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 Ⅰ·1

像被钝器狠狠砸中,嗡嗡的声音在耳旁缭绕不休,脑海一片空白,却直觉无法忍耐。
 
晕眩,头痛欲裂。
 
叶修醒的时候意识还不太清楚,却感到全身上下无处不疼无处不麻。好像从他记事起就没这么难受过,简直像被磨盘一点点碾压过了一遍似的,手指头都僵直着动不了。
 
倒吸了口凉气,叶修动了动脖子,没心情思考这是什么情况,只想快点恢复正常的感官。
 
他睁眼看天花板的时候,忽然发现周围的景观都很陌生。鼻尖绕过消毒水挥发的气味,淡淡的,因此不刺鼻。周身都是模糊的雪白,干净是干净,但是一片空洞,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房间异常安静,安静到甚至可以听见时针走动在表盘上“滴滴答答”的声音。
 
窗户没打开,连风声都没有。侧边那米色的窗帘静静搭在窗台前,阳光碎金乱琼一般流动在斜斜倚靠在花瓶里的新鲜百合上,露水镀上碎芒,明晃晃的照到眼睛疼。
 
冰凉液体一点点输进身体,身体的不适感破坏了再观察下去的想法,僵硬的手脚稍稍软化了一些,叶修移回视线,看着床边挂着吊瓶的铁架子。
 
白色,消毒水,吊瓶…这种情景十分熟悉,好像回到了多年前一次大病,他躺在床上输液的时候。
 
等等,医院?
 
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股突如其来的力气促使叶修猛地弹坐起来,却不小心拉扯到了什么伤口,痛得他“嘶”了一声,凉气直往喉管里灌。全身上下的关节经此一动,像是被打通了一样,他整个人一激灵,生锈的身体零件好像在“咔吧咔吧”地调整着,恢复运行。
 
什么情况啊这是?
 
微微揉了揉缠绕着白色绷带,还在隐隐带着疼痛的腹部,叶修有点茫然地回忆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短暂的思考瞬间,“咔嗒”一声,门被忽然打开了。
 
泪痕几乎糊了满脸妆容,有些憔悴的女人穿着起码有十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噔”走了进来,在看到坐在病床上的叶修时脚步顿了顿,但马上就很激动地颤抖了起来,几乎是泣不成声着扑了过来,让人丝毫没有反应的空间。
 
 “修儿修儿!你怎么这么傻啊!妈错了!妈再也不阻止你去追求真爱了呜呜呜!修儿!幸好你醒了…呜呜呜你没离开妈妈真是太好了!”
 
哈?
 
一贯冷静的叶修当场懵了,脑海内的记忆却不由自主回溯到了有意识前。
 
一切的初始是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陈述着一个突然又怪诞的事实。
 
[撒,就是这样。]
[不答应的话,会死哦。]
[yoooooo~]
 
从那时起叶修的大脑一直处于待机状态。
 
那个忽然响起的金属音明明十分冰冷机械,却用着各种语气词修饰,诡异的尾音和笑声非常的合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和令人不可置信却的的确确不是幻觉的声音让叶修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身在梦境。
 
“你的意思是我被FFF团诅咒了,所以必须接受单身狗的恶意去拯救没有真爱的世界?”回想了一遍脑袋里这个声音所说的内容,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地问道,左手摸向裤兜里闲置的打火机。
 
[是的哦!不愧是叶神,so smart!]
 
叶修举起打火机的手轻微地抖了一下,还是有惊无险地点燃了一撮颤颤巍巍的火苗。黑暗中那一点微弱的红光明明灭灭,映照出的那张脸却依旧是平静的,甚至那张脸的主人还十分配合地认真答道:“可是我是单身啊,为什么就是我啊?”
 
[因为叶神是被神选中的男人啊!]
 
——这种一听就是敷衍的理由,你哄虚空阵鬼呢?
 
