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黄叶】直男测试


★黄少生日快乐!套路深,有病,ooc,有私设,慎入。

***

世邀赛的某天晚上。

黄少天来叶修房间串门,口里叼着吸管在喝酸奶,难得没说话,却在叶修准备换睡衣的时候忽然一转身,趴到了叶修面前:“老叶,他们今天说我们两个是gay诶。”

叶修意兴阑珊:“他们不是天天这么说吗。”

黄少天忿忿不平:“可是我们两个是直男啊!直得不能再直的那种直男啊!我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好不好!”

叶修支起眼皮看了黄少天一眼:“你这么较真干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黄少天一把拉住叶修的手:“那不行!我们两个都要证明自己确实是笔直的!我约了苏妹子和云秀,听说她们那里有个直男测试,只要在所有人面前完成了那个测试,我们就可以为自己正名了!”

叶修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了黄少天一眼:“你去找云秀和沐橙帮我们证明?”

黄少天坚定地点头。

叶修“呵呵”两声,拉开黄少天的手:“那你去吧,我看着你证明自己。”

黄少天一把扑上来抱住叶修:“不行!你必须陪我去!不然我一个人的证明没有说服力!”

叶修要扒拉开他,结果黄少天抱得更紧,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一轮幼稚园摔跤比赛。

第二天早晨。

所有人都在食堂里吃早饭,精神振奋,容光焕发的黄少天拎着脸色不好的叶修飞快奔来,隔老远就大声喊起来:“云秀!苏妹子!我们可以做那个测试了!老叶答应了!”

看来昨晚那场摔跤是黄少天赢了。

苏沐橙一脸惊讶,然后“扑哧”一声笑了。楚云秀倒是玩味地看着两个人,手指一拉卷发发梢,对苏沐橙说:“黄少天还蛮有本事的嘛。”

只剩下一群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不知道这两个人又要闹什么。

“直男测试一共有三关,三关都过了,你们就可以说是直男了。”楚云秀一本正经地打开了手机上的测试题,“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张佳乐嗤笑一声:“黄少天是来搞笑的?”

方锐:“可怜我队长,要被拉来证明自己是gay。”

李轩茫然:“不是直男测试吗,怎么变成证明自己是gay了?”

王杰希高深莫测:“你待会就知道了。”

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笑道:“王队很懂啊。”

苏沐橙含笑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很懂啊。”

张新杰补充说明:“可能只有叶修不懂。”

这群人私下的聊天没有引起黄少天的任何注意,此时他正跃跃欲试,眼睛很亮地大声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楚云秀:“那么第一关——回答问题,这个真的很简单,你们别紧张。”

楚云秀:“有同被而眠过吗?”

黄少天:“当然有啊!昨晚就是!以前我们也经常这样!”

叶修:“……”

楚云秀:“跳第五题,做过最亲密的举动是否在此刻不能启齿?”

就是在变相地问有没有互相帮忙过。

黄少天:“这个……不能说吧……”

叶修:“……”

楚云秀:“跳十八题,有单独出去玩过吗?”

黄少天:“当然当然!比如今年夏休期啊,我和老叶一起去R国玩了一个礼拜,比如去年过新年,我和老叶一起去滑雪露营了,比如……”

叶修:“……”

楚云秀面无表情:“好了,第一关测试结束,测试结果,直男度,0%。”

黄少天义愤填膺:“不可能!我说的都是实话!”

叶修:“你是云秀她们那边的叛徒吧?”

黄少天立马回头拉住叶修的手:“没关系,这一关失败了不代表什么!我们下一关加油!”

楚云秀从善如流:“第二关来了,握住对方的手,含情脉脉地表白,害羞喜悦,还是尴尬愤怒?”

“老叶,你来向我表白!”黄少天立马指使。

叶修无奈地说:“我可以拒绝吗?”

黄少天很坚决:“不行!必须表白!”

叶修只能叹口气,望了过去,平静地说了句:“少天,我喜欢你。”

轰!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黄少天的脸红了起来。黄少天眼睛很亮,转头对楚云秀说:“看到了吗!我愤怒尴尬得脸都涨红了!简直不能再直!”

