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Ⅶ·3

“放心,这无涧崖我都过了千百遍,不会有问题的。”

堂堂黑无常哪里会怕这种深渊,黑白无常本就是鬼差里领头的,在地狱里还真没有什么可以伤到他们的东西,这些可怕的场景都是用来吓唬凡人和误闯小鬼的。

苏沐秋本来以为叶修是在说笑,但他看着叶修的眼睛,胸口蓦地一窒,难以形容的感受令他不由自主开口安慰道。

叶修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失常。他退开两步,自然地放下手,开口说道:“主要是我怕过,所以就要麻烦你带我过去了,多带一个人,你还是要注意安全。”

“你怕无涧崖?”苏沐秋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说,“白无常会怕无涧崖?”

“对啊,我恐高。”叶修不咸不淡地扯谎。

“……”苏沐秋看着叶修,这下有点相信他把前任白无常气吐血的事了。

“走啊,过去了。”叶修见苏沐秋迟迟没有动静,理所当然地催促道,“你不是说不能让孟婆久等吗?”

“好吧…”苏沐秋终于认命,将手覆在叶修手腕上,恁地腾空而起。风声呼呼,转眼间,两个人已经到了无涧崖对岸。

“…就这么飞过来?”叶修还以为要经历什么锁链惊魂,结果过程却是如此简单。这不到三秒钟的飞跃着实令他大吃了一惊,这下不由得指着那锁链问道:“既然可以飞过来,要那玩意做什么?”

“不是人人都可以飞过来,那个是用来带被囚住力量的恶鬼的。”苏沐秋解释道,终于还是忍不住发问,“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真的是这一任白无常?”

“我可能曾经记得,”叶修“呵呵”一声,抹黑自己的时候显得格外坦然,“但是我不太好学,都忘了。”

“……”这是已经无语的苏沐秋。

“奈何桥…是这吗?”然而叶修的视线已经遥遥越过他,看向不远处的那一座平凡木桥。

“那是奈何桥,旁边是黄泉路。”苏沐秋这时已经接受了叶修什么都不懂的事实,无奈地解释道,“都不是我们该走的路。”

叶修目光再看向旁边那条寸草不生的路。那之上有鬼差正押送着一批批人走向奈何桥,鬼差也生得并不青面獠牙,只是一身官服企鹅面无表情,看得叶修“啧啧”称奇。

“走吧。”苏沐秋见叶修满脸新奇的样子,便等他看了一会,才拉着人往奈何桥那去。

奈何桥下是安静流淌的忘川河,不知要流向何处,也不知源头处在何处,只是孤独地在奈何桥底下千丈之处的黑暗里,蹉跎着时光。

奈何桥上并不安静。

一个浑身包裹在衣袍里的人正坐在奈何桥后,只从轮廓上勉强认得出这是个女子。她一碗又一碗麻利地装着推车的桶里透明的汤,接着递给面前经过的人。而被送上汤的人,有的衣衫褴褛,有的衣着富贵,有的年老体迈,有的风华正茂,有的面色麻木,有的却愤慨痛苦。

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眼泪横飞着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我不想喝汤,我不想喝汤!我答应了她的,我答应了她绝对不会忘记她的!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喝汤!”

“这是规矩。”那孟婆往后退了一步,不让书生碰到她的衣角。只是听那传出来的冰冷而漠然的音色,这孟婆居然是个年轻女人。

“不想喝就别轮回了,只要能熬过每日一次的‘刑’,你就可以在百年之后和她重逢。”孟婆这时的声音甚至像带了点讥诮。

但见那书生呆呆看着孟婆,浑身一抖,似乎是被那所谓的“刑”吓到了,只得乖乖地端起碗喝下汤,然后面色空白地走了过去。

“呵。”孟婆冷笑了一声。而那些在桥上寻死觅活不愿过来的人此时也静了一静,终究是一个个安静地端碗喝汤,走去了轮回。

“‘刑’是对于那些不愿轮回的鬼的惩罚。”苏沐秋再度尽职尽责地解释道,“生死轮回,世间根本。若是每个人都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这地狱也就乱了套。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死活不肯喝孟婆汤,阎王就想出这么个法子,只要每天忍受那生不如死的‘刑’,就可以长久地待在这里。”

苏沐秋接着又说:“只是这任孟婆…好像不如往任慈祥啊。”

“师傅早就跟我说,这一任的孟婆不太好相处,让我在交接的时候千万不要迟到,”苏沐秋小声地对叶修说,“每一任地狱职位更替都是大事,一换就都会换,所以我也不认识这任孟婆。”

“嗯…”叶修有点心不在焉。

因为这时,他的脑海里非常给力地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深渊孤冢》讲的是发生在地狱里的故事。男主苏沐秋是新一任黑无常,女主暮泠泠是新一任孟婆。按理说任何上任的冥界官吏都应该喝过孟婆汤,不记得前世记忆,但暮泠泠偏偏没喝那碗汤,并且瞒天过海,做出喝过汤了的样子,骗过了所有人。]

