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Ⅵ·1

金陵城的春日携着飞扬的碧桃,沾染着艳阳,如染年轻女子的唇纹,细腻又旖旎。一条护城河九曲回肠,泛起雪白的浪潮,细细洗涤过侧躺之人藕荷色的衣襟,晶莹剔透的玉翡在水中被游弋的鱼苗亲吻着上下漂浮。

他静静躺在河岸边,白皙如玉的腕间延伸至指尖上都流离着令人惊心动魄的血迹,整片土地被血濡湿。他墨发不加束,其间混杂着泥土的腥气,掩住那张脸颊。

轻巧的脚步声在他身边顿下。

前来的素衣男子蹲下,在他脉搏处一点而过,那微弱的跳动彰显着生命的存在。见此,男子眉间一点纹痕浮现,将背后的箩筐放下,轻轻将地上的人扶在自己肩上,一步步向不远处的青山走去。

暮春三月天,草长莺飞。

长安寺是万佛山上一座并不出名的寺庙,香火只能供应僧人日常所用,而万佛山名字虽磅礴大气,但实际上并不出名,或许是因为过于僻静幽深的缘故,甚至没什么人到来。

此时正值晌午,寺庙左侧屋舍的木门“嘎吱”一声被缓缓推开,正在院中四处打扫的人见状放下扫帚,温和地对着出来的人说:“你醒了?好些了吗?”

而另一个活泼又元气满满的声音也随着一道如风的步履传了过来:“方丈你救的人醒啦?这都好几天了,再不醒我觉得他都要饿死了…”

“少天,跟你说了多少回,寺庙内要清修。”喻文州叹口气,“这么莽撞,吓到人怎么办?”

“我这不是高兴嘛…”被训斥的人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黄少天清俊的眉目里带着灿烂的笑意,看着对面的人说道,“诶,你——”话语就在此刻戛然而止。

逶迤的墨发未及冠起,眼眸微眯,浓密的睫毛长得不似男子。像是受不了这么强烈的日光,他没什么血色的唇紧抿。他算不上羸弱却也说不上健壮,一身近乎白色的藕荷衣裳衬得他整个人都很沉静,那张脸庞清隽秀气,眉目如画般描摹,只是脸色和皮肤都苍白到不正常。他的五官其实都算不上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像鼻子像眼的,怎么看怎么顺眼,有种莫名其妙的魅力。

哇…好看哦。

黄少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刚刚还想说的话就这么断在嘴里,怎么也哼不出来了。

“呃——”叶修看着面前神色各异的两个人,刚开口就被自己沙哑的嗓音给吓到了,他连忙闭嘴咳了两声,感觉嗓子没那么硌得疼之后才继续开口问道,“你们是?”

“啊啊啊…”黄少天有点措手不及的样子,他挠挠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激动和羞赧,“我们这里是长安寺啦,就是万佛山的一座寺庙…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地方,你可能也没听说过…”越说越语无伦次,黄少天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了。

喻文州默不作声地从墙角的缸里舀出一碗凉水放入竹杯里,向叶修递了过去。

叶修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即仰头咕咚咕咚地灌完那杯水。感觉到干涸的五脏六腑终于在这杯清水的冲刷下活了过来,他抬起衣袖稍稍抹去唇角的水渍。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黄少天看着叶修的动作发呆,见那晶莹水珠顺着他的唇角旖旎而极具暗示意味地没入那松垮衣领间的胸膛,脸有点发烫,只得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我叫黄少天,是这里的和尚,他是喻文州,是这里的方丈,这个寺里就我们两个啦,你是前段时间方丈从山脚下的青山河旁背回来的,那个时候你好像昏迷了…”

“哦。”叶修笑笑,十分好相处的随和样子,却没有多说的意思,轻描淡写道,“我叫叶修,谢谢你们救了我啊。”

见黄少天神色一动,好像还想问什么,喻文州只垂下眼睫,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将黄少天挡在自己身后,他抬头礼貌地对叶修说道:“叶施主既然受了伤,可在我长安寺修养直至痊愈,方可离开。”

“那就谢谢方丈了。”叶修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打个呵欠对两个人眨眨眼,“这样吧,为了感谢你们救了我,我请你们到城里去用午膳啊。”

他顿了顿,又强调道:“吃大餐哦。”

“叶施主…”喻文州有些欲言又止。

“哎呀,六根不清净不是你们的错,”叶修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提起腰间那块水色极好的玉佩在指尖上晃了晃,一本正经地说,“破戒一次就破戒一次,佛祖真的不会介意的。”

“又可以吃肉了!”黄少天闻言差点没跳起来,乐滋滋地说,“我可以点聚福楼的八宝鸭吗?”

