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叶修生贺】二十岁的你


★叶修,生日快乐。

刚醒来就发现自己杵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冻得像根冰棍似的。

一般人会有什么反应?

叶修茫然地站在落雪的地面上,裸露在衣服外的脖颈经冷风一吹,招摇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缩了缩脖子,刺骨的寒意顺着被冻红的脸颊凉到底,灯火阑珊,薄雾浓云,暮霭沉沉,唯有不太清晰的星子零零落落地散在天幕上,昭示着明日晴朗。

他站在原地半晌,对于自己的处境仍无太多了解,只好抖了抖肩上细绒般的雪花,在陌生却熟悉的街道上迈开了步伐。

悄无声息的道路,却并不孤独。

因为叶修看见,路的尽头,站了一个鼻尖红红,双眼明亮的男孩。他朝路的那边走去,手上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瑟缩在并不厚实的外套里,同样没有戴围巾——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离家出走的少年。

不,或许不能称他为少年。他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却面容不显青涩,反倒有几分成熟淡然。

只是他的眼睛真的很亮,生机勃勃,朝气蓬勃,像一颗挺拔的白桦树,意气风发地遮蔽出一方天地,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不算幼稚,只能说是坚韧不拔,不畏惧寒冬腊月。

叶修望着这个熟悉的少年出神。

他扬起下巴,努力地张望着,却发现没有抬步靠近的力气。

或许是被冻僵了,肌肉活动不了了吧.。

叶修还在这么想着,脖子上却忽然落下了一片轻飘飘的柔软。他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笑意温暖的,五官细致俊秀的脸。

“你——”叶修的声音断在了这一个字上。

“怎么?”苏沐秋说道,“你生日,还不准我回来?”

生日——对了,今天是我生日。

叶修的脑袋还卡在这一句话上循环往复,瞪大的眼睛也没来得及恢复原状,苏沐秋却已经忍俊不禁,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行了,别看了,再看就成斗鸡眼了。”

那眼睫毛在手心里颤动几下,毛茸茸的,似一只即将破茧的蝶。痒痒的触感不仅作用到手掌,仿佛还波及到了心脏。

苏沐秋无声地弯了弯嘴唇。

“就回来这一天啊?”叶修看着给自己一圈一圈系着围巾,有意把自己裹成熊,还在那坏笑的苏沐秋,没有计较这幼稚的举动,开口问道。

“当然。”苏沐秋毫不犹豫地说,“惊喜多了那就不新鲜了,你难道想要天天过生日?”

“别,”叶修也忍不住笑,“我还是多活几年吧,一年一次惊喜。”

“可惜这一年的这一天还不能待久了,”苏沐秋伸直了双腿,看着屋檐上的冰凌,忿忿不平,“真是的,还在的人有什么好抢什么啊…”

“你之后还有人?”叶修看着面容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出头岁的苏沐秋,打趣道,“不是说最帅的要压轴出场吗?苏沐秋大大怎么第一个就出来了?”

“本来是该最后一个出场的,”苏沐秋说,“但是我想早点见到你。”

叶修静静地看着苏沐秋。

“阿修,我看到了二十岁的你。”苏沐秋没有看叶修的表情,接着低声叙述道,“我忽然想到了我后来对于初次遇到你那种感觉的定义。”

“什么感觉?”叶修刚刚卡住的喉咙畅通了,顺着这话问了下去。

“浪漫。”苏沐秋忽然笑了。

“不禁烟的网吧里,掺杂着泡面调味包的浪漫,”叶修叹气,“你可真够重口味的。”

苏沐秋没有理会叶修不着重点却一本正经的话,他看着叶修,笑容中,眼睛里,嘴唇旁,好像绽放着一小簇属于太阳的光。

“你为我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告诉我未来会有多么美好,”苏沐秋说,“而我则想象着,该如何拼尽全力去实现你的大话。”

“这就是浪漫。”












亦步亦趋地走向前方那盏灯,叶修忍不住再回头看去,只见长身玉立的青年还在看着他笑,影子拉得长长的,像是海中指引方向的塔。

在氤氲的海潮雾气中,都不曾有半分犹疑。

那是苏沐秋。

与他相遇,是叶修从来没有后悔的事情。因为生命如此美丽,如此神秘,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他眼前。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没有看见苏沐秋,可二十八岁的叶修,看见了苏沐秋。

比如二十岁的叶修失去了吴雪峰,可二十八岁的叶修,找回了吴雪峰。

“小队长。”身穿卡其色的呢绒风衣,温和的青年双眼明亮,像是依旧活在过去一般未曾沾染半分岁月风霜,伫立在灯光之下,对他一笑。

“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叶修挠了挠脸颊,歪头对吴雪峰笑,“现在可是成功人士了吧?还记得我当年对你说的……”

“苟富贵,无相忘。”吴雪峰叹了口气,说道,“小队长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只记得这句古文吧?”

