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7


★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出发前,苏沐秋看见张佳乐平静地望着窗外。

这无疑是一件不合时宜的事——毕竟救叶修迫在眉睫,他们本都焦头烂额,然而在收到那张威胁的照片后,张佳乐却像是泄去了所有的躁意,平静了下来。

“既然知道是假的,”苏沐秋分辨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情绪,只觉得像是可乐的气泡漂浮进鼻腔,碳酸分离成气体,鼓动着他太阳穴都在发疼,话语却像是分割了躯体,甚至带着点冷漠的嘲讽,“为什么还要去?”

张佳乐转头看着他,眼睛微微一眯,像是轻而易举勘破了苏沐秋掩藏的,扎根在血肉里,难以言喻的愤恨或是无力:“要是你,你会不去?”

苏沐秋僵在原地。

他想自己可能是疯了。这样的危险关头,他却不可掩饰地对张佳乐升起了一种阴鸷的毁灭欲。他当自己对叶修的感情虽然不言举世无双,仍是无可比拟,然而这点难以琢磨的优越感,被张佳乐剖割得鲜血淋漓。

他不得不带着不甘心承认,张佳乐或许,也抱有这样深刻的,剔除不去的情感。给予这样令人勉强的结论,好像瞬间抹杀了他那些“因为我最爱,所以应当选择我”的幼稚想法。

知道是假的还去,仅仅是因为无法接受。放任叶修在不知名的地方接受可怖的恐吓,自己却冷漠地袖手旁观,这样的感觉太不好受。宁愿相信一个渺茫的可能性,这样即使落得一身狼狈,也可以抑制住疯狂的痛楚,至于狼狈是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必须要做什么。

他不爱惜性命,也不恐惧死亡。

因为隔着那端的人,是叶修。

“周泽楷和他待在一起,”张佳乐冷不丁地说了句,面色沉冷,“在他死前,叶修应当不会出事。”他说得笃定,因为他也同样可以透过错综复杂的漩涡,寻到周泽楷向叶修延伸感情的斑斑藤蔓——那种程度,大概不会比他少半分。

……又一个。

无能为力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头一回,仿若要失去最喜爱的宝藏,可他无可奈何。因为面对这样无孔不入的情感,叶修大概早已被包裹得柔软。

他们不可能退出,而他更不甘愿放弃。

苏沐秋没有要求一起去,他深知如今周泽楷与叶修同在虎口,张佳乐要不顾生死前往陷阱,若是他也陷入危险,那么事情才真的不可挽回。

张佳乐离开前,苏沐秋不置可否地说:“我希望你可以活下来。”

张佳乐看了他一眼,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放空,然后笑了声:“我也希望。”

——因为活的人永远不可能取代死的人,而人也只有活着,一切才会有希望达成。

苏沐秋再看了张佳乐一眼,毫不犹豫也转身离开。他的步伐很急很快,只希望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好让他不至于如此心如刀割。

就像两条泾渭分明的曲线,游走于不同的方向,然而如同他们出发点一致那般,也会殊途同归。

张佳乐来到那间黑暗的仓库时,是孤身一人的。他被人大骂着推搡进了仓库,一直很平静,在看到没有叶修的踪影时,他甚至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大概这样也是好的——哪怕他如何,没有被叶修看见,那么都无所谓。

他向来是对自己心硬如铁,难得的柔软,全分给了当年走投无路时,停下车救他的那个青年。张佳乐其实总在想,自己不是什么知恩图报的人,但是他先前玩闹般的心思,在看到叶修眼睛里的光时,全都一丝一缕成了无法割舍的情。

他想叶修那么喜欢他,他怎么舍得再对他无情。

被人踢在膝盖骨上跪在地上,猖獗恶意的笑声张佳乐听不到了,被人毫不留情地击在柔软的腹部,他甚至没有反抗。大概还是因为不想因为这点伤,激起那些人暴虐的心思,回报在他身上自然无所谓,但是叶修不行。

应该是流了很多血。张佳乐觉得呼吸困难,之前便说过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痛不痒呢。他自动忽略掉耳边那些骂声,直到一句话清晰地响起——

“没想到那小情人对他来说还真这么重要,本来还觉得他跑了没法子了,结果这大鱼还是钓上来了,也不算亏了……”

