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Ⅴ·4

时间线拉到寒假。

当初应下的考第一就带大家去看电影这个约定叶修说好在寒假兑现,放假后叶修本来还在考虑去哪家影院,结果顾宁笙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家里曾经入股过一家影院,可以免费带全班同学去看。

原本的请客打算被搁置一旁,叶修想了想,没有过多推脱,也就答应了。

其实他知道顾宁笙这小姑娘是在为元旦汇演的事情自责,也知道顾宁笙一直在想弥补点什么。

期中考试时因为其他人冲得太猛的缘故,一向稳扎稳打的顾宁笙一下就被班上那些新秀给压在后头,只在班上排十一。后来她就拼了命地在学习上钻,到了元旦汇演的时候,她想策划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整天眼底下一抹青黑,辛苦是辛苦了,可同年级的其他节目实在太过精致,到头来节目也没选上,顾宁笙人也累垮了。

叶修也安慰过她,可顾宁笙面上微笑着应下,私底下却执拗得很,估计这件事一直压在她心头过不去,叶修也只好由着她了。

小说和现实的差别终究还是大的,比如叶修就决计不相信面前这个勤奋好学的文静女孩将来会引发班上这么多疯狂事。顾宁笙在他看来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和许多普通学生一样,她刻苦努力,人也稳重踏实,平日里总是笑着和人打招呼,虽然有些腼腆,但也不怯弱。

他日常瞅着,班上压根没出现什么跟顾宁笙有关的狂潮,打打闹闹的校园生活和现实看起来别无二致,无非就是更加活跃些,但也绝对不是原著里的那种不合常理。

叶修站在电影院的门口往窗外眺望,四层的高楼使地面上的繁闹看起来十分遥远,鳞次栉比的低层建筑物檐上还有着被阳光打碎的疏影,寥寥草草。背着背包的学生们正推搡打闹着,嬉笑进入电影院的样子自动投射在叶修脑海中,耳畔都好像出现了那些青春期里足够朝气蓬勃的声音,互相打趣揶揄,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他未来三年即将要伴随着的学生,他人生中独一无二的成为老师的经历。他将看着他们迈向各自无法确定的未来,而他能做的,就是保证那些通向以后的轨迹未能偏失,起码让他们可以放心无虞地往前走,因为唯有时间,是走一步便再也无法回头的。

叶修对着第一个从电梯里冲出来的学生笑。钢制玻璃的外壁抵挡不住的灼灼青阳辗转而缠绵地在他过分苍白的面颊上亲吻,年轻的清秀老师鸦青色长睫因为止不住的笑意而颤抖着,零星的光在他眼底里折射出浅浅的琥珀色,朝霞映雪一般,透着旁人无法理解的,惊心动魄的美丽。

方锐向前的步伐稍稍一顿,立在原地。被他挡在后面的学生们见机就冲到前面去,在叶修面前大力控诉着方锐“一定要第一个出电梯门所以堵在了门口”的幼稚行径,而叶修则有些无奈地接受着学生们过分的热情和包围,被簇拥在中间,听着他们的叽叽喳喳。

但方锐听不见。

他感觉他的视线,他的呼吸,他在这片空气里能感受到的关于叶修的一切,哪怕是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都在刚刚那一幅画面里,狠狠撞上了他的灵魂。分不清是生锈了的钟楼终于再度走动,或是如千里之堤则溃于蚁穴,长久伴随着嬉笑面孔却沉静的心灵,在这一刻被启封,所有关于陈年旧事的回忆潮水般汹涌而来,和着太久未见而染上的尘埃。

方锐就这么恍恍惚惚地跟着大部队走进了影院,然后又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坐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上,心口那一刹那无法抑制的异样感觉还在他的感官里徘徊,他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无法放下思考。

电影快开始时,所有人都闹着要和叶修坐一起,男生一波,女生一波,那叫一个唇枪舌战不死不休,连叶修想插话都插不进去。叶修见连自己身边的一个座位都要被人争抢,顿时有些头疼,虽然他不在意位置在哪,虽然受学生喜爱对老师而言是一件好事,但他们班…不说也罢。

叶修自认不是一个特别和蔼的前辈,想当初在兴欣的时候他虽然也尽心尽力帮助这些年轻孩子,但还真的没给过他们什么春风化雨的温柔鼓励。他在这当班主任同样也是这样,管的不多,但涉及原则性的东西必须要管,也没特意采用什么政策,该怎么整就怎么整。结果没想到开学没多久他人气就爆棚,经常走在路上一堆人跑过来叫叶老师,他真是莫名其妙又哭笑不得。

不过叶修觉得自己受欢迎还是挺有道理的,毕竟他最值得称赞的一点就是爱说实话,尽管爱听实话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但他们班的孩子应该算一批。

想到这叶修又有点后悔没把魏琛拖来了,要是和魏琛坐一起的话,凭那老家伙的三寸不烂之舌,好的也可以扯成坏的,死的也可以扯成活的,在那没下限地说两句垃圾话,说不定就没人会凑过来了。

不过说起来,没魏琛,不是还有方锐吗?

叶修回头一瞅,陈果唐柔和苏沐橙正坐在一起,陈果和唐柔正说着说什么,估计是陈大主任对这个优秀的学生在提出表扬。

而苏沐橙正明眸皓齿地对他笑,手掌托着下巴还微微挑眉,那样子明摆着要看戏,好像还在问他,需不需要本姑娘帮你解决啊?

