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目前我的答案在第三位,而第一篇答案看得令我愤怒到手抖。

我希望大家帮帮忙赞一下,我无法容忍cp煽情为电影崩坏人设洗地的回答,真的气到说不出话。

如何评价动画《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

上面是我的回答,拜托大家支持的帮帮忙点下赞!!!



谢谢大家,到第一位啦~
我的号就是有点懒谈啦(。

突 然 诈 尸(??)

《million pieces of u》公式站:

【文字详情】
【刊名】million pieces of you (万千个你)

【主题】娱乐节目paro

【cp】叶受only

【裸本价格】66.6(262p文本+16张图)

【工艺】封面烫银+书口滚银

【特典全套】52.9(特典包括一个枕头被+一个镭射立牌+明信片+贴纸)

【特典可单购!!!枕头被可单购!!】

【时间】5月1日八点——5月29日晚

【预售地址】

【热度中抽送一本裸本和一套特典】

【成员名单】

封面: @angeline

封面画手:@大鱼

排版: @棉泡泡昏古起

校对: @秦呀么惜  

文催: @初叁那棵树

画催: @阿言——高三学习

【文手阵营】 
@初叁那棵树

@庸人自扰 

@古轩今天诈尸了吗?

@白朗

@你安欧巴

@禁默之葉——一只爱吃叶叶的仓鼠鼠(๑•̀ω•́๑)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八荒殿

【画手阵营】

@千日雪 @鸢尾风信我cp 

@九音

@ALG家的网速

 
@垂直子 

@寒岁天

@次次

@🌈碳烤煎炸🌈

 
@被窝里的二顺

【guest阵营】
@CHU薇

@唧茸蘑菇汤 

@Miss夏🌹

@-suii-

@远辰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各位久等了!!
特典的图透在今明两天会全部放出来!

【叶修生贺】二十岁的你


★叶修,生日快乐。

刚醒来就发现自己杵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冻得像根冰棍似的。

一般人会有什么反应?

叶修茫然地站在落雪的地面上,裸露在衣服外的脖颈经冷风一吹,招摇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缩了缩脖子,刺骨的寒意顺着被冻红的脸颊凉到底,灯火阑珊,薄雾浓云,暮霭沉沉,唯有不太清晰的星子零零落落地散在天幕上,昭示着明日晴朗。

他站在原地半晌,对于自己的处境仍无太多了解,只好抖了抖肩上细绒般的雪花,在陌生却熟悉的街道上迈开了步伐。

悄无声息的道路,却并不孤独。

因为叶修看见,路的尽头,站了一个鼻尖红红,双眼明亮的男孩。他朝路的那边走去,手上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瑟缩在并不厚实的外套里,同样没有戴围巾——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离家出走的少年。

不,或许不能称他为少年。他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却面容不显青涩,反倒有几分成熟淡然。

只是他的眼睛真的很亮,生机勃勃,朝气蓬勃,像一颗挺拔的白桦树,意气风发地遮蔽出一方天地,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不算幼稚,只能说是坚韧不拔,不畏惧寒冬腊月。

叶修望着这个熟悉的少年出神。

他扬起下巴,努力地张望着,却发现没有抬步靠近的力气。

或许是被冻僵了,肌肉活动不了了吧.。

叶修还在这么想着,脖子上却忽然落下了一片轻飘飘的柔软。他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笑意温暖的,五官细致俊秀的脸。

“你——”叶修的声音断在了这一个字上。

“怎么?”苏沐秋说道,“你生日,还不准我回来?”

生日——对了,今天是我生日。

叶修的脑袋还卡在这一句话上循环往复,瞪大的眼睛也没来得及恢复原状,苏沐秋却已经忍俊不禁,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行了,别看了,再看就成斗鸡眼了。”

那眼睫毛在手心里颤动几下,毛茸茸的,似一只即将破茧的蝶。痒痒的触感不仅作用到手掌,仿佛还波及到了心脏。

苏沐秋无声地弯了弯嘴唇。

“就回来这一天啊?”叶修看着给自己一圈一圈系着围巾,有意把自己裹成熊,还在那坏笑的苏沐秋,没有计较这幼稚的举动,开口问道。

“当然。”苏沐秋毫不犹豫地说,“惊喜多了那就不新鲜了,你难道想要天天过生日?”