思绪有些混沌,在这一瞬间却骤然有了知觉。

叶修跑了,但是他还得去救他,去见他。

不能死。

张佳乐灵巧地就地一滚,躲开了向他肋骨砸来的一拳。他疼得发颤,但那群人为了泄愤,大概只想多折磨一会,没对他下死手,他还有动弹的力气。血把视野里的画面染成了鲜红,七八个人围着他,终于掏出了刀。

他要冲出去。

分不清身上中了多少刀,张佳乐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像个满身疮痍的蜜蜂窝,他还有兴趣这么自嘲,确实是因为疼到没了知觉。他的身子在发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姿态。

那群人终于有些抵不住了,他们想着张佳乐大概会死在这,但谁也不知道这家伙会拖几个人陪他一起死。他们不愿意为此赔上自己的命,又觉得荒郊野外的,干脆把张佳乐一个人丢在这,于是一边嘴里骂着“疯子”,又扎了张佳乐几下,果断地离开了这个仓库。

张佳乐觉得流失的是他和叶修还会有的余生。他是不怕死,但是他还是舍不得。他实在没有半分力气了,蹒跚地走出了仓库,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身上都是被划开的口子,皮肉外翻,没有一块完好地儿。

他还在一步一步地走。

对了,舍不得,不能死。

然而人的意志不是万能的,张佳乐倒在了仓库外,他想——如果真的只能到此为止,希望苏沐秋不要告诉叶修,他来了这里。

起码别为他愧疚,那样的感情多丢人。

叶修。

另一边,叶修正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步履蹒跚地在山崖下走着。他和周泽楷到底运气好,滚下悬崖,被挂在了树上,有了缓冲力,也不至于磕在石头上落得个摔死的下场。

叶修没受什么伤,但是周泽楷一个大活人,虽然不是那种肌肉男,到底也身高腿长,叶修平日里锻炼不够,如今有些吃力,然而他心急如焚,只想快点找到个有人的地方,好好看一下周泽楷的伤。

叶修抱着周泽楷滚下来时是自己朝下的姿势。他当时还想着要替周泽楷垫个背,然而没想到,那个时候伤痕累累已趋半昏迷的青年,居然还有力气在半空中抱着叶修一个翻身——然后一路尖锐的岩石和树枝,全由他的后背为叶修挡了个彻底。

叶修走得实在有些累了,但他不敢停下,因为背后的人呼吸好像越发微弱,叶修不敢肯定这是否是心理作用,但难以言喻的恐慌让他手都发抖。

如果周泽楷会死……

叶修不敢再想下去。他察觉到背后的周泽楷的伤口好像又开始流血了,于是就把周泽楷放下,不敢看周泽楷腿上被狼狗咬的伤口,别开眼睛又扯下一截衣服,替周泽楷再一次包扎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难以形容的心悸令叶修猛地向前一弯身子,心脏跳动得无比剧烈,他茫然地捂着胸口,只觉得有不可言喻的痛楚,细细密密地涌了上来。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奇异地闪过一个片段。那是一个俊俏的青年,正倚着门对他笑:“心电感应,你信吗,叶修?”

……

不想信,不能信。叶修强迫自己忘记忽然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张佳乐,心下安慰着,哪里有这么玄乎的事情,张佳乐现在肯定在琢磨着怎么救自己呢。

他那么聪明……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叶修背上周泽楷,继续深一步浅一步地往悬崖外走。

再过了一会,天色都已经黑了。叶修心里总算有了些忧虑,这种地方,晚上过夜自然不算是安全,更何况周泽楷还是这样的状态。

有一种疲倦和绝望,席卷而上。

但这个时候,叶修的头顶忽然掠过了一道光。叶修近乎迟钝地一抬头,终于意识到——是手电筒!

他欣喜若狂,但随即又忧虑了下来,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来的人只会有两种:想要他们命,或者想救他们命。

正当叶修都紧张得出了点汗时,他忽然听到头顶上有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响起——

“叶修!”

是苏沐秋!

















***

大家好,我是亲妈。

所以厚此薄彼绝对不可能,虐了小周和乐乐,嗯,伞哥…(自行想象。

另外不写死亡梗,这一波结束就结局。

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16)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