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翔叶】大冒险与勇敢者


★大冒险和反套路,纯情叶和心机翔,神助攻和神队友。给@该用户还来不及注销 小天使的点文,久等啦。


***

叶修拿着黄少天的手机发呆,在经历几番催促后不无不可地一只手点开了联系人,无奈道:“换个人不行啊?多大仇?”

“不行不行!”所有人配合着起哄,“叶神啊,记住哦,不管孙翔什么反应你都只能接受哦!不准说这是大冒险!”

“黄少天也就算了,文州你也看着他们胡闹?”叶修转过脸去看一旁好整以暇坐着的喻文州。

“有什么不好呢?”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反问,“难得玩一次这个,叶神可要愿赌服输啊。”

叶修只得拨通了孙翔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时,孙翔和方明华正坐在一家酒吧里相对无言。

这天还是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叶修被邀请去蓝雨做客,孙翔却早早归来了轮回俱乐部,把家住S市的方明华拉出来谈心事。

当时他正眯瞪着双眼,死盯着方明华,眼睛圆圆的却全是模糊不清的雾气,非常固执地问道:“方哥,你觉得他是不是讨厌我?”

方明华:“……”

在进行了对队员的第四十六次安慰后,他不得不继续口干舌燥的温和劝导:“不会的,叶神不会讨厌你,他不是这样的人。”

苍天大地,若是他早知道听到孙翔喜欢叶修这个秘密的代价是当一个复读机似的情感指导,他绝对不会一时好奇答应孙翔促膝长谈讲解他少男的心事。

纯情处男,真的纯得没边,傻甜傻甜的,好像那个《好想急死你》电视剧的男主。

孙翔随手捧起的那杯鸡尾酒看着颜色橙黄诱人,实则是这家酒吧里最烈的“双面情人”,此刻他醉得不像话,本来想要咨询追求方案的心事化为一腔委屈和郁闷,开始喋喋不休,像一个失恋的大男孩:“我一开始抢他东西,还骂他过时,又一老去网游里找他麻烦,后来世邀赛他对其他人都很好,就对我很冷淡,他一定很讨厌我…”

要是这样还不被讨厌,那才叫真的有鬼了。

方明华这么想。

“孙翔,”方明华语重心长,万万不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为了安慰这小朋友脆弱的心脏,开始乱说一通,“你想想,叶神有对其他人这样过吗?明显没有。我看,他并不是讨厌你,只是喜欢你,不好意思靠近罢了。”

孙翔被唬得一愣,眼睛亮起来,半信半疑地说:“真是这样?”

方明华:“……”

忽然骗不下去了,好有罪恶感。

两个人面面相觑时,孙翔的电话响了。

酒精侵蚀了孙翔的大脑,他晕乎乎,连来电人姓名都没看,直接接通了,“喂”了声,没精打采地说:“你哪位?”

“是我,”那头的声音顿了顿,“叶修。”

叶修…

叶修?

叶修!

孙翔被炸得整个人一亢奋,瞬间清醒,却还要别别扭扭地装出不耐烦的语气:“哦,找我干嘛?”

那头叶修的声音经过电流的转化有些失真,过了一段引人窒息的沉默,他就听到叶修沙着嗓子,轻轻说道:“我喜欢你。”

不亚于彗星撞地球。

方明华清晰地听见了叶修和孙翔的对话,当下面前一黑——又知道这对的一个秘密,恐怕他还要当几年的感情指导了。

-

一叶之秋:[戳一戳]

一叶之秋:[戳一戳]

君莫笑:?

一叶之秋:你昨晚说的是真的吧?

叶修握着鼠标冥思苦想,孙翔昨晚一听他这话就挂断了电话,他当时虽然碰了一鼻子灰,但还觉得这反应挺正常,今天…孙翔忽然提起来是什么意思呢?

不如坦白是大冒险?

这个想法在叶修心中一闪而逝,随即就被他否决。

得了吧,这小同志已经够讨厌他了,今天再一承认昨天那是个玩笑,以他的性格,非得变成一艘航空母舰来轰炸兴欣。

不如就说是酒后失言,没看清联系人是谁,无心之过而已,让他不要介意?

叶修这里思考了半天,终于打定主意要敲字,那头却发来了几条信息。

一叶之秋:我昨晚挂电话没别的意思,,诶,我接受了啊。

一叶之秋:【图片】

一叶之秋:来兴欣的机票我定好了,夏休期我就待这了。

一叶之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H市风景不错!不过我们都这种关系了,你必须得来介绍一下这地方的景点吧?

一番千转百回别扭至极的话整齐地排列在对话框里,叶修一愣,手指顿在屏幕上方,迟迟点不下去了。

荒谬的想法充斥了脑海,他瞠目结舌,心想,不会吧?

君莫笑:行。

-

“我先走了,”叶修到蓝雨俱乐部和选手们一一告别时,不出意料得到黄少天的抱怨“怎么这么突然不是说多待几天的吗”,笑了笑,“最近有事啊,耽误不得。”

“什么事啊?”黄少天穷追猛打,“诶我说老叶,你总不会是谈恋爱忙着去约会吧?”

