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Ⅴ·3

期中考试的最后一堂是数学,学校这个安排闹得所有人都怨气横生,还真是直到最后一刻也不让人放松。叶修坐在考场上,一摇一摆的钟挂在教室后头,滴滴答答的,伴着不间歇的沙沙落笔声。他也不像别的老师一样玩手机或者看书,而是微眯着眼,看窗外一片百态千姿。

饶是入秋都不放松生长的树木,枝叶绕着秋阳蔓延出镀金的叶脉。树底下一丛丛,一簇簇地冒出被庇护的花,白的红的,挤在一起热闹也繁盛。秋雁南飞,在高澄的碧色天际上滑过,无波无痕,走了便是走了,只等着明年归来。

真是好看呀,满眼望去,都是他错过的另一方天地。

出走数十年,投身于《荣耀》近乎整个青春,到头来雪夜被驱逐,缩在网吧里叼根烟,烟雾缭绕里过往一切皆清零。叶修其实没想过那么多,也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多苦。

纵使他年幼时养尊处优,可当初苏沐秋后来吴雪峰,多少人愿意宠着。就是后来,他本该觉得不习惯,但最苦的事已经过去,他也就觉得这样还不错。

便是不后悔,也不反感这种新生活。就像他依旧执着,却谢命运纵容。

就当人生重来一回,这次他也不能后悔不是?

考场里的空气还是寂静无声的,只是台上那个人太过闲适,与这块争分夺秒的空气格格不入。考场内五二九班的人不多,坐在最后一排第二个的莫凡放下笔,一抬眼又看到了叶修。

平心而论,叶修长得很好看。暖阳下他的睫毛都柔软而安静,眼眸迎着窗外景色,一派潋滟丽色。他的五官轮廓带着点清隽的秀气,笑起来的时候却不那样柔弱无害,反而是懒散又痞气,透着让人牙根发痒的悠然自得。

难怪班上那群女生老是神神秘秘地讨论着叶老师这叶老师那,这个人确实有这个资本。莫凡想到这,不知为何有点不高兴,皱着眉,手指灵活地转动起笔来。

他数学底子好,思维敏捷,基础也稳扎稳打,所以经常拿到让人咋舌的高分。此时检查过了很多遍,莫凡目光一转,再次看向叶修。

此时,叶修似乎若有所觉,低下脸,恰恰好,就对上莫凡晦涩的目光。

莫凡手一顿,刚刚还灵活游走在手指间的笔一下就失去了控制,因着惯性直直破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后,不偏不倚,恰巧就落在叶修白皙的手掌心。

叶修显然有些惊讶,扬起形状精致的眉宇,目光停留在这个一贯沉默的男生身上。他似乎思考了一会,半晌起身,走到莫凡身侧,将那支笔轻轻放到莫凡桌上。

莫凡的目光再度不可抑制地落在了叶修身上。

准确而言,是叶修递给他笔的那只手上。

实在好看的一双手,白皙修长,骨骼分明,肌理分布的每一寸比例都那么完美无缺,连带着落在他袖子下的那一截手腕都如玉一样,惹人挪不开视线。

莫凡看见了叶修带点玩味的笑,或许他本来没有那个意思,现在却好像又有了这种让人脸憋得通红的情绪。明明是很认真的样子,可看上去又有些不正经,明明是一个极度柔软的人,偏偏遮掩得干干净净。

任何矛盾的东西总是纠结交织着强烈的感情,也总是让人无可奈何。

就像莫凡。他一边唾弃着班上同学对于叶修过分的热忱和关注,一边却又忍不住自己把视线放在这个新来的老师身上。他明明承认并敬佩着叶修的学识能力和教学水平,但面上却还是带了恃才放旷的桀骜。他便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如此吸引他的注意,让他手足无措也无法冷静,却也心甘情愿地随之改变。

还有这次——

他分明对那个奥数竞赛一点兴趣也没有,也打定主意不参加,可却还是和叶修打了这个赌。

——如果这次数学是班上第一名,就去参加。

他记得当时,叶修用这种没有商量似的耍赖口吻对他说道。莫凡有点想笑,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是太幼稚了,就算他数学向来好,班上罗辑一座大山压着,接下来还有顾宁笙唐柔安文逸等等,他怎么好像就笃定了最后的结局?

但心里那口气始终还是顺不下,莫凡低下眼,继续检查,直至铃声骤响。

期中考试结束了。

五二九班英语和生物照常第一,语文和物理第三,化学第二,数学更是可怕,第一不说,平均分足足超了第二五点六分。全年级二十个班里,这个成绩实在优秀,五二九班直接就排到了第一,叶修更是被校长大加赞扬,夸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班会课叶修总结了这次考试,把几个科目的第一名和总分前十名都表扬了一通,说些勉励的话,最后答应兑现那个带他们出去看电影的承诺,这次考试也就落下了帷幕。

放学后把莫凡叫到自己办公室来,叶修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带点别样意味地笑:“怎么样?”

这次数学考试题目较难,莫凡却取得了一百四十七的高分,和从前就只拿第一的罗辑同分,是当之无愧的班级第一名,年级第一名。

“我就说你行吧。”莫凡低头不说话,叶修也没在意,敲了敲桌子,“那就说好了啊,这次奥数竞赛老老实实给我参加,自主招生加分的知不知道?”

莫凡这才点了点头,出办公室门的时候,稍稍一带门,看着叶修临窗而立的背影,顿了顿,却忽然在嘴角扬起弧度微小的笑容,稍纵即逝。

后来莫凡想,为什么要一时冲动答应这个无聊的赌约?后来莫凡又想,叶修怎么能这样呢?但莫凡最后想,我难道是疯了不成?

明明叶修应该知道,他最不想要的就是在叶修面前认输,最讨厌的就是让叶修失望,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叶修如愿以偿后嘴角带着些情不自禁小得意的笑容。叶修相信他的样子那么认真,他又怎么舍得让叶修输?

莫凡觉得叶修真是狡猾。

后来奥数竞赛他拿了全国二等奖,再后来期末考试他数学又和罗辑同分,再后来又放了寒假,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好似流水逝去匆匆。

但莫凡却忽然在某个梦到叶修的夜里恍然大悟。他觉得叶修一定会知道的事,其实叶修不一定知道。他明明不想参加那个比赛,可是他却愿意和叶修打赌,也愿意为之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去争取这个第一名。他心甘情愿为叶修改变自己的想法,可他自己不知道。这种变化如此细微且缓慢,等他发觉时,好像已经太晚了。

莫凡想,自己果真是魔怔了。









*

对了,有个私设哦=3=荣耀高中每个班级都默认为理科班,文科知识在初中便已经全员过关。

(因为想不到老师了(你

评论(22)

热度(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