听到这个理直气壮却胡说八道的回答,叶修的眼神终于变得有些奇怪:“我可以拒绝吗?”
 
[拒绝了就会死哦hiahiahiahia!]系统毫不犹豫地用萌萌哒的尾音来表示自己的威胁。
 
叶修站起身来,认定这绝对是一个掺杂着高科技因素的恶作剧,便毫不犹豫地开口,淡定得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哦,那我还是选择死亡吧。”
 
[好的,就知道叶神会选择拯救世界寻找真爱,第一个世界正式开始!]
 
脑海中的声音明显沉默了一下,然后以更加欢脱的语气下了无理取闹的定论,便没了动静。
 
叶修将已经熄灭的烟准确地扔进了垃圾桶,用一种怀疑的声音喃喃自语:“这么逼真而人工化的程序,难道是联盟新做出来的全息试用软件?”
 
[嘀——]
[副本开启97%、98%、99%、100%…]
[欢迎来到第一个世界]
[——《朝九晚五》]
[又名:拯救那群牛郎们]
[宿主赛高哦\(//∇//)\]
 
回忆暂时结束。
 
所以事实大概就是这样。
 
叶修,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前世邀赛中国队领队。在世邀赛结束后回家的第一天,这位虚岁二十八的单身宅男就被一个自称是“真爱无敌”的系统给强制做了选择,像那些内裤外穿的超人一样去拯救世界。
 
并且没有拒绝的机会。
 
叶修低头看着搂着自己的女人,被现实逼迫,不得不接受这种略微诡异的设定。暗自掐了自己两下,再三确定这并不是做梦或者联盟的恶作剧后,叶修也依然是懵着,听她断断续续说着自己这个身体的故事。
 
“修儿…妈再也不逼你接手叶氏集团了,你只要开开心心过好日子就行了,呜呜呜…”
 
修、修儿?
 
叶修还是头一回被人这样叫,这一刻他忽觉头顶天雷滚滚,再如何淡定脸皮子都有点发烫,半晌才冷静下来。
 
“修儿!你喜欢男人妈也不说什么了!你不想生孩子妈可以帮你领养一个…”这戏剧性的一句话忽然蹦出,对叶修造成的影响甚至可以和他看到韩文清饰演鲁侍萍这种场面相媲美。
 
“修儿,你以后别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了好不好?因为一个男人和别人打起来,你从小身体又不好,遇到那些黑社会根本就打不赢啊呜呜呜…不过你别担心,这次妈帮你把那群黑社会解决了。”女子呜咽的声音陡然变得阴冷了起来,但随即气势一泄,又是捂着脸哭了起来,“修儿,别再让妈这么担心了…医生说你这次差一点…差一点就醒不来了…”
 
叶修听到这,信息量过大的话语令他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滞空。只是回过神来时,他刚刚还僵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一点,叶修神色复杂地一低眸,忽然就注意到女人夹杂了银白的发丝。
 
不是差一点,你的儿子,是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到底是生离苦还是死别苦?
 
叶修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脑海中却闪过一些不相干的画面。一阵淡淡的酸楚自胸腔升起,蔓延到四肢百骸,直让他动弹不得。
 
犹豫了一下,叶修慢慢地搂住女人,安抚性地拍了拍她抽动的身子。
 
这样的情况实在糟糕,占了别人的身体这种灵异情况暂且不提,叶修对这具身体母亲太过澄澈的善意有些不自在。他可以若无其事对待千夫所指,可面对一颗真心也只能在心底默默记着。
 
无法更改,毕竟这身体的主人已经走了,而他也不知何时才能离开。
 
叶修想,无论如何,他总是要付出点责任的。
 
哪怕当作暂时占据这具身体的补偿。
 
……
 
当自己的“母亲”因为公事走后,叶修端坐在被子里,认真听着脑内的声音。
 
[锵锵锵!今天的叶神也要元气满满完成任务啊!]系统在叶修脑海里锲而不舍地用自己的机器人音卖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尚在病中,哪怕才起来一会他都觉得难受,“这个问题很重要,做英雄也要给我一个背景吧?”
 