叶修无语了片刻,就对闹哄哄的学生说:“大家安静,我们都是新时代的好公民,乖乖遵守影院规则啊。”说完,他还煞有介事地竖起一根手指在嘴唇前做了个“嘘”的口型。

影院里的热闹气氛顿时像被零下几百度的冰块给冻住了,安静得有点可怕。

叶修笑了笑,看着旁边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的方锐,走了过去,还不忘叮嘱了一句:“我坐副班长旁边,你们乖乖听话。”说完他就坐到了还在呆滞中的方锐身旁,不说话了,只专注地看着屏幕。

顾宁笙旁边的一个娇俏小姑娘猛地回神拍了拍胸膛,埋在顾宁笙肩上,声音里透着闷闷的幸福,好像还活在天堂里没醒过神:“宁笙,宁笙你看到没…刚刚叶老师的那个‘嘘’,我,我简直没办法呼吸了…”

顾宁笙淡定地看着四周一群捂着心口的女生,开口说道:“大家都没法呼吸了。”

“叶老师好帅啊救命!怎么会有这么帅的老师…撩死我了…”旁边女生义愤填膺的声音响起,“都怪叶老师,我嫁不出去了!”

“我也是……”又是一个幽幽的,仿佛活在梦里的声音。

前面的叶修自然不知道有关他的谈话正在女生间热火朝天地进行,他更不知道有关他的谈话已经发展到了十分奇怪的地步。此时他只是看着旁边的方锐,暗自琢磨这家伙为什么一副受到强烈刺激后脑震荡的样子。

“方锐。”电影开场了十分钟后,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还好?”

方锐顿时一抖,刚刚一个劲盯着屏幕看的专注一下被打破,他僵硬着死死看着旁边:“还好。”

叶修看向荧幕。既然是带学生来看,他选的电影自然是健康阳光向上的那种,除了片头男主的家族惨遭屠戮之外,应该全片都是励志奋斗史。

对了,现在就是那惨遭屠戮的片头来着…叶修又看向现在刀刃相接的场景,金戈铁马,鲜血铺在地上凝结成狰狞的镜面,他再一看方锐那吓着了的模样,心下一咯噔,想着这家伙不会怕看这些吧?

不会吧?

叶修以前在兴欣的时候也没和方锐一起看过电影,遇到这种情况也是他始料未及的。要是遇上在兴欣的方锐叶修只怕早就嘲笑过去了,但这毕竟是看上去还根正苗红没长歪的方锐,也是他的学生……

叶修没为这事思考很久,他把手放在方锐侧放在座椅旁握成拳的手上,安抚性地拍了拍:“别怕啊,这些都是假的。”

虽然他的话带点哄小孩的感觉,但叶修的语气向来是很认真的,所以就压根把握不准他是在揶揄还是真的在安抚。

从刚刚叶修坐在他旁边开始,本来就没思考清楚的方锐脑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麻,他不敢看旁边的人,于是就僵硬地盯着屏幕看。

然而此刻那双还带点温暖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虽然只是浅尝辄止的触碰,但依然是柔软又温和,一点也不像这个人平日里好像谁都捂不暖的淡淡样子。方锐尚且青涩的脸庞顿时一片空白,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脑子却反应不过来,只由着心跳一声比一声响。

完了完了。

方锐喉咙干涩,他不想明白的东西此刻犹如开闸的洪水滔滔而来,不给人闪躲的余地,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无法识清。一帧帧关于叶修的画面不需要驱使就在眼前走马观花地放映,好像在提醒他,这个人有多重要。

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方锐对于“同性恋”这个概念所知不多,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不是同性恋和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本身就是相悖的理论,他倒也不在乎这些了。只是年少时曾戏称要娶个大美女的愿望好像即将弥散,因为他确信,他对叶修的喜欢绝对不是无知的懵懂,绝不是浅浅又淡淡的,也绝不是只能缅怀的青春遗憾。

他喜欢上了他的老师。

这点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方锐到底只是个接受传统教育的孩子,此刻有种难言的惊惶,却好像又觉得这点不值得后悔。可是…他终于一点点地转头,明明简单至此的动作,他却做得艰难,好像从此以后不得后悔。叶修那张面容果然在面前出现,带着他一贯的平静,好像遇上什么事也不能让这张脸有丝毫动容。方锐紧紧咬着牙,略带铁锈的腥气在唇齿间蔓延,此时也终于有种茫然了。

他与叶修之间从来没有过多的接触交流,这个老师向来就是该做的去做,不需要做的便懒得去做,哪怕他是副班长,受到的指示也寥寥无几。方锐想,我和他之间本就没有动心的契机,可为什么会有一种令心脏窒息的感觉一点点挤满他整个胸腔,让他感受到了比中学时代浅薄喜欢要厚重得多的情感?

好像与生俱来,只需要一个交汇的视线就能开启这扇有关于爱的门的钥匙,浓厚而沉重,可他居然也不觉得这是个累赘,好像扑向火焰的飞蛾,再怎么样也不会后悔。

叶修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随即又笑了笑,带着点安慰的意味。

哗——

真的完了。

方锐攥着胸口那片布料的手猛地松开,皱巴巴的衣服被蹂躏得有些惨,而他对着叶修,也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笑容。

他方大爷,这次栽得又狠又重,只怕就此,再也起不来了。

评论(34)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