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伞修】无独有偶


★可以看作是无独有偶背景的番外,设定为叶修穿越到没有叶修存在的平行世界。

*

初次见面时,大概还不知道,原来再一次和十八岁的苏沐秋相遇,是在这样一种情景下。

叶修愣了愣,把蹭在地上破了皮的手掌摆在自己面前晃了晃,渗着血丝还隐隐作痛的伤口,肆无忌惮地彰示着这并非黄粱一梦。

“对不起啊,”蹲在叶修面前,任一辆老旧自行车歪在路边,还可以被称为少年的人懊恼地挠了挠头发,如焦糖般色泽晶莹温暖的眼眸里是浅浅的歉疚,“我送你去医院吧,医药费我来付…”

“是我刚刚出神去了,”叶修愣了片刻便回过神来,移开了注视苏沐秋的双眼,“我没事,倒是你的车,没被我撞坏吧?”

“诶,”那少年呆在了原地,半晌后清俊的眉目舒展开来,染上阳光一样的灿烂,“你这人真有意思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是见过的。

搁在十五岁刚遇苏沐秋的叶修,说不定就乐不可支地嘲笑这个人搭讪技巧的拙劣了,但二十八岁的叶修只是看着少年人飞扬的眉眼,任着不可掩饰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那个十年未见的人就这样被恶意拨乱时间的手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挟着如今安在的健康与快乐,带着依然明朗的熟悉和温柔,回到了叶修面前——连他嘴角翘起的弧度,都别无二致。

“说不定呢,”于是叶修就坦然地望了回去,“其实我是你的粉丝,秋木苏大大。”

联盟第一赛季,嘉世成立,苏沐秋出道。

只是进入联盟比赛,还没有出名,电子竞技行业还没有太受认可,这个时候的苏沐秋依旧可以一身衬衫牛仔裤,不带墨镜也不戴帽子,像个刚高中毕业的准大学生,背着包骑着旧自行车,毫不顾忌地满街晃荡。

他那样坦诚而快乐,而叶修也不愿意再去想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只有苏沐秋的世界里,只是还似当年那个拖着弟弟的行李就可以转身离开的小少爷,没说只字片语,就跟着去了苏沐秋的落脚点——陶轩开的网吧。

“小苏,怎么出去帮你妹妹买橙子,还带了个人回来?”于是有人好奇地询问叶修的来历。

一脸倦色趴在柜台上休憩的陶轩那个时候还是满眼热血执着于冠军的模样,网吧里的人还是那个时候第一区里的熟人,聚在一起吃着泡面研究着操作技巧,叶修看得一阵恍惚,目光里无数的急风骤雨,都打散了他一开始的云淡风轻。

叶修随意应聘了个网管,苏沐秋招呼两句就跑去打荣耀来训练,游戏界面里绚烂的光影投在他侧脸上,无论是他高挺的鼻子,还是疏朗的眉目,无论是那双专注的黑眸,还是他俊俏的侧脸弧度,都由万千色彩为之浓抹,成了一幅流动的画。

真好啊,叶修想,真好啊。

十五岁的叶修没有缘分再见到十八岁的苏沐秋了,可是二十八岁的叶修,却有了久别重逢的机会。

果然和他想的没有什么不一样,这样朝气蓬勃的少年人,如若没有那样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他依旧还是这样的自信坚强,像是夹缝里生出的骄傲树苗,仰着阳光而生,待到成年后,全身上下都是轻易可见的磊落光明,世上所有丑陋污脏,和他扯不上半点关系。

叶修在陶轩的网吧扎了根。

他和苏沐秋相遇后,相处模式在他人看来相当奇怪。苏沐秋身边的人也都规劝过苏沐秋,他们说叶修来历不明又陌生神秘,希望苏沐秋不要上了什么当,认识了什么坏人。

然而这些出于好心的,很合乎常理的善意提醒,却没能让苏沐秋有半分犹豫。

他还在想,我一定和叶修在哪里见过。

可是他记不起来。

他们还是会在一起吃烤串,喝一口啤酒就被涩得鼻子皱起,然后苏沐秋学叶修抽烟,抽了一根被呛得险些没咳出眼泪来,于是他就老气横秋地告诉叶修,你年纪不大,别老抽烟,对身体不好。