[这里是平行世界哦。]系统沉默了一会,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语气。
 
[全部的一切,都是由现实世界的作者笔下延伸的。]
 
[在这里,你们这些现实世界的人都被肆意摆布,有了各自的生活——爱上了不同的女孩。]
 
“这样不是很好吗?”叶修愣了,反问道。
 
在不知名的地方得到只属于自己的幸福,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坏事啊。
 
[可是这些平行世界的人很痛苦啊。]
 
[为了某些一己私欲,他们不得不性格扭曲,接受了明明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不得已按照不喜欢的轨迹生活着——迎合着一点都不科学的结局。]
 
[这不是真爱。]
 
[正是因为这样,这些负面情绪越积越多,会逐渐影响到正常的现实,直到你们的世界分崩离析。]
 
[选中你的原因暂时还不能说。]
 
[但是只有叶神你,才可以给予他们真正的幸福。]
 
[我是来自未来与FFF团的智能系统,可以帮助你的一切。]
 
系统一本正经地说完,房间就陷入了沉默。
 
叶修一直安静地听着,沉默一会便将放在眼睛上的手指移开,也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他的眼睛很黑,是成年人不该有的纯粹干净。可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却终究带上了一点无奈:“还真是这种设定啊?”
 
这种荒谬又怪诞的背景,和沐橙看过的那些什么系统小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叶神…]

但是好像还是会恍然大悟。原来他认识的人在另一个世界里会宛如牵线木偶一样被肆意支配,痛不欲生也无可奈何。而有一天他所处的世界会天崩地裂,天空被撕开裂缝,露出那百万光年后未知的黑暗。
 
好像毫无办法可以无动于衷地看着这一切。
 
哪怕是骗局也不行。
 
叶修不可能拿他所在乎的一切去赌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
 
“行吧,反正暂时也回不去了,就当免费做次善事。”他叹了口气,笑了笑。他的笑一贯柔软,嘴唇会上扬一点,尾音被细细地上挑,无可奈何却也心甘情愿。

与往常,并无不同。

……
 
[当这个瓶子集满了之后,叶神你就可以回去了。]
 
叶修看着那个桃心型的瓶子以及里面散落的几滴可怜巴巴的粉红液体,半晌才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这是幸福值哦~还有叶神叶神你快看这个瓶子萌不萌是我亲自选的哦\(//∇//)\]
 
“你还是先告诉我这个世界的情况吧。”叶修沉默了会,移开视线,“顺便说说我具体要怎么做。”
 
[啊,具体情况是…这个世界的叶修是个gay,喜欢混迹酒吧夜店牛郎馆,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富二代。上周他又去一家有名的牛郎店,看中了那里的三大头牌之一,想要包养他不成,反而和同样看上头牌的黑社会争执了起来,然后就被失手打死了。]系统很自然地被带过了话题。
 
为了争夺一个男人,被失手打死了。

叶修飞快地提炼出当段要旨。

[叶修在这个世界里是个炮灰,真正的主角是牛郎店的打杂小妹宁小晨。她以自己阳光善良天真无邪纯净可爱的性格打动了牛郎店三大头牌,经过一系列事件后他们终成眷属,宁小晨成功开启后宫。]

[但如果按正常剧情发展,宁小晨应该是要和痴情男配在一起的,毕竟三大头牌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还没她和那男配的一半多啊!]

[所以叶神你的任务就是打破不科学的剧情,毁坏主角光环,让三大头牌和宁小晨获得真正的幸福,我会在中途发布具体任务辅助你的行动的!]

