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江叶】My Gift


★少女漫画风。请自动配合Chiru这首纯音乐食用(是的我在卖安利),双向暗恋,有私设,背景是叶修已经退役的十一赛季。给@魚33 的点文,久等啦。

***

窗外有一片高远澄澈的夜空,落雪纷飞。不期而遇的白,落满了大街小巷,茫茫一片,天际干净得像被洗涤过,屋顶上凝结一层的冰霜。

无浪:前辈,听说B市那边下雪了是吗?

叶修抖落了肩膀上的雪,苍白的指尖有些僵硬,他便把手合拢,放在嘴边轻轻呵气,接着一只手拿出钥匙开门,一只手有条不紊地打起了字。

君莫笑:从昨天就没停,现在还在下呢。

那边久久未曾回复,等到叶修洗了热水澡坐到床铺上时,手机屏幕才亮了亮。

他将擦头发的毛巾随手放到了床头柜上,举起手机,不太娴熟地点开那个小企鹅的图标。

无浪:轮回马上就要来B市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没化的雪。

来B市…是因为常规赛?和微草的还是和义斩的?

叶修放下手机擦头发,动作却有些心不在焉。他还在琢磨着发条消息问一下会不会很唐突,QQ的特别提示乐却又响了。他转头,见特别关心再次向他发了消息。

特别关心-无浪:是和义斩的比赛,客场作战。

特别关心-无浪:我这里有票,前辈要来看吗?

叶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停留了一会,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打了过去。

君莫笑:好啊。

比赛在十一月十号,叶修一早来到场馆门口,还没到最冷的天,他却已经围上了围巾,一圈一圈地包裹着脸和脖子,头上一顶帽子压着,露在空气里的只有一双眼睛。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嗨,前辈。”对面的青年身着一件黑色呢绒大衣,鸭舌帽压得低低的,也裹了围巾,同样只露出一双笑盈盈的眼睛,声音隔了布料,模糊却温和。

“走吧,请你吃饭去。”叶修低下眼掩饰刚刚的片刻失神,语气轻松,“我知道这附近有好吃的店。”

他们没说一句多余的话,熟稔如多年老友,共同走进那家叶修推荐的店。

温暖的包厢里,江波涛脱掉大衣,摘下帽子,将口袋里的票拿出来递给叶修:“一张票换一餐饭,我是不是占了便宜?”

他的头发因为戴了很久帽子的缘故,有些凌乱。但是一点都不违和,甚至带了居家一般的可爱。他的眼睛颜色比其他人稍淡一些,看起来脾气很好,很柔和。他脸上带着的笑容也很好看,是恰到好处的亲切,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叶修觉得,喜欢这种情绪真是作孽。

江波涛在他眼里,大概是什么都好的。他不由得想到了苏沐橙跟他说过的粉丝滤镜,那他对江波涛,又算什么滤镜?

“占什么便宜啊,下次你请回来不就是了。”叶修笑着回答。

包裹在不经意的话语里,蠢蠢欲动的心思,彰示着迫不及待要再次见面的意图。

江波涛唇角勾了勾,答道:“好。”

谈话氛围很轻松,饭菜也很和胃口,用完餐后,江波涛又礼貌地道谢一番,两人就穿戴好行装一起去了比赛场馆。

“我可能要先回去了,”江波涛站在叶修面前,轻声说,“前辈快进去吧,站在这里当心着凉。”

“好。”叶修爽快地道别,转身进了场馆。

江波涛看着他走进大门,这才转身回到轮回的暂时休息地。

“副队,你中午干嘛去了?”杜明正好外出买咖啡归来,一眼就看到落了一身雪的江波涛回来了,一时疑惑,“我们中午在一起吃的火锅,本来还想问你为什么不在呢,结果方哥说你见朋友去了…这么冷的天,还是B市,你见的哪门子朋友啊?”