明明是郁闷自己不能抽烟,还带了点小孩子一样想学大人的纠结,偏偏要找个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叶修未置可否,然而却真的再没在苏沐秋面前抽过烟。他尝试着戒烟,学会了叼着苏沐秋给他买的棒棒糖,除了草莓味所有味道都来者不拒,听着苏沐秋憧憬着自己的理想,诉说自己对荣耀的热爱,谈着一定要给自己懂事的妹妹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叶修静静地听着,想尽量地把缺失十年的这份熟悉找回来。那时嘉世进入了第一赛季季后赛,苏沐秋跟着他翘掉了庆功宴的KTV活动,跑到湖边草丛上仰天倒下,对着叶修感慨:“唉,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挺倒霉的,之前就出千机伞那事,你说这赛季,不过还继续倒霉吧?比如比赛途中忽然停电,忽然死机…”

叶修听着他不着边际的喃喃自语,笑了笑:“还真有这个可能。”然后在少年怒目而视的前一秒,他静静地看着苏沐秋被夜风拂动的额发,任由自己的声音被湖面潋滟的波光染上湿漉漉的柔软:“不过我可以分给你。”

就算很倒霉也不要紧,因为如果我有幸运,我会把我的幸运分给你。

但求年年岁岁有今朝,你仍可以这样无所顾忌地追往梦想。

这大概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最想看到的事。

第一赛季的总决赛前夕,叶修跟着苏沐秋去那个传说中的秘密基地。

其实是早就知道的地方,但因为当年苏沐秋的失约,之后的岁月里,叶修终究是再也无法踏足这个地方了。此时他颇感新鲜地四处环顾了一圈,拍了拍苏沐秋的肩:“不错,言而有信。”

“什么?”还在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杂草丛生的地面,苏沐秋被这句话莫名其妙勾得心脏跳动一滞,还想多问句什么的时候,面前已经一片豁然开朗,到了。

H市的一座名山旁,山川险峻,谁也不会料到,看似无底之崖下,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老师组织来爬山,我被其他小孩子推下来过,但是没想到底下就是草地,所以没什么大事。”苏沐秋用手掬起一捧清水,蹲在地上,看着掌心间四处游窜的小鱼,“后来就经常来这,觉得自己做不到的时候,也会想,连从山崖上摔下来都没死,这点小事难得住我?”

这个少年还只有十八岁,论及生死时语气却是云淡风轻的。

叶修忽然上前,像以往无数次苏沐秋对他做的那样,伸手就把苏沐秋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是啊,上天有好生之德,苏沐秋你可是荣耀第一天才,不会这么容易就出事的。”

苏沐秋满腔的情绪被这揉小狗的动作全揉散了,忽然有些不高兴:“我成年了。”

不是小孩子了,你别把我当小孩子看。

“叫哥哥,”当年曾经被苏沐秋嚷着我比你大快叫哥哥的叶修歪着头看苏沐秋,颇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苏沐秋小朋友。”

后来回网吧的时候苏沐秋忽然问:“你说的荣耀第一天才这个名号,好像有点夸张了。”

叶修静待下文。

“不过,”苏沐秋说,“我接受。”

于是叶修安静地看着他半晌,忽然就笑了。

总决赛,嘉世夺冠。

当苏沐秋抱着奖杯站在台上准确无误地找到叶修并对他笑时,叶修恍然间想到,他说苏沐秋是第一天才这句话,其实是他真正的想法。

他惊才绝艳,从来不畏艰险,满身洋溢着豁达,向前行进。

那么我祝这个世界的你,得偿所愿,为所有人所敬重和喜爱,为自己所想的荣耀焕发全身的光彩。

不说功成身退,只是从苏沐秋入联盟到夺冠,足足一年时间,叶修好像终于亲眼见证了他由少年到青年的成长。

如此,后会有期。

苏沐秋清晰地看见,那个忽然出现的人,对自己比了个这样的口型,然后又忽然,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从这场冗长的梦境里脱身而出的时候,苏沐秋一睁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正沉沉睡着的叶修。

