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周叶】Abreast


★奇奇怪怪的雇佣兵paro,给 @葡萄味团子 小天使的点文。

*

篝火围着的地,火星“噼里啪啦”的响,一群穿着迷彩服脸上尽是泥污的人正围坐在一起喝酒大笑,不知怎么的,就把话转向了一旁正安静屈着一条腿坐着的男人身上。

“叶队小情人今天又来啦?”

“啧啧啧,叶队干嘛那么冷若冰霜啊,人家小姑娘含情带怯的,好歹也领下情呗?”

听到身边队友正调侃自己时,叶修正摆弄手上那罐瓶装啤酒。他利索地“啪”一声扯下易拉罐上的拉环,金属碰撞间琥珀色的浑浊液体冒着猝不及防间上升的雪白气泡。

“够了啊。”越听越不像话,叶修笑着就作势要把手上那酒往叫闹得最欢的人身上泼,说,“明天你们是不想休息了是吧?我就算了,连司令女儿也敢拿来调侃,嘴上没带把啊?”

那下属见状连忙躲开,嘴里笑嘻嘻的:“诶叶队,你不能因为自己喝不了酒就把酒往别人身上洒啊,多浪费。”

“太久没管教了吧你?”叶修顿时笑骂,扯了扯领口的扣子,起身摇摇晃晃往驻扎地走去,往后一摆手,懒洋洋的,“明早六点集合,迎接上头派来的小公子。”

他一走,篝火边的人就安静了半晌,随即又像炸开了锅的蚂蚁一样沸腾起来。

“刚处理完那跨境走///私犯就要调教贵公子啊?”一个人惊讶地张张嘴。

“去去去。”坐他旁边的一个人嫌弃一般地推他一把,也咧咧嘴,“面子真大,居然要整个团去迎接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上头哪位的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另一个人好似对这个明天要来的大人物没什么兴趣,只是摸摸下巴“嘿嘿”笑了两声,“叶队今天又这么早休息,跟以前一样啊。”

“那还用说,叶队的清心寡欲在这片区域里都颇有名气好吧?”

“叶队长着一张风流大少的脸,偏偏过着比苦行僧还苦行僧的日子,我都替他惋惜。”

“得了,你没叶队那样的资本,没看人家司令家的小公主天天围着叶队跑吗?”

这一瞬间,时间又安静了一会。

“本来就是刀尖上舔血的人,过完今日还不知道有没有明日,怎么还能奢求跟好好一姑娘一起过安稳日子啊?”隐约听到有人在叹息,“叶队心里明镜似的,不愿意耽误人家呢。”

*

看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叶修是真有点惊讶。

面前的人长着一张极其俊美的脸,五官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无可挑剔,便是没有笑意,那双如染点漆的眼睛也让人说不出话来,活生生的心醉神迷。他长得也高,头发不像时下年轻人一样捣鼓得乱七八糟,干干净净,挺拔如松如竹,却丝毫没有跋扈之气。

长成这样气质还出众,站在大街上估计都有人认为是平面模特。

还真是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叶修心里感慨两句,面上倒是不显,煞有介事地问道:“你是周泽楷?”

对面那个一直安静沉默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好吧小周。”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你以后就要住在我们这了。”

他背着手率先走出一步,慢悠悠地说:“我叫叶修,你爹估计也跟你介绍过了,随你怎么称呼。”

周泽楷轻轻地“嗯”了一声,晨雾朦胧,前方人的背影却看得清楚,记忆再回溯一点,就想起了一双亮若晨星的眼瞳,三分洒脱三分冷淡,一分惫懒两分笑意,还有一分用来掩饰的玩世不恭。

活脱脱的叶修,矛盾又真实。

“看到没,我们兴欣佣兵团可穷了。”叶修一边指着旁边的帐篷一边叹气,半是调侃半是试探地说,“你说你一个好好贵公子,干嘛真听你爹的跑来受罪啊?”

