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5)

前文走:(1)

苏沐橙端着盘子坐到了叶修对面,看上去很精神,头发被扎成一束马尾,搭在白皙的脖颈上,充斥着一分大学生般的青春洋溢。

“起这么早?”叶修看了看苏沐橙餐盘里孤零零的两块面包,将自己桌上的一杯热牛奶推了过去,随口问道。

叶修是因为在来世邀赛前的集训中养成了早起整理当天资料的习惯才会第一个到餐厅,而有早起习惯的职业选手不是没有,却不包括苏沐橙,今天苏沐橙第二个到餐厅,还是很少见的情况了。

“有事情要说啊,”苏沐橙撑着下巴,双眸明亮中带着点疑惑地看着叶修,“诶,你是怎么一眼就认出是我的?万一是这个世界的苏沐橙*呢?”

“难道长得一样就会认错?你们只是很像,又不是同一个人,”叶修有些无奈地说,“有什么事情要说?这么郑重,还特意起个了大早来找我?”

“你知道嘛,这两天不是休整期?”苏沐橙精神一振,不再为叶修能成功认出自己这件事纠结,坐直了身子,“你也知道吧,我们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是不能出去的…当然,除了你以外。”

“所以?”叶修被苏沐橙那亮晶晶的目光看得有些毛骨悚然,顿了顿,接着问道。

“我本来想趁这两天出去好好玩玩顺便购物的,”苏沐橙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双手合十,“但是现在不能出去了…你帮我代劳吧?”

“……我?”一口稀饭差点喷出来,叶修指了指自己,有些怀疑地问道,“你要我帮你出去玩?”

“当然和单纯的游山玩水不一样!”苏沐橙瞬间就激动了,“我要的是照片啊,可以留恋的回忆啊,特产啊,还有外面的美食啊…”

叶修看着苏沐橙手指画来画去十足兴奋的样子,笑了笑,答道:“行吧。”

这事没有拒绝的必要,他答应得很爽快也在情理之中——叶修本就打算今天出门走一趟买些自己队友们必需的生活用品,苏沐橙这件事甚至算不上什么请求,毕竟叶修虽然喜欢待在房里打荣耀,但这并不代表他厌恶出门。

“要买什么?”叶修问道,“还有要拍哪里的照片?你先说好,我记下来。”

“早就准备好啦。”苏沐橙闻言,笑得眉眼弯弯的,指了指手上的手机,“发到你手机上了。”

叶修愣了愣,这才想起叶秋在来苏黎世之前给自己配了部手机,便应了句:“我这两天就去。”

顺利解决了此行大事,肩膀顿时松下来,苏沐橙端着牛奶喝了两口,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又开口问道:“只有你一个人起了啊?”

“他还在床上呢,”知道苏沐橙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叶修笑了两声,却没明指出来,“跟你哥一样喜欢赖床。”

“对啊,那个时候怎么叫都叫不醒,”苏沐橙也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陈年旧事,翘起了嘴唇,清晨晓雾渐散,她的眉眼镀上了橘黄色的柔和晨曦,“一定要你去掀被窝才肯起。”

叶修张了张嘴,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听到脚步声后,他们俩就默契地结束了话题,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有人进来了。

“苏沐橙*?”这是有些惊讶的声音,应该是在诧异苏沐橙为什么会起这么早。只见孙翔*擦着头发,穿一身黑色背心走进了餐厅,随即,他看到了苏沐橙对面的叶修,像是更惊讶了:“你怎么——”

“你看吧,我就说不是人人都可以像你一样认出我来的。”苏沐橙对着叶修眨了眨眼,一摊手。

孙翔*瞪了瞪眼睛,终于反应过来,坐在这个昨天凭空出现的人对面的,不是自己熟悉的队友,而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陌生人。

惯性思维总是那么不容易被打破的,孙翔*也花了好几秒来适应这种变化。他刚刚晨跑完回来,匆匆忙忙用冷水洗了个头,神清气爽地来到了餐厅,却被自己暂时性遗忘的既定事实给弄晕了,一时之间傻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你认错了,她不是你们这的‘苏沐橙’,”却是叶修接了话,提醒道,“早上跑完步不要直接用冷水冲洗头发,苏黎世这个天气,头会痛。”

那你又是怎么可以不认错的呢?

这个问题憋在肚子里很久,绕来绕去的,却终究因为和自己干系不大而被迫放弃。孙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是跑完步冲了冷水的?

“孙翔和你习惯大多一样,”叶修看上去有些无奈,补充道,“我说的是我们那的孙翔。”

你们那的孙翔——

这个时候,孙翔*终于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他想知道,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谈到另一个世界的“孙翔”时,会是怎样的呢?

他直直望去。

坐在桌子上的陌生人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装束,毫不精致的,随意的衬衫和运动裤,一只手平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正递给坐在他对面的苏沐橙一张纸巾。他的眉眼看上去很细致,然而没有什么特别英俊或是特别漂亮的地方,仅仅只可以被称得上是清秀。但是他笑着的时候,尤其是眉梢处带着点无奈和不易察觉的关切的时候,就显得犹为引人注目了。

凭什么那个世界的“孙翔”,就可以有这种时时刻刻关注着他的人呢?

