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

前文走:(1)

苏沐橙费力地推开天台上已经锈住的门,一抬眼,就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半蹲在栏杆旁,手指里一点红光若隐若现。烟雾袅袅升起,弥散在不甚清晰的夜色里,独属于烟草的苦涩游离着,不知归处。

苏沐橙转身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叶修身旁,不太讲究地席地坐下。她将膝盖拢在了胸前,双手托着腮发呆,心神像是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寄托着说不出的低沉心绪。

叶修顿了顿,把烟捻灭了:“怎么到这来了?”

“我猜你在这。”苏沐橙说道。

苏黎世的夜晚,哪怕在夏季也称不上温暖。伴随习习夜风漫无边际而来的,是淡薄却淬骨的寒意。苏沐橙的头发似乎沾染了更深夜重的晨露,湿漉漉地贴在肩膀上,类似于蜷缩的姿势像在努力从自身汲取一丝温暖。

“酒店里禁烟。”叶修明显有些无奈的样子,脱下身上的外套,罩到了苏沐橙的身上,说道,“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

“不是戒了吗?”苏沐橙把叶修的外套裹紧了些,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话,“我不想回去。”

他们在之前商量了会,决定两人一间房,比如黄少天*和黄少天一间,孙翔*和孙翔一间,张佳乐*和张佳乐一间,苏沐橙*和苏沐橙一间,叶修和苏沐秋一间。

这是不得已为之的安排,毕竟平行时空里的另一个自己忽然出现在面前这种事太不可思议,再订房间这种无异于是节外生枝的举动,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酒店的房间虽然是单人间,床铺也是够大的,联盟不会在这个方面吝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沐橙看着那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明明可以感受到她发散出来的善意,却仍然不愿意和那个苏沐橙*共处一室。

说不上是怎样的感受吧,苏沐橙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语言的匮乏,她表达不出来。

叶修却没再说话了,他只是沉默地,却好似带着宽慰意味地看了苏沐橙一眼,好像可以理解所有她藏在心底里不便说明的情绪。

在天台最高点可以眺望到带着华美的中世纪意大利风格的建筑物塔尖,砖红色的瓦,陈旧泛黄的墙面,还有一盏好像随时可以被吹熄的烛灯,安静而忠诚地见证历史冲刷过往痕迹,新旧轮回,周而复始。

苏沐橙和叶修都安静地看着,良久过后,苏沐橙慢慢地靠进了叶修的肩膀,很轻地对叶修说:“叶修,我有点想哥哥。”

苏沐橙其实是很少会主动和叶修谈苏沐秋的。

她在平日里的形象一贯都是坚强的,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会忘记,不是每一个女孩生来都那么坚强。她们也曾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也曾有过懵懂的孩童时代,甚至可能会有任性娇纵的少女时期。

只是属于苏沐橙的那份天真和娇气,早就被一个人的离开磨得支离破碎,最后灰飞烟灭,就此散落在被封存住的往日记忆里,再也回不来了。

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会哭的。

就是那一天,稚嫩的小姑娘扒在那一层薄薄地盖住了自己哥哥的白色被单上,眼泪哗啦哗啦得流,哭得放肆大声。很难过,是心脏疼得快要裂开的难过。

冰冷的医院里,周遭的人们或是漠然地走过,或是怜悯地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又或是一声又一声地叹气,没有一个人过来关心她,安慰她。

那时,可能是因为被苏沐秋和叶修保护得很好,有一丁点儿关于不被人放在手心里关怀的委屈就这么慢慢地蔓延了出来,掺杂在她的眼泪里,带了份不知世事的,仿佛被抛弃了一般的伤心。

哥哥不要她了。

没人要她了。

后来叶修来了,对她说:“沐橙乖,还有我啊。”