“呃…”周泽楷沉默一会,大概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只是笨拙地吐了几个字,“不会拖后腿。”

“我可没说你拖后腿啊,”叶修一惊,连忙澄清,还要再说什么时,就听到前方一阵嬉闹声,还没等他阻止,一个挠着脑袋的佣兵就凑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

“嗯…周公子…你好…”他慢吞吞地想出一个称呼,接着就有些尴尬地回头看一眼正在后面为他握拳的队友,低低地说,“我想找你请教一下。”

哇,这不欺负人吗?

一旁站着看热闹的佣兵团团长——兴欣的真正掌权人陈果这会都要看不下去了,想上前说句话。

本来嘛,好好一个玉树临风的公子哥,和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佣兵比划,谁输谁赢一目了然,这群人也真是,见不得团里被强行塞来一个拖油瓶,也不能这样吧?

陈果正无奈着呢,转眼却看见叶修饶有兴致地挑眉看向两个人,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当下又弄不明白了。

叶修也不是没分寸的人啊…

她正心神不宁,袖子就被人扯了一下,转头看见苏沐橙笑吟吟地冲她摇了摇头,示意“放心看着吧”。

却看见周泽楷愣了愣,第一时间却是看向叶修,似乎要征询意见。

叶修见状笑着摇摇头,最后还是低下声音说了句“别下手太重了,他们没恶意。”

周泽楷点点头,对着对面那个佣兵也点了点头。

……

看到那个佣兵被摔在地上的那一刻全场都是寂静的。

刚刚那场战斗绝对是一边倒,周泽楷的攻击手段干脆利落,带着令人心惊的狠意,明显就是练过的,但明显也收了手,不然那个佣兵被摔到地上也不可能还生龙活虎的样子了。

这下,所有人不敢小瞧这个俊美得像是从电视上走下来的年轻人了。

陈果目瞪口呆:“这个身手…也只有叶修才能打过了吧?”

*

周泽楷又一次做了那个梦。

梦里他还是个小少年,夜色寒凉,月光从窗口那透过来,清清泠泠的,没有一丝人气。

他很冷很饿,扒着那个小到只够一只手进出用来给他送饭的窗口,想是要捉住什么徒劳的温暖。

然后他就真的抓到了。

那双手很漂亮,白皙修长,带了薄茧,但是却不粗砺。

“周家小公子?”那个夜色中唯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清亮亮看得清晰,带着他翻墙逃跑,将他压在身子下挡住炮火,漫不经心地用嘴撕下绷带为自己包扎的青年,明明那么年轻,明明比他年长不了几岁,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从此落进了周泽楷的心里。

周泽楷只是叶修寥寥十年佣兵记录里微不足道的一个任务人物,可能叶修至今为止都忘记了他;而叶修却是周泽楷那么多年人生里唯一一个奋不顾身救他的人,哪怕出发点是因为任务,又有什么关系?

于是他也学会去努力,独自在黑夜里舔舐伤口,不再抗拒父亲身份所带来的宿命,但要求只有一个——

“你想好了?”书房里压抑的谈话,居高临下的父亲看着他,语言沉淀着什么,“一旦进去,可能会为此送命。”

“想好了。”言简意赅的青年直视着父亲的眼睛,一秒都不曾犹豫。

如果可以不让你受伤,如果可以让这个老套的故事多一个结局,如果可以进入你也在的世界,尝试做那个与你并肩的人,其实其他都无所谓。

*

子弹在沙丘上镪镪发出金铁碰撞声,密集的弹火让人招架不住,大地匍匐着颤抖,似巨兽在涌动受伤的背脊。

“他娘的,这老毒怪哪里来的这么多后手,怕死怕到这种程度,我也是服他。”魏琛瞅着个空档就按着枪不要命地打,虎口被后坐力震得开裂,鲜血直流。

“谁知道这家伙之前都在仓皇地跑,居然还留了这一手!”其他的佣兵也啐了一口。

捉捕出境毒///贩的任务而已,以往接了无数次,哪知道这次会这么棘手。

叶修不说话,往后看了一眼那片茂密的原始丛林。

这里是边境,只要出了森林,自然会有军队来接应——问题仅仅在于,要拖住对方。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老魏,”叶修手上的三菱刺刀在指尖灵活地转出花样,很冷静地说,“往里边跑。”