“那三个头牌分别是什么人啊?”叶修十分冷静地听完故事梗概,从床头柜上拿起水杯慢慢咂巴了两口,随口问道。

[周泽楷,孙翔,以及江波涛。]

[顺便友情提醒一句,叶神你看上的头牌就是江波涛哦=w=]
 
叶修仰头喝水的动作一顿。
 
随即,晶莹剔透的水珠自他口腔里喷泄而出,于空中连珠成线,串起格外好看的风景。透过那短短一瞬的水帘可以看到叶修的脸红得不成样,正死死攥着胸口那块皱巴巴的布料剧烈咳嗽着。

“咳…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噗…嗤咳咳咳……”

听系统讲话的时候绝对不能喝水。
 
眼角因为剧烈的咳嗽呛出了生理泪水,叶修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一边深呼吸,数次以后,终于将自己从窒息边缘拯救了回来。

[叶神干巴爹!我相信你哦=3=]
 
叶修头疼地揉了揉额心,觉得这种加油简直毫无诚意。

孙翔,江波涛,周泽楷。

天要亡我。

……

重新埋入被子,半梦半醒间心神没有目的地四处游弋,最终的目的地,是不属于自己的深刻回忆。

四周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心跳却一声比一声剧烈。灯光忽明忽暗,暧昧自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中传递,鼻息交替间气温节节攀升。

男人的侧脸线条被勾勒得完美无瑕,五官被镀上一层薄薄的阴影,只觉得惊心动魄的好看。他唇角的弧度是恰到好处的疏离,多一分显谄媚,少一分则显冷漠。

他双手叠放胸前,姿态随意而慵懒,眼底沉淀着矛盾的浅淡讥讽和温和笑意,真真假假混杂一起,叫人看不清晰。

然后,那清朗好听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喑哑磁性又性感莫名:“叶少爷,玩够了么?”

叶修倏尔从梦中惊醒过来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刚才那一瞬的强烈情感好像还积压在心口,阴冷感和潮湿感粘糊糊得令人不适。

他将枕头狠狠压在了脸上,黑暗与窒息的双重压迫令震动的心情冷静了下来,叶修这才慢慢长出了口气,放下枕头,脸色带着点余悸的苍白。

他早已出了院,现在已经在叶家待了一个礼拜左右。这一个星期他睡得不好,明明每晚都会有难以言喻的梦魇,第二天却又忘得一干二净。只是今天,这场冗长的梦过后,属于这个叶修的全部记忆,他总算是想起来了。

虽然还不如不想起来。

给后辈下药妄图强上结果被人抓了现场不说,自己还中了招。

再把事件的主角分别套上江波涛和自己的脸。

叶修什么也不想说。

叹了口气在温暖的被子里慢吞吞缩起身子,还有点发愣的叶修忽然就听到了刺耳的警报。

[嘀——]

[紧急任务——任务目标正遇到未知危险,请宿主快前去桐花巷十六号确保任务目标的生命安全!]

本来还在出神想着江波涛的事,现在却被突如其来的任务吓了一跳,叶修连忙套上衣服,问道:“怎么回事?”

系统却再没说话,只是“嘀嘀嘀”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个不停。

紧张的感觉充斥了心腔,心脏跳得极快。毕竟人命关天,叶修飞快地下了楼,对着不明所以抬头看的管家喊了一句:“陈叔,立刻带人到桐花巷十六号,具体情况待会再说。”说完,他就心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诶!少爷!”陈管家只诧异了一瞬,就反应极快地喊了句,“少爷您的车在门口!”

叶修一挥手,在门口胡乱看了几眼,踏上一辆醒目而破旧的自行车,冲了出去。

正在厨房洗碗的阿姨哼着小曲儿,听到动静后偶然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慢悠悠的动作停止了,她瞪大眼睛,连忙扒着窗台努力叫喊着:“少爷!少爷等等!那是我的自行车啊!少爷您的汽车在旁边啊!”

