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混世魔王▪上


★恋爱技巧零分的……甜文。极度ooc,年下,架空,无脑苏,有雷。

*

“从今天起,根据冯先生的嘱托,叶先生会暂时担任你们的监护人。”

提着行李箱的男人看上去意外的年轻,长了一副好皮相,眼眸黑而带着倦意,有种懒洋洋的颓废。他略显苍白的嘴唇勾出一个很平的微笑,没有太多情绪地说:“我叫叶修。”

“你谁啊,怎么没听老头子提过?”黄少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威胁似地龇出了看着很可爱的虎牙,“警告你,你当那个什么监护人就算了,别想管我啊!”

孙翔看了叶修一眼,拿唯一还干燥的球衣下摆擦了擦脸,皱着眉把书包扔到沙发上,头也不回地踩着球鞋上了楼。

楚云秀吹了声口哨,嘴里咬着没点燃的纤细女士烟,一只手上下把玩着精巧的打火机,蹬下自己的高筒靴:“老头子眼光不错,小哥哥挺帅嘛。”

叶修:“谢谢,这位小姐姐也很漂亮。”

楚云秀便“扑哧”一声笑了,歪歪头,染成酒红色的大波浪披在肩上,有种不符合年纪的烟视媚行。她点燃了香烟,边往里走边挥了挥手:“唉,多多指教啊。”

最后一个男孩戴着棒球帽,一直一言不发,直到听见叶修和楚云秀的谈话才抬高帽檐,露出一张格外俊美的年轻脸颊。他安静地和叶修对视了几秒钟,然后言简意赅地介绍自己:“周泽楷。”

“我知道,”叶修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孙翔,黄少天,周泽楷,楚云秀。”

周泽楷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也径直上楼了。

站在叶修身边的律师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这位面对各种无礼仍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青年,轻咳了两声,帮忙解释了两句:“冯先生平常忙于工作,所以……”

“嗯,”叶修揉了鼻梁,连夜的高强度工作令太阳穴有些刺痛,他笑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有什么想法。”

挺有意思的。

*

“诶,你说老冯去哪了?难道是找到真爱跑国外度假去了?”黄少天坐在地上问正在玩投篮机的孙翔,“这个叶修到底是谁啊,那么年轻……”他眼珠子一转,神秘兮兮地说:“不会是老冯失散多年的儿子吧!”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喋喋不休了快十分钟的黄少天让孙翔非常烦躁,随手一抛篮球,拧开一瓶水往嘴里灌,“他是谁关我屁事!”

房间外本想敲门的叶修手一顿,接着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他想了想,打开手机里一个奇怪的通讯工具,打字道:“你养子觉得我是你私生子。”

消息回得极快。

“[流汗]……别开玩笑,我要是有您这种儿子,我早就得心脏病了。”

叶修“呵”了声,继续发送信息:“好好相处是不行了,联盟这边又要求不泄露任务信息,我强硬点没关系吧?”

大洋彼岸。

冯宪君看着那个“强硬”抽了抽嘴角,一见叶修已经灰掉的头像,更是感觉有点窒息。他想了想,问身边一排穿着军装的士兵:“小伙子,你们叶队的强硬点是什么意思?”

士兵:“……”

这个问题超纲了。

*

晚上九点。

把所有行李都收拾好的叶修扯出挂在脖子上的口哨,接着中气十足地吹了一声,惊落屋檐旁的一排麻雀。

楼上安静几秒,接着就兵荒马乱了起来。

“操!”戴着耳机的孙翔第一个从房间探出头来,语气非常不爽,“你有病啊!”他旁边的房间里,黄少天也赤着脚冲出来,聒噪到令人想堵住耳朵:“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楚云秀周末有个约会,正在练习妆容,门外的口哨声没把她吓得眉笔画到眼睛里去,这下翻了个白眼推开门:“小哥哥你干嘛呢?”

周泽楷也推开门,应该是刚洗完澡,满头的湿润水汽,眼睛动都不动一下,没有表情地看向楼下的叶修。

“来,”叶修笑眯眯地放下口哨,“乖孩子们,下来开会了。”

四个人:“……”

黄少天被哽住了几秒,接着瞪大眼睛看向叶修,一时甚至没办法组织好语言:“……你什么意思啊?还开会?你当你是谁呢?哇靠怎么这么搞笑啊!”

