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4)

前文走:(1)

“抱歉领队,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李轩*率先回过神来,扯了扯头发,干笑了两声,就想迅速把门甩上。

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扯住了门,靠着门框,看着房内显然因为惊愕而满脸空白的苏沐秋,揉着太阳穴,明显有些头疼,解释道:“我们有事过来,接过敲门没人应,怕出了什么事,只好用备用房卡开了门。”

“领队,”方锐*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苏沐秋,看上去极其痛心疾首,“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

“老叶别怕,我这就来救你!”方锐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没干什么,不过他向来喜欢见缝插针,这会儿瞅见苏沐秋百口莫辩的神情,连忙上前扶起叶修,对苏沐秋表示了十万分的谴责。

“我说你这个人,得不到也不能强迫人家吧,”方锐义正辞严地说着,还不忘贱贱地在叶修耳边得意地说了句,“老叶,感激我吧,我就是特地找来喻文州他们救你于水火之中的。”

“不错,”叶修顿感欣慰,表示赞扬地摸了摸方锐的头,“我们家小锐锐也懂得为长辈分忧了。”

方锐被叶修这胜似怒揉狗头的动作摸得有些飘飘然了,就连叶修那句“为长辈分忧”都没能让他有多大反应。他只是哥们好地凑在叶修身边,说道:“话说回来,动静那么大,你们两还玩得蛮嗨嘛?多大了,还挠痒痒。”

“这里的隔音效果可能不太好,”叶修想了想,中肯地发表意见,“当然,苏领队确实是有童心了一些,你们以后要稍稍让着他点。”

“有童心”的苏沐秋顿时觉得手又痒了起来,很想再挠他一回。

“领队,”喻文州对于叶修现在还能面不改色和方锐扯些乱七八糟东西的功力深感佩服,叹口气,“现在比赛还没开始,我们都觉得这几天我们不能出去。”

“嗯,毕竟是在别人的世界里,还是要好好藏着,别给别人添麻烦,”李轩补充道,“别听方锐瞎说,我们不是听到动静才来的,也不是被他叫来的,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些事。”

“就待在酒店里啊,”叶修总算严肃了些,挠着下巴说,“那得多闷,委屈你们了。”

“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以后的生活用品就要老叶你帮忙去买了,毕竟只有你是独一无二的嘛,”方锐嬉皮笑脸地凑上来,“话说回来,老叶你知道我的衣服尺码吗?”

“呵呵。”叶领队高冷而简洁地笑了两声,“我知道,儿童装嘛,均码。”

“所以就是,”喻文州迫于无奈,再一次打断了妄图进行新一轮黄色废料喷发的方锐,“我们需要的东西都会写在一张纸上,我们不能出去,就只能拜托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的领队去买了。”

“行吧,”叶修在大事上相当靠谱,比了个“OK”的手势,毫不含糊地伸出手,“需要什么?纸条给我。”

“他们估计都睡了,我就没有一一去问,”喻文州想了想,“这样吧,明早我们告诉你?”

“难怪只有你们几个来,其他人都睡了?”叶修有些惊奇,“那就明早再说吧,你们也快点回去睡吧。”

一旁的李轩看了看笑容平和的喻文州,觉得“他们估计都睡了”这句话非常的不靠谱,喻队长分明就是想自己来看叶修,碰上了刚好出门的自己和方锐才不得已带他们一起来——不过,我可是个直男,我在意这些做什么呢?

李轩自我安慰道。

一旁的喻文州*没有再出声,只是一只手有节奏地敲打着门板,看着面前的群魔乱舞。

“你们今晚真的没问题吗?”早在看到另一个自己和这个名叫“叶修”的男人各种打情骂俏的时候,方锐*的神色就有些奇怪了,他犹疑地问道。

“没问题,”叶修插了句话,“我不会对你们苏领队做什么的,我一向很君子。”

方锐*:“……”

不,其实我是觉得他会对你做什么。

“这点我可以替他保证,”方锐比了个大拇指,“我们领队的人品绝对是杠杠的!就连我这种英俊无双帅气潇洒的美男子与他朝夕相处那么久,他都没有兽性大发对我怎么样。”