江波涛没说话,拍了拍身上的雪,也没说话,半晌才混杂着笑意,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眼:“心动对象。”

“哈?”杜明傻了。

“好好打比赛吧,关心这个做什么?”然而江波涛只说了这么短短一句,就轻描淡写撇开了话题,“进去了啊。”

只剩下杜明一个人风中凌乱。

义斩和轮回的比赛,江波涛给的票是贵宾票,叶修坐在第一排看,围巾还是围得紧紧的,目不转睛。

比赛结束,轮回赢了。

叶修站起身,离开场馆。

再接到江波涛的电话时那头正热闹,叶修分神去听,就听到一群人在起哄,应该是离得远了,信号不太好,滋滋的电流声围绕在耳边,但叶修却如此清晰地听到了一个很低很轻的声音:“明天是我生日。”

叶修“嗯”了声:“我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时候的江波涛,是喝醉了的。

“你们今晚还住在B市吗?”

“你没搬家吧?”

两个人沉默片刻,同时发问。

接着又同时回答。

“我当然没搬家。”

“今晚还住在B市。”

“那好,你和他们好好玩吧,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我先挂了。”再沉默一会,叶修说道。

“嘟嘟”的忙音瞬间充斥了耳朵。杜明看见江波涛怔怔的样子,连忙凑上来问:“怎么样副队,你心上人说要过来吗?”

被酒精侵蚀的大脑思维有些混乱,江波涛按了按眉心,忽然站起来说:“我先走了。”

一群人都愣了。

“小江估计要出去约会了,队友爱还是比不上谈恋爱啊。”知道一点内情的方明华叹了口气。

“副队你这样重色轻友的啊…”一群人在身后闹哄哄得喊着,江波涛无奈地说:“歌也唱了,蜡烛也点了,酒也灌了,大冒险我也做了,现在还要我做什么?”

“行了行了,副队你走吧,谈你的恋爱去,”吴启连连摆手,“单身狗就不打扰了。”

江波涛又歉意地笑了笑,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出门。

“男大不中留啊……”身后的轮回众人发出幽幽的感叹。

雪还在下。

十一点的时候,早早睡下的叶修忽然醒了。

他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关闭已经定好的闹铃,深吸口气,开始整理衣着。

一切穿戴完毕,他提上一个袋子,怀揣小姑娘一样的忐忑心情,坐着电梯下楼。

总觉得要做件不计后果的冲动的事,还真的有些不知道结局的不安。

叶修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思绪却断在了看到站在大门口的人那一刻。

他穿着黑色呢绒大衣,头戴鸭舌帽,围巾包裹了一圈又一圈,然而白雪已经覆盖了他的肩膀,他露在外面的皮肤被冻得泛红。

看到叶修的时候,江波涛好像愣了愣,接着又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叶修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一时,懊恼心疼怒火疑惑全都涌上胸膛,让他有片刻的失语——但他最终只是伸手开了大门,把江波涛拽到了屋檐下。

“你干嘛呢?”叶修过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既然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站在这底下当雪人?好玩吗?”

“我想十二点再打电话给你,”江波涛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叶修,“我没站多久,才刚到。”

“那你说说,你这是要做什么?”叶修看到他有点发青的脸色,气得慌,“行为艺术?”

“我想见你。”江波涛平静地说,他上前一步,“明天是我生日,我想第一个看见你。”

秒表上的时针一格一格地滑动,逼近着十二点。

叶修愣住了。

“前辈,”江波涛好像有点紧张,顿了顿,睫毛上的霜蒸发成水汽,润湿了他的眼睛,“我喜欢你。”

“当——”

十二点到了。

叶修举起了袋子,笑得很好看:“巧了,我也很想在你生日这天,第一个见到你。”

“生日快乐。”

不算寒冬的时节里,压下来细细密密的吻。温暖的气息,好像可以融化这场姗姗来迟的雪。

杜明那时说“副队,大冒险就是叫你心上人来一起过生日”,而方明华告诉他“想去过二人世界就去吧”,大概是两个人恋爱的气氛过于浓重,都叫旁人看得出。

于是他借着一腔酒劲,想来发个酒疯,讨个礼物。

——You are my gift。
















***

今天我很激动!

原因在于!3000fo点文我终于写完啦!我终于可以写5000fo点文啦!!(

评论(39)

热度(1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