“可以可以,买三只,”叶修非常的爽快,“一只吃一只玩一只摆着看,你觉得怎么样?”

这下喻文州哑口无言,连拒绝的余地都没了,不自觉苦笑。

这位叶施主明明知道他的意思不是这个,却非要曲解。这寺庙之中就两位僧人,不着袈裟不剃发,怎么看都有古怪,他却故意出言戏谑。还有少天…喻文州看着一旁已经开始和叶修勾肩搭背的黄少天,有些头疼。

叶修分明就对自己遇难的事情不想多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喻文州本身也赞成这种说话留一半的行为,确实是聪明人的做法。他救人只是顺手而已,并不是什么帮人解决仇家的大善人,也并没有兴趣多管闲事。

只是他平日里也没见黄少天第一次见面就对一个人表现出这样的亲近和喜欢,连一丝防备和警惕都没有,就这么轻而易举被套了话。他当时只是看到了叶修,救叶修的时候并未多想,就算叶修是个贼人他也自有办法解决。只是没想到,这个醒来的人会这么…令人捉摸不透。

喻文州现下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位令他瞠目结舌的叶施主了。

他想得一贯很多,叶修却不管喻文州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思绪,手肘好哥们似地搭上喻文州挺得极直的肩:“文州啊,不用跟我客气一餐饭,反正我之后要靠你养着的。”

这话直白又粗俗不堪,喻文州当时就呛着了,他连连咳嗽了好几声,再看看叶修理所当然的样子,一贯云淡风轻的白净面容也有些发红。他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乱糟糟一团的搅不清楚,索性别开眼,不理叶修。

哇,这个喻文州出乎意料的纯情诶。

叶修有些惊讶地看着耳根子都泛着红的喻文州和他低下眼不看自己的别扭样子,终于良心发现,不再逗这个思想保守的古人喻文州了,荡悠着往前走,然后被大方坦率多了的古人黄少天一勾肩膀,两个人非常自然而不拘小节地往山下走去。

“系统你坑我,梦回中华五千年?”叶修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紧急联系系统。

[哎呀,这本来就是个古风副本呀。]

系统安慰道。

[而且叶神你本来也不玩手机不刷微博不谈恋爱不怕热,这个古代对你来说适应得so easy啦~]

叶修:……

虽然无话可说,但总觉得被嘲笑了。

刚醒来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而且疑似仿古的建筑里,这个穿越剧第一集的惯有场景让叶修差点怀疑自己今天没睡醒。

而且这具身体的主人很不对劲,刚醒来的时候全身都疼,据说还是在河边被捡到的?叶修百思不得其解,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奇怪的阴谋中。

本来面对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古装和尚扮相和不认识他的样子他要憋笑就很困难了,还要装作不认识这两个人,还要极力自然,刚刚的演技叶修自己都想给自己点个大大的赞。

而且黄少天对他为什么受伤的疑问叶修真的是一脸懵逼,不是他想瞒,是他比他们俩知道得还少,这不装作“我不想告诉你”还怎么混得下去?

[诶呀~我刚刚感受了一下副本哟叶神。]

[这个副本世界叫《逍遥蓝雨》,又叫从前有个和尚庙,讲的是一个古装权贵爱恨情仇尔虞我诈的故事,设定非常的磅礴大气!]