但叶修早已歪歪扭扭疾驰而去。

桐花巷离叶家别墅并不远,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近。

桐花巷名字倒是诗意,可实际环境复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是有名的红灯区,叶修最常去的那家牛郎店“nyctalopia”就在桐花巷。

这是一堵墙。

墙的一端是不染尘埃一般的叶家别墅,环境优美简约明亮,住着优雅高贵的名流权贵。可墙另一端的破落小巷里,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却住着为了生计不得不出卖身体的人们。

这世间就是这样,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有时候身不由己,也无从可说。

不过距离虽短,大病痊愈的叶修蹬着自行车赶到的时候,几乎是精疲力尽,他停下自行车,看到昏暗的巷子里已经聚集了五六个人。

因为是白天,巷子里的店子都没开门,这种时候也很少有人会来这个地方,所以这群人很宽心地做着自己的事,压根就没注意到叶修的到来。

那五六个人穿着一身典型社会青年式样的破烂牛仔装,露出的结实胳膊上纹着青龙白虎之类的东西,围住了一隅角落,把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导致被他们围殴的人连影子都看不到。

叶修只能听到拳拳入肉的“砰砰”声,夹杂着一些透露信息的话语。而那被围殴的人也时不时响起些低不可闻的闷哼声,却没有发出一句求饶声。

“哼,这小子还蛮硬气的啊。”

“不就是出来卖的嘛,装什么清高。”

“你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只怪你命不好,接什么客不好,居然接到了别人老婆。”

“毕竟是被戴了绿帽子,那人指定要你两条腿,我们也是没办法嘛,对不住了哈。”

毫无诚意的道歉过后,就是更用力的拳打脚踢和哄笑声,相比而言,那隐隐约约的挣扎就越发微弱。

有这么不走心的黑社会吗?都要打死人了还废什么话啊,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

实在是对这种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有些无语,在心底嘀咕几句,隐隐有一分焦躁的叶修脚下没有犹豫就将自行车用力一踩,到底还是冲了过去。

纵使他现在体质稍差根本打不过这么多人…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更何况,这个人,他很可能认识。

甚至于熟悉。

“吱——”旧单车刺耳的链条拖动声终于令几个社会青年意识到了什么,茫然地一回头,就看见一辆自行车直直朝他们冲来,顿时惊慌失措地下意识喊了出来。

“卧槽你谁啊!”

“诶诶诶等等你要干什么!”

两句话刚说完,自行车就擂了上来。
 
“砰!”被自行车的冲击力撞到一旁或是下意识卧倒的几人顿时就倒在地上懵了,呻吟声此起彼伏。

叶修赶紧跳下车,扯着地上那个正紧闭着眼,脸上还有一些血渍的人轻轻摇了两下:“诶,你还活着吗?”

只听见那人模糊地哼唧了两声,头偏到一旁。

明显是还在昏迷的样子。

不妙啊。

本来想着如果他还清醒着的话就赶紧两个人一起骑上自行车跑掉,反正待会陈叔就来了,只要撑过了这几分钟,也没必要害怕什么。

但是现在他昏迷了。

叶修思考不过两秒钟便有了主意,咬咬牙吃力地搬起地下那人足有一米八几的身体,将他挪到了自行车后座,自己坐在前面方便他倚靠着自己,顺便将他的两只手搭在了自己脖子上以防他掉下去。

脚一蹬。

自行车倒是歪歪扭扭地动起来了,但叶修的体力明显无法支撑着他如鱼得水地载着两个人在道路上行驶,只好慢慢悠悠地左拐右拐,那破旧的单车还时不时发出“嘎吱嘎吱”不堪重负的声音。

身后被撞倒的社会青年好似已经骂骂咧咧地爬起来了,叶修回头一看,那群人正一个个捂着肚子目光凶狠地拔腿追赶着,他一咬牙,不敢松懈,用力蹬着。

“陈叔!”毕竟体质虚弱,没两分钟就累得满头大汗的叶修根本不敢停下来,模糊中看到了前面那一群自己熟悉的人,感到黎明已到,于是喜出望外一挥手,“这里这里!”

