么他呢?唐昊在世邀赛前集训时频频失误,融不进队伍时,坐在基地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拿了一瓶冰镇啤酒,指骨不小心撞到冰凉的易拉罐,清脆的响声都好像在嘲讽他。

那么他呢?

他茫然,忽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他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献给荣耀,不是为了可笑的荣誉,仅仅只是因为喜欢。拼命训练突破天赋桎梏,不是为了较劲,只是因为不甘心止步于此。在全明星赛上放出“以下克上”的宣言,不是为了出风头,只是因为他想要所有人都看见了——

他可以做到。是的,他也可以做到。他也可以做比赛首发,也可以带领队伍拿冠军,也可以拿着最顶尖的账号卡,而非在训练营里等待一个也许不存在的“伯乐”。

那样太不甘心了。只是曾经的豪言壮志连连受挫,唐昊从来不畏惧丢脸,却也在此刻,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没有人责备他,他却在心里自己责备自己,把自己关进一个无形的笼子,紧锁着折磨。

“一个人喝闷酒?”

初夏微凉的风,却带来灼热的闷意。

唐昊感到脑子变得有些迟钝,一回头,却发现他的领队站在他身后正含笑看着他,然后自来熟地,直接坐在了他旁边,把那罐啤酒从唐昊手里抽出来,接着就轻车熟路拉开了拉环。“叮”一声脆响,琥珀色的酒液冒着一丁点乳白的气泡,溢出了拉口,在月色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我没喝,”唐昊说,“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职业选手不可以喝,那唐昊呢?”叶修了然地笑了笑,拉环套上指尖把玩,“你首先得是唐昊,才是职业选手。”

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昊不太懂,也没有动。他理智上认为不该在这个领队面前失态,情感却催促着他去抒发些什么。理智剥离情感,两者分割了他的思绪,泾渭分明地盘踞在身体两端,拉扯着他做不同的事情。

唐昊也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这也没关系,他从没想过要怎样。但是面对叶修递来的那听啤酒,他忽然有了种那是巫师递来魔药的错觉。喝下它,你就可以知道一切你不了解的东西,你想要的,你得不到的,你为什么已经到达了顶峰却仍不满足。

会吗?

那就喝吧。

反正总不会如饮鸩酒那样痛苦。他自暴自弃地想,接着仰着脖子灌下去一口。苦涩的酒液,带着冲鼻的清气,唐昊觉得这玩意味道不会比芥末好多少,当下被呛得整个人脸颊泛红。然后他听到身旁人的笑声,叶修一下一下帮他顺着背,手掌拂过的地方好似在发烫,把他整个人煮成了一摊水,晕晕乎乎的,找不到方向。

这下理智彻底被酒精摧毁。他忽然笑着说:“诶,你是来当知心姐姐的?”

唐昊想自己的语气一定是肆意的,轻佻的,乃至于他自己在之后想起,都会感到难以接受。但是叶修似乎没有生气,反倒是撑着下巴,半真半假地叹息道:“不是啊,我也是来借酒消愁的。”

唐昊觉得好笑:“你有什么好借酒消愁的?”

你啊——你——

你得天独厚,你从头到尾都是荣耀第一人,你的光芒无人可挡,哪怕退役了还有那么多人记着你,你永远是最伟大的,开创了一个王朝的“斗神”。唐昊像唱戏般把叶修的成就念了个遍,然后靠近他,像是憋了股气,他问:“你发什么愁?”

唐昊知道这么点酒是不至于令他醉的,但他醉了。大概是借酒装疯,总之他不依不挠,平日里隐藏在冷淡下的执念,全都爆发了出来。

“因为……”可是月色下叶修望着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清亮,比起他近乎狰狞的疯狂,这个人静静坐着,时光从他身边流泄,无法让他沾染一点时代的黑暗浮躁。叶修笑了笑,意有所指:“因为我身为领队,有的队员不喜欢我啊,你说,我难道应该很高兴吗?”

唐昊心脏一颤。他那股气被这轻飘飘一句话戳散,转过脸,欲盖弥彰般又灌了两口啤酒:“哪个队员会不喜欢你?”

叶修转过脸,然后问:“那你喜欢我吗?”他这句话问得非常自然,甚至还带了些少年般纯挚的不解,只是为寻求一个答案,便单刀直入问出了口。

喜欢。

这个有些微妙的词汇,令唐昊的心思飘到了不相干的地方。他知道叶修在问什么,他也知道叶修刚刚暗指的人是谁,但他如今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只捏紧了手里的易拉罐,直至指印的凹痕陷在了光滑的罐面上,他才如梦初醒。

原来那么早的时候就有了预兆。

唐昊从回忆里抽身而出,他像叶修所期待的那样,直视着叶修的眼睛,单刀直入地问:“这个软件你给唐昊*用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种种不对劲的细枝末节,一些无法串连的心绪转变,还有难以启齿的幽微举动,唐昊*被他发现的隐秘视线,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对,”叶修干脆地承认了,“你们两个的问题差不多,这个软件我虽然是给你设计的,但是他应该也能用得上…你也看到了他比赛时候出的问题吧?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别以为你就没有,我把这个软件先给他用一用,到时候我找苏沐秋拷复盘,你针对他比赛时候不断更正的经验再自己训练。”

房间的门没有关好,大概是唐昊进来的时候忘了去检查。唐昊*站在外面有一会了,本来还在犹豫是转身离开还是敲门进去,直到听到这段话,忽然就僵在了原地。

不是因为失落,不是因为难堪。

叶修坦荡地表示过这是为唐昊准备的,他能沾光,都已经是托了唐昊的福。此刻要是还有什么“被利用”的不满想法,就真显得他有点不识好歹了。凭什么呢?他们之间毫无关系,凭什么叶修就要一心一意为他着想?

何况他昨晚还曾经以恶意揣测过这分帮助。

但是他还是感到了火烧火燎的……嫉妒。承认这两个字何其困难,唐昊*一点也不喜欢审视自己,他宁愿撞破南墙,他自认为执着就可以取胜。但是现实给他上了一课,有些东西并不是坚持就能得到,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好,但是他做不好。

他不甘心自己的努力得不到回报,就如同,他不甘心叶修对唐昊这样用心。恶意的嫉妒,带着一点自我厌弃般的震惊,把唐昊*的脑袋塞得很满,交错在一起纷杂着吵闹,让他感觉自己要炸开了。

他第一次明确地知道,自己改变了。至于具体变化在哪里,唐昊*却说不清楚了。

只是唐昊*知道,改变他的人,是叶修。

评论(64)

热度(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