国家队男性队员:“……”

苏沐橙莞尔:“这一关算你过吧。”

楚云秀清了清嗓子:“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关——与对方舌吻,看自己有没有反应…”

叶修听到这就觉得不妙,转身要走,黄少天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扯会他,紧紧箍着他开始亲。叶修挣扎了两下,发现反抗不了,只能站着任他亲了。

目睹全过程的唐昊:“所以说,这个测试有什么意义吗?”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他非要我设计这个测试。”

不过,总算成了。

终于满足了黄少天证明两个人都是gay的心愿。

【黄叶】秋葵之王


★是这样的…今天群里忽然有人说,秋葵被称为菜里的w哥,于是…慎入,慎入!极度恶搞,极度ooc!有病,不吃药。

*

天际最后一抹微光湮灭在层叠交错的云霞中,微红的色泽像是被水墨氤氲进了一片黛青,不起波澜。发丝穿插在指缝里,严丝密缝,像是剪不断的姻缘。

无比美好的傍晚,良宵已至。

黄少天的胸膛上下微微起伏着,眼睛亮得惊人,拨弄开叶修额前的碎发,汗珠顺着下颌流入胸膛。

赤裸的苍白肌肤,没有遮蔽物,没有肌肉,软软的。赤诚相见的此刻,黄少天还没有多大感觉,却看到叶修似乎偏了偏脸,脸颊旁一抹不知因何原因所起的红晕。

“老叶,我经验很丰富的,”感受到身下人似乎有些绷直和僵硬的身子,黄少天扬起眉梢,略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你别怕,不疼的,就是可能会很累,毕竟会有很久嘛…你待会可别求饶让我停下来。”

对这人现如今还说些坏气氛的话感到哭笑不得,叶修待脸上热度微退,便学着他稍稍一挑眉,声音低下来,又轻又带着笑意,仿若还在不知死活地挑衅,如一根羽毛挠在黄少天心口那柔软的地方:“那你来啊。”

黄少天霎时呼吸一紧,还未有够多耐心,便径直横冲直撞地捅了进去。

然后,还未等他大刀阔斧,一展雄风,直弄得叶修泪流不止,哀哀求饶,他就……射了。

寂静。

叶修动了动,抬眼望他。

黄少天僵硬在原地,满头冷汗。

不妙,今日要名誉扫地。

“少天,”叶修咬着字眼,口齿清晰而悠悠然地,戏谑地问道,“经验丰富的,特别久的,不准让我求的…处男?”



















“黄少最近是怎么了?”郑轩端着餐盘喃喃自语,“以前不是最讨厌秋葵的吗…现在怎么餐餐都要吃?”

“话说你们知道黄少一直厌恶秋葵的原因吗?”宋晓端着餐盘在郑轩对面坐下,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知道!”卢瀚文在一旁抢先着回答,咬着筷子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大声地说,“黄少的能力够了,不需要秋葵了!”

“什么能力?”徐景熙恰好听到这一句,一愣。

“难道不是吗?”卢瀚文瞪大了眼睛,“可是黄少告诉我,只有能力不够的人才要吃秋葵啊。”

能力不够的蓝雨众:“……”

查着手机的郑轩率先看破真相,看着屏幕上的“秋葵——植物界的w哥”几个字眼,他呆立在原地半晌,忽然一抖,埋着头扒起饭:“压力山大啊。”

宋晓同样神色复杂地放下手机,开始低头扒饭。

如果是一开始不屑一顾并且以死活不吃秋葵来证明自己的男性能力的话,那么现在每餐绿着眼睛狠抢秋葵,很难想象,黄少究竟是在男人能力这方面遭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一定是毁灭性的致命打击,说不定都到了第一次秒射那种程度。

宋晓长吁短叹,感觉自己窥破了一个不得了的大秘密。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恰好就猜中了。





















“老叶,怎么样?”终于在秋葵(……)帮助下重振雄风的黄少天此时那叫个春风得意,“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厉害,厉害,”叶修揉着酸楚的腰,翻了个身,配合地“呵呵”两声,“比第一次厉害多了。”

寂静。

爆发。

“老叶我说了不要提那次了!”恼羞成怒,怒不可遏的黄少天脸脸红透了,色厉内荏地说,“那次只是演习,演习,演习懂吗?都是假的!重来!卡带!清空记忆!没有那一次!从这一次开始!”