孙翔“砰”一声关了门。

楚云秀又忍不住笑了,只是这次的笑带着一种看好戏般的冷漠。周泽楷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虽然没直接进房,但也明显没有下楼的意思。

叶修表情不动,提起哨子,继续吹了起来。

声音嘹亮,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半分钟后,忍无可忍的孙翔一摔门,怒气冲冲地拉开椅子坐下。他身后,其他三个人也带着完全称不上善意的表情走下来,然后坐在餐桌上,抬头看着叶修。

“既然是监护人了,我想先说几件事。”

叶修好像没看见他们脸上的表情,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我给你们的手机装了GPS定位,不要逃课,不要迟到,不要早退,我会随时和你们班主任联络。”

“第二,上学时间七点半,六点半起床,七点前我会把你们送去学校。放学时间五点半,五点半我会去学校门口接你们,六点准时到家。”

“第三,单独出行取消。这两个星期你们能待的地方只有两种:学校,或者和我一起。”

“第四,我会发四个报警器,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按响它,我会赶过来帮忙。”

“第五,我今天白天在除了你们房间和洗手间之外的地方都装了,针孔摄像头,先跟你们说一声,尽量注意仪表,实在不想注意那就随你,但是我每天都会看监控。”

“第六,每晚九点进行一次会议,总结本天的工作生活。”

“第七,在这三个星期内,我会履行监护人所有的义务,当然,也行使一切权利。”

“最后,”叶修露出惋惜的表情,“虽然很遗憾,但是我和老冯确实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无法成为你们的贴心兄长了。”

“非常开心认识你们,接下来的日子里相处愉快。”

对面的男人露出一个堪称敷衍的笑容,毫无诚意地拍了拍掌。

*

安静的房内,周泽楷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眼眸映着幽蓝色的屏幕,他面无表情,显得有些诡异。

“好了没啊周泽楷,”黄少天看着他,烦躁地在四周转圈,“什么GPS定位,老冯都没这么管过我们……说起来他到底是什么装的?能耐还挺大的,你们说……”

“谁知道,”楚云秀眉头皱在一起,没好气地掐灭了嘴里的烟,“周泽楷,能破开吗?”

周泽楷终于停下了动作。他抬起头,看向一旁三个人,一向平稳的声线有了起伏:“破不开,有防火墙。”

“……”

“你都破不开的防火墙?”

“……”

“算了算了,换台手机吧,反正……”

“银行卡被冻结了,”一直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的孙翔抬起头,像下一秒就要暴起伤人,“我一分钱都取不出来。”

“……”

黄少天不可置信:“不会吧?!”

回应他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

大概是有了昨晚的口哨教训,早上六点半叶修一吹口哨,房间里就阴沉沉走出四个人,全都穿戴整齐,但是看上去十分憔悴,像是彻夜未睡。

“可以告诉我理由吗?”楚云秀率先下楼,眼神复杂,“老头子去哪里了?你又为什么要来这里,还要这样管我们?”

愤怒之余,她想得更多。

例如,不声不响消失的养父,还有举手投足有特殊气质,明明看上去非常不爱管闲事,但是却非常不讲道理的叶修。

以往冯宪君不常回家,对他们却很好。他们都算不上三好学生,但是也算不上什么社会渣滓。性格的古怪唯有这个家庭能容忍,五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彼此好像也不太融洽,却能恰如其分找到自己的位置。

所以她想知道,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的姑娘,弯起唇角,露出一个自昨日见面以来最为真切的笑容。他摸了摸楚云秀的头发,温声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老冯现在也好好的。”

“嘘,”看着还想说话的楚云秀,叶修拿食指抵住嘴唇,“二十一天后你就知道答案了,生活需要不确定的惊喜,先让悬念保持一段时间,好吗?”

楚云秀愣住了。

面前的青年眼尾狭长,睫毛浓而密,映在他深湖般的瞳孔中,有种神秘的阴翳。他五官不如周泽楷生得好,但是浑身上下却又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像是面对一切都满不在乎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

温柔起来的时候……可以打9.9分,剩下0.1,是她不想把话说满的习惯。

啧,真好看。

颜控楚云秀从善如流退了一步,也露出一个笑容:“行,那我不问了,反正老头子二十一天后就会回来是吧?——今早吃什么?”

“在餐桌上。”叶修指了指桌上还在冒热气的盘子,“你的碟子是紫色那个。”

“孙翔,你的碟子是红色那个;周泽楷,你的是黑色那个,黄少天,你的是黄色的。”叶修说完又忍不住自言自语,“这该是多久没在家吃饭了,连个碟子都是没拆封的。”

三个同样发怔的男生才回过神来。

看着已经自如向餐桌走去的楚云秀,黄少天连忙也跟上,稳住刚刚跳得偏快的心脏,跟在叶修身边压低声音,问道:“诶,云秀她是女孩子,你怕她担心不告诉她也正常,但是我不要紧啊,你告诉我呗……”

叶修侧过脸看他,认真地想了想:“你想听哪个版本?”