一句玩笑话,事实却被猜得八九不离十,叶修沉默片刻,嘴角抽了两下,生硬道:“呵呵。”

坐上飞机到H市的时候,叶修还有些心神不宁。拿着叶秋给他的没用过几次的手机,翻开了一片空白的联系人,接着皱着眉头,一下一下地输进了一串号码——孙翔今天给他的,又犹豫片刻,在联系人名字那打了一个“。”

于是光秃秃的联系人里除了“家”,又多了个“。”

等叶修辗转和孙翔联系上来到他住宿的房间时,孙翔刚洗完澡,浴袍松松垮垮搭在精壮的胸膛上,看见叶修来了,嘴唇明显翘起了一点,欣喜得欲盖弥彰。那张英俊的脸颊被灯光勾勒得风采绝佳,少了一分张扬,多了几分温和。

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皮相。

叶修被孙翔拽进电影院的时候还在叹息“失策”,本是好好决定见面时好好说清楚这件事,结果被人用一点点想要隐藏的欢喜一撞,心霎时软了半截,只好陪着来看电影。

等他玩完这几天再说,叶修心想,人家都买了机票大费周章过来,他怎么也不能第一天就把孙翔赶回去吧?

“我不怎么喜欢吃爆米花,你帮我吃。”孙翔压低帽檐,把买来的一大桶爆米花塞进了叶修怀里,脸转向一边,一只手却悄悄握住了叶修另一只相较男子而言无疑十分柔软的手,很不自然地开始睁眼说瞎话,“人多,你别走散了。”

叶修没说话,看着怀里的爆米花,忽然有了几分哭笑不得。

电影是寻常的爱情片,孙翔一边皱眉一边看着男女主分分合合误会迭起,心头的不耐翻上几倍,心想这什么破片子,嘴里却被突兀地塞进了一粒爆米花。

他愣了会,恰好看见叶修坦然地看着他:“男主角好像没你好看啊。”

孙翔心中那点郁燥如春天融雪一般消融得一干二净,脸红心跳,结结巴巴:“你…”

原来谈恋爱是这种感觉。

像要飘起来了。

-

说起H市,著名的就是园林艺术。

这天天气不怎么好,下了细雨,叶修撑着伞带着孙翔逛因为天气缘故有几分冷清的园林,但翠色染露,处处诗情画意,雕栏玉砌,确实漂亮得很。

孙翔抽出叶修手里的伞,不声不响地举了起来,叶修一愣,没说什么,只是再走了一段路时,忽然觉得刚刚微凉的肩头温暖起来。

他抬头,见那把伞慢慢地,慢慢地朝他这边倾斜而来。

而已经半边身子笼罩在雨幕中的孙翔一脸若无其事,一只手却悄悄地兜起了叶修的手掌,接着一根一根,将手指挤进叶修的指缝,十指相连。

他甚至还抱怨了一句:“你手怎么这么冷?”

却是怎么都松不下紧握的手。

孙翔的掌心温暖干燥,叶修任他牵着,觉得自己握住了一个小太阳。

他张开嘴,无声地叹了口气。

-

几日游玩,转眼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傍晚时分。

“我对这边也不是很熟,你找导游可能是找错人了,”叶修带着孙翔在西湖边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好看的东西,只得无奈地说,“不然我们坐船去?”

孙翔压根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就望着叶修的眉眼,只会点头。

他心想,这一趟来得真值,他想看的景色每天都可以看到。

一片漆黑的夜色,星子绣在锦帛一样的夜空上,洒碎了漫天璀璨。

“这是三潭印月,”叶修磕磕碰碰地介绍着不知道小学还是初中学过的景点,想努力回忆点东西,“嗯,好像是说什么…会有三轮月亮?”

“哦。”孙翔干巴巴地应了句,周遭忽然恢复寂静无声。

叶修若有所觉地转头,恰好对上孙翔亮得惊人的眼睛,他正倾下身。

一片影子倾斜在水面上,荡漾出旖旎的光晕。

-

方明华接到了一张婚礼邀请函。

主角是叶修和孙翔。

他看了眼自己电脑里那个叫“勇敢者”的文件夹,觉得自己真是深藏功与名。

“大概是大冒险,”孙翔被叶修告白后,方明华笃定道,“不过孙翔,我倒觉得,以叶神的性格,要不是真有点意思,恐怕刚刚的语气不会那么认真。”

“哦,”被吓得挂了电话的孙翔一愣一愣的,半晌才抓住重点,说话都不利索了,“方,方哥,他真喜欢我啊?”

“不过叶神大概没这方面的经验,自己都没察觉到,”方明华胸有成竹,“孙翔,你记住啊,你就假装不知道这是大冒险,把这次告白当作真的,马上和叶神进入恋爱模式!争取日久生情由假变真!”

“行!”孙翔顿时亢奋,“就是不承认是大冒险对吧,反正都表白了,我才不管,他就是我的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方明华问。

“…呃,”孙翔想了会,“带他去网吧打游戏?”

方明华:“……”

没救了,果然是纯情处男,这还脱得了单吗?

“孙翔,你听我说,”为了不再见到失恋买醉让人心力交瘁的孙翔,方明华相当认真严肃,“我发个教程给你,你就按这个去追人啊。”

教程叫“勇敢者”。

-

收到婚礼邀请函的黄少天觉得自己作为单身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什么破大冒险?

呸!

评论(42)

热度(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