方锐*想,哪怕面前这个人和我长得一样,我都忍不住想打他了。

太没下限了。

“毕竟我们的房间都分配好了,这样也行,”叶修没有理会方锐,说道,“真的挺晚了,虽然比赛还没开始,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状态要一直保持好。”

“不要紧,这两天是专门给我们的调休期,就是用来放松的,”李轩*回答,又转头对李轩说,“我想出去逛逛,拍点好吃的好玩的酸一酸吴羽策,估计你也是这么想的,我可以多拍一份。”

“这还不是重点,”李轩没精打采,“主要是我想多拍点和叶神的…”照片回去嘚瑟嘚瑟,嫉妒死吴羽策那每日在我面前秀和叶神亲密照的家伙得了。

不过话到这里,猛然打止。

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我没必要和吴羽策那个基佬计较这种东西。是的,我没有必要,真的,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攀比的呢?无非是和叶神亲密一点,我是直男,我并不介意。

李轩开始了惯常的每日洗脑。

“不打扰领队休息了,”喻文州*说道,“既然事情都说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行啊,文州晚安,”叶修招呼了一句,“李轩晚安。”

喻文州*稍稍顿了顿,转头望去,只见那个凭空出现的“叶修”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然而那显得有些薄的嘴唇正弯着一个异常好看的弧度,好看到让他的心脏都不太老实地乱了跳动的节奏。

这句晚安,是跟谁说的?

喻文州*的脑海里忽然有了这么个答案显而易见,然而却令他忍不住想要再揣测一会的问题。

“我呢?”方锐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自己,不可置信地瞪着眼指了指叶修,痛心疾首,“老叶你是不是上完了就甩?你的人性呢?”

“我记得我没有上过,”叶修冷酷无情地说,“别给自己加戏了啊,快走。”

“我不!老叶你…”被方锐*拖着的方锐垂死挣扎。

“晚安。”叶修似乎是有些无奈了,低着声音轻轻地应了一句。

如被羽毛轻轻在心脏上挠了一下,方锐登时滞住不动了,被一群人扯出了房间,等到门被关上才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面前正满脸怪异的方锐*。

“你不是吧?你好歹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呢,”方锐*吐槽道,“怎么表现得这么…”

他还在这绞尽脑汁想着那个形容词,然而方锐已经如梦方醒,一砸大腿:“靠!”

“怎么?”方锐*被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

“啊,没什么,”方锐却忽然像是领会了什么似的,捂着嘴唇低着头,咳嗽了两声,闷闷地说,“真没什么。”

就是觉得老叶叹着气答应他的要求,一脸无奈眼睛里却全是柔软的光,轻轻说出“晚安”的样子太可爱了。但是这种事,怎么能跟别人分享呢?

哪怕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不可以说。

此时,苏沐秋房间里。

“你和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相处得很好嘛,”一直不说话,看着几人对话的苏沐秋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这才抱着被子看着叶修,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滋味,“一个个都看上去挺喜欢你的。”

“现在的年轻人是这样的,”叶修坦然地说,“太害羞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崇拜,所以我一直都很能理解。”

苏沐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睡觉了啊。”

“睡吧。”叶修说。

他拉上了灯。

叶修的气息霎时在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里铺天盖地而来,黑暗中反而更加明朗。然而这感觉不算陌生,苏沐秋困倦地闭上眼睛时,迷迷糊糊地想——

他好像,迷上这种感觉了。










*

我有一个小目标,在叶神生日这天,将每篇连载文都更上一篇(

【叶修生贺】二十岁的你


★叶修,生日快乐。

刚醒来就发现自己杵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冻得像根冰棍似的。

一般人会有什么反应?