他极少说这些安慰的软语,这会儿说出来,难免带了些生疏。只是他一下一下地摸着小姑娘的头,轻却坚定,像是从此以后就把什么东西承载到了自己肩上。

小姑娘终于站在了自己可以信赖的人旁边,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再诉说一番自己的悲伤和恐惧,她希望叶修及时地安慰她,鼓励她,告诉她,她该怎么办。可是当她这么想着,一抬头,却看见了叶修在哭。

在苏沐橙的印象里,叶修从来不哭。

他总是漫不经心却气定神闲的,遇到天大的事都神色自若,唇角稍稍翘起,眼神清亮中泛着点点笑意,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狡黠却明朗,坚强又淡然。

可是这个曾经为了给苏沐橙交学费两天吃不上饭却仍旧笑容轻松的叶修,这个无论生活有多困难都还是笑容明亮的叶修,现在肩膀颤抖着,眼眶红红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都是极力压抑的泪水。

后来苏沐橙总是在想,所谓的“一夜长大”,说不定还不需要一个晚上。因为在看到叶修的那一瞬间,她好像就长大了。

亲人离去的疼痛还在,却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窒息感。像是难过到了极致,却发现原来还可以再难受一些,如果打个粗浅的比方,就是一条遍体鳞伤的鱼,疼到无法忍受的时候,忽然搁浅了。

于是那个天真的小姑娘死了,只留下了一个坚强的苏沐橙。
苏沐橙记得,那时她很用力地抹掉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极力地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一定很惨不忍睹的微笑,仰起脸来摸了摸叶修的头。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和叶修提过“我想哥哥”。

人的成长方式都是不同的。有人是一步一个脚印,缓慢却安全地成长;有人是从小被泡在蜜罐子里,由其他人耐心地,温和地教着成长;有人是从小就受到磨砺,于是成长得很早,导致之后,不再记得当年的自己。

那么苏沐橙的成长,大概是由鲜血灌溉而成的。

苏沐橙记得在会议室里,那个苏沐橙*站在苏沐秋身边,却不是紧紧靠着的姿势,亲昵而不依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被哥哥保护得很好的,却不会被过分溺爱的懂事女孩,应该是人人都喜欢的那种类型。

这个另一个世界的另外一个苏沐橙*,和她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所见过的黑暗,和经历过的伤痛。

所以在刚才,她看着那个正好奇地看着自己,眼睛干净清澈,还带着一点善意的微笑的苏沐橙*,忽然就不想再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这并不是因为嫉妒,也并不是因为不屑,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一种一种唯恐被灼伤的退缩。

“刚刚那个人和哥哥长得很像,”苏沐橙没有等叶修回答她那句“我有点想哥哥”,就接着说了起来,“我差点认错。”

“可是他不是哥哥,”苏沐橙喃喃自语道,“哥哥才不会见到了不理我,也不会坐得离你那么远。”

叶修侧头看苏沐橙。

“刚刚我只是在想——啊,原来哥哥长大以后是这个样子啊。”苏沐橙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比小时候还帅呢…哥哥肯定会很高兴的…”

风声近乎静止,连对面那亮得灼目的一盏灯都缓缓暗了下来,轻柔地铺陈在苏沐橙安静的脸颊上。

苏沐橙睡着了。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凝固在了一双相互依靠的背影上。

叶修小心翼翼地把苏沐橙的头往自己肩膀上靠得再里面去一点,然后蹲下身来,将自己披在苏沐橙身上的外套又拢紧了一点,接着背起苏沐橙,轻轻地打开了天台门,很慢很慢地走下了楼,到了苏沐橙*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苏沐橙*从房内探出一个脑袋来,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叶修身后背着的苏沐橙,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她睡着了,我送她回来。”叶修解释了一句,又有些迟疑的样子,顿了顿,问道,“……我可以送她进来吗?”