“行,演习,”叶修真心实意地夸赞道,“演习真枪两不耽搁,我们少天收放自如啊。”

“你才收放自如,”黄少天才听明白这家伙在揶揄,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我就放给你看看!再来!”

“别别别,你最厉害,我腰疼,”叶修连忙讨饶,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嘴唇一翘,补充道,“精力这么好,看来秋葵效果不错啊。”

黄少天,石化当场。















蓝雨训练营的黄少天,因为叶修一句“天天吃秋葵,是对自己不自信?”的醉后玩笑话而打死不吃秋葵,就为了证明自己就算不吃秋葵也是最强的男人。

而如今的黄少天,为了洗刷第一次的耻辱,为了给自己增加一分心理安慰,天天吃秋葵,就为了好好在叶修面前表现表现。

面对这样对秋葵挥之即来招之即去的黄少天,叶修送其爱称——“秋葵之王”。


















***

觉得吧…我对黄少也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了…

【黄叶】非典型性醉酒


★喝醉后戏特别足的黄少(。)送给大宝贝 @八荒殿 的生贺,生日快乐!!

*

“其实吧,我有一个暗恋的人,”黄少天扯着麦克风打着酒嗝,无比深情的样子,“唉,我太内敛了,一直都没人发现,今天,我就想大声地说出我的爱。”

“深夜买醉的摇滚抽象派歌王黄少天男神,请说出你的故事,”捂着耳朵痛不欲生的方锐一看到黄少天终于不打算唱歌了,如蒙大赦,连忙配合地递过了桌上的啤酒瓶,“我们都是你忠实的听众。”

黄少天双眼迷离,晕乎乎地接过了啤酒瓶,特意清了清嗓子:“我——”

“我暗恋一个人很久了…”他的嗓音低而哑,破碎的尾音彰显着一些暗恋者的痛不欲生,“我一直都不敢说…我真的好喜欢他…我只能躲在阴暗处看着他的笑容,觉得他就是那…”

楚云秀本来还在乐不可支地看着,听到黄少天好像准备开始念诗了,这才表情一收,忙不迭推了推旁边的叶修:“诶,叶修,听听,人家暗恋你暗恋得这么辛苦,你不有点表示?”

“现在是暗恋者啊,”苏沐橙推测道,“那待会会是疯狂粉丝吗?”

“叶修!”黄少天忽然大声喊了一句,气吞山河,双眼炯炯,“你听到了吗!哪怕往前一步就是悬崖,我也不会放下你分毫!这是一个军人,对自己爱人应有的态度!”

叶修无奈地上前,扶住已经开始进化为“特种兵”的黄少天,任他模糊不清地在耳边喃喃自语,转身对着国家队的人说:“少天喝高了,我先带他回去了,你们继续啊。”

“黄少这个醉酒后就开始不停角色扮演的设定太恐怖了,”李轩心有余悸,继而谴责起目前这个状况的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灌的黄少酒啊!”

“没人灌他酒,”张佳乐抿了一口柠檬水,翻了个白眼,“是这家伙一直帮老叶挡酒,这才醉成这样的。”

“今晚灌叶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同样属于“想要灌叶修”这类人的王杰希面不改色,客观地评价道,“以黄少天的酒量,支撑这么久已经很难得了。”

“世邀赛总算是结束了,”楚云秀感慨了一句,“过了今晚,老娘再也不用看这一对秀恩爱了!”

一旁的一众人等不由自主地点头。

“我不走!”然而就在叶修带着黄少天走到门口的时候,黄少天忽然扒住了一旁的门框,“你做梦!你别想把我和我爱的人分开!我就算跳河也不会跟你走的!”

“封建时代的苦命鸳鸯吗?”肖时钦观察了半晌。

“你爱的人是谁?”叶修耐心地将黄少天掰着门框的手一点点拽下来,“我叫他跟你一起离开,你别抓这么紧,小心受伤。”

“我爱的人…我爱的人…”黄少天喃喃自语了一会,忽然抬起了脸,眼睛里还是一片迷离,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爱的人叫叶修。”

“那我叫叶修跟你一起离开好不好?”叶修顿了顿,哄道,“你看,他准备走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嘶…”孙翔由衷得感到牙酸。

“你骗人!”哪想到,上一秒还显得乖巧的黄少天一下就爆发了,他努力地抱住门口的桌子,“叶修不会走的,他都跟我生了个孩子,他怎么舍得离开!”

