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6)

前文走:(1)

“沐浴露,丝瓜水,柠檬片,防晒霜,卷发棒,”叶修咬着根烟看着那张由楚云秀递过来的长长的清单上的内容,含糊地问道,“云秀,你要买的这些东西都是干嘛的?怎么看着不太像生活必需品?”

口中叼着的那根烟没能点燃,叶修也知道不能在这装了防火报警器的餐厅里毫不顾忌地吞云吐雾,但心里实在烧得慌,只好含了根在嘴里,尝到苦涩的烟草味,好歹解解馋。

“这些都是女人的宝藏,”楚云秀翻了个白眼,撩起一缕垂在耳边的卷发,“就是必需品,懂不懂?”

“不懂。”叶修诚实地摇头,“我又不是女人。”

“你是不是很想变成女人?”楚云秀一顿,笑容蓦然阴森了起来,语调拖长了些许,令人毛骨悚然,“让你买就买,说这么多话,我会以为你很想要我帮你变成女人的。”

叶修手一抖,烟差点没掉下来。

这女人对他向来是没规矩的,最近也越来越口无遮拦了,威胁的话听得叶修头皮一麻,连忙说道:“行行行,就是您要spa设备,我也帮您抱回来啊。”

“这还差不多。”楚云秀双手抱胸,满意了。

“飞行棋,五子棋,扑克牌,大富翁,”翻到下一张纸条,叶修念着念着,不禁顿住了,“这又是哪位小朋友?童心未泯啊,存心折腾我是吧?”

“玩这些以后不会得老年痴呆的,”一片寂静中,张佳乐开口,接到叶修意味深长的揶揄目光后耳朵根都在发烫,色厉内荏地说,“你懂不懂啊!”

“哦,原来是乐乐啊,”叶修拖长了音调,唇齿间含着笑意,慢悠悠说出这个平日里从未尝试的称呼,“这个我懂,我真的懂。”

“你懂个屁,”耳朵上的热度蔓延而上,张佳乐整张脸都要埋到地下去了,“懂了还这么多废话!”

叶修又笑了两声,非常老实地顺了已经快要炸毛的张佳乐的意,看向了下一张纸条:“行,不继续这个话题了,诶,这张——xxx码内裤…”

念到这,声音戛然而止。

叶修咧咧嘴,望了望国家队的两位女性同胞,终于有点尴尬了,咳嗽了两声,把纸条夹在一起一收,妄图转移话题:“成,都交给我了吧?那小的下午就去为各位大人服务啊。”

“……我去,谁这么闷骚?”方锐终于找到了可以吐槽的对象,哪里肯给叶修瞒天过海的机会,“写内裤就算了,居然还标记尺码?”

“就是。”唐昊难得地附和方锐的话。

“老叶,我们都是用的这个世界的‘自己’的衣物,贴身衣物也是要‘自己’去买的,你看看这个人,居然把写了自己内裤尺寸的纸条塞在你手里,明显居心不良,非常值得怀疑。”黄少天一张嘴,一大段酸溜溜的话就噼里啪啦地冒出来,“一定要把他揪出来,让他远离你,不然难以想象他之后会做出什么事…”

“这也太…热情火辣了。”李轩感慨道,“有点像孙翔的风格。”

“不是我!”孙翔看到一瞬间都投射过来的目光,立刻否认道,一脸“凭什么冤枉我啊”的恼怒。

“我说你们几个啊,这里还有女生在,提到这类话题收敛点,”叶修敲了敲桌子,无奈地说,“而且都是男人,要我帮忙买条内裤怎么了?什么危险不危险…”

“……是我。”一个略显犹豫的声音响起,顿了顿,周泽楷抬起的眼眸清澈平静一如往昔,还夹杂着些似是有所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叶修前辈为我买贴身衣物”的茫然。

“前辈,不行吗?”周泽楷接着问道。

“周泽楷,你,你,”张佳乐目瞪口呆,似乎是没有想到周泽楷是这样的衣冠禽兽,“我去,原来是你啊!”