“别,”叶修也忍不住笑,“我还是多活几年吧,一年一次惊喜。”

“可惜这一年的这一天还不能待久了,”苏沐秋伸直了双腿,看着屋檐上的冰凌,忿忿不平,“真是的,还在的人有什么好抢什么啊…”

“你之后还有人?”叶修看着面容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出头岁的苏沐秋,打趣道,“不是说最帅的要压轴出场吗?苏沐秋大大怎么第一个就出来了?”

“本来是该最后一个出场的,”苏沐秋说,“但是我想早点见到你。”

叶修静静地看着苏沐秋。

“阿修,我看到了二十岁的你。”苏沐秋没有看叶修的表情,接着低声叙述道,“我忽然想到了我后来对于初次遇到你那种感觉的定义。”

“什么感觉?”叶修刚刚卡住的喉咙畅通了,顺着这话问了下去。

“浪漫。”苏沐秋忽然笑了。

“不禁烟的网吧里,掺杂着泡面调味包的浪漫,”叶修叹气,“你可真够重口味的。”

苏沐秋没有理会叶修不着重点却一本正经的话,他看着叶修,笑容中,眼睛里,嘴唇旁,好像绽放着一小簇属于太阳的光。

“你为我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告诉我未来会有多么美好,”苏沐秋说,“而我则想象着,该如何拼尽全力去实现你的大话。”

“这就是浪漫。”












亦步亦趋地走向前方那盏灯,叶修忍不住再回头看去,只见长身玉立的青年还在看着他笑,影子拉得长长的,像是海中指引方向的塔。

在氤氲的海潮雾气中,都不曾有半分犹疑。

那是苏沐秋。

与他相遇,是叶修从来没有后悔的事情。因为生命如此美丽,如此神秘,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他眼前。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没有看见苏沐秋,可二十八岁的叶修,看见了苏沐秋。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失去了吴雪峰,可二十八岁的叶修,找回了吴雪峰。

“小队长。”身穿卡其色的呢绒风衣,温和的青年双眼明亮,像是依旧活在过去一般未曾沾染半分岁月风霜,伫立在灯光之下,对他一笑。

“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叶修挠了挠脸颊,歪头对吴雪峰笑,“现在可是成功人士了吧?还记得我当年对你说的……”

“苟富贵,无相忘。”吴雪峰叹了口气,说道,“小队长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只记得这句古文吧?”

“打荣耀不需要记古文!”叶修强调道。

“是是,”吴雪峰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小队长都长这么大了啊。”

“……雪峰哥,”叶修说,“你只比我大一点。”

“现在可不一定了,”吴雪峰忽然笑了,那笑容里有几分狡黠,“我是你二十岁时的‘吴雪峰’,可不是你二十八岁时的‘吴雪峰’。”

叶修明显有点晕,半天才捋清逻辑,瞪大了眼睛看着吴雪峰:“这么说你比我小?”

“现在来看,应该不错。”吴雪峰说。

“雪峰啊,你以前没这么喜欢占人便宜的,”叶修语重心长,“你是不是和郭明宇学坏了?”

“小队长,看到你真好。”吴雪峰没有接下这句调侃的玩笑话,他认真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不想和你告别,也不想就此离开。”吴雪峰直视着经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是清澈干净的那双眼睛,声音不自觉放轻了,“可是不得不这样做。”

“你当初…走的时候可够绝情的啊。”叶修想起了那年吴雪峰提着行李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身影,从来不曾回头的坚决,还有唇角似临大海的咸涩。

那个时候忽然有些理解苏沐橙在不知道哪本言情小说里看到的话。

——“因为海水是由眼泪构成的,所以越来越广阔,越来越深远。哭的人太多了,值得哭的事,也太多了。”

“我等了你很久,想找到二十八岁的你,而不是二十岁的你,”吴雪峰说,“我不敢回头看,我怕看到你哭啊。”

“现在的小队长终于不会哭了,”吴雪峰伸手,拂去了叶修眼睑下一片霜雪,“所以我想要你告诉二十岁的小队长——”

他说:“不要哭了,哪怕以后会有再多黑暗,再多分离。因为你要记住,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









雪地松软,枝丫被落霜压弯了腰。

叶修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方走着,越来越冷,他忍不住缩了缩鼻子,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一双手忽然捂住了他的眼睛。暖意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有一个非常不正经,似乎还彰显着那人嬉皮笑脸的声音响起:“诶,猜猜我是谁?”