“噗——”本来还在喝着一瓶汽水的唐昊转瞬间全喷了出来,脸被呛得通红。

“他很懂嘛。”楚云秀笑了两声,指了指黄少天,对旁边的苏沐橙说,“看不出来啊。”

苏沐橙咬着吸管点点头。

“没骗你,真的。”叶修蹲下来,和黄少天平齐视线,面色不变,“叶修会带着孩子和你一起走,他告诉我的。你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他吗?”

“怎么可能!”这句话就像是终极杀手锏,黄少天马上站起来,气势汹汹往门外冲,“我告诉你,你别想挑拨我和叶修之间的感情,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我的钱的,他爱的是我的人,他一定会在门外等我,我这就去证明给你看!”

“霸道总裁终于走了。”方锐看着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出了门,顿时虚脱一样摊在了沙发上,发出了哀嚎,“我觉得我不止是耳朵受到了摧残,心灵也遭到了震撼性的打击。”















黄少天跌跌撞撞地在路上走着,大着舌头唱着“最爱你的人是我”,叶修在他旁边时不时扶两下,让他不至于摔倒在地上。

“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啊?”叶修的手指在黄少天红通通的脸上戳了两下,无奈地说,“喝醉了也不至于这样吧?”

“因为…”黄少天转身看叶修,“嘿嘿嘿”地傻笑着,“好高兴。”

“是因为拿了冠军高兴?”叶修问道。

“和以前的不一样,”黄少天却一本正经地竖起手指摇了摇,“这个冠军,是叶修帮我得到的。”他的眉眼在灯光下染上温暖的橙黄色,笑得像个小孩:“最喜欢的叶修帮我拿到了冠军,好高兴。”

“叶修也很高兴,”叶修看了他一会,伸出手握住黄少天的手指,“快点回去吧,回去就可以看到他了。”

“我…我暗恋他…很久了…”黄少天一边“嗯嗯”地加快步伐,一边又低声悄悄地说,“我都不敢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怕他不喜欢我,听了之后会讨厌我。”

“不会,”叶修将黄少天的手握得更紧了,“他特别喜欢你,根本不讨厌你,不然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真的啊?”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一遍一遍地求证着,“他告诉你的吗?他真的特别喜欢我啊?”

“他也喜欢你好久了,”叶修坦然地说,“肯定比你暗恋他要久。”

黄少天就这么在原地开始傻笑,止都止不住。叶修只好站着陪他,却见黄少天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忽然“嗷”了一声,就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叼住了叶修的嘴唇,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只是轻轻咬了一下。

“现在,你被我刻下印子了,”他松开嘴,退后几步,宣布道,“你就是我唯一的新娘了,以后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叶修哭笑不得,摸了摸嘴唇上浅浅的牙印:“这次你是吸血鬼吗?”

“吸血鬼?”黄少天不满地再冲上去在叶修脸颊上咬了一口,“我是狼王!不是吸血鬼!你居然把我认成了他们!我要惩罚你!”

这时他们已经到了房间门口,叶修拿着房卡“嘀”一声开了房门,将黄少天架着放到了床上,哄道:“好好好,随便你怎么惩罚。”

“老叶…”黄少天又开始晕乎了,他爬起来,拉着叶修的手,低声,像在说什么秘密似的,“我好爱你。”

叶修低头亲了他一下:“我也是。”

“明天早上要给我早安吻,”黄狼王一秒再度入戏,“这是惩罚!”

“好。”叶修答道。

黄少天这才满意地抱着叶修缩进被子,在他嘴角处亲了一下:“我是你明天早上睁眼后第一个看到的人。”

“是是是。”叶修回答着,翻身关灯,再躺到黄少天旁边,慢慢闭上眼睛。

晚安。















*

骰骰17岁快乐!!!

终于找到机会发出生贺(被作业折磨得“哇”一声哭出来

不管!!现在也算是你生贺!不准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