叶修茫然地站在落雪的地面上,裸露在衣服外的脖颈经冷风一吹,招摇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缩了缩脖子,刺骨的寒意顺着被冻红的脸颊凉到底,灯火阑珊,薄雾浓云,暮霭沉沉,唯有不太清晰的星子零零落落地散在天幕上,昭示着明日晴朗。

他站在原地半晌,对于自己的处境仍无太多了解,只好抖了抖肩上细绒般的雪花,在陌生却熟悉的街道上迈开了步伐。

悄无声息的道路,却并不孤独。

因为叶修看见,路的尽头,站了一个鼻尖红红,双眼明亮的男孩。他朝路的那边走去,手上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瑟缩在并不厚实的外套里,同样没有戴围巾——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离家出走的少年。

不,或许不能称他为少年。他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却面容不显青涩,反倒有几分成熟淡然。

只是他的眼睛真的很亮,生机勃勃,朝气蓬勃,像一颗挺拔的白桦树,意气风发地遮蔽出一方天地,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不算幼稚,只能说是坚韧不拔,不畏惧寒冬腊月。

叶修望着这个熟悉的少年出神。

他扬起下巴,努力地张望着,却发现没有抬步靠近的力气。

或许是被冻僵了,肌肉活动不了了吧.。

叶修还在这么想着,脖子上却忽然落下了一片轻飘飘的柔软。他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笑意温暖的,五官细致俊秀的脸。

“你——”叶修的声音断在了这一个字上。

“怎么?”苏沐秋说道,“你生日,还不准我回来?”

生日——对了,今天是我生日。

叶修的脑袋还卡在这一句话上循环往复,瞪大的眼睛也没来得及恢复原状,苏沐秋却已经忍俊不禁,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行了,别看了,再看就成斗鸡眼了。”

那眼睫毛在手心里颤动几下,毛茸茸的,似一只即将破茧的蝶。痒痒的触感不仅作用到手掌,仿佛还波及到了心脏。

苏沐秋无声地弯了弯嘴唇。

“就回来这一天啊?”叶修看着给自己一圈一圈系着围巾,有意把自己裹成熊,还在那坏笑的苏沐秋,没有计较这幼稚的举动,开口问道。

“当然。”苏沐秋毫不犹豫地说,“惊喜多了那就不新鲜了,你难道想要天天过生日?”

“别,”叶修也忍不住笑,“我还是多活几年吧,一年一次惊喜。”

“可惜这一年的这一天还不能待久了,”苏沐秋伸直了双腿,看着屋檐上的冰凌,忿忿不平,“真是的,还在的人有什么好抢什么啊…”

“你之后还有人?”叶修看着面容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出头岁的苏沐秋,打趣道,“不是说最帅的要压轴出场吗?苏沐秋大大怎么第一个就出来了?”

“本来是该最后一个出场的,”苏沐秋说,“但是我想早点见到你。”

叶修静静地看着苏沐秋。

“阿修,我看到了二十岁的你。”苏沐秋没有看叶修的表情,接着低声叙述道,“我忽然想到了我后来对于初次遇到你那种感觉的定义。”

“什么感觉?”叶修刚刚卡住的喉咙畅通了,顺着这话问了下去。

“浪漫。”苏沐秋忽然笑了。

“不禁烟的网吧里,掺杂着泡面调味包的浪漫,”叶修叹气,“你可真够重口味的。”

苏沐秋没有理会叶修不着重点却一本正经的话,他看着叶修,笑容中,眼睛里,嘴唇旁,好像绽放着一小簇属于太阳的光。

“你为我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告诉我未来会有多么美好,”苏沐秋说,“而我则想象着,该如何拼尽全力去实现你的大话。”

“这就是浪漫。”












亦步亦趋地走向前方那盏灯,叶修忍不住再回头看去,只见长身玉立的青年还在看着他笑,影子拉得长长的,像是海中指引方向的塔。

在氤氲的海潮雾气中,都不曾有半分犹疑。

那是苏沐秋。

与他相遇,是叶修从来没有后悔的事情。因为生命如此美丽,如此神秘,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他眼前。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没有看见苏沐秋,可二十八岁的叶修,看见了苏沐秋。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失去了吴雪峰,可二十八岁的叶修,找回了吴雪峰。

“小队长。”身穿卡其色的呢绒风衣,温和的青年双眼明亮,像是依旧活在过去一般未曾沾染半分岁月风霜,伫立在灯光之下,对他一笑。

“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叶修挠了挠脸颊,歪头对吴雪峰笑,“现在可是成功人士了吧?还记得我当年对你说的……”

“苟富贵,无相忘。”吴雪峰叹了口气,说道,“小队长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只记得这句古文吧?”

