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5)

前文走:(1)

“还真的查行程来了?”叶修颇为无辜地指了指张佳乐,“我可没偷偷出去啊,我都告诉张佳乐了。”

“我们都知道你出去了,”王杰希一边喝茶一边慢慢地说,“但是在外面待了那么久,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后来还直接关机了。领队有什么好对我们说的吗?”

“就是啊老叶,”黄少天嘴巴鼓鼓的,“我们还以为你被拐卖到哪个旮瘩角里了,就打算让张佳乐去找他们问问那边那位张佳乐*的行迹,实在不行就直接报警了!”

“我们又不是这个世界的,报什么警啊,被人查出来是黑户怎么办,”叶修哭笑不得,“我都多大的人了,别人要拐卖也不是拐卖我这种成年男子吧…”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有人好你这口。”方锐在一旁接话。

叶修只当他没存在,继续说:“下午我是去莱茵瀑布了,郊外没信号——后来手机又没电了,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啊。”

“领队没事就好,”喻文州叹口气,“这个地方我们都不熟,也没有办法做什么,万一你真的出了什么事…”

若是眼睁睁看你出事还只能依靠别人的力量来找到你,那坐在这的我可能会疯掉。

“行了,那我就先把明天的行程报备一下啊,”叶修拍了拍背包里的摄像机,“明天我就在苏黎世街上晃荡,用的是沐橙的导游攻略,手机在市区里是可以有信号的,随时联系我都行。”

“日子过得真潇洒。”楚云秀眯着眼睛看着叶修,感慨一句,“姐姐我就只能坐在房间里发霉。”

“打荣耀啊楚姐姐,”叶修一本正经,“实在不行,也可以叫黄三岁陪你玩黄金矿工。”

“黄三岁?”愣了足足十秒才听出来叶修是在调侃自己,黄少天一时大怒,张牙舞爪地就要扑上去寻仇,“老叶你说谁三岁!你说谁三岁!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到什么叫成熟男人的厉害!”

叶修溜到孙翔身后去寻求庇护,这小伙子本来一副很不耐烦的“懒得管你”的神情,结果一听到黄少天这句似乎别有意味的话,他脸色立马变了,就护在叶修身前,很不屑地说:“什么成熟男人的厉害,你有一米八吗?还成熟男人…”

孙翔以往打嘴炮是从来打不过黄少天的,但自从有一次他无意中提到身高这个问题发现黄少天气得要吐血之后,他就咬定了身高这个优势,处处往黄少天痛处戳。

黄少天气得勃然色变,刚想爆发,就被两只手扯住了。

他往左边一回头,见周泽楷正不赞同地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写满了“你怎么可以对前辈说出要他尝尝成熟男人的厉害这种话你怎么这么污”的正气凛然,往右一回头,唐昊也扯着头,一脸“我附议周泽楷所说”的不屑。

黄三岁委屈了。

黄三岁要哭了。

“老叶,你看他们——”黄三岁的控诉还没说出口,就猛然想起叶修这个时候正在其他男人的背后接受保护,一时觉得心好痛。

“好了好了,别闹了,再不吃饭饭真的要凉了。”最后还是李轩出来打圆场,并且委婉地表达了自己舍身为队内和谐作贡献的意图,“叶神啊,你坐在我旁边吧。”

“行啊。”叶修爽快地答应,不忘回头哄了黄少天一句,“少天快吃饭,你现在还是有长高的机会的。”

其他人对着趁乱出手的李轩怒目而视,李轩觉得自己很无辜。

黄少天:“……”

还不如不安慰我,呵呵。

一顿饭吃得鸡飞狗跳,但一群人都对菜色表示了满意。不愧是自己帮自己夹的菜,喜好了解得一清二楚,简直不能再舒服。

“话说你们下午都在干什么呢?”叶修见他们一个个都吃饱喝足了,开口问道。

“有些人去训练室晃了会,有些人在房里打游戏,然后我们创了个群,就商量着四点来这里,”苏沐橙回答道,“玩狼人杀。”

叶修:“……”

叶修:“东西都看到了吧?还有什么缺的没?”

“没了,你办事挺靠谱的啊。”楚云秀夸了他一句。

“那好,有事QQ上说吧。我先回房了,你们记得把这屋子收拾干净…”叶修转身要走,一群人也在身后“乒乒乓乓”地收拾起来,方锐骂了句“老叶我们等你这么久你说走就走有没有良心啊”,叶修也不忙着走了,站在一旁看一群人忙活,笑了笑,上前去帮忙。

他帮着苏沐橙楚云秀收拾了桌面,张佳乐恰好走过去扔垃圾,叶修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他:“张佳乐,你回去问问你屋里那位张佳乐*,本来好好的,走的时候怎么就好像不太高兴了…”

张佳乐步伐一顿,看着叶修。

他心想,这个人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

叶修见他半晌没回话,抬起头望去,在两人视线交错之前的那一秒,张佳乐挪开了目光,答道:“我回去就问。”

一群人收拾好了会议室,又打开窗子通了风,坐在一起开了两局狼人杀,见天色已晚,就嘻嘻哈哈地回了各自的房间。

张佳乐的房间门是虚掩的。他推门进去,里面一片黑暗,似乎张佳乐*已经睡下了。

张佳乐直接往浴室走去,洗了个澡,刷完牙就穿着张佳乐*的睡衣躺到了床上,一开始是没说话的,后来望着床边散发柔和光芒的壁灯,忽然就开口了:“你掉进去了是吗?”

那边的人翻了个身,没说话。

“行了,别装了,你就是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真当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说着玩的?”张佳乐嗤笑一声。

那头的张佳乐*总算不装睡了,转头过来,灯光下呈琉璃色的眼睛里一片清明,完全没有熟睡过的痕迹:“我不想的。”

“你当这是想不想就可以解决的事啊,”张佳乐露出一抹苦笑,“我当初也不想啊。”

“可是你和我不一样。”张佳乐*望着他,“你比我要幸运。”

张佳乐轻声开口了:“上帝明目张胆地不公平,你能怎么办?”

张佳乐*也笑了:“我可以保留不满的态度。”

说不上来的酸涩。

就好像努力维护的绮丽梦境终于要付之一炬,在看到张佳乐的那一刻起,他建筑的高空楼阙终于失了根基,倒塌下来。

他想,那个张佳乐才是真的,我不是。

他想,我占着张佳乐的位置,只是因为这里是我们的世界。

他想,真不爽。

“刚刚回来的时候叶修要我问你怎么样,”张佳乐又换了话题,轻描淡写地说,“你别误会,他那个人虽然有时候嘴很欠,但他不会把我们两个混为一谈,更不会拿对我的方式去当复制一样对你。”

张佳乐*听完了,沉默一会,又慢吞吞地说:“嫉妒吗?”

张佳乐说:“我嫉妒?我嫉妒个鬼啊!”

张佳乐*:“我以为你会很想打我。”

张佳乐:“本来是很想的,但想到你顶着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我就对这张脸下不去手。”

张佳乐*忽然笑了一下:“那我就安全了。”

“你什么意思?”张佳乐警觉。

张佳乐*却翻了个身,没再理他。

——因为,我要跟你抢人了。
















***

看了看无独有偶的大纲,再看了看现在的剧情进行到了哪…

沉默。

我们先定个小目标,一百章之内完结(诚恳)。

评论(87)

热度(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