“啊,没关系,你进来吧。”苏沐橙*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正堵在门口,当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退开了一点,给叶修让路。

叶修走进了苏沐橙*的房间,目不斜视地把苏沐橙放到了床上,再偏头有些歉意地问道:“待会还要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苏沐橙*摆了摆手,笑着说,“毕竟她也是另一个‘我’,算不上麻烦啊。”

叶修笑了笑,便打算转身离开。

“叶修——”苏沐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叫住了叶修,在叶修转身来询问地看着她时,她却只是偏着头,有些疑惑的样子。

“没什么,”苏沐橙*笑着摆了摆手,“晚安。”

“晚安。”叶修回了一句。

从苏沐橙*房间里出来,叶修就往苏沐秋房间走去。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也算是变相的“寄人篱下”了,回去晚了,万一苏沐秋已经睡了,吵醒他就不太好了。

所幸苏沐秋还没睡,叶修一敲门,他就开了门。

他应该是刚洗完澡,只穿着一件浴袍,正在给自己擦头发。一路带来的雾气氤氲,在他黑亮的眼睛里画出不规则的精致纹路,水墨描摹般浓淡重抹。

苏沐秋的眉眼是很好看的。

这一点从他的妹妹——联盟第一美女苏沐橙身上可以得到充分体现,叶修心里一直清楚,苏沐秋要是当初能杀入荣耀圈,指不定就变成荣耀早期的代言人了。

只是这个世界上,哪来的“要是”,又哪来的“如果”。

叶修看着苏沐秋有些恍惚,许是想起了陈年旧事的缘故,面前这修眉俊目的青年就和当初眉眼飞扬的少年逐渐重合在了一起,再无违和。

但还是不一样的。

苏沐秋察觉到叶修在透过他看着谁,却出奇地没有感到不悦。他只是后退一步,手慢慢地从擦头发的毛巾上落了下来,过了会,说道:“你先去洗澡吧。”

叶修转身关门,似乎是背对着他应了一声,然后“咔哒”一声落了锁。

随着这清脆的一声落下,苏沐秋的心也从高空中重重跌下,仿佛有什么不真实的东西重落地面。他张了张嘴,开了口,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衣服我已经帮你放好了,今天先穿我的,明天再去买。”

“谢谢啊,”叶修似乎是有些惊讶,目光在苏沐秋身上一掠,道了声谢,笑着随意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还挺贴心啊,对一个陌生人都这么好?”

“你不是陌生人。”苏沐秋几乎是想都不想,就立马开口反驳道。只不过很快,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那微扬的眉就稍稍落下了一些,声音也低了点:“你帮我照顾了沐橙,就算不上陌生人。”

“沐橙可跟你没什么关系啊,”叶修却毫不客气地指出,“她跟这个世界的‘苏沐橙’不是同一个人,也一点都不一样,你应该清楚这一点。”

苏沐秋有一瞬的呆滞,似乎是被叶修的直白点醒了什么东西,半晌都没说话。

“我先去洗澡了。”叶修没等他回神,就开口说道。他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心情变化的样子,面上还是平平淡淡的,转身走进了浴室。

苏沐秋站在原地一会,一动不动,宛如一尊完美的雕塑。然后他忽然朝后退了几步,猛地摔在床上,双手张开,毛巾轻飘飘落下,盖住了脸颊。

卧室里有水声淅淅沥沥,敲在他心底的同时,也将他的心脏浸泡得湿漉漉的,像是被蒸上了一层温暖的水汽。他怔愣着看着透过毛巾照在眼底的,不甚清晰的圆形吊灯,瞳孔里的其他影像渐渐地模糊到归于一片苍白。

水声停了。他忽然撑住床榻一骨碌地爬起来,扯下了毛巾,定定地看着浴室的门口,直至叶修出来,被他这副眼冒绿光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干嘛呢?”叶修回过神来,就有些无奈的样子,心想这人怎么换了个世界还是这样偶尔发病,跟个楞头鹅似的?

“现在没关系不要紧,毕竟美好关系都是被创造出来的,”苏沐秋却像是找到了什么目标一样双眼明亮,把看上去一头雾水的叶修按在床上坐好,然后拽着手里的毛巾,压上了叶修还在滴着水珠的头发,“我帮你擦头发,作为交换,你就讲一讲你们的事,怎么样,很划得来吧?”