“郭明宇,”叶修冷静地说,“欠债还钱啊。”

“真无情啊你,”郭明宇挪下手掌,对着叶修不满地说,“这么久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要我还钱?”

“不然呢?”叶修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衣着随意,看上去比他还要不讲究的青年,毫不留情地说,“失踪了这么多年,没找你要利息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我这不是来找你还钱了吗?”郭明宇好整以暇地摊开手,“我可是诚实人。”

“哦,对,你还在待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大概还是有钱的,”叶修对于那句“我可是诚实人”表达了充分的怀疑,“不过你先说说,为什么要停留在这个时候?为了永葆青春吗?”

“不是,”郭明宇想了想,忽然挑眉,露齿一笑,“你真想知道原因啊?”

“你说。”叶修示意他继续开口。

“因为我欠了一屁股债,”郭明宇长吁短叹,“还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叶修:“……”

不是这个原因。

是因为我很怕来找你。当初不声不响地离开,找你借了钱,后来不还给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怕见了你这一面,以后就再也没有理由来看你了,可能你也会顺理成章地忘记我。

我还是想要你记住我。

“乱说的,”郭明宇终于严肃了,“其实我是有话想要对你说,但是对当时那个看上去纯洁幼齿的二十岁的你说不出口,干脆让现在的你转述。”

“我想说,你不准忘记我,毕竟我还欠你钱。”郭明宇唇角一扬,“虽然我很烦你那么嚣张,但是我走了,你还是要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然后等你到了二十八岁,我会来看你。”郭明宇忽然朝前一步,稍稍低头,蜻蜓点水般,在叶修的额角一掠而过,转瞬即逝的一个吻。

他说:“这是利息,本金么,等我亲自来找你还咯。”











这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叶修又看见了之前那个手端咖啡的少年。他头顶的发在寒风中不安分地飘动着,而他走进了一家叫“嘉世”的小小的俱乐部。

有一个面容精致的姑娘,昏昏欲睡地拢着外套,在等人。而他走上前去,似乎是和那个姑娘说了几句什么,那姑娘便笑了,唇角一个小小的酒窝。

似乎和当年的自己别无一二。

那个二十岁的“叶修”。

叶修想追上去,却最终又停下了步伐。

“算啦,”他自言自语道,“这些话,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自己来听吧。”

“生日快乐。”









“怎么啦?”苏沐橙看见忽然回头的叶修,问道,“我跟你说啊,下个赛季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的!嘉世一定要夺冠!”

“没什么,”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笑了笑,“加油。”

——“生日快乐。”

风中似乎传来了高高低低的音符,不齐地编织出一句很低,很温柔的话。

叶修再次一愣,半晌后回神,看着苏沐橙道:“进去吧,这里冷。”

扎着马尾的小姑娘一蹦一跳走在前面,叶修摸了摸犹还温暖的心口,忽然就低头笑了。

生日快乐。

【all叶】无独有偶(2)

前文走:(1)

“那什么…”一片尴尬的沉寂间,叶修咳嗽两声,率先开口,“介意一起去会议室谈谈现在的情况吗?”

“……不介意。”苏沐秋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愣愣地率着他这边的人进了会议室。

叶修和叶修这边的国家队紧随其后,走在最后一个的张新杰还不忘锁上了会议室的门。

苏黎世的清晨向来都是安静温和的,落在这么一座刚苏醒的城市里,连熹微的光都柔了起来,似有若无地拂过了窗帘上的流苏。

然而会议室内的氛围却不似这么闲适。

会议室的桌子够大,两两相对,面容一模一样的人们面面相觑,穿着不同的衣服却有张相同的脸,召开双胞胎座谈会一样,看上去十足怪诞离奇。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你们是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我们?”了解完具体情况后,苏沐秋这边的“方锐”忍不住开口,将怀疑的目光瞟向了另一头已经老神在在还不时冲叶修挤眉弄眼的方锐,“确定不是去韩国特意整成我们的样子来做什么秘密任务的吗?”