喻文州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肖时钦笑了笑,是那种事情都在意料之中的笑容,王杰希和张新杰也是面容冷淡,看不出有任何惊异之色,就连孙翔都是一脸“就说了不是我”的皮笑肉不笑。

他们好像早就猜到是周泽楷了。

方锐狐疑地看了他们半晌,动作一顿,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眼睛睁大了一点,随即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也“呵呵”笑了两声。

“……是小周啊,”叶修哪能说有什么,当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对这种事多少有点尴尬,“没事,我帮你买就是了。”

“谢谢。”周泽楷很有礼貌地道谢。

一直处于状况之外,满脸莫名其妙的黄少天终于在这一刻恍然大悟——叶修说的“xxx码”,那样可观的尺寸,想想都知道只有哪些人可能有——黄少天想到这,怒上心头,怒不可遏,心想周泽楷果然是个道貌岸然,内心猥琐的男人!

当然,他和方锐那异曲同工的愤怒不排除是因为发现周泽楷内裤的尺寸比他们都要大的缘故。

大又怎么了,指不定中看不中用!

事到如今,黄少天只能一边以如此恶毒的想法安慰着自己,一边跟着冷笑了两声。

“那就这么多了啊,以后还有什么缺的我再出去帮你们买,”叶修拿下嘴里那根已经尝不出味的烟,扔进了底下的垃圾桶,心不在焉地想着要不这段时间就把烟戒了吧,嘴里却有条不紊地按着脑内指令发着话,“对了,我跟苏沐秋——就是那位苏领队商量了一下,以后训练室你们也可以去,战术策划我们也一起,毕竟以后还要回去的,手不能生了,脑子也不能锈了。”

“放心,回去以后保证不会让你丢脸。”方锐第一个表态,笑嘻嘻的脸上充斥着少年人蓬勃如三尺出鞘青锋的锐气,双臂枕在后脑勺后。他那龇牙咧嘴故作得意洋洋的样子闹得叶修忍俊不禁,非常正经地威胁道:“大家都听见了啊,点心大大说他这次要拿最强MVP,拿不到就要请全队吃饭。”

周围一圈的唐昊和张佳乐都“噗”一声笑了出来,连王杰希都正儿八经地调侃了一句:“拭目以待。”方锐顿时痛心疾首,作西子捧心状:“我说老叶,有你这么坑队友的吗?”

这回楚云秀斜眼望着他颇具冷艳风情地笑了,苏沐橙也眼睛弯弯着捂嘴笑:“方大神不是兴欣最值钱的黄金右手吗?”

“是啊方锐,你不是兴欣酬劳最高的人嘛,”黄少天兴高采烈,落井下石落得欢畅,“上回还听你吹嘘说什么老叶待你不薄,好到都想以身相许了呢。”话到最后,尾音飘飘然,打小报告之心昭然若揭。

“以身相许!”孙翔被这四个字砸得头晕眼花,当下也怒上心头,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没话找话一样对着叶修强调着,“你为什么想对他以身相许?他还没你高呢。”

“你听他瞎说,这家伙嘴上没带把的,”叶修全然没放到心上,揶揄了两句,“但是一戳就戳人痛处,孙翔小同学好样的。”

“孙翔你有本事别拿身高说事!”方锐一听到这个话题,瞬间就跟点燃了的炸药桶一样怒了,“我只比老叶矮了一厘米!你看黄少天,他还矮了两厘米呢!”

被无故殃及的黄少天瞬间也怒了,口不择言:“矮两厘米怎么了!方锐你矮一厘米很光荣吗!而且这里跟老叶差不多高的也不是没有啊!”

闻言,恰好也和叶修差不多高的张新杰眉梢一抬,漆黑的眼眸在叶修身上转了一圈,正好看见叶修正歪头向他看来,脸上是熟悉的意味深长中带点漫不经心的调侃笑容。张新杰不动声色地回望过去,然后同样嘴角上扬一点,那狭长的丹凤眼一眯,本来清冷又端正的面孔不知怎的,居然沾染上一丝难以言喻的邪气。

叶修被那个带着点危险意味的目光一看,下意识一缩,随即有些莫名地眨眨眼,彰显友好般点了点头,便移开了视线。

而恰好跟叶修身高一样的喻文州则不为所动,像是没有被黄少天地图炮一样,微笑着说:“也好,比赛途中可以先研究一下复盘和选手,这样回去之后领队就可以不那么累了。”

喻文州是出了名的好涵养和好脾气,从他人角度考虑这一点深得人心,苏沐橙看了他一眼,明显是有些惊讶却十分赞同的样子。叶修则闻言笑了笑,故意长吁短叹道:“那不成,回去还是要累的,几位小姐少爷还等着我伺候呢。”