“啊?”

“A版,老冯在国外发了笔大财,你们作为他的养子最近被盯上了,有人想要绑架你们以此来勒索,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B版,老冯最近遇上了烂桃花,一个女人把他绑到海岛囚禁起来,你们作为他的养子是那个女人不能容下的存在,她只准老冯有她一个人的孩子,你们很危险,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C版,老冯破产了,现在负债逃往国外,我是他的朋友,讨债人要找你们麻烦,所以我过来保护你们。”

“怎么样,”叶修问,“喜欢哪个?”

黄少天:“……”

黄少天:“喂你以为我没听出来你是在敷衍我吗!你这个人还搞性别歧视啊对云秀那么温柔对我这个态度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别嚎了,”叶修有些头疼地捏住眉心,然后拿起碟子里一个包子塞进黄少天嘴里,“你喜欢吃奶黄包对吧?多吃饭少说话。”

黄少天嘴里被人塞了东西,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呜呜呜”地乱叫。

但是他咬下去,就舍不得吐出来——

不知道叶修买的哪家的奶黄包,好吃得过分了吧!

晨光之下,叶修对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然后单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老冯让我来的,我不告诉你,又不会害你。”

“所以,乖乖听我的就行,懂了吗?”

黄少天望着他,一时之间,那折磨了他半宿的“叶修凭什么这么管着自己”的怨气都被平了大半——虽然下一秒就又回来了。

周泽楷顿了顿就坐到了黑碟子面前,而孙翔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阴沉着脸拎起书包,径直往外走去。

“诶孙翔你真不吃啊,”大快朵颐的楚云秀忍不住喊住了他,“你的是炸馄饨,好香……叶修你怎么知道我爱葱油拌面啊……”

孙翔刚停住脚步,一听见楚云秀的话题偏到了“这是哪家的葱油拌面真的好吃”,脸色顿时一黑,哪怕鼻尖嗅到了那股香气,还是大步流星往外走,极大声地摔门离开。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

一大早,孙翔的心情极差。

不说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叶修定下的奇奇怪怪的规则,就是那个装了GPS还没办法换掉的手机,都已经够让他烦躁了。

而且他平常都是骑自行车去学校,结果今天发现车库的锁坏了——钥匙也打不开!

饥肠辘辘之下,孙翔觉得他的生活简直背时到了极致。郁闷地踢着石子背着包,身边却忽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他一僵,转身就看见那张昨晚起就被他定义为“最讨厌的人”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挂着懒洋洋的微笑,看上去欠扁又嘲讽。

“早上好,我现在送你去学校,”叶修扶着方向盘,不疾不徐地跟他打招呼,“没事,你慢慢走,我跟在你旁边。”

孙翔还瞪着他,黄少天那傻逼居然还从副座钻过来跟他兴高采烈打招呼!

“噗嗤,”虽然看叶修还是不顺眼,但是黄少天看见吃瘪的孙翔,还是非常高兴,“哎哟喂孙翔,你怎么这么幸福啊,我们四个送你一起去上学诶,待遇真好。”

“……啧,”楚云秀无语地看了眼黄少天,“小学生。”

周泽楷望着窗外看沿途风景,没说话,却不动声色地戴上了耳机。

孙翔一路往前冲,走得更快,叶修还就真这么慢悠悠地跟着他,一点也不急。大清早的人也不多,但是却都在指指点点,车内的人没影响,车外的孙翔却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黄少天快笑疯了,一路不停开嘴炮:“孙翔你看你像不像是赌气出走的小娇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瞧瞧这闹脾气的小样子笑死我了……”

叶修面对着黄少天的魔音贯耳,居然好像也习惯了,完全没有别的反应,只是一路极其有风度地把快气死的孙翔送到校门口,然后从车内掏出饭盒递给孙翔:“接着,吃了还是丢了随你,要么就去学校吃点东西,别饿着自己。”

孙翔冷不防被塞了一个饭盒,还想推回去,结果叶修已经开车走了。

“诶孙翔,你不吃给我吧,”黄少天还笑嘻嘻地凑上去,“你别说,叶修人讨厌,做饭水平真不错,还知道我们最喜欢吃什么,我觉得我想换换口味,你……”

叶修做的?