“打荣耀不需要记古文!”叶修强调道。

“是是,”吴雪峰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小队长都长这么大了啊。”

“……雪峰哥,”叶修说,“你只比我大一点。”

“现在可不一定了,”吴雪峰忽然笑了,那笑容里有几分狡黠,“我是你二十岁时的‘吴雪峰’,可不是你二十八岁时的‘吴雪峰’。”

叶修明显有点晕,半天才捋清逻辑,瞪大了眼睛看着吴雪峰:“这么说你比我小?”

“现在来看,应该不错。”吴雪峰说。

“雪峰啊,你以前没这么喜欢占人便宜的,”叶修语重心长,“你是不是和郭明宇学坏了?”

“小队长,看到你真好。”吴雪峰没有接下这句调侃的玩笑话,他认真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不想和你告别,也不想就此离开。”吴雪峰直视着经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是清澈干净的那双眼睛,声音不自觉放轻了,“可是不得不这样做。”

“你当初…走的时候可够绝情的啊。”叶修想起了那年吴雪峰提着行李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身影,从来不曾回头的坚决,还有唇角似临大海的咸涩。

那个时候忽然有些理解苏沐橙在不知道哪本言情小说里看到的话。

——“因为海水是由眼泪构成的,所以越来越广阔,越来越深远。哭的人太多了,值得哭的事,也太多了。”

“我等了你很久,想找到二十八岁的你,而不是二十岁的你,”吴雪峰说,“我不敢回头看,我怕看到你哭啊。”

“现在的小队长终于不会哭了,”吴雪峰伸手,拂去了叶修眼睑下一片霜雪,“所以我想要你告诉二十岁的小队长——”

他说:“不要哭了,哪怕以后会有再多黑暗,再多分离。因为你要记住,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









雪地松软,枝丫被落霜压弯了腰。

叶修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方走着,越来越冷,他忍不住缩了缩鼻子,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一双手忽然捂住了他的眼睛。暖意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有一个非常不正经,似乎还彰显着那人嬉皮笑脸的声音响起:“诶,猜猜我是谁?”

“郭明宇,”叶修冷静地说,“欠债还钱啊。”

“真无情啊你,”郭明宇挪下手掌,对着叶修不满地说,“这么久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要我还钱?”

“不然呢?”叶修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衣着随意,看上去比他还要不讲究的青年,毫不留情地说,“失踪了这么多年,没找你要利息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我这不是来找你还钱了吗?”郭明宇好整以暇地摊开手,“我可是诚实人。”

“哦,对,你还在待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大概还是有钱的,”叶修对于那句“我可是诚实人”表达了充分的怀疑,“不过你先说说,为什么要停留在这个时候?为了永葆青春吗?”

“不是,”郭明宇想了想,忽然挑眉,露齿一笑,“你真想知道原因啊?”

“你说。”叶修示意他继续开口。

“因为我欠了一屁股债,”郭明宇长吁短叹,“还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叶修:“……”

不是这个原因。

是因为我很怕来找你。当初不声不响地离开,找你借了钱,后来不还给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怕见了你这一面,以后就再也没有理由来看你了,可能你也会顺理成章地忘记我。

我还是想要你记住我。

“乱说的,”郭明宇终于严肃了,“其实我是有话想要对你说,但是对当时那个看上去纯洁幼齿的二十岁的你说不出口,干脆让现在的你转述。”

“我想说,你不准忘记我,毕竟我还欠你钱。”郭明宇唇角一扬,“虽然我很烦你那么嚣张,但是我走了,你还是要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然后等你到了二十八岁,我会来看你。”郭明宇忽然朝前一步,稍稍低头,蜻蜓点水般,在叶修的额角一掠而过,转瞬即逝的一个吻。

他说:“这是利息,本金么,等我亲自来找你还咯。”











这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叶修又看见了之前那个手端咖啡的少年。他头顶的发在寒风中不安分地飘动着,而他走进了一家叫“嘉世”的小小的俱乐部。

有一个面容精致的姑娘,昏昏欲睡地拢着外套,在等人。而他走上前去,似乎是和那个姑娘说了几句什么,那姑娘便笑了,唇角一个小小的酒窝。

似乎和当年的自己别无一二。

那个二十岁的“叶修”。

叶修想追上去,却最终又停下了步伐。

“算啦,”他自言自语道,“这些话,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自己来听吧。”

“生日快乐。”









“怎么啦?”苏沐橙看见忽然回头的叶修,问道,“我跟你说啊,下个赛季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的!嘉世一定要夺冠!”