“你是小学生吗?”黄少天可不顾忌这么多,他看着周遭一堆和自己队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早就毛骨悚然了,加之经常和方锐互呛,开口就不客气说道,“这种电视里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啊?而且整容整成这样子还送到你们面前,这不是不打自招——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可是现在你们就在描述比电视剧里更离奇的情节好吗?”坐在苏沐秋一头的“张佳乐”定定地盯着叶修这边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种事情明显比整容不科学多了…”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唐昊忍不住开口。

“其实你们都已经接受这套说辞了吧?”楚云秀拨弄着自己的指甲,撩着鬓边卷发翻了个白眼,“有必要再来感慨一通世界观被毁吗?”

常年看各种小说的楚云秀思维与其他人不太一样,这种设定网络里都要写烂了,因此她也不怎么感到恐惧,那点儿惊诧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消云散了。

另一头的“楚云秀”赞同地看了楚云秀一眼,心里想着“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就是这么一针见血”,开口道:“还是先商量商量怎么解决吧——一个人变双胞胎,还是十三对双胞胎,想要吓死人吗?”

“领队?”“喻文州”的眉轻微地锁在了一起,转身看向苏沐秋寻求意见。

苏沐秋目光在叶修那张垂着眼皮什么都看不出来的脸上游离了半晌,此刻被人忽然叫到,有点回不过神来,愣了几秒,这才“呃”了几声,颇有些踌躇的样子:“我觉得——”

他的目光再次停顿在叶修身边的苏沐橙身上,然而那个和自己亲妹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却在与他一瞬间的对视后就埋下了头,安安静静的,靠在叶修身边,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不知怎的,在这种荒唐的时空错位发生之后居然没有惊疑不定,只是在平平淡淡地接受后就陷入了一个无法中止的猜想——既然他妹妹在那个世界,那他呢?这个叶修又是谁?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或许——毫无关系吧。

苏沐秋看着苏沐橙那毫无激动的脸和叶修照样是平静到稍显冷淡的样子,冒出了这个念头。

若是认识,又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这个“我觉得”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却在此刻伴随着苏沐秋的心不在焉没了后文,不了了之。

“我觉得吧,”叶修打破了沉默,自然地接上了苏沐秋没说完的半截话,“第一点,肯定是不能同时出现在别人面前的。”他注意到苏沐秋可以称得上专注的视线,顿了顿,指骨却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敲了敲,依旧是有点没精神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沉沉睡去。

“嗯,有道理。”方锐不出意料地在第一时间表示了赞同。

“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不想被送去解剖,暂时的,我们就被绑在一起了,”叶修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是,这段时间,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多多关照了哈。”

“我没什么意见…”反而是那边的“喻文州”先开口,笑得十分温和,“遇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想都觉得很奇妙,不是吗?”

对此,喻文州同样回以一笑。

“有一个‘自己’做陪练,我想这世界上应该没多少人能有这种特殊体验。”那边的“肖时钦”也松口道,看上去并没有多大意见。

其他人都沉默着不说话——相当于默许了。

“那挺好,”叶修一闲下来就开始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说,你们就相当于有个影分身了。不过以后该怎么称呼?长得一模一样认错了多尴尬。”

“编号?”张佳乐提议道。

叶修一愣,“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捶桌:“佳乐一号?佳乐二号?亏你想得出来。”

“要不这样,”方锐绝对称得上不怀好意地说,“张佳一,张佳二,好听便捷,绝对值得拥有。”

“你这个方二二!”屡次被人戳到痛脚的张佳乐怒目而视,毫不示弱地回击,虽然方式非常的纯朴幼稚。

“哈哈哈哈哈,那黄少岂不是黄少二?”李轩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忒实诚,然而嘴快过脑子的后果就是被黄少天“一字之恩十句相报”地给怼回去了。

这边的国家队十足热闹,相比起来,那边好似就少了些什么,所有人都安静坐着的样子,说不上有多规矩,只是总归没人张牙舞爪,显得颇为冷清。

“黄少天”目光稍显奇异地看着叶修,顿了顿,开口就定住了他们那边的鸡飞狗跳:“说起来,你们那边没有领队——哦,也就是苏沐秋,”他一指身边的青年,目光却紧攫着叶修不放,“而我们这边也没有你。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是谁?”

