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3)

前文走:(1)

后来方锐*就在想,那么方锐所表现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是对叶修这份知遇之恩的感激,是对他口里那个无所不能的“斗神”的憧憬,是同处一个战队,并肩作战的信任依赖,还是仅仅存在心底的,想要占有的,想要拥抱的,想要亲吻的,这份杂糅了无数感情的喜欢?

但是“喜欢”这两个字,都浅薄得好似都承不起方锐眼里沉甸甸的,只为叶修存在的光。

方锐*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安眠。他想来想去,忽然发现自己对叶修的印象,只剩下了那双某日早晨惊鸿一瞥的眼睛。

干净纯澈,无阻无拦,足以映照万丈云巅,千里连绵之峰,无垠到令人心驰神往。

方锐*没有问方锐,却在梦里看到了。

他好像经历了一遍方锐的人生,喜怒哀乐,阴晴圆缺。他借由方锐的眼睛,看见了他们那个世界。他感受到方锐见到叶修时,心脏砰砰直跳的涩然,感受到他和叶修并肩作战时发自内心的愉悦,感受到他一战封神的松了口气,感受到他在看到叶修愤怒时的心酸,感受到他看着叶修捧回第十赛季奖杯时与有荣焉的欣喜若狂。

他哭泣,大笑,调侃,宣誓,在上林苑的早晨去掀叶修的被子,在兴欣公会里开着小号陪叶修抢野图Boss,吆喝着在夜宵摊点烤串,配合着叶修在记者会上胡说八道,然后作为见证人,看着叶修步步登上本就属于他的神坛。

他撕心裂肺的想念,他口不对心的揶揄,他突见重逢的笑容,他故作嬉闹的认真。

一寸寸,一缕缕,方锐*感受得真切,他仿佛处在一片汪洋之中,四周都是如海的情,磅礴而精深,洗刷这个年轻的青年,把他铸造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无坚不摧。

方锐*的眼睛忽然酸酸的。

他陡然间明白这是个梦境,可他也迟迟不愿醒来。他发现了方锐和他的不同,他发现这可能不止是因为曾有一个叶修给他一条出路,奉他一片光明的缘故,这还有方锐自己的原因。

方锐因为这段深埋的感情成长,抛去浮华一切,从此挺拔而不屈;而他,还在那个有关风格摩擦的循环里绕圈,颓唐而无力,走不出去,也不知道出口在哪,更找不到一个可以为此一搏的理由。

是了,他们唯一的差别,就是有没有遇上这个人。

是天堑一般的差别。

方锐*终于睁开了眼睛,头顶是柔和的灯光,笼罩下来,淋了他满身。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手表。

凌晨两点半。

方锐*起身,趿拉了双酒店拖鞋,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方锐,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然后在出来后拔出房卡,又轻声关上房门。

凌晨的苏黎世,酒店也是安安静静的。

方锐*径直往酒店顶楼走。

本以为这么晚了,大概也只会有自己一个人才会因为睡不着而出来瞎晃,然而他打开顶楼的门,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靠着栏杆在抽烟。

夏日的夜晚多风而清凉,那个人身着一件薄外套,风鼓进他的衣领,让外套的边缘也顺着风刮过的轨迹律动着。衣衫向后飘飞,他却静止凝固如一幅壁画,若不是幽深的夜空里,他口里叼着的那根烟火光一闪一闪,任谁也会以为,他周遭的时间被固定了。

是叶修。

方锐*一进门,他好像就察觉到了,转身时,眼里是有些讶异的光,黑夜中格外明亮。幽微的烟头火光为他镀上薄薄的一层辉,只浅浅勾勒出他的脸颊轮廓,铺陈出令人心惊的清隽。

“你也在啊。”熟稔的口吻一出,方锐*就一顿。仿佛刚刚那句脱口而出的寒暄与他无关,他无力地想,原来那场仿佛他是方锐的梦,对他影响那么大。

明明不过短短一瞬,居然就让他起了亲近。

叶修看着他,似乎是笑了笑。

凌晨的顶楼,两个人的会面。如若不是很熟悉,谁也不想把失眠的理由告诉对方,因为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一隅安宁。

方锐*也没再说话,学着叶修,把双手撑在栏杆上,凝望着不远处,霓虹灯流淌如城市血脉的街道。

热闹和喧嚣都是陌生的,是不属于他的。但是只有在这种陌生地域,方锐*才会有片刻安心。他听到叶修清浅的呼吸声,并非静止的夜里,那么清晰。胸口的窒闷却忽然缓慢又悠长地增长起来,方锐*又皱了皱眉,不明所以地捏紧了栏杆。

只是他心头,忽然有了无法解决的疑虑。

他的心不在焉和烦闷皆因一场梦境,因为一次无疾而终的相逢,因为误入他人心口,见证一抹月光茭白,所以他不得而知,茫然地上天台,想借这异国他乡的夜色缓解。

那么叶修呢?

叶修又是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会面无表情地抽烟,会在回头的一瞬间来不及收去脸上的空白,会仿佛与世隔绝地望着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

他的身形仿佛都带了要乘风归去的单薄。

方锐*不知道在叶修身上发生了什么,却无师自通了一种名为“紧张”的情绪,平生第一次,心跳被一个之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牵系。

他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自己。

是因为方锐的缘故吗?方锐*问自己。

好像又不是。

这独立出来的情绪,是因为他自己的这次相遇而来,与他人无关,与任何外物也无关。

可是方锐*找不出询问的理由。他和叶修,好像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的方式,对抗自己的负面情绪,对抗自己的疑惑和难过,所以只能任由这份在巧合之下撞见彼此的错愕消弭在星空下,只留下默契的不闻不问。

因为心知肚明,所以不曾开口打扰对方。

“介意我抽烟吗?”过了很半天,离他稍远的叶修忽然遥遥问了一句,可有可无的语气,因为他接着就偏着头对方锐*笑了,说了下一句话,“你要抽吗?”

两句话的内容跳得很大,方锐*愣了一会,然后也对着叶修笑了:“那你帮我点火?”

叶修没有说同不同意,只是走上前,不置可否地将烟盒里最后一根烟递给了方锐*。

方锐*接过,含了那根烟。接着叶修低头,烟头点在他的上面,苦涩的烟草味在唇齿蔓延,然而更攫取心神的,是叶修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

忽然逼近的呼吸,带着并不灼热的温度。

如愿以偿地点燃了。

方锐*感受到心头“轰”的一声,滔滔而来的,是和之前梦里,与方锐别无二致的东西。

完了。

方锐*闭上眼睛,狠狠吸了一口烟,然而刺鼻的气息令他眼角都泛红,呛得无法停止。叶修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为他顺着气:“二手烟吸着就没事,怎么自己一抽就咳成这样?”

方锐*一顿。

二手烟……原来叶修是把自己当作方锐了。

这样也好。

方锐*心想,这一晚上的失控,也该到此为止了。他已经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他遇见了叶修,在浑浑噩噩之时经由一根烟,得晓心意,然后如此理所当然地散尽一切郁气。

怎么哪个世界的我,好像都会喜欢你呢。

方锐*忽然扯开了一个笑容。

这到底是为什么?







***

找敏感词找到心力交瘁。

被河蟹的那段真的没什么的……真的…………以后的话大概会补档在文档里,算了,别纠结了。

被大家喜欢无独有偶的热情感动了,保持周更。

希望乐乎不要再让我感到冬天般的寒冷。




既然说是伏笔了,现在也不能多说,只是希望大家不要质疑我叶=3=怀疑我叶吹身份的请自觉做一做无独有偶的阅读赏析。

评论(53)

热度(1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