“跑个屁啊,那边有装甲车!装甲车你看到没!”魏琛气急败坏。

“我们这边不是也有东西可以打烂那个玩意嘛?”叶修耸耸肩,目光若有所指地盯着自己背上的行军包。

“你,你…”魏琛的脸因为惊愕扭曲到变了形,明白过来什么后狠狠咬着牙骂道:“老叶你疯了?你他妈以为自己是拯救苍生的英雄吗?你留下会有什么结果你…”

“行了,走吧。”叶修轻描淡写地说道:“再不走难道要一起英勇就义啊,我应付得来,你们别拖后腿。”

魏琛的眼眶红了。

他怔怔地盯了叶修半晌,最终往后一招手。

“老叶,你要死在这,老夫改天就带着一整个团把这群小兔崽子一窝给端了。”

等人走后,叶修眼神冷峻起来,拽下背包将里头的东西扯出来,铺在地面上整理着,对面的弹火纷纷,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他不疾不徐地将那新式炸弹埋好,然后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全程他都没有抬头,直到一个人突兀地停到他面前。

“小周?”叶修张着嘴,惊讶地说:“你回来干什么?”

周泽楷不说话了,抿着嘴唇,将地上的导线猛地一扯,便拉着叶修往丛林里跑去。

“诶小周,你这是要干什么…”叶修一时间哭笑不得。

“你想留下来,”周泽楷忽然开口,像是不适应说那么多话一样,顿了顿,“你想多杀几个人,给其他人拖延时间。”

你想一个人对一个团,你想等待着他们过来以命相搏,你想在最后引爆炸弹,让他们一锅端,你想让你的团百分之百活下来,所以你撒谎,你说你可以应付,你其实是留下来送死。

很多话周泽楷都说不出口,他明白,可是他无法表达。

“那又如何?”叶修沉默半晌,轻笑一声,总算没做出其他反应,眼神冷了些,轻描淡写,“我是他们的队长…”

他以为周泽楷是拉着他让他走,可叶修却不愿意。因为事实上,如果叶修真的从此活下来却导致魏琛他们被追上,那他绝对不会感激周泽楷。

“我陪你。”可是周泽楷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毫不犹豫地回答。

叶修慢慢地瞪大了眼睛。

“我陪你。”周泽楷似乎是笑了一下,把叶修的掌心攥在手里,安静地说,像是在立下什么承诺。

无论如何,都会陪你。

*

“呸”一声吐掉口里的草根,叶修遗憾地对周泽楷耸耸肩:“没子弹了。”

周泽楷只是摇摇头,从迷彩服里抽出一把军用刺刀,说:“不要紧。”

那装甲车已经被炸弹爆了个稀巴烂,叶修和周泽楷留下来干扰他们拖延时间,仗着人少且山林保护,竟也没受什么伤。

不过对方毕竟人多势众,没了子弹,只怕应付得不会太轻松了。

“准备好了?”叶修看着周泽楷手里的刀,眨眨眼。

“嗯。”周泽楷聚精会神地盯着远方的动静,嘴里轻轻说道。

“成败在此一举,”叶修深吸了口气,“老魏他们估计已经入境了,只要躲过这波追兵,就可以撑到援兵到来了。”

“嗯。”周泽楷依旧是轻轻应了一声,一双眼睛却是清澈透亮,无所畏惧。

死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只想要你活下去。

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比起气定神闲弹药充足的敌人,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势单力薄还左逃右窜,实在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要追上来了。”小半天的躲藏令叶修也有些疲倦,轻微地咳嗽两声,“小周,你先走吧,我断后。”

周泽楷不看他,只是看着后方已经隐隐约约的人影,将手上的刺刀收好,冷静地说:“上树。”

“诶我说你…”叶修再次哭笑不得,但还是跟着周泽楷一起溜着趴在了树上。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在树上,看着树下跑来一队士兵,用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对后方一个一看就是领头人的人说着什么,然后就开始四处搜寻。

叶修胸膛里的心脏跳动得缓慢,他放缓了呼吸,以眼神示意周泽楷一眼,随即就如一尾灵蛇匍匐到那个领头人头顶,三菱刺刀不动声色地一滑,那个颐指气使却明显没有什么本事的领头人就倒在了地上。

一阵枪声骤响,同时,他向下一个翻滚就躲入了一旁的灌木丛,那里面是他早就寻觅好的岩石群,挡住一个人的身影绰绰有余。

与此同时,周泽楷冷静地伏在树后,一柄刺刀快速地划动着,每过一处就鲜血迸射,不留活口。

他跳下地面却未如跟叶修说好那样一同藏进岩石群另寻机会突破,而是极迅速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身后一群人跟着就把枪对准了他。

叶修顿时明白了周泽楷的打算。

——他是想自己引开兵力让自己逃跑?