“没什么,”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笑了笑,“加油。”

——“生日快乐。”

风中似乎传来了高高低低的音符,不齐地编织出一句很低,很温柔的话。

叶修再次一愣,半晌后回神,看着苏沐橙道:“进去吧,这里冷。”

扎着马尾的小姑娘一蹦一跳走在前面,叶修摸了摸犹还温暖的心口,忽然就低头笑了。

生日快乐。

[all叶]温故知心 Ⅶ·5

叶修赶到暮泠泠给的地点时发现苏沐秋正对着空气发呆,刚刚还揪着的心顿时一放,松了一口气。

“……阿修,”苏沐秋听到动静后转身,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呵呵,”叶修皮笑肉不笑,“来看看你英勇就义没。”

“呃…”意识到叶修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苏沐秋有点尴尬,低下头嘟嚷了句,“暮泠泠说了不跟你讲的。”

“你还好意思怪人家姑娘啊,”叶修毫不客气地说,“孤胆英雄是不是特别好玩?苏沐秋同志,这次耍帅耍得很到位啊。”

明白叶修心里有气,可被嘲讽的苏沐秋还是忍不住委屈了一会,小声嘀咕:“好歹也感动地拥抱一个吧…我是为了谁啊…”

“你说什么?”叶修歪着脸,眉角一挑。他是真没听清楚,但看苏沐秋那喃喃自语的样子,还是开口问道。

苏沐秋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脸都红透了,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最后才接了句“没什么”。

“你在这没碰上那道士?”叶修也没刨根问底,只是问出了最重要的事。

“是啊,我还在这搜了一圈,都没找到那个道士。”苏沐秋也纳闷。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只是之前和暮泠泠的一番对话重新出现在脑海里。暮泠泠细微的表情变化一点点地变得清晰,叶修猝然抬头。

“…不是吧,”叶修揉着额角,“居然沦落到要被个姑娘救。”

“哈?”苏沐秋更加莫名其妙了。

“别想了,我们快去找泠泠姑娘,”叶修扯着苏沐秋跑了起来,“待会跟你解释,现在先找到人要紧。”

见到叶修紧迫的样子,苏沐秋也老老实实闭上嘴不再多话,只是他毕竟聪明,脑子飞转间也想明白了事情缘由,当即瞳孔一缩,跟着步伐快了起来。

要是暮泠泠真的为了他们死了,他们俩谁都不会好受。

紧赶慢赶,终于到了真正的,被暮泠泠隐瞒的那个道士所在地。

然而千算万算,叶修和苏沐秋也没料到面前会是这个场景。

暮泠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面前正笑嘻嘻的男子,手里一串鸡翅上下翻滚着。火光摇曳,映在两人脸上,投出深深浅浅的光影。

“哇,这次他们长进了,居然派了个小美人来抓我,”男子“啧啧”赞叹,“不如你以后留下给我当厨娘好了。”

“吃吃吃,吃死你!”暮泠泠气得差点没把那串鸡翅砸男子脸上。

叶修:“……”

苏沐秋:“……”

“我爹是阎王啊,我不想接任,就天天往外面跑。我爹死要面子,不肯说自己儿子偷跑了,就偷偷叫人来抓我,你别说,那群小鬼还蛮有意思的,带我玩遍人间,作为报答,我就悄悄送他们去轮回道上轮回。”男子这么解释,“当然,我爹拿我没办法,只好放出这种传言,想要某天有个能人异士把我抓回去。”

“……”暮泠泠脸色不太好,显然是被这个男子以武力胁迫帮忙烧烤后,留下了些许阴影。

“事实上,有可能吗?”男子继续摸着下巴哈哈大笑。

“那这次你爹干嘛叫叶修来抓你?”苏沐秋还是没忍住发问。

“也许是他觉得…”男子用评估的眼神看了叶修半晌,最终说道,“这位先生长得比较秀气,我会为色所迷?”