听听,这什么语气?

我替你买零食,你告诉我个秘密!

我给你一颗糖,你帮我写作业!

……

这些小学时朋友之间说的充满童心意趣的对话,真的和苏沐秋说的那句类似于“我帮你擦头发,你讲讲你们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苏沐秋同志,”叶修的头发被苏沐秋包着毛巾揉了一把后变得有些散乱,他分外无语地抬头看着一脸理所当然,好像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的苏沐秋,语重心长地教育道,“你都是当领队的大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可爱啊?”

叶修的五官轮廓是很柔和的,有着在往日里并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清秀。他的眼睛特别的漂亮,黑而亮,像是偷偷藏着一片夜色中的海,不时掠过稀落的,零零碎碎的星光,仿佛海上的倒影。于是当他抬头看苏沐秋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再正常不过地对上了苏沐秋的眼睛。

他的下巴扬起一点,松散的头发被压在毛巾下,水珠旖旎地滑过他的下颌,滑进他的衣领,仅剩下一丝灯光下晶莹的水痕。重要的是,他的衣服是苏沐秋的,大了一些,却不显得臃肿,只是衬得他又清瘦了些许,白瓷般的皮肤上浅浅的红,嫩气得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苏沐秋还揉着那条搭在叶修头发上毛巾的那只手动作一顿。几秒之后,他迅速将那毛巾向下一扯,盖住了叶修的上半张脸,动作称得上是凶猛了,感觉像是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叶修冷不防面前一黑,还在茫然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苏沐秋像是为了遮掩什么而刻意压低的嗓音:“不行,反正我已经帮你擦了头发,你必须要告诉我,不然就是耍赖。”说着,他就开始不轻不重地用毛巾擦起了叶修的头发。

……耍赖的是你吧?

叶修哑口无言。

苏沐秋胸膛里的那颗心脏一蹦一跳得兀自运动得欢实,一声又一声,让他连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大概是很怕正坐在他左胸肋骨三寸前的叶修会问他“为什么你心跳这么快”。

“可以说的事情太多了,”叶修想了想,“你要是真想知道,还是自己去问沐橙吧。”

还在擦着自己头发的动作好像停了会,苏沐秋的声音就隔着毛巾模模糊糊地响起:“那你呢?”

“我?”叶修似乎有些不解,“我什么?”

“你…”苏沐秋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有什么想问我的?我可以回答你。”

叶修沉默了会,发现自己还真有想知道的东西,便问道:“你们这里,方锐*怎么样?”

“他还在呼啸,尝试着改变了一下自己的风格去迎合唐昊*的节奏,只是效果好像不太好。”苏沐秋回答,又反问道,“那方锐在你那个世界怎么样?”

“你刚刚可没说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叶修仰头看苏沐秋,“没这么不肯吃亏吧?”

“我都回答了你啊,”苏沐秋心脏又是猛地一跳,避开叶修明亮的眼眸,说道,“礼尚往来。”

“他很好,转型成了气功师,现在在兴欣里可是第一大牌,”叶修回答了苏沐秋的问题,接着问道,“孙翔*现在怎么样?”

“孙翔*一开始在越云,后来转会来了嘉世,再后来又转会去了轮回,”苏沐秋答道,“兴欣…是你的战队吗?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对。兴欣是个新战队,第十赛季入联盟,是第十赛季的冠军,你觉得怎么样啊?”叶修接着说道,“你刚刚算是问了两个问题啊,我也要问两个。”

“还说我不肯吃亏,”苏沐秋听出了叶修口气里“自家孩子当然最优秀”的骄傲之意,手痒之下又揉了一通叶修的头发,这才轻哼着说,“算得这么清楚,到底是谁不肯吃亏啊?”

“那当然,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呢。”叶修任着苏沐秋在他脑袋上作怪,坦然道,“嘉世现在怎么样了?”

