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9)

前文走:(1)

唐昊*带着满腔不平完成了今天的软件训练,其进步之快让叶修都忍不住拊掌叫好。

但他回房时已经收敛了所有心绪。迁怒,唐昊*笃定自己只是为求而不得的郁躁寻了个理由,不应当扯上唐昊。退一万步来说,万一唐昊真的想得很简单,没有对叶修产生别样的心思呢?

这个问题到底是纠缠唐昊*许久。他打定主意,要试探一番。

不过,也许还不用他试探——

“你去哪了?”

唐昊若无其事般问道,语气平静自然,好像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如果不是唐昊*知道他此前在训练室的桌子底下藏着,恐怕现在还真的要寻一个说辞。

但是既然一切都已经心知肚明,那就不必要。

“叶修帮我单独训练。”唐昊*干脆利落地承认,走进浴室里取下发带,垂下的发遮住他的眼睛,幽幽的似狼崽般的光芒也被掩得彻底。他没有回身去看唐昊的反应,就凭唐昊至今为止未置一词所导致的一片寂静,唐昊*可以猜出这家伙一定是被自己的坦白惊到了。

唐昊*将冰凉的毛巾拍上了脸颊,心头的一股冲动又燃了起来,他向来不是那种千转百回的人,虽然不似孙翔那样莽撞到过分,但也称得上直来直往。他转过身,声音透过薄薄的一层毛巾,被水汽氤氲成听不清晰的样子:“唐昊。”

唐昊没说话。

唐昊*继续问:“你喜欢叶修?”

疑问的语气,被他说出了一锤定音的意味。房间里陷入一场漫长的寂静,慢慢的发酵成一片酸涩。这样单刀直入的问话,很容易造成对方的尴尬。可他们都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了,掩饰都没有必要。

因为会被揭穿。

唐昊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但他对自己,在这方面向来是有信心的。这份非分之想被妥帖安放,恐怕早就可以收放自如到他人都瞧不出端倪的地步。

归根到底,他并不想争抢什么。

其实在叶修这件事上,他已经不像自己了。唯一一次的失态,就是集训时他坐在台阶上喝啤酒,叶修坐在他身边。唐昊那时候接到叶修的问题,忽然有了种被人看透的难堪。

他问,那你喜欢我吗?

唐昊不想把队内关系闹得太僵,事实上,他也想过要不要虚伪地奉承一句“我很敬慕领队”,但一想到说这句话时的自己,他就忍不住想吐。唐昊讨厌这样的两面三刀,他宁愿果断地回答说不喜欢。

没错,是,他不喜欢叶修。

往严重了说,他非常讨厌叶修。但这一点唐昊自认为他藏得很好,他平日里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态度,一视同仁的冷淡,对叶修甚至还要客气几分,他凭什么看出自己这些负面情绪?

难道还能是因为了解?这个理由让唐昊自己都觉得可笑。

唐昊此前一直以为,自己对叶修的讨厌,源自于人类最本能的一种情绪——嫉妒。他不愿承认,但也否认不了。他对“第一”这名号有种执念,你说他三伏三九天手指停在键盘上片刻不敢停,枯燥的训练一套一套可以做到背下程序,就怕自己那曾在训练营被人盖棺定论为“平凡”的天赋拖了后腿,一辈子止步于一个坐冷板凳的备选队员,那么遇到另一个和他境遇完全不同的,天赋异禀的人,他怎么能放平心态?

他只是个刚成年的青年,并不是圣人。

其实有天赋的人也不少,但唐昊独独讨厌叶修。尤其是接到世邀赛邀请,而叶修成为他的领队,喻文州成为他的队长后,他那种厌烦感升到了极点。

有对比才有差距,他一向对喻文州很有好感,而喻文州又温和有礼惯会做人,相比起来,叶修说话做事都太不客气,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而且有情感基础的人,不需要什么日久见人心,那种厌恶只会越来越深。

更因为喻文州和他那么相像。这个位于底端的人,逐渐攀登上了如今这个高度——怎么说也比叶修这种凭借天赋一举登顶的人,要让唐昊看得顺眼。

后来唐昊想,为什么独独讨厌叶修?

——因为那个人站得太高太远了。那么遥远,让人可望而不可即。而他不甘心自己心底升起的无力,索性说服自己,去诋毁,去厌恶。

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情感。

唐昊心里陡然而起的恶意,迫使他望了过去,借着微醺的酒,他说:“不。”他不喜欢叶修,起码不想欺骗自己,也不想戴上面具粉饰太平。

“你看,你都不喜欢我,我当然不高兴。”叶修对于他的答案好像没有丝毫意外,一本正经,“领队很受伤啊。”

唐昊于是就笑。他感到自己那点凡人之心,借由酒精一浇,已经脱离肉体凡胎之外,就等着遁入空门立地成佛了。对于叶修的一切成见都被清零,起码在这个晚上,他向这个自己非常讨厌的人,敞开了心扉。

这大概也有某种心理学的依据所在。

因为讨厌,所以展露阴暗面也无所谓。反正他从来不需要对方的好感。他叙述自己的压抑情绪,明明做好了孤单向前的准备,还是会为身边的空荡荡而感到莫名其妙的难受。努力是为了想要的东西,但是无人庆祝,无人理解,而这一次又一次的滑铁卢,太容易让人心生恐惧。他感觉自己像被世界边缘化,做不好也罢,却没有人在意。