[暮泠泠前世是一个家庭和睦的千金大小姐,直到她发现她的父亲母亲的婚姻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而她则是两人用来互相牵制的筹码。她的父亲是个同性恋,结婚后还和自己包养的一个男小三一直住在一起,而她的母亲出面,简简单单用钱就搞定了那个男小三。之后她父亲果断不要她和她母亲,离婚了。而她母亲也迅速找了个男人,把她抛给保姆。暮泠泠本以为一切都是骗局也罢了,好歹她父亲还是真爱那男小三。但事实是他父亲离婚之后毫不犹豫一脚踹开了男小三,找了个新男人逍遥快活。暮泠泠是被她父亲新交的一个男朋友杀死的,她父亲和那个男人一起喝酒喝多了,开车撞死了她。更重要的是,不慎撞死她之后,她父亲居然选择将她抛尸野外。]

[暮泠泠从此再也不相信世间爱情,更对同性恋恨之入骨。她认为同性恋是肮脏的,连带着她对这个世界喜欢苏沐秋的叶修也厌恶不已。在经历了一系列事情之后,她和苏沐秋在一起了,而这个世界的叶修最后因为陷害她被打进了忘川河,再也无法轮回。]

[这个世界没有男配…叶神你的任务只有一个,让女主愿意去轮回。]

[因为每个在冥界当差的鬼,都是不愿意轮回的。但这冥界岂是普通人能待的地方,这里的死气太重,常年侵蚀着一切。哪怕已经成为孟婆或黑白无常了,在这里待久了都会失去最后的轮回机会。等失去轮回机会后再待下去,就会魂飞魄散。地狱官吏只有自己愿意轮回了或是即将魂飞魄散,才能寻找下一任继任人。]

原来是这样。

难怪这个叶修的记忆是一片空白,除去他可能真的不记得关于白无常的事情之外,还因为他喝了一碗孟婆汤。

“这个意思吗……”叶修琢磨了一会,问道,“那我们能在这坚持多久?”

[真要魂飞魄散的话,要过个几千年吧。]系统老老实实地说。

叶修:“……”

话又说回来,就算女主等得起,他也是不可能在这待上个几千年的。

“来了就来了,为什么要干杵着,真当这里好看风景?”就在这时,暮泠泠转过头,准确无误地水准叶修和苏沐秋的脸,嗓音里带着令人冷到骨子里去的讥讽。

要是个小气量的人,指不定就挽着袖子跟这个讲话刻薄的暮泠泠吵起来了。

但叶修和苏沐秋都不是会跟女孩计较的人,只是当做没听到一样,上前打招呼。

“泠泠姑娘?”许是从上一任黑无常那知道了暮泠泠的名字,苏沐秋不太确定地问道。

“我是暮泠泠。”暮泠泠整张脸只露出一双漆黑冷清的眼眸,冷冷地盯着叶修和苏沐秋,“跟我过来交接。”

“那他们…”叶修指了指那群正等待着喝汤的人。

“他们不是想要记住自己心爱的人吗?”暮泠泠嗤笑一声,说话毫不客气,“看看多记这几分钟会不会让狗男女们下辈子再相遇…哦不,狗男男也是的。”

叶修的脚步忽然停住了。

暮泠泠见身边没动静了,转身看着叶修:“我不希望你只会耽误我的时…”

“这么说还是不太好吧。”叶修皱着眉头,开口却是毫不犹豫地反驳。

“你说什么?”暮泠泠明显有点愣怔。

“我说,”叶修指了指那群正在等待的人,认真地回答,“你刚刚那么说不好。”

暮泠泠脑子一空,永远无法被人触及的伤疤在此时隐隐作痛。她看着毫不客气斥责自己,不因为自己女孩子身份而委婉半点的叶修,胸口起伏不定。

她瞪着叶修,再一瞥旁边也皱眉不说话的苏沐秋,声音都不由自主尖利了起来:“你知道什么?这些人都是虚伪的,连为了自己爱的人受痛苦都不敢,只会粉饰太平地说些漂亮话,看着都让人作呕!”

“难道一定要为了自己爱的人要死要活才算真爱吗?”叶修平静地看着暮泠泠,“任何人除了爱情都有其他的东西,可能是家人,可能是朋友或别的什么,没有人有义务为了爱情去抛弃其他的一切,那不叫浪漫,那叫不负责任。”

“你真的觉得,为了自己爱的人要死要活,你爱的人会很开心吗?”

九重地狱深处,寒风如刀凛冽,陈年旧事的伤口被血淋淋地撕开,叶修面上没有表情变化,却从指尖到心口,都裹上了冰冷到极致的疼痛。

那是永远不愿意回忆起来的,死死憋着眼泪直至眼眶通红,好想醉在酒精里再也不醒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那是失去了的疼痛,是求而不得的苦楚,也是比死去的他更难受的情绪。

爱是什么?

从没经历过的叶修自己都不明白。

可是他却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地知道,暮泠泠所描述的,绝对不是爱。

时间静止。





*

好,要和女主干架了。

评论(48)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