他脑内忽然有了这种毫无道理,甚至可以说是颇为幼稚的不满。

不过这个“时时刻刻”,是孙翔*自己的看法。毕竟他每天都起得很早,别人纵使知道他晨跑,也不知道他用凉水冲了头,他更不可能主动去跟别人说——然而叶修却注意到了这件事,不仅放在心上,甚至在此刻还因着那个“孙翔”的缘故提醒了这么一句,如何不能说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呢?

“哦…哦,知道了,”孙翔*一边不是滋味地想着,一边生硬地道谢,“谢谢啊。”

孙翔*忽然又有了种别扭的感觉,是被人爱屋及乌之后,既觉得心头热乎乎的,又有点不甘心自己只是那个被顺便提起的“乌”,而不是那真正的这份关怀的属于者的那种别扭。

这感觉让他一个激灵,暗骂一声我是不是有病,连忙摒除这种奇怪的杂念,接着又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了从开口到现在他所感觉到的怪异感从何而来。

为什么叶修就能这样轻而易举地分辨出他不是叶修那个世界的“孙翔”呢?凭他刚进来的时候露出的惊讶表情吗?

孙翔*慢吞吞地往着自助区走去,一边望着面前各式各样的早餐,一边思考着这件事。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原因,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孙翔*一看,哟,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走进来的正是孙翔。

他头发上盖着一块毛巾,同样穿着一件背心,露出结实漂亮却不显得累赘的肱二头肌。他看上去也是刚晨跑完的样子,脸颊有点泛红,眼睛也是亮的。这不奇怪,孙翔和孙翔*差不多是同时起的,只是跑步的路线不一样,所以没有一起来餐厅。

“叶修?”孙翔看着空荡荡的餐厅里坐着的那个熟悉背影,擦头发的手顿了顿,下意识唤了句,只是下一秒他又发现苏沐橙在,于是他有些尴尬地顿了顿,和两人都打了招呼,“苏沐橙,早。”

接着,孙翔似乎是犹豫了会,然后就端起了一碗摆在自助区最前边的凉面,走到叶修和苏沐橙那桌坐着了。

途中他还跟孙翔*打了个招呼。

“头发吹干没?”叶修刚好吃完了,放下筷子,将碗筷叠好放在一边,看着身边坐着的孙翔,“怎么看着还湿漉漉的?”

“我吹了,吹不下去了,”孙翔挑着凉面往嘴里送,花湖含糊不清却隐约有些不满的意思,“房间里那个吹风机功率太小了…”

“你还指望酒店里的吹风能像鼓风机一样啊,”叶修有些忍俊不禁,语重心长道,“年轻人,多点耐心。”

还在心不在焉地往自己碗里夹炒米粉的孙翔*一直在关注那桌的动静,听到这,总算明白了叶修为什么会认出自己——因为孙翔听了叶修的话,每早都自己吹了头发。

“吹头发很麻烦,举着脖子酸,手也酸,”孙翔停下筷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耳根处悄悄地红了,“你不是说你帮我的吗…”

最后几个字说得极为小声,亏得叶修耳朵尖,这才听了进去。他心里有点好笑,当即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对着孙翔懒洋洋地笑,一副调侃的姿态:“来,小朋友,领队帮你擦擦头发。”

“你才是小朋友!”孙翔本就对自己刚刚不自觉脱口而出的几个字感到有些害臊,听到叶修这跟往日里别无二致的语气,一下就习惯性地恼羞成怒,脸涨得通红。

“不然你要我叫你什么?”叶修倒是很无辜的样子,扯过孙翔头上的毛巾,稍稍抬高了一点手,揉上了孙翔的发顶,语气十分的大方坦然,“要是不用这种称呼,我会很不好意思的,你体谅一下呗。”

孙翔被这么一揉,脑子晕乎乎的,嘴里小声说着“你也会不好意思啊”,却在叶修说“低头啊,我够不着了”之后,顺从地低下了头,耳根那的红色很快蔓延到了被垂下的发遮掩的脸颊处。

苏沐橙在一旁看着,脸上的表情既不是被忽视的不满,也不是饶有兴致的笑容。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场景,然后有所察觉一般回头,对着呆站在那目光复杂的孙翔*扬起了一个仿佛洞察一切的,礼貌而意味深长的笑容。

孙翔*顿时像被烫到了一样挪开黏在叶修和孙翔身上的目光,扯起嘴角似乎想笑笑,然而他发现苏沐橙很快就转过了头,自己刚刚情急之下的掩饰像是在做无用功,捏着盘子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些。

从未这么深刻地体会到——

他和那个“孙翔”,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









***

祝所有高考中考的宝贝们金榜题名!!

顺带一说,学考前请个假,不更文啦=3=

评论(67)

热度(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