唐昊自觉这种感情太过无病呻吟,但他控制不了。这下子是真的被酒精麻痹了大脑,好的坏的,小时候的长大后的,执拗到如今已成畸骨,他一股脑倒给叶修听。

那个领队就真的默默地听着。后来月色微凉,唐昊感觉到自己的头顶触上一片温暖。努力睁大眼睛望过去,发现叶修已经站起来了,然后弯下腰,将指尖顺过他的发顶。

“你首先要是唐昊,才会是职业选手。”叶修露出了一个笑容,是那种仿若终于察觉了什么的,柔软而安慰的笑容,“为什么不责备,是因为信任。唐昊,有点信心啊,你是队伍的一员,你也同样有天赋,只是这个世界上,你看不到的东西太多。”

“你能追赶上的人,其实也付出了百倍的努力,”叶修的眼眸乌黑而清澈,他低着声音,一字一句地说着,“你是一名优秀的职业选手。你还年轻,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这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哪怕你很讨厌我。”他说到这里,似乎自己都觉得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有些好笑,于是忍俊不禁般,摸了摸鼻子:“唉,我这么以德报怨,能不能打个商量,唐昊同学,你就试着,喜欢喜欢我?”

唐昊觉得自己是真醉了,不然也不会那样说话。

他说:“好。”

后面的事记不太清了。只是醒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正躺在被子里,神清气爽。大概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醍醐灌顶。

其实为什么讨厌叶修,不是因为嫉妒。

他就是这样自欺欺人。只是因为这个人站得高,又这样好,明明历经了那样多的蹉跎还能这样干净,还能这样的……让他忍不住被吸引。他只是太干净地想看着叶修,这种连争取都觉得是唐突的心情,与唐昊历来的作风实在不符合,因此他厌恶。

其实他不过是在自我厌弃。叶修呢?叶修手把手为他设计训练软件,叶修从来不会把他放在一边,然后在背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叶修不会把他当外人,只会毫不客气地指出他的错误,因为叶修是真的想让他尽快融入。他在叶修身上才能得到这种关怀,可他讨厌无法改变的唐昊。并且觉得,这样不求一物的感情太纯粹,难以启齿。

怎么可以喜欢上叶修。怎么可以有人这样好。

他搞不懂,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本该嫉妒的人。正因为觉得这样太过失常,才会告诉自己,我讨厌他。

直到后来集训结束的一场训练赛。

唐昊的唐三打一把抛沙挡住了索克萨尔的视线,而他自己被一枪穿云的巴特雷狙击清空血条,却换来了海无量躲过六星光牢的机会。极其出色的配合下,石不转被捉云手一把捞进来,不过几秒之内,残血的夜雨声烦以一个漂亮的落英式,结束石不转的性命。

赢了。

没有牧师的A组赢过了B组。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可以躲过一枪穿云攻击的唐三打,以命换命般,保住了海无量,让石不转血条清零,才得以让场面逆转。

方锐转过身看他,一脸不可置信,半晌后却是惊喜万分般拍了拍唐昊的肩膀:“厉害了我的唐队!”

喻文州在对面也温和地笑:“了不起。”

周泽楷望着他一会,接着又不知在想什么,然后出神般点了点头。

“干得好唐昊!”黄少天喜滋滋地溜过来,“没关系啊,虽然这次被周泽楷爆头了,下次本剑圣帮你爆回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说我觉得你刚刚真的…”

他们七嘴八舌地围在他旁边,嘈杂不堪。但唐昊没有觉得丝毫烦躁,他只是抬起眼,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叶修。他正既了然又讶异般地望过来,对上自己的视线后,唇角一翘,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微笑。

唐昊又低下头,虽然依旧不太自在,也露出了一个很淡的笑容。

其实他是在乎的,在乎他人的看法,在乎自己所做的一切得没得到认可。但越是这样,他就越要证明自己似地冲在前端,可是如今他发现了,不需要这样做。

他不用证明什么,因为他的队友非常地信任他。他们开口不说,是因为他们认为他迟早会改变。他是优秀的职业选手,他们理所当然不会有质疑。

他有了不再孤独一人战斗的理由,他想他身边还有队友,不需要发疯般担在自己身上。

他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无坚不摧。只是在过去,他强装并无所谓,好似抗拒着任何人的靠近。

只有那个一直平平淡淡的男人,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以无可阻挡的步伐,来到了他的身边,强制性地挤进心脏,驻扎着再也不愿离开。

唐昊时常在想,如果没有叶修,会怎么样呢?

如今他看着唐昊*,好似又明白了。

并不是说只要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点,谁都可以。而是只要是叶修,什么时候都可以。他和唐昊*在不同的时候遇到了同一个人,却不约而同被改变了。

唯有叶修。

唐昊看着唐昊*,没有丝毫迟疑:“是。”

喜欢叶修?

是。

他没有必要否认。

*

喝他爱喝的酒。

然后像他一样,喝醉了。

评论(149)

热度(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