然后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的车身因为这一摇晃。

彻,底,散,架,了。
 
“少爷——”陈叔凄厉的喊声划破天际。

单车倒了下去。

瞬间失重感令心脏的跳动慢了半拍,根本来不及反应什么,脑海一片空白的叶修却下意识一个反转,电光火石间将本来在自己背后,如果不出意外待会就会帮自己垫背的青年一翻,局势瞬间变成了青年到了他身前,然后他整个人受着两个人的重力,狠狠跌落在地。

——嘶!

——痛死哥了!

刚一摔下两句话就脱口而出,叶修倒吸了几口凉气,觉得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在此刻重新崩裂,那慢慢撕裂的痛感别提有多爽了,爽得叶修龇牙咧嘴不说,都快泪眼汪汪了。

痛还不是重点,要命的是他现在身上还压着一个大男人,负重感令叶修几欲窒息,只觉得生不如死。可他偏偏没力气去推搡,只能自己咬着牙,默默念了一句。

“孙翔啊,这可算是一命救一命了…”

“少爷,您还好吧?”杂乱的脚步声逼近了,叶修听到陈叔焦急的声音,微微舒了口气,整个人接近放空。

至于后面那群社会青年,已经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

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宿主大人棒棒哒!]
[恭喜顺利挽救任务目标生命!]
[获得奖励:孙翔好感度*#-@'¥%=]
[获得奖励:永久美貌+1]
[获得奖励:见义勇为勋章×1,提示:此勋章为精神奖励,可提升系统智能,开启更多功能]
[获得奖励:真爱值+2]
[宿主大人奖励这么丰厚你开不开心~]

脑海中却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奇异的是原来的机械音变得软了一些,显得越发人性化。

——这肯定是那个见义勇为勋章的功劳。

这声音逼迫得本来要陷入深度睡眠已经昏昏沉沉眼前发黑的叶修顿时就呛了几声,醒了。

美貌值永久加一?见义勇为勋章?爱心型的瓶子里多了两滴粉色液体?

还真是…真是振奋人心。

……

再说到被叶修救下的孙翔。
 
其实孙翔一直都没有昏迷。

被人围殴的时候他尽量蜷缩着身子避过要害,一双眼使劲睁大,只想将面前这几个人的样子深刻地记住。但是渐渐的,身体的疼痛他感觉不到了,意识也逐渐沉入黑暗。他有些不甘,却也别无他法。

直到一声刺耳的刹车。

孙翔本来已经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一些,身体虽然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努力睁开眼睛看了看。

那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车上还有个人,身形看上去很是清瘦羸弱,面孔背着光无法识清,只是有些莫名的熟悉,令人安心。那人蹲了下来,用很轻的力气摇晃了他几下,夹杂鼻音的慵懒声音莫名熟悉:“诶,你还活着吗?”

果然刚刚的感官都是错误的。

本来知恩图报而且十分拎得清的孙翔为了这救他的人的一句话,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的恼怒从心头升起,本来不太应该,可是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一瞬间就恍惚了回忆。

然后他被人架到了自行车上,靠在稍显瘦削的肩膀上,双手搭在那人纤细的脖颈上,有种炙热的温度从指尖传递到身体,汇聚成窝心的温暖。

急促的喘息从前方传来,救他的人的的身体好像不怎么好,蹬了几下自行车就驶不动了,甚至孙翔可以看见有汗珠从他侧颊滑落,勾勒出的侧脸线条以及尖尖的下颌令人莫名其妙口干舌燥。

最后这辆车倒了。

孙翔怔愣着感受风呼啸在耳边,身形却一转到了上方。
 
重重压到了柔软的人体上,还听到了近在咫尺的痛呼。

为什么?