叶修:“呵呵。”

苏沐秋:“呵呵。”

“不过今天派的这个泠泠姑娘很有意思,很对我胃口,”男子重新说道,“我这次就回去吧。”

暮泠泠:“呵呵。”

最终这件事就这样圆满解决了。

……

今天是暮泠泠卸下孟婆职位,决定走上轮回道的日子,叶修来送她,左右看看,却发现苏沐秋没在。

“诶,”至今为止名字还是个秘密的阎王儿子也跑来送暮泠泠了,“等下次见面我再告诉你我的名字啊。”

“谁要再见到你啊,”暮泠泠冷笑,“下次烤鸡翅绝对下毒。”

“叶修,”暮泠泠忽然转身对心不在焉的叶修认真说道,“好好珍惜。”

我已经错过了良多,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那当然,”叶修回神,笑了笑,避重就轻地淡淡一句,“你也是啊。”

“说不定来生可以再看到你们,”暮泠泠端起那碗透明的汤一饮而尽。脸上的面纱早已被她取下,那道伤疤暴露在空气中,却并不吓人,像一个独一无二的,代表着勇气的徽章。她坦然地面对着所有人,轻声说道“”“后会有期。”

接着,一步一步离开,再没回头。

她的背影消失在了轮回道。

叶修又站了半晌,便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腿,转身离开。他漫无目的地在这片他生活了几个月的土地上行走着,等待着离开的那一刻。

[叶神,还有十五分钟空间隧道就要开了。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可以离开了。]

叶修没说话,只是手指动了动,然后往初遇苏沐秋的那片曼珠沙华花海走去。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他就想再去看一眼。

那里站了个人。

这里有着漫地遍野的红,那深深浅浅的赤色飞扬在他浅色的眼眸与棕发上,流光冶丽,令他的一身黑袍都被映衬上朝霞般的好颜色。他看着叶修,笑得很灿烂:“我就知道你可以找到这里,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叶修好似有了什么预料,心脏跳动的频率陡然变快。他盯着苏沐秋,张了张嘴,却不说话。

“咳…”苏沐秋看上去难得的有些羞赧,将身后那束花往身后藏得再深了点,另一只手揉着微红的鼻尖,声音粗声粗气的,“叶修,我可是求助了好多人才想到的这个办法,你待会不准嫌弃,听到没?”

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样子,叶修扯了扯嘴角想开口调侃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定定地看着苏沐秋,眼眶却热了。

“…我…我其实…”苏沐秋脸涨得通红,咧咧嘴,给自己壮胆一样,猛地把那束玫瑰凑到叶修面前,“我还蛮喜欢你的!”

空气寂静。

这是几十年代的告白方法啊?这家伙问的谁,这么俗套的招也用上了,该不会是想整他吧?

叶修脑内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非常不合时宜。他看着面前苏沐秋期待的眼睛,本来想去接花的手此时却重如千顷,动弹不得。

这都是最后了,应该留个好结局吧?

叶修这么反反复复告诉自己,最后却只想到了一句话——

他不想骗他。

叶修不想给苏沐秋编织这个谎言,更不愿意骗他。

“对不起啊,沐秋,”叶修忽然退后一步,盯着苏沐秋霎时凝固的面庞,轻声说道,“我不能答应你。”

[叶神,还有三分钟。]

叶修的身体开始透明化。

苏沐秋胀痛的心脏和空白的脑海忽然恢复了正常,他慌乱地冲上去握叶修的手,可是他却穿过了那逐渐透明的手——他碰不到叶修了。

“叶修,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苏沐秋的慌乱无处掩饰,那束玫瑰被随意抛在一旁,无人理会。他看上去快哭了,他不可置信地想要触碰叶修,可是只摸到一片虚无。

“我得走了,”叶修看着手足无措的苏沐秋,心脏一阵阵地抽痛,却极力轻松地笑,“只是离开,不会死的,你别太担心。”

“你要去哪?”苏沐秋的嗓音破碎得不成样,他希冀一般盯着叶修,他近乎哀求地说,“叶修,你留下来,好不好?”

