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黄叶】秋葵之王


★是这样的…今天群里忽然有人说,秋葵被称为菜里的w哥,于是…慎入,慎入!极度恶搞,极度ooc!有病,不吃药。

*

天际最后一抹微光湮灭在层叠交错的云霞中,微红的色泽像是被水墨氤氲进了一片黛青,不起波澜。发丝穿插在指缝里,严丝密缝,像是剪不断的姻缘。

无比美好的傍晚,良宵已至。

黄少天的胸膛上下微微起伏着,眼睛亮得惊人,拨弄开叶修额前的碎发,汗珠顺着下颌流入胸膛。

赤裸的苍白肌肤,没有遮蔽物,没有肌肉,软软的。赤诚相见的此刻,黄少天还没有多大感觉,却看到叶修似乎偏了偏脸,脸颊旁一抹不知因何原因所起的红晕。

“老叶,我经验很丰富的,”感受到身下人似乎有些绷直和僵硬的身子,黄少天扬起眉梢,略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你别怕,不疼的,就是可能会很累,毕竟会有很久嘛…你待会可别求饶让我停下来。”

对这人现如今还说些坏气氛的话感到哭笑不得,叶修待脸上热度微退,便学着他稍稍一挑眉,声音低下来,又轻又带着笑意,仿若还在不知死活地挑衅,如一根羽毛挠在黄少天心口那柔软的地方:“那你来啊。”

黄少天霎时呼吸一紧,还未有够多耐心,便径直横冲直撞地捅了进去。

然后,还未等他大刀阔斧,一展雄风,直弄得叶修泪流不止,哀哀求饶,他就……射了。

寂静。

叶修动了动,抬眼望他。

黄少天僵硬在原地,满头冷汗。

不妙,今日要名誉扫地。

“少天,”叶修咬着字眼,口齿清晰而悠悠然地,戏谑地问道,“经验丰富的,特别久的,不准让我求的…处男?”



















“黄少最近是怎么了?”郑轩端着餐盘喃喃自语,“以前不是最讨厌秋葵的吗…现在怎么餐餐都要吃?”

“话说你们知道黄少一直厌恶秋葵的原因吗?”宋晓端着餐盘在郑轩对面坐下,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知道!”卢瀚文在一旁抢先着回答,咬着筷子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大声地说,“黄少的能力够了,不需要秋葵了!”

“什么能力?”徐景熙恰好听到这一句,一愣。

“难道不是吗?”卢瀚文瞪大了眼睛,“可是黄少告诉我,只有能力不够的人才要吃秋葵啊。”

能力不够的蓝雨众:“……”

查着手机的郑轩率先看破真相,看着屏幕上的“秋葵——植物界的w哥”几个字眼,他呆立在原地半晌,忽然一抖,埋着头扒起饭:“压力山大啊。”

宋晓同样神色复杂地放下手机,开始低头扒饭。

如果是一开始不屑一顾并且以死活不吃秋葵来证明自己的男性能力的话,那么现在每餐绿着眼睛狠抢秋葵,很难想象,黄少究竟是在男人能力这方面遭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一定是毁灭性的致命打击,说不定都到了第一次秒射那种程度。

宋晓长吁短叹,感觉自己窥破了一个不得了的大秘密。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恰好就猜中了。





















“老叶,怎么样?”终于在秋葵(……)帮助下重振雄风的黄少天此时那叫个春风得意,“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厉害,厉害,”叶修揉着酸楚的腰,翻了个身,配合地“呵呵”两声,“比第一次厉害多了。”

寂静。

爆发。

“老叶我说了不要提那次了!”恼羞成怒,怒不可遏的黄少天脸脸红透了,色厉内荏地说,“那次只是演习,演习,演习懂吗?都是假的!重来!卡带!清空记忆!没有那一次!从这一次开始!”

“行,演习,”叶修真心实意地夸赞道,“演习真枪两不耽搁,我们少天收放自如啊。”

“你才收放自如,”黄少天才听明白这家伙在揶揄,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我就放给你看看!再来!”

“别别别,你最厉害,我腰疼,”叶修连忙讨饶,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嘴唇一翘,补充道,“精力这么好,看来秋葵效果不错啊。”

黄少天,石化当场。















蓝雨训练营的黄少天,因为叶修一句“天天吃秋葵,是对自己不自信?”的醉后玩笑话而打死不吃秋葵,就为了证明自己就算不吃秋葵也是最强的男人。

而如今的黄少天,为了洗刷第一次的耻辱,为了给自己增加一分心理安慰,天天吃秋葵,就为了好好在叶修面前表现表现。

面对这样对秋葵挥之即来招之即去的黄少天,叶修送其爱称——“秋葵之王”。


















***

觉得吧…我对黄少也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了…

评论(53)

热度(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