“少贫。”楚云秀“扑哧”一声笑了。

若说这边是欢笑与逗乐齐飞,亲昵到像是一群至交好友出来聚餐,那么那边两三成群的交谈就显得含蓄多了,有点像是商务会谈,礼貌却疏离。

“哥,他们那边好热闹啊。”苏沐橙*咬着吸管,晶亮的眼睛直往那边看。

“你羡慕啊?”苏沐秋心不在焉地搅着碗里的粥,“叶修人还不错而且和沐橙关系很好的样子,你可以过去和他们一起说说话。”

“我羡慕…”苏沐橙*无语了,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桌子,“我是看你好像很羡慕啊。”

“我?”苏沐秋的动作凝滞了几秒,又恢复正常,“我哪里羡慕了?叶修他喜欢热闹被那么多人围着,我又不喜欢。”

还说不羡慕,听听,这语气——都可以直接拌酸辣粉了——一准酸爽得够味。

苏沐橙*目光诡异地看着苏沐秋半晌,心里对他打死不承认和死要面子的德行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不好多说,只能叹口气,百无聊赖地继续想事。

话说回来,哥到底是羡慕叶修被那么多人围着呢,还是羡慕那些可以围着叶修的人呢?

“诶,”张佳乐*压低了声音,有些怪异地看着那边被那个名叫“叶修”的男人逗到面红耳赤的张佳乐,对着对面的黄少天*说道,“我怎么觉得,他们那边的气氛那么…”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形容词,张佳乐*有些苦恼般挠了挠头发,就看见黄少天*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就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昨晚跟那个‘黄少天’一交流,发现我们俩人生轨迹一模一样,怎么今天就——就觉得这两个世界的人相处方式完全不一样呢?”

一旁安静喝汤的喻文州*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笑了笑说:“大概是因为叶修吧。”

“叶修?”方锐*和唐昊*坐一桌,吃完后想去放盘子,听到这三人对话后一愣,顺势就把盘子放到桌上,坐到四人桌的最后一个位子上,不可置信道,“他能让两个世界的区别那么大?”

说着,方锐*往餐厅里唯一的大圆桌上的叶修看去。

丝毫没有精心打理过的痕迹,那个低着头的男人穿着T恤和牛仔裤,非常普通的样子,大概是丢到人群里就找不出来那种——唯一可取的,大概就是那双眼睛了。

非常漂亮的眼睛,漂亮到像是装了一片星河,难以想象一个经常熬夜的职业选手眼睛还会那么黑白分明,清澈明亮。

尤其是当他……方锐*还在愣愣地看着的时候,叶修像是有所察觉一般望来,那双漂亮到让他赞叹的眼睛里,漾起了浅浅的笑意,像是在和他打招呼一样,却转瞬即逝。

他示意般地向方锐*点点头,又看向了别处。

方锐*的喉结上下一动,欲盖弥彰一样匆忙偏过头。

……尤其是当他看着你笑的时候,心脏好像都被迫停顿了一拍,惊叹那犹为完整的,在他眼里属于自己的倒影。

“大概是中心地位吧。”喻文州*没有注意到方锐*的小动作,他的眉头稍稍一拧,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这么说,他在的话,所有的矛盾就会暂时模糊,因为他们找到了一个真的中心点?”王杰希*一直坐在喻文州*背后的那把椅子上,这时转过身来,难得表现出对这个话题同样感兴趣的样子来,有条不紊地解释道,“当然,这并不是说苏领队的凝聚力不够。”

坐在王杰希*对面的肖时钦*笑了笑,将手中那杯豆浆放了下来:“那可能是个人定位原因吧。”他说着转了转杯子的把手,出神一样地盯着杯内色泽柔和的浆液。

王杰希*嘴角一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叶修的背影。

那么到底——是哪里特别呢?








*

知道吗,当你对一个人开始好奇,就代表爱情要开始了。

所以杰西卡爸爸,你要弯了(闭嘴)。

明天就是学考了,为了庆祝我即将成为高三学生(这也值得庆祝??)了,特意拿存稿来混更了!

请大家祝我学考多拿几个一百(啥),最后像锦鲤王那样欧气大发,蒙的全对。

虽然当初取名并不是出于年级这种理由,但是我在想…要不要更名为“高叁那棵树”呢?显得我更高大英俊啊(。)

评论(112)

热度(1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