“嘉世?嘉世挺好的…这个赛季拿了冠军,出了几个了不得的新人,”苏沐秋顿了顿,“不是还有一个问题吗?是什么?”

“你…”这次叶修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轻声问道,“你怎么样?”

如果说这个世界的你没有再遇上我,如果说你可以一直好好地活下来,如果说你按照着原来的轨迹一路走来,那么现在的你,过得怎么样呢?

“我…我还不就这样,”苏沐秋摸了摸鼻子,“一直待在嘉世里,培养了几个新人,这个赛季带着嘉世拿了冠军,然后就功成身退,退役了。不过还没想好以后要做什么,就被派来世邀赛担任领队了。”

“挺好的,”叶修认真地听着,露出一抹很浅很浅的笑容,重复道,“这样就挺好的。”

温暖细腻的橙黄色光晕显得叶修脖颈那一处皮肤白得发亮,苏沐秋忽然就用了种如鲠在喉的难受和茫然不解。

“那你那个世界的‘我’呢?”他忽然开了口,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涌上,致使他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个答案,“‘我’怎么样了?‘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是你在照顾沐橙?为什么‘我’没有来这儿?”

“你问了四个问题,”叶修一顿,侧头避开了苏沐秋的手,从那擦头发的毛巾下钻了出来,“今日问题指标用没啊,改天再告诉你。”

“什么时候定的这个指标?我怎么不知道?”苏沐秋睁大了眼睛看着叶修,“你无理取闹!”

“对,我就无理取闹了,”叶修异常爽快地接受了这个,站在床边扬眉看着苏沐秋,“苏沐秋小朋友要不要掉个眼泪来控诉我?”

苏沐秋看着面前这个人气定神闲,明显有恃无恐,还眼含揶揄的样子,反倒笑了起来:“叶——修——你有本事别跑!”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嘴里拖长着叶修的名字,却在话音落下后猛地换上一副恶狠狠的面孔,动作极快地一把就扑上前把叶修拽到床上,手却毫不含糊地冲叶修腰上挠去。

“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哈哈哈…”叶修天生怕痒,这下被挠得整个人笑与泪齐飞,嘴上却还在不知死活地放着话,“说不过就挠人痒痒——还不承认自己是小朋友,苏沐秋你羞不羞啊你哈哈哈哈哈哈…”

争口舌之利苏沐秋确实不在行,不过因为有锻炼的缘故,他的体质却是比叶修好上了一大截,因此此时压制得叶修动弹不得。

本想挠完这一轮就不闹了,结果听到叶修现在还这么嘴欠,苏沐秋马上就决定再多挠几轮,登时就要再动用自己的罪恶之手——

然而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神色愕然的喻文州*正手持房卡站在第一个,他身后的喻文州神色更加愕然,而一旁的方锐*和方锐目瞪口呆,最后还站着眼神呆滞的李轩*和李轩。

他们一起看着房内的场景——

衣衫不整,脸颊通红,双眸含泪,此时雾蒙蒙地看着门外人,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叶修。和压在叶修身上,同样衣衫不整,脸色狰狞,咬牙切齿,双手就要扒开叶修衣服,此刻还面带凶气,仿佛被打扰了好事一般十足不悦地看着门外的苏沐秋。















*

各种狗血,各种漫天飞醋的国家队。

真是我的爱(喂你

这里有个私设看清楚了啊(敲黑板),在文里怎么区分苏沐秋这个世界的国家队和叶修这个世界的国家队呢?

苏沐秋这个世界的国家队会在名字后加“*”,如上文中的“苏沐橙*”“方锐*”这种。

另外,此文甜文无误!!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撕逼大战和修罗场=3=大概表达出了点梗的妹子的……

伞哥:看到你就想宠你。

???

温故要完结了,以后主更无独有偶啦。

明天有温故更新,让我为自己打下广告(???

all叶快穿超级无敌狗血淋头文:温故知心

评论(61)

热度(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