世邀赛的时间错轨,终于又把叶修送到了他的面前。

“算你言而有信。”苏沐秋瞪着叶修半晌,忽然捂着额头笑了。

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十年之期,苏沐秋终于又见到了叶修。

后会有期的诺言,我一直等你欣然赴约。











***


喏,你们要的双更。

超级不知所云,虽然可以当作无独有偶番外来看,但请不要把本篇设定代入无独有偶(

不然会让我有剧透嫌疑(。)

说好的伞哥生贺,哈哈。

甜不甜!

【伞修】One Day


★设定是所有人都不能说假话只能说真话,参照《没有谎言存在的世界》,可以当作伞修结局番外食用。给 @璇舞酱 的点文,久等啦。

***

苏沐秋和叶修同居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一天的轨迹都十分相似。

早晨八点。

苏沐秋的手一只搁在叶修睡衣里,放在他肚子上,另一只就揽在他脖子上,嘴唇还贴着叶修的耳廓,腻腻歪歪的姿势。

苏沐秋先醒,维持着这个姿势不愿意离开。

叶修后醒,稍稍一动就觉得屁股被什么抵住了,当即脸色不太好看,侧头看去:“你别杵在这,自己去厕所解决一下。”

苏沐秋刚想恋恋不舍地答句好,结果舌头就是不听使唤:“不行啊,一看见你我就忍不住。”

叶修:“……”

叶修:“衣冠禽兽。”

苏沐秋急了,还想辩解自己是开玩笑的,然而一开口就成了:“我没穿衣服呢,不算衣冠禽兽。”

叶修彻底失去了表情,准备下床。

苏沐秋一把揽住叶修的腰,不让他走。

叶修:“你又干嘛?”

苏沐秋还想说“你听我解释”:“我禽兽给你看。”

中午十二点。

叶修在厨房里做饭,苏沐秋跑来帮忙。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对苏沐秋借着帮自己系围裙的时候乱摸的行径感到忍无可忍,叶修拎着锅铲一指客厅,“不做事就出去。”

苏沐秋很无辜,他想说我是来帮忙的,但是一张嘴一张一闭:“厨房很有情趣啊。”

叶修冷笑一声,还想说“你滚出去”,然而一开口就成了:“有本事你就在这玩啊。”

“真的啊,”苏沐秋原本打算的推辞全被替换成了内心真实的想法,“那我想看你只穿围裙。”

沉默。

尴尬。

厨房外忽然响起了剧烈的咳嗽声。

两个人齐齐转身。

苏沐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脸上写满了:我还没成年。

下午四点。

叶修毫不客气地嘲笑着苏沐秋比他少一倍的boss首杀战绩,被恼羞成怒的苏沐秋扳过头就开始亲,亲得啧啧有声,万分响亮。

他们的队伍有那么一瞬的安静。

“叶哥,叶哥!”

“两位小祖宗又去哪了!玩什么失踪!”

“啊啊啊啊啊快回来啊我们要死了!”

“好烦,又团灭。”

老队员们纷纷大叫起来。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

“就是…感觉……好像有人在舌吻。”

两个新队员犹犹豫豫开始对话。

“注意网络文明!”

“你们两个想什么啊!小小年纪的!”

“就是啊!就算他们两个住在一起还时不时失踪去舌吻又怎么样呢!”

欲盖弥彰的掩饰声中,一位老队员叫了出来。

沉默。

“蠢货!”

“知道只能说真话还调大音量!你闭嘴吧!”

总算松开彼此的两个人气喘吁吁,红晕从脖子蔓延到了耳尖。

然后沉默地听着队伍里的讨论。

“干嘛干嘛,”苏沐秋吆喝着开始清场,刚想说我们刚刚泡面去了,一开口嘴一快,“我亲我对象你们还偷听?有没有天理了!”