就当我自私一回,你为我留下来,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胸口顿时如遭重击,叶修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他看着眼眶红了的苏沐秋,笑了笑,说:“其实我以前也有个叫苏沐秋的朋友,他不但长得和你一样,名字和你一样,性格也跟你一样爱笑,所有喜好都与你一样,我还差点把你认作他。”

难怪,难怪系统要说坚持本心。

因为叶修发觉,如果再不走,他就真的不想走了。

这个没有死亡和分离的世界,这个有苏沐秋的世界,太过于美好,哪怕知道是假的,也还是会忍不住伸手,也还是会想要留下。

“苏沐秋,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叶修很认真很认真地说,身影已经逐渐虚幻到看不见,“这句不是假话。”

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苏沐秋,我都真的,又喜欢上你了。

“再见。”他轻声说道,留给苏沐秋最后一句话。

现实世界还在,时光无法回转,失去了一个苏沐秋,却还有许多人还在等我。我不会遗忘你,不会丢下你,只是会比谁都更明白生活的意义。生活不是为你而死,不是沉迷过去,而是带着你的那一份,和还在的人一起,幸福快乐地一直带着笑活下去。

谢谢你啊,沐秋。

一滴眼泪猝不及防地砸下来,落在了苏沐秋的掌心。身形已经彻底虚幻了的叶修,终于还是留下了可以让他触碰到的最后一样东西。

最后那虚幻的光影都随之泯灭。

苏沐秋跪坐在地,头脑要炸开一般的疼,一幕幕画面走马观花一般地放映,他好像想起了很多很多曾经遗忘的事情,记忆里的某个少年,成为最闪亮的焦点。

“诶,你跟我回家吧?”

“阿修,以后就是一家人啦。”

“说了别跟我发好人卡啊!”

“这是我妹妹沐橙,漂亮吧?不过我警告你啊,不准打别的主意。”

“…谁说这是特意让给你的,我只是不喜欢吃甜食!”

“我身体好得很,才不用盖那么多被子!”

“新年快乐啊。”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阿修,我们都被嘉世战队选上了!”

“哈哈,以后还要并肩作战,打遍天下无敌手。”

“好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啊。”

苏沐秋一声不吭,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大滴大滴砸在曼珠沙华的花瓣上,散落一地。

“怎么会忘了你?”

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叶修?

哪里有什么从前的朋友,哪里有什么真假苏沐秋,哪里是什么差点认错,从头到尾,陪在你身边的,都是我啊。

这个世上,本来就只有一个苏沐秋。

[嘀——]
[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
[获得奖励叠加——]
[获得奖励:不知名碎片×1]
[获得奖励:脱离绑定]
……
[副本《深渊孤冢》完成度100%]
[离开副本倒计时——]
[3、2、1——]
[嘀——]

叶修恍惚间又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这么久还真的要谢谢叶神的陪伴呢,说不定我以后还会去看你哦。”

别了吧。

“那个,真爱值已经满了,美貌值也已经高到逆天了…碎片刚好到了100块,可以拼起来了,叶神注意签收哦。”

还带拼图这种高档功能?

“哦,我还有件事没来得及告诉叶神,不过我觉得应该不要紧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啥,应该不要紧…”

“嗯嗯对,那就说到这了。”

“叶神,谢谢你,再见。”

再见。

疲惫的心神无力再思考那件没能告诉自己的事,匆匆一次告别,就陷入了沉眠。















*

还有最后一章尾声,这个世界算是结束了。

叶修生日那天放尾声。

其实这个苏沐秋,就是那个苏沐秋,是同一个人。

第一章链接:温故知心

真的……快要完结了。

真的……呜哇哇活在梦里一样!!

之后还会放番外=3=

大概七月温故本子开预售。

么么哒♡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