话一开口,两边的人都安静了,也愣住了。

叶修这边的人是因为他们在听到这人的身份后第一次确定这的确就是那个已经去世的苏沐秋,而苏沐秋这边的人却是因为自己在心底的疑问被提出,也想知道答案。

苏沐秋。

这个词像是一个敏感的雷区,纵使叶修已经在历经岁月风霜之后可以轻描淡写坦然承认,但国家队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在以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对待这桩陈年旧事。

倒不是说别的,只是如今看惯了这个男人光芒耀眼的意气风发,就更无法想象他当初失去至交好友痛不欲生的颓败。或许也是不忍想,就算叶修伤口已然结痂,他们都不会愿意再去触碰——因为那毫无理由。

只是没想到,本以为此生不会再相见,却被那只将时光恶意拨乱的手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将这个本该入土的人,好生生地送到了他面前。

“他是我们的领队。”然而这时,一直沉默的王杰希却代替叶修开口,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虽然早有猜测,听到这句话时,还是有人不免怔愣,目光移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自打被自己母亲以出国要体面为由强行改造一番后,下巴的胡茬被剃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柔软垂在耳边,因为家里网禁严的缘故,连那点熬夜产生的虚胖都消除得干干净净。

他肤色很白,年龄本就不算大,加之衣服宽松,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几岁;他的五官是带点秀气的清隽,神情却坦然自若,就显得有一种说不清的神韵,大概是因为——他的眼睛,实在是如同少年般清澈,有种成年人少有的纯净。

总而言之,不太像一个运筹帷幄的靠谱领队。

几乎所有人都有了这种不约而同的想法,除却不知在想什么出神的苏沐秋。

“你是领队?”一直插不上话的“孙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打荣耀很厉害吗?”

他说这句话倒是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到底带了些先入为主的揣测和掩藏极好的不信任——大概是他觉得叶修这吊儿郎当甚至称得上是不修边幅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荣耀大神的风范,故此开口怀疑。

苏沐秋那边的人虽然没说什么,眼神中却也掺杂着些同样的疑问。

这话的意思叶修这边的人都听得清楚,只是谁都没想到,第一个开口反驳的人,居然是孙翔。

“既然是领队,难道能找不厉害的?”孙翔皱着眉头毫不迟疑开口刺道,虽然话语有些硬邦邦的还不太好听,但还是明显地透露出点维护的意思,“比我弱的人还当不了这个领队。”

这就是在变相承认叶修比他厉害了。

对于心气比天高的孙翔来说,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已经是非常非常难得了,因此周围明白他脾性的人都奇异地睁大眼,直到孙翔被看得脸涨到通红才有所收敛。

孙翔也说不清自己在开口那一刻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样的。

只是看到那些怀疑目光的一刹那,明明知道那些目光没有恶意,但还是脑袋一片空白,说不上哪里来的愤怒如燎原之火扑灭了所有理智——这是他们的领队,哪能这么被质疑?

这是叶修,哪怕大家都在口上嫌弃却也在心底服气的叶修,怎么能这么落魄,怎么能在来到一个没有他的世界后,还要接受这些莫名其妙怀疑目光?

哪怕他自己都曾有过轻蔑不屑,认定叶修不过就是一个失去光环的老将,却在这一刻无法忍受其他对叶修毫不知情的人这样不加掩饰的质疑。

不了解叶修的人,没资格说他。

哪怕是他自己,都不可以。

叶修也略微有些惊讶地看了孙翔一眼,然后打圆场一般地轻描淡写扫开话题:“哪能这么说?孙翔小同志现在可厉害了,不要小瞧自己啊。”

接着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其他人我都认识,不过你们应该不认识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是另一个世界里中国队的领队。”叶修指了指自己,接着笑笑,“你们好啊。”










*

好了我知道很久没更了啦!!

但我没有忘记这个坑!你看我现在还在撒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