又有一瞬间的沉默。

叶修想要及时补救说苏沐秋是开玩笑的,然后一开口又成了:“既然偷听,那就一人来一件橙武上交吧。”

沉默成了鬼哭狼嚎。

“有没有人管管了!!”

“就是啊!强制喂狗粮还要收钱!”

“嫂子,你没必要这么勤俭持家吧!”

叶修不满了:“你叫谁嫂子?我是大哥!”

那边那个声音很耿直地回答:“可是明明每次都是你被秋木苏亲到中气不足啊。”

苏沐秋笑到了地上。

叶修瞧他那得意样,恨不得踩他两脚。

晚上八点。

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去买晚饭。

饥肠辘辘的叶修捂着肚子,还没来得及点菜,菜馆老板娘五岁的小女儿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拽住叶修的裤子摇了摇:“哥哥哥哥。”

叶修蹲下来看着小姑娘。

只见小女孩一指他脖子:“你被蚊子咬啦。”

叶修下意识一捂脖子,接着一寸一寸移过目光,冷飕飕地看向望天哼曲的苏沐秋。

小女孩又摇了摇叶修的袖子:“我们家有花露水,擦了就不痒啦。”

叶修有些生疏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谢谢啊小朋友,但是哥哥不需要。”

小女孩茫然:“为什么啊?”

叶修想了想:“因为不痒不痛。”

小女孩更茫然了:“为什么啊?”

叶修笑了两声:“因为咬我的……很特殊。”

小姑娘咬着手指,眼睛亮晶晶的,想听下文。

“这么说吧,如果你心里对这件事是不喜欢的,那么你就会觉得难受,会痛会痒。但是如果你喜欢,那么就不算什么了。”

不喜欢蚊子,所以被咬会觉得难受。

喜欢苏沐秋,那么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凌晨十二点。

和苏沐秋在一起后,两个人的作息都规整了一点,到了这个时候,也该休息了。

其实两个人都是初恋,纯情得一塌糊涂。奈何苏沐秋打小见识人情冷暖,心里的东西比叶修要稍微开放一些,每每被迫讲出来,自己脸红,还要带着叶修也脸红。

比如今晚。

苏沐秋:我们上床吧。

苏沐秋:“我们去厨房。”

叶修:“……”

苏沐秋: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吃点东西。

苏沐秋:“我帮你穿围裙啊。”

叶修:“……”

于是孤掌难鸣,双掌响彻一晚。

啪啪啪。

然后睡觉。











*小剧场*

后来苏沐橙接了个调查,名字叫《人类所能承受之极限》。

她恳切地说:“如果你愿意旁听我哥和我嫂子的日常,那么听到下午三点可能就是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吧。”














*

为什么我觉得伞哥的心里都是这些东西呢。

我也不知道啊。

要问沐橙。

另外五千粉点文的第一篇写完了!!觉得自己棒棒哒!!

【伞修】我的秘密不可能这么多人知道


★强行私设,傻白甜,小心牙疼。手动艾特°柒岚梳雪(手机客户端无法艾特致歉。

-楔-

       “苏沐秋喜欢叶修。”
        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

-1-

        笔尖摩擦在纸张上的不间断声音有点像某种管弦乐器被拨动,空气中波动呈涟漪状扩散,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燥热的夏风拂起额角的碎发,头顶上的风扇“嘎吱”作响摇摇欲坠。长睫倒映眼底一片蓊蓊郁郁,暖黄的晨光照亮了围绕身旁的浮埃。

        苏沐秋想了想,还是合起了桌上纸张泛黄的本子。

        “啊,这天气热死了。”身后的少年躺在木板床上闷声说道,鼻音混杂在喧嚣中黏糊成不清晰的模样。

        苏沐秋甚至不用回头,就可以想到他现在的样子——

        一小截雪白纤细的腰肢露在外面,翻滚来翻滚去致使衣服褶皱满布。衬衫随意地扭在一起,凌乱却出人意料的自然美好。或许还有挂在发尖上晶晶亮亮的汗珠,和那双黑白分明晃着笑意的眼睛一定相得益彰。