“…你继续说。”叶修回答。

[女主凤芷月是一个纵横江湖的杀手,本来是个孤儿,可是最终身份其实是灭国公主,清冷绝俗不似人间凡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非常的高贵冷艳惹人着迷。]

厉害。

[然后男主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啦,喻文州其实是元和年间无尘国师的继承人,而黄少天则是国师的儿子。可惜元和十九年宫廷政变,无尘国师位高权重,深受民间爱戴尊重,早已为当朝武帝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借此机会污蔑无尘国师勾结外使通敌叛国,屠尽国师府满门,株连三千九百七十五人,整个皇城为国师求情的人都被禁卫军杀害,当时血流了金陵城满地。]

叶修听到这,心口忽然有点发堵。他看着旁边黄少天俨然无邪开朗的样子,好似没有沾染丝毫的烟火气与血腥。叶修完全不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忍受满门被屠的痛楚,怎样面对午夜梦回的痛哭,又是怎样坚强地挺过来的。

[无尘国师几乎是拼尽全力才把喻文州和黄少天安全送出来隐姓埋名,告诫他们好好活下去,不可满心仇恨。喻文州和黄少天为了活下去,就在这万佛山修葺了一座寺庙,取名叫“长安寺”,意为满足无尘国师对他们的期望,平安长乐。但其实他们两个没有一刻不在想为无尘国师洗刷冤屈,平反昭雪,一直在暗暗谋划。]

[后来女主凤芷月某次出任务受算计,重伤昏迷在长安寺门口,喻文州和黄少天救了她后便对她死心塌地,将一切托盘而出,并在凤芷月的劝说下觉得不能为仇恨所累,放弃为无尘国师正名。凤芷月深感两人情意,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他们揭开了凤芷月的身世之谜,帮助凤芷月脱离了杀手组织,感情升温后一同离开了这尘世,来到一座山谷,命为“蓝雨谷”,从此逍遥快活一生,happy ending。]

此时叶修也不知道如何说。纵然他认为如何选择是每个人的自由,可是至亲之人一朝之间被屠戮至尽并冠上谋反名头,他们心中想替无尘国师平反的念头一定非常固执。

可即使是这样一个与仇恨无关的,十分合理的念头,最后却不明不白地放弃。好似生生被扭曲了毕生所愿,痛苦妄念,不得解脱。

叶修轻轻吸了口气。

[男配是当今昱王叶樊昱,权倾朝野的五皇子,是个霸道总裁类型的人物,爱江山更爱美人,正是凤芷月的刺杀对象。他被刺杀后反倒被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凤芷月深深吸引,最后在登上皇位后却决定放凤芷月自由,孤苦一生。]

“五皇子继位…那太子?”叶修愣了愣,“等等,昱王姓叶?”

[对,叶为国姓。]

[叶神你,就是太子哟。]

太…子…

身为太子却被陷害,好多天过去了太子失踪这么大的事皇城里却风平浪静无半点风声,这个太子身上的装扮又穷苦寒酸得不得了只有一块看着稍微值点钱的玉佩…真是一部宫廷大剧的开端。

叶修什么也不想说。

[这个架空朝代名讳一般都不为人所知,大家都是什么武帝啊昱王的叫,所以叶神你不用担心身份暴露啦。而且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个名字也是没人知道的,所以两个人才敢光明正大用真名。叶神你其实是当今武帝的同胞哥哥唯一的嫡子,你才是正宗的唯一皇室继承人。当年的皇位本该由你的父亲文王来坐,可武帝发动了政变,杀尽你满门,最后却迫于当今皇太后以死相逼这才留下你的命,并答应将你立为皇太子。可惜这两年皇太后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脑子也不太清醒了。武帝早就想暗地里杀死你,这次四皇子宣王在你出皇城游玩时派人刺杀你他也不是不知道,却还是帮着宣王抹清痕迹,装作暗地里寻找你的样子,其实他巴不得你死在外面呢。]

“好复杂的故事。”叶修点评道。

[对的!所以叶神加油啊!你这次的任务也比较重,一是登上皇位,二是撮合女主男配,三是为无尘国师平反,四是安顿好喻文州和黄少天,保护他们的安全。]

“…可是我只是一个光棍司令外加无权无势武力值低下也并没有治国之才的冒牌太子,”叶修无比悲痛,“系统,求外挂。”










*

啦啦啦,新的故事开始啦!

这个故事不会很长,走完主线我们就可以飞往最后一个世界了…另外其实我很喜欢这个世界的设定啊!国师皇帝什么的,而且还是帝受哦!

萌!不!萌!

首发依然五千字,跪求多点评论多点爱_(:_」∠)_

评论(76)

热度(1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