孙翔握住饭盒的手一紧,瞬间觉得它极其烫手。但是他看着黄少天的样子,没由来地不爽,硬是忍住了那股灼热,冷哼一声:“不吃也不给你。”

都吃了,他不吃好像还怕了叶修一样!

呸,他还就要吃!

-TBC-






真香预警。

大概是一个,虽然四个高中生都是混世魔王,但是叶修已经是混世魔王头头的故事~

复健之作,不敢看不敢看。




那啥,好久不见……嗯,大家好呀。

PS:千万别刷欢迎回来!!!!球球了!!

……算了算了你们刷你们刷,好久不见,想你们~

过得浑浑噩噩的,没有上网很久了。因为明天要离开,想到了还欠的东西,所以在这里跟大家解释一下最近的消失。

在这之前先跟大家说一个故事。

我从小就很聪明,家里表姐妹三人关系很好,家人的吹捧和夸赞无非就是“你是最聪明的那个”,我自己也深以为然。

在此之后我初中混进了实验班,但是成绩一直不算拔尖,结果中考时爆发,考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漂亮分数,进入全市最优异的高中。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吧,无论是初三的实验班,高中时最好的中学,哪怕是高一时成绩中游偏下,一分科就开始稳步前进,然后稳定在年级三十,无论是一模还是二模还是联考,我的成绩都很好看。

一路绿灯,助长我莫名其妙的自信。

我应该是沾沾自喜的。因为我还会抄作业,还会默写看小抄,还会熬夜看小说,可是我还是班级前五,比起班上其他特别努力的同学,我的确学习不费劲,考试不费劲,好像只是玩玩而已。

于是我就觉得,高考会很顺利。

但是我的好运好像截止在了高考。高考失利,在老师嘴里我“稳定发挥能上211”,我自己觉得我肯定会如中考那样超常发挥上所985,可事实上,最后我录去了一所一般的一本。

我自己曾经破罐子破摔地想,算了吧。读书真的很辛苦,再来一年,我有什么把握可以考更好。算了吧。

但是我辗转反侧,不甘心。我寒窗苦读十二年,难道是为了这样一个学校,难道是为了这个一开始就比别人低了一截的平台?

后来我就再想,我不能再给自己找借口了。我抱着盲目的自信和侥幸,得过且过,总觉得幸运女神会始终青睐我。我一直不好学,凭着自认为出类拔萃的智商做着不靠谱的美梦,这样一晃十二载。

然后我要去一个我不喜欢的大学,读四年。

无法接受。我觉得我不能靠着这些东西过一辈子,活在自己的壳里。我总觉得平常不努力没关系,高考我会超常发挥。高考没考好没关系,反正我一定可以被第一志愿录上。

其实这都是侥幸,我没有得到,又怎么能叫不幸。

于是我对父母说,我想复读。重来一年不是为了更好的大学,更漂亮的分数,只是我觉得我需要改变。有愿意踏出一步的勇气,有重头再来的坚韧,还有可以治愈自己不甘心的坦荡。因为在之前,我根本不想吃再读书的苦。

学校是全封闭式,我不会再上网。这一年,属于这个lof账号的一切东西都要清零,我甚至无法下一个承诺,告诉你们我会回来完结我的文。取关随意,愿意等待的,我也十分感谢你的喜欢。

不说一声就离开是一种很自私的行为,我也不想让你们担忧我是否出了事,所以走之前,我跟你们告个别吧。

就像我一个学姐鼓励我,“既然选择悔棋,那就要成为阿尔法狗”。

世界那么大,希望再次见面,我们又是更好的样子。

谢谢啦。

考完了!!!!!!考得还不错,7月恢复更新,日更无独有偶和最佳炉鼎~

现在先要我睡个三天三夜吧。

明天回私信,谢谢大噶。

祝你们学考成功!