        “冰箱里还有最后一个冰淇淋…”苏沐秋没有回头,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写写画画:“你要是热得慌就去吃了吧。”

        “那是留给沐橙的。”叶修哼哼唧唧地凑了上来,略微尖了一些的下巴在苏沐秋肩上微微一压,柔软冰凉的发细细缠绕在他脖颈上,丝丝缕缕的痒。他的语气有些抱怨的意味:“我说——总不能闷在这里吧?昨天那是意外,今天小心点就好了…就算你不饿,沐橙可还要吃饭呢。”

        呼吸间的温热鼻息尽吞吐在面颊上,激得那一小块皮肤都有些颤栗。叶修身上独特的味道缓缓缭绕,是烟草和牛奶的混杂体,温暖清新。苏沐秋呼吸一紧,心中暗骂一声就宛如触电一般地弹了起来,慌张的样子令人十分莫名其妙。他直愣愣地看着叶修,忽然语无伦次地开了口:“…这么热的话,我再去帮你买一个…就好了。”绝尘而去的背影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转移话题的技巧拙劣又令人忍俊不禁。

        可叶修只是纳闷。

        奇怪——这人最近是怎么了?

-2-

        “哗”,一瓢水泼下。

        冷静,苏沐秋。

        “哗”,又一瓢水。

        不过就是喜欢上一个同性,有什么好惊世骇俗的。

        “哗”,再一瓢水。

        你不是禽兽,你要相信你不是禽兽。

        “哗”,第四瓢水。

        对十六岁的少年有反应这种事很正常,更何况对方是你喜欢的人——你一点都不变态。

        “哗”,再一瓢水。

        啊、阿嚏。

-3-

        “所以在这种大夏天你到底是怎么感冒的?”叶修有些怀疑地盯着不停打喷嚏的苏沐秋。

        “…网吧里的空调太冷了。”苏沐秋闻言呛了一下,随即慢慢地说。那张清秀白皙的脸因为咳嗽而涨得有些红,看着他的时候莫名窘迫,一双黑瞳闪着飘忽不定的光。

        “那好吧。”叶修没有再多问,伸了个懒腰就又趴回床上,继续补眠。

        尽管认为这理由破到家了。

        直到听到耳边的呼吸声趋于平缓悠长,苏沐秋这才站在桌子旁,好像在看着远处一点欲语还休的苍翠,眼睛里却一片淡泊,蒙上雾气。

        那天他和叶修还是如往常一样去网吧打游戏,他不过是去柜台买瓶水,回来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叶修身边低头笑着说什么,神情玩味又暧昧。而叶修缩成一团蜷在座椅上,白净的脸上带着一点抗拒的意思,可惜整个人避无可避,呈出一种可怜的神态。

        当时一种隐秘而又无言的怒火就腾涌而起,燃尽理智,舔舐心口,让他焦躁到不行。然而反应过来之后,却一下仿佛被泼了凉水一般——

        他居然产生了一种叶修是他的私有物别人都不准碰谁碰谁死只有我能碰的中二念头?对叶修?一个十六岁的男孩?

        Σ(っ °Д °;)っ

        …对不起沐橙。

        你哥要变成禽兽了。

        那天把叶修从那个不怀好意跑来搭讪的男人身边拽开后,苏沐秋满脸木然地感受着叶修每一次触碰自己带来的颤栗与情动,绝望地冲着冷水澡。

-4-

        喜欢上一个人,就想把这份看见他就风和日丽,他一笑就阳光明媚,因他而哭为他而笑,巴不得把全世界捧到他面前的心情告诉别人,哪怕得不到肯定赞扬,分享一下也是好的。

        即使那种惴惴不安以及脸红心跳的感觉很是羞耻。

        苏沐秋从小和妹妹相依为命,在孤儿院里长大,按理说应该是坚强又冷静的,也很憋得住事。可他到底也逃不过这般定律。

        问题是告诉谁呢?