“打荣耀不需要记古文!”叶修强调道。

“是是,”吴雪峰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小队长都长这么大了啊。”

“……雪峰哥,”叶修说,“你只比我大一点。”

“现在可不一定了,”吴雪峰忽然笑了,那笑容里有几分狡黠,“我是你二十岁时的‘吴雪峰’,可不是你二十八岁时的‘吴雪峰’。”

叶修明显有点晕,半天才捋清逻辑,瞪大了眼睛看着吴雪峰:“这么说你比我小?”

“现在来看,应该不错。”吴雪峰说。

“雪峰啊,你以前没这么喜欢占人便宜的,”叶修语重心长,“你是不是和郭明宇学坏了?”

“小队长,看到你真好。”吴雪峰没有接下这句调侃的玩笑话,他认真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不想和你告别,也不想就此离开。”吴雪峰直视着经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是清澈干净的那双眼睛,声音不自觉放轻了,“可是不得不这样做。”

“你当初…走的时候可够绝情的啊。”叶修想起了那年吴雪峰提着行李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身影,从来不曾回头的坚决,还有唇角似临大海的咸涩。

那个时候忽然有些理解苏沐橙在不知道哪本言情小说里看到的话。

——“因为海水是由眼泪构成的,所以越来越广阔,越来越深远。哭的人太多了,值得哭的事,也太多了。”

“我等了你很久,想找到二十八岁的你,而不是二十岁的你,”吴雪峰说,“我不敢回头看,我怕看到你哭啊。”

“现在的小队长终于不会哭了,”吴雪峰伸手,拂去了叶修眼睑下一片霜雪,“所以我想要你告诉二十岁的小队长——”

他说:“不要哭了,哪怕以后会有再多黑暗,再多分离。因为你要记住,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









雪地松软,枝丫被落霜压弯了腰。

叶修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方走着,越来越冷,他忍不住缩了缩鼻子,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一双手忽然捂住了他的眼睛。暖意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有一个非常不正经,似乎还彰显着那人嬉皮笑脸的声音响起:“诶,猜猜我是谁?”

“郭明宇,”叶修冷静地说,“欠债还钱啊。”

“真无情啊你,”郭明宇挪下手掌,对着叶修不满地说,“这么久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要我还钱?”

“不然呢?”叶修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衣着随意,看上去比他还要不讲究的青年,毫不留情地说,“失踪了这么多年,没找你要利息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我这不是来找你还钱了吗?”郭明宇好整以暇地摊开手,“我可是诚实人。”

“哦,对,你还在待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大概还是有钱的,”叶修对于那句“我可是诚实人”表达了充分的怀疑,“不过你先说说,为什么要停留在这个时候?为了永葆青春吗?”

“不是,”郭明宇想了想,忽然挑眉,露齿一笑,“你真想知道原因啊?”

“你说。”叶修示意他继续开口。

“因为我欠了一屁股债,”郭明宇长吁短叹,“还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叶修:“……”

不是这个原因。

是因为我很怕来找你。当初不声不响地离开,找你借了钱,后来不还给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怕见了你这一面,以后就再也没有理由来看你了,可能你也会顺理成章地忘记我。

我还是想要你记住我。

“乱说的,”郭明宇终于严肃了,“其实我是有话想要对你说,但是对当时那个看上去纯洁幼齿的二十岁的你说不出口,干脆让现在的你转述。”

“我想说,你不准忘记我,毕竟我还欠你钱。”郭明宇唇角一扬,“虽然我很烦你那么嚣张,但是我走了,你还是要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然后等你到了二十八岁,我会来看你。”郭明宇忽然朝前一步,稍稍低头,蜻蜓点水般,在叶修的额角一掠而过,转瞬即逝的一个吻。

他说:“这是利息,本金么,等我亲自来找你还咯。”











这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叶修又看见了之前那个手端咖啡的少年。他头顶的发在寒风中不安分地飘动着,而他走进了一家叫“嘉世”的小小的俱乐部。

有一个面容精致的姑娘,昏昏欲睡地拢着外套,在等人。而他走上前去,似乎是和那个姑娘说了几句什么,那姑娘便笑了,唇角一个小小的酒窝。

似乎和当年的自己别无一二。

那个二十岁的“叶修”。

叶修想追上去,却最终又停下了步伐。

“算啦,”他自言自语道,“这些话,等你长到了二十八岁,自己来听吧。”

“生日快乐。”









“怎么啦?”苏沐橙看见忽然回头的叶修,问道,“我跟你说啊,下个赛季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的!嘉世一定要夺冠!”

“没什么,”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笑了笑,“加油。”

——“生日快乐。”

风中似乎传来了高高低低的音符,不齐地编织出一句很低,很温柔的话。

叶修再次一愣,半晌后回神,看着苏沐橙道:“进去吧,这里冷。”

扎着马尾的小姑娘一蹦一跳走在前面,叶修摸了摸犹还温暖的心口,忽然就低头笑了。

生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