新年快乐

陪伴着all叶圈的大家度过的第三个新年,喜欢叶修的第三个新年,有幸得到许许多多的喜爱,甚为感激。

处在高三这个阶段,心态一直不太稳定,就连评论和私信有时都不能及时回复,实在是非常抱歉了。

记得以前有人说我高产,其实这整整两年我写下的文字实在不多,和一些日更五千的太太没法比。只是因为从不断更,每月固定产出,才会被大家冠以这个和我本人能力不太相符的标签。

我喜欢写长篇,短篇反倒热情不足。或许短篇所能得到的反响比长篇要热烈得多,但不可否认,真正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全都来自于长篇。

坦白来说觉得自己的水平在持续下降,一个写手衡量自己的标准只有热度和评论,在许多新的入圈太太逐渐增多,随着更多小伙伴的入圈,圈内文章热度普遍水涨船高的情况下,我写出来的东西反响却日益降低。我曾经多方面反思过自己的问题,还怀着侥幸心理一般想,是不是因为我上高三后很少回评,是不是因为长篇到后期确实会这样——

但我最后的的确确只找到了一个结论。

我大概,真的是在退步吧。

这点实在是非常让人沮丧,粉丝数和热度数和评论数永远比例悬殊,让我不由得怀疑,关注我的人都是如何想的?而私信里有些催更的妹子,我永远无法在评论区和喜欢里找到她,这让我又不由得怀疑,你这样打滚卖萌求着更新,你真的喜欢我的长篇吗?

但是我并没有怨怼的意思。关注我比较久的人大概知道,我从来都不会提热度和评论这方面的事情,我觉得我应得,文章是什么样反响就是什么样,并没有太多理由可找。

只是我提出我真心的恳求:

拜托你们了,如果不喜欢,麻烦不要老对我说“我很喜欢务必快更”,落差感真的令人分外难堪和疲惫。

……

顺便通知一下:无独有偶为什么不更是因为在修大纲,当然如果你真的喜欢它那就不要只是在私信里问我什么时候更,我从来没在评论区里见过你,你这样会让我颇为尴尬,怀疑你到底有没有看过。最佳炉鼎大概不能保持日更了,过年确实非常忙。

那么就这样了,新年快乐吧。

还是要感谢一直都在的妹子,谢谢,非常喜欢你们了。

你们有没有过一种“因为不努力也可以轻而易举做得比别人好,所以不想努力,觉得这是多此一举”的倦怠感?

这种情绪非常、非常不好,尤其是之前抱有侥幸,之后被人打破,发现其实不努力的自己像是走在钢丝上,每一次的姑且成功都好像是运气所致……很不踏实,就担心回落下去。

这周发生了不太好的事,下周又有一模,这两周我就不更新了,希望大家体谅,十分抱歉。

不颓,只是很茫然,而且觉得自己从上了高三以来就非常的烦人,以前从来没这么多话的,现在却变得敏感又脆弱,非常喜欢无病呻吟,伤春悲秋。

不想把这种过于私人的情绪带到lof这种公众平台来,但是实在没人可以说了…和家人说肯定会被骂。如果看不惯或者不喜欢的话可以暂时取关,高考后再回关。

再说一次我不是很颓啦,所以不需要“你是最棒的”这种鼓励了,会让我继续膨胀的,谢谢大家。

不知道写了这些有什么意义,总之明天删吧……

【初叁】2017年终总结

今年稍微晚了点,已经跨年了。内容比起去年稍加精简,大约是过了一年,又成熟稳重(?)了一些。




三次:

这一年成绩算是在曲折中不断进步吧,除此之外没出什么大问题,位于心理状态不太稳定的高三时期,我真的想说,能有你们陪我,在我不高兴的时候给我一点安慰……真的太棒了。

我很高兴你们的陪伴,很高兴能认识你们,很高兴你们的喜欢,也非常爱你们。

今年就是高考,希望自己加油,希望和我一起的小天使们加油。

不忘初心,不负好时光。





二次:

是入圈的第二年了,与三次的平静不同,发生了很多很多事。

今年完结了两篇文:温故知心和以貌取人。无独有偶更新了将近九万字,最佳炉鼎也更新了五万字,短篇与坑不计,总之,能有这样的产出,对我而言已经称得上是满足了。

今年比去年进步了很多,因为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文风,自认为对于人物的把握和情节的设计都更加娴熟,也受到了不同的夸奖,感觉是不断发展的一年>

我喜欢老叶和全职也有两年了。

至今为止我的热情和爱仍未消退,还像是处于热恋期一样,每每提到都会忍不住笑出声,给同学安利时更是眉飞色舞。

认识了北北,成为了好朋友。和阿言一直保持着亲密的亲友关系。能够和我这样外热内冷的人相处,真的很辛苦,所以非常感谢一直陪伴我的你们。

然后暗示一下,我的生日在1.10……嗯,我十七岁了,如果有人愿意……咳,我会很高兴的(。








最后一句,虽然晚了点,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要比去年更好哦。





-初叁那棵树-

-记于23:59-

-2017.12.31-

认识大家也快两年了,忍不住跟风,就…大家就随便写写,但想听真话(比如叁叁你真的又高又帅这种【。

其实只是希望在考试前得到一波充满爱与温暖的吹(要脸??