        苏沐秋左思右想,也得不出什么好的答案。

        先别提尚且年幼的妹妹苏沐橙和当事人叶修,他的交际圈如果除去那些网游里没见过面的人,就是门口每次会多下一点面条的早餐店老板…以及不远处批发泡面的小商贩。

        简而言之,狭小得令人心疼。

        于是某日,苏沐秋终于还是忍不住去向自己未成年的妹妹苏沐橙打开了魔口,交流恋爱中的秘密。

        “沐橙。”

        “嗯?”正在津津有味看着电视剧的苏沐橙转过脸来,有些茫然地看着正有些不自在不似平日从容淡定的哥哥。

        “我最近喜欢上了一个人。你…你要有嫂子了。”说到“嫂子”的时候,苏沐秋噎了一下,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沉默。

        “他是男的,而且比我小。”

        苏沐橙在原地凝滞足足一分钟,有些复杂地看着苏沐秋,似乎是在踌躇着什么:“哥。”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苏沐秋深吸一口气,对于自己妹妹即将到来的否认与指责做好了一定心理准备。

        可是苏沐橙只是慢悠悠地嗑了一个瓜子,表情略微严肃:“早婚的话是犯法的。”

        “猥亵男童也是犯法的。”苏沐橙继续严肃,让人不由自主觉得她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她最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强迫别人变性那就比犯法更严重了。”

        沉默。

        等等沐橙你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Σ( ° △ °|||)︴

        于是这场对话就这么终结在了苏沐秋对自己妹妹的忧心忡忡中。想要分享秘密的事情无疾而终。

        然而其实非常关心自己哥哥感情生活的苏沐橙之后偷偷在网上查找同性恋知识…无意中点开一篇小说后,她毫不犹豫地成为了腐女的一员。

        “哥,你喜欢的那个男生,是直男吗?”刚刚补完一部直男被掰弯虐恋都市小说的苏沐橙红着眼眶主动找上了苏沐秋。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手忙脚乱擦着妹妹眼泪的苏沐秋心疼又摸不着头脑,便只是顺口问了一句:“直男是什么?”

        “就是——他喜欢男生吗?”

        “我不知道。”苏沐秋的脸慢慢地变得有些红,他转过脸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叶修喜欢男生还是女生。”

        “这样啊,我可以找机会帮你试探一…”话语戛然而止。

        “等等,谁?”

        “叶修?!”

-5-

        进入嘉世以后,苏沐秋因为外表因素接到了不少通告,副队这个职位理所当然就落到了相对清闲的吴雪峰头上。

        这个当时温和谦逊极受人欢迎的副队长在尚且年幼的苏沐秋心中成为了一个比较值得信任的人。

        注意关键词,“当时”。

        “…副队。”嘉世夺冠后的庆功宴上,叶修是直接一杯倒了,喝了一杯差不多也有些醉意的苏沐秋看着微垂眼睑脸颊酡红的叶修,不由自主就对着吴雪峰喃喃自语:“告诉你个秘密。”

        正专注看着叶修的吴雪峰:“?”

        “我喜欢阿修。”

        “嗯,这很正常啊。现在本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笑了一下如是说的吴雪峰忽然凝固在了原地:“等等。”

        “你喜欢小队长?!”

        刚刚无意中路过的出门散心缓解不得冠军郁闷心情的韩文清:“…”心情好像更不好了。

        其实并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别人喜欢的人是谁这一秘密的苏沐秋直到后来叶修来问自己才开始有点慌。

        叶修:“听说你有秘密?”

        苏沐秋:“啊?”

