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4)

前文走:(1)

“抱歉领队,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李轩*率先回过神来,扯了扯头发,干笑了两声,就想迅速把门甩上。

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扯住了门,靠着门框,看着房内显然因为惊愕而满脸空白的苏沐秋,揉着太阳穴,明显有些头疼,解释道:“我们有事过来,接过敲门没人应,怕出了什么事,只好用备用房卡开了门。”

“领队,”方锐*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苏沐秋,看上去极其痛心疾首,“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

“老叶别怕,我这就来救你!”方锐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没干什么,不过他向来喜欢见缝插针,这会儿瞅见苏沐秋百口莫辩的神情,连忙上前扶起叶修,对苏沐秋表示了十万分的谴责。

“我说你这个人,得不到也不能强迫人家吧,”方锐义正辞严地说着,还不忘贱贱地在叶修耳边得意地说了句,“老叶,感激我吧,我就是特地找来喻文州他们救你于水火之中的。”

“不错,”叶修顿感欣慰,表示赞扬地摸了摸方锐的头,“我们家小锐锐也懂得为长辈分忧了。”

方锐被叶修这胜似怒揉狗头的动作摸得有些飘飘然了,就连叶修那句“为长辈分忧”都没能让他有多大反应。他只是哥们好地凑在叶修身边,说道:“话说回来,动静那么大,你们两还玩得蛮嗨嘛?多大了,还挠痒痒。”

“这里的隔音效果可能不太好,”叶修想了想,中肯地发表意见,“当然,苏领队确实是有童心了一些,你们以后要稍稍让着他点。”

“有童心”的苏沐秋顿时觉得手又痒了起来,很想再挠他一回。

“领队,”喻文州对于叶修现在还能面不改色和方锐扯些乱七八糟东西的功力深感佩服,叹口气,“现在比赛还没开始,我们都觉得这几天我们不能出去。”

“嗯,毕竟是在别人的世界里,还是要好好藏着,别给别人添麻烦,”李轩补充道,“别听方锐瞎说,我们不是听到动静才来的,也不是被他叫来的,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些事。”

“就待在酒店里啊,”叶修总算严肃了些,挠着下巴说,“那得多闷,委屈你们了。”

“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以后的生活用品就要老叶你帮忙去买了,毕竟只有你是独一无二的嘛,”方锐嬉皮笑脸地凑上来,“话说回来,老叶你知道我的衣服尺码吗?”

“呵呵。”叶领队高冷而简洁地笑了两声,“我知道,儿童装嘛,均码。”

“所以就是,”喻文州迫于无奈,再一次打断了妄图进行新一轮黄色废料喷发的方锐,“我们需要的东西都会写在一张纸上,我们不能出去,就只能拜托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的领队去买了。”

“行吧,”叶修在大事上相当靠谱,比了个“OK”的手势,毫不含糊地伸出手,“需要什么?纸条给我。”

“他们估计都睡了,我就没有一一去问,”喻文州想了想,“这样吧,明早我们告诉你?”

“难怪只有你们几个来,其他人都睡了?”叶修有些惊奇,“那就明早再说吧,你们也快点回去睡吧。”

一旁的李轩看了看笑容平和的喻文州,觉得“他们估计都睡了”这句话非常的不靠谱,喻队长分明就是想自己来看叶修,碰上了刚好出门的自己和方锐才不得已带他们一起来——不过,我可是个直男,我在意这些做什么呢?

李轩自我安慰道。

一旁的喻文州*没有再出声,只是一只手有节奏地敲打着门板,看着面前的群魔乱舞。

“你们今晚真的没问题吗?”早在看到另一个自己和这个名叫“叶修”的男人各种打情骂俏的时候,方锐*的神色就有些奇怪了,他犹疑地问道。

“没问题,”叶修插了句话,“我不会对你们苏领队做什么的,我一向很君子。”

方锐*:“……”

不,其实我是觉得他会对你做什么。

“这点我可以替他保证,”方锐比了个大拇指,“我们领队的人品绝对是杠杠的!就连我这种英俊无双帅气潇洒的美男子与他朝夕相处那么久,他都没有兽性大发对我怎么样。”

方锐*想,哪怕面前这个人和我长得一样,我都忍不住想打他了。

太没下限了。

“毕竟我们的房间都分配好了,这样也行,”叶修没有理会方锐,说道,“真的挺晚了,虽然比赛还没开始,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状态要一直保持好。”

“不要紧,这两天是专门给我们的调休期,就是用来放松的,”李轩*回答,又转头对李轩说,“我想出去逛逛,拍点好吃的好玩的酸一酸吴羽策,估计你也是这么想的,我可以多拍一份。”

“这还不是重点,”李轩没精打采,“主要是我想多拍点和叶神的…”照片回去嘚瑟嘚瑟,嫉妒死吴羽策那每日在我面前秀和叶神亲密照的家伙得了。

不过话到这里,猛然打止。

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我没必要和吴羽策那个基佬计较这种东西。是的,我没有必要,真的,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攀比的呢?无非是和叶神亲密一点,我是直男,我并不介意。

李轩开始了惯常的每日洗脑。

“不打扰领队休息了,”喻文州*说道,“既然事情都说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行啊,文州晚安,”叶修招呼了一句,“李轩晚安。”

喻文州*稍稍顿了顿,转头望去,只见那个凭空出现的“叶修”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然而那显得有些薄的嘴唇正弯着一个异常好看的弧度,好看到让他的心脏都不太老实地乱了跳动的节奏。

这句晚安,是跟谁说的?

喻文州*的脑海里忽然有了这么个答案显而易见,然而却令他忍不住想要再揣测一会的问题。

“我呢?”方锐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自己,不可置信地瞪着眼指了指叶修,痛心疾首,“老叶你是不是上完了就甩?你的人性呢?”

“我记得我没有上过,”叶修冷酷无情地说,“别给自己加戏了啊,快走。”

“我不!老叶你…”被方锐*拖着的方锐垂死挣扎。

“晚安。”叶修似乎是有些无奈了,低着声音轻轻地应了一句。

如被羽毛轻轻在心脏上挠了一下,方锐登时滞住不动了,被一群人扯出了房间,等到门被关上才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面前正满脸怪异的方锐*。

“你不是吧?你好歹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呢,”方锐*吐槽道,“怎么表现得这么…”

他还在这绞尽脑汁想着那个形容词,然而方锐已经如梦方醒,一砸大腿:“靠!”

“怎么?”方锐*被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

“啊,没什么,”方锐却忽然像是领会了什么似的,捂着嘴唇低着头,咳嗽了两声,闷闷地说,“真没什么。”

就是觉得老叶叹着气答应他的要求,一脸无奈眼睛里却全是柔软的光,轻轻说出“晚安”的样子太可爱了。但是这种事,怎么能跟别人分享呢?

哪怕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不可以说。

此时,苏沐秋房间里。

“你和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相处得很好嘛,”一直不说话,看着几人对话的苏沐秋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这才抱着被子看着叶修,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滋味,“一个个都看上去挺喜欢你的。”

“现在的年轻人是这样的,”叶修坦然地说,“太害羞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崇拜,所以我一直都很能理解。”

苏沐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睡觉了啊。”

“睡吧。”叶修说。

他拉上了灯。

叶修的气息霎时在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里铺天盖地而来,黑暗中反而更加明朗。然而这感觉不算陌生,苏沐秋困倦地闭上眼睛时,迷迷糊糊地想——

他好像,迷上这种感觉了。










*

我有一个小目标,在叶神生日这天,将每篇连载文都更上一篇(

评论(40)

热度(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