半夜看着基尼系数和恩格尔系数的关系发呆,政治真的好像一门玄学。

心情不好,就忽然想到前段时间偶然看见一个贴子,翻了半天,忽然发现文章很熟悉……是无独有偶第三章的原文,被那个楼主改了主人公名字,把我写的沐橙和叶修的亲情戏改成了一段她所写cp的爱情戏,然后再往下翻,就是不停地搬用和改名。

那个作者很坦然的说是看到了别人的文,觉得写得很好,于是拿来用,而且也说了她借的是all叶的无独有偶。

可是我还是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可能她觉得不会有什么吧,但是她一没有询问我的意见,二没有艾特我,一声不吭就拿了我的劳动成果,还换上自己文里cp的名字,就算是说明了这段是借用,那又能怎么样呢?

还有的时候,有人找我要转载授权,我答应了,好奇去看……原来所谓的转载,是纂改小说里的名字变成自己的文章然后占为己有吗?

还有很多人说“你这段写得很xxx,我很喜欢,可不可以放到我的文章里”…我很想说,不好,不可以,我的东西,我不想给你……但事实是,以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没有开口。

因为觉得大家是喜欢我的文字,会很高兴,然后有些话也说不出来,总觉得自己要是真说了就可能有点恃宠而骄,只能愣愣地看着,很颓然。

我真的不厉害啊,想要摘抄,想要引用,可以去那些名著里找呀。我的文字像我的孩子,我很珍视,我很荣幸你们能喜欢,可是……这不代表我愿意把孩子送给你呀。

不知道这种小市民心态会不会导致疯狂掉粉,但有一丢丢的不开心,果然还是要仗着大家的宠爱()来吐一波黑泥。

万fo点文+感谢+今后一年的计划

时间真的过得超快,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一上线看到万fo的时候是真的很不可思议。

虽然现在忙得脚不沾地,但总觉得这种东西还是需要纪念一下= =我还是比较有仪式感这种东西的。

不知道送什么福利好,想了一会,大概这样:

1.老规矩开点文吧,不接黑化qj囚禁梗,只接叶受cp,不开车,不开车,不开车!只要带cp带梗,我都接,至于只给个cp的朋友们,恕我真的无能为力啊TAT。(点文周日晚上截止)

2.评论里的小伙伴抽一个人送温故预售时随机赠送的立牌或是神秘大奖(暂不公布)一份。

3.评论里的小伙伴抽三个眼熟的送零食或小礼物给你=3=顺便给你写张明信片(

4.热度里随机选八个陌生的小伙伴送明信片,要我写什么都行,只要不嫌我字丑……算回馈新粉支持吧(听上去好寒酸

毕竟学生党,也买不起什么好的礼物,不好意思呀。

另外因为太忙的缘故,我会在周日公布获奖名单,但礼物可能会延迟很久才到达,希望不要介意030。







新fo上我的小伙伴们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可以叫我初叁或者叁叁,我都没关系的,希望以后也能一直看见你们的身影。

还有一直都能看见的小伙伴,虽然现在评论我都无法一一回复了,但是看到你们还在我真的超兴奋!非常感谢遇到你们,在我刚进lof的时候,给了我太多太多鼓励。








简单说一下这一年我的计划:

1.无独有偶保持更新,按照我的存稿可以保证起码的月更直到明年高考结束,大概不会断更。

2.心跳断更,具体多久不定,我的预期是无独有偶和心跳同步更新,但是心跳更新频率肯定比无独有偶慢。

3.独角戏不坑、独角戏不坑、独角戏不坑!我发现独角戏我现在还驾驭不好,而且如果一直断断续续我也容易找不到感觉,所以独角戏暂时和大家告别,断更一年,明年屯稿,心跳和无独有偶完结之后不出意外我会日更直至把它完结,避免大家等得太辛苦。

4.谎言世界无限期断更延后,总之比独角戏还后,坑不坑就不知道了,现在有个设想,到时候给你们个惊喜嘿。

所以大概顺序就是:无独有偶→心跳→独角戏→谎言世界。







很多小天使提到的目录和文包问题,我明年毕业了一起弄,不要急♡。






不过中间开不开新坑我就不知道了(啥)。

总之高三可能神隐,但应该会保证你们每月至少看见我一次,我就爱刷存在感(。

爱你们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