        叶修:“大家都这么说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就藏藏掖掖的,这是你的秘密还是我偷听到的。”

        叶修:“哦,不是偷听,是不小心听到的。”

        苏沐秋:“…”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纵使吴雪峰不说,苏沐秋也已经做得很明显了。更何况吴雪峰也很明显。

        明眼人都知道。可是叶修就是看不出来。

        怪他咯。

        但其实这么多年也不能全算是苏沐秋一厢情愿吧。

        叶修有一个晚上做过噩梦,醒来后就脸色苍白大汗淋漓,直到找到苏沐秋之后才好了一点,颤抖的手慢慢恢复过来。他不说,但苏沐秋记得他在梦里大喊“苏沐秋你别走苏沐秋你不要沐橙和我了吗”,哭得抽抽噎噎的,那还是他头一回见到叶修那么脆弱的样子。

        是为了他。

        这样的认知让苏沐秋在心疼的同时也不由自主感到可耻的欣喜,一颗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有时候会忍不住怀疑自己。除了一张算是上等的皮相和打游戏的技术,他好像一无所有。

        这样的自己,怎么让叶修喜欢?

        直到后来苏沐秋逐渐发现情敌多了起来并且不约而同对自己展露出敌意,才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早在时间上,他就占尽优势。

        虽然并无卵用。

-6-

        当初苏沐橙花了一天时间接受男孩子之间可以相恋的事实,然后花了一天时间接受了自己哥哥喜欢上叶修的事实,再然后又花了一天时间淡定推翻了自己的世界观。

        最后用三年时间混成了一个大手。

        可喜可贺。

        “秀秀,”第七赛季后的夏休期,品读完一篇ABO设定傻黄甜伞修文的苏沐橙有些心潮澎湃,在QQ上私敲了楚云秀:“我们合写一篇伞修怎么样?”

        “伞修?”还在看电视剧的楚云秀有点懵逼:“那是什么?”

        “哥哥和叶修啊。”苏沐橙说。

        什么???

        楚云秀被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震在了电脑那端。

        另一边,几年前就已入圈早已把这一切都看作生活常态的苏沐橙也奇怪极了:“啊,我以为你们都知道啊。”

        “什么?”楚云秀下意识敲了句。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老叶真是神烦啊!好好的夏休期不做训练,天天陪着苏沐秋在网游里虐菜像个什么样!不照顾小朋友情绪就算了,我喊他PKPKPK他也不理我!诈尸呢!

        沐雨橙风:就是我哥暗恋叶修的秘密啊。

        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

        石不转:……

        百花缭乱:……

        风城烟雨:沐橙,你好像错屏了。

        沐雨橙风:…不好意思啊。

        #沐雨橙风已撤回一条消息#」

-7-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之后,苏沐秋终于在自我怂恿之下找到了正在天台上吹风的叶修,决定告白。

        “阿修…”他深吸一口气:“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叶修看向了苏沐秋,满眼疑问。

        “我喜欢你。”

        “你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

        简单明了甚至有些干巴巴的告白一结束,苏沐秋就惊奇地发现叶修并不错愕的脸上有红色丝丝缕缕地蔓延。

        “笨蛋。”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地别过脸,耳尖艳红,眼睛里倒映着潋滟水光:“什么秘密啊。”

        “全联盟都知道了好吗。”

        “…”苏沐秋也愣在原地,许久之后忍不住捂着脸,遮掩不住的笑意在指缝间影影绰绰。

        “苏沐秋爱叶修。”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End-

[其实这篇可以叫做#沐雨橙风太太的入圈经历#???←妈的智障。]

[总有人跟我说十个伞修九个虐,还有一个未完结。我想想可能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有时候却又忍不住那么去写了。好像如果缺了伞哥,叶修的时间与故事都不再完整。]

[以前曾经有姑娘说过,原著里都死了的人,为什么还要这么折腾他。语气很凉薄,一开始听到了难受得要命,可后来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啊。]

[只是既然现实都已经不完美了,为什么故事还要这么来来去去撕心裂肺的疼?]

[大概如此。]

[其实就是为自己任性又无理取闹毫无科学依据的私设还有撒糖找借口而已不知道为什么罗里吧嗦了这么多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