叶修这下子总算体会到魏琛的感受了,干瞪眼半天,一咬牙就用三菱刺刀抹去周围仅剩的人的脖颈,跟着便追了上去。

让一个小孩不顾性命救了,他好歹还是个队长,以后传出去怎么见人!

*

“不要命了你!”被叶修追上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借着地形苦战一番,他一人对着对方五人,周遭都是尸体,叶修看着那满地的血不由得惊心,怒声呵斥时却格挡住了两个人挥向周泽楷的刀。两个人背靠背站着,倒是没说多的,就一起动手。

好家伙,居然真的耗到对方没子弹了?

虽然一开始问了句“不要命了”,此刻叶修还是不由得为周泽楷的实力叫好。

一起料理完那五个人后,叶修正想对着周泽楷发火,就看见这个青年对他笑了笑,信任又喜悦的样子,堵得他整个人都哑口无言。

他像在说“知道你会来”。

然而安详不过半晌,叶修还想笑两句坐下来休息会,却看见周泽楷的瞳孔猛然一缩,然后他被扑倒在地,一声枪响,惊鸟飞回。

朝叶修背后扑过去挡那一发子弹的时候,周泽楷的脑袋其实是一片空白的。

大概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因为是战友,可以彼此托付生命。

——活下去吧。

*

“嘶——”解开绷带的时候,周泽楷忍不住低低吸了口凉气。

“还知道痛啊,”叶修没好气地给他涂着药,“当时挡子弹看着挺精神的。”

周泽楷又笑了笑,这回真一声不吭了,之后就是疼得满脸冷汗,也没发出哪怕一声。

涂完药后,叶修很认真地说,“要不是援兵及时赶来,你就死在那了知道吗?”

周泽楷老实地点点头。

叶修顿时觉得牙酸,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好无奈地说道:“你难道觉得看见你死了我能不去拼命吗?做事不想后果的啊?”

“…呃…”周泽楷过了好一会才说:“对不起。”

“小周同志,你知道要是我们一起死在那里现在会有多好玩吗?”叶修没脾气了,只好一点点解释道,“那别人会说…”

“亡命鸳鸯?”周泽楷想了想,说道。

叶修:“……”。

进来探病的佣兵团众:“……”。

陈果:“…叶修,我觉得我有义务了解团员之间复杂的爱恨情仇,说实话吧,你和小周什么关系啊?”

苏沐橙:“…叶修,这种事为什么不早说?”

魏琛:“哈哈哈哈亡命鸳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词真是太适合老叶了,周泽楷你真是人才哈哈哈哈哈哎哟喂笑死老夫了。”

*

“跟我在一起会居无定所。”叶修瞪着眼。

“好。”

“会常年出任务,回不了家!”叶修强调。

“我陪你。”

“可能会遇到很多危险,甚至威胁到生命,像上次那样。”

“嗯,我保护你。”

“…我是说你,不是说我自己。”叶修无奈。

“嗯…没关系。”周泽楷“嗯”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个答案,眼睛里星星点点都是笑意。

“…………”

“喜欢你。”周泽楷低下头,很安静地看着叶修,鼻尖抵着鼻尖,呼吸灼热可闻。

真的喜欢你。

叶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能说什么。

沉默逐渐弥漫,四周安静到连火星炸开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好吧,”他终于叹了口气,仰起脸,也直视着周泽楷明亮的眼睛,在周泽楷猛然抱紧的动作里慢慢勾起唇,“亡命鸳鸯。”

月色正好。










*

不是很懂雇佣兵设定,所以各种乱写。

……各……种……乱……写……

遇到什么不科学的设定请千万不要介意!!!

评论(19)

热度(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