在最后一秒将自己垫在身下,将他别扭地保护在身前,明明非亲非故,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孙翔睁开眼怔怔地看着身下人终于清晰了的脸颊。

五官很好看,只是过于苍白憔悴了。

孙翔记得他以前好像在自己工作的夜店里见过这个人,甚至好像在江波涛身边也看到过…可是现在再看,又不那么确定了。
 
真的…见过吗?
 
那人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睁开了眼,眉宇紧紧皱起,很痛苦的样子——但随后又像是好笑一样喃喃自语:“孙翔啊,这可算是一命救一命了。”

那一瞬间升起的不是被人叫出本名“孙翔”的本能抗拒,也不是对于他居然认识自己的吃惊讶异,而是有一种出人意料的柔软,带着心脏砰砰直跳的涩意。

就好像他认识的,在意的,熟悉的某个人,终于回来了。

……
 
叶修再次醒来的时候,鼻尖敏锐地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消毒水气味。

他翻了个身。

——米黄色窗帘和百合花。

他再翻了个身。

——挂着吊瓶的铁架台。

叶修现在确定了,他回到了他第一次醒来的那间病房。

“砰”一声,门忽然被打开了。

“叶修!”

“等等你不能进去!”

“我要见你们少爷!”

“少爷正在休息…”

门外的争执对话极其狗血,叶修本来还昏昏沉沉地听着,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这才精神一震,意识到什么后,没什么精神地开口:“我醒了。”

然后朝门外看去。

入目就是孙翔那张好看的脸,哪怕是额头缠满了白色绷带也遮不住半分他与生俱来的英俊——毕竟这个年轻人给人的感觉从来都是如火一般张扬又骄傲,轻狂又肆意。

但叶修一直觉得这就可以简称为一个字。

二。

“少爷…”陈叔看见叶修醒了,微微舒展了眉目,“幸好您没大碍,医生说这次只是擦破了点皮,但您受了惊吓,只怕还要静养一段时间。”

“陈叔,我没事,先把他放进来吧。”叶修摆了摆手,“你找我有事?”第二句话却是对着孙翔说的。

“哈…没事啊。”一下被放进入了叶修的病房,刚刚还反应激烈的孙翔好像又懵了,无意识地嘟嚷了句。

然后沉默了三秒。

他忽然又回过神来,白皙的脸庞立刻染上绯红,扭过脸结结巴巴就像是很不情愿地小声说道:“就是…总之,这次还是多谢你了!”话到最后已经是大声吼了出来,破罐子破摔一样地瞪着眼说道。

大费周章闯起来就为说了一句谢谢?

叶修愣了一下,盯着孙翔清澈如昔的黑亮眼眸忽然就起了逗弄的心思,笑眯眯地说:“真想感谢我?”

“嗯。”孙翔连忙点点头又扬起下巴,像是要极力做出很高傲又很不屑的表情,但却因为不自觉泛红的脸而全盘崩坏,“我会报答你的。”

“无论什么报酬你都可以提。”孙翔看见叶修也不说话就是静静看着他,又急急补充了一句。

——“哦?那小同志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叶修想起了当初他在看完孙翔在世邀赛中几乎算得上是一挑三的精彩表现,孙翔下场后别别扭扭表达自己对他指导的谢意后,他开玩笑地说“孙翔小同学要不你以身相许来我们兴欣吧”那件事,此时下意识就说出了口。

尾音上翘出的旖旎弧度软软地化在叶修刻意压得低低的笑声里——他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以前把这个别扭后辈逗到炸毛的欢乐时期。

于是叶修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忘了。

现在孙翔的本职工作。

是牛郎。

于是接下来的情节可以简缩为——

#一句垃圾话所引发的惨案#

“…哈?”然而孙翔并没有如叶修所想那样炸毛或是脸皮发烧,而是有点犹豫的样子,但最终好像还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皱了皱眉说道,“那我要和店长说一声。”

叶修的动作顿住了。

“以后我会在别的地方找工作,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会一直陪着你。”孙翔很认真地说,“我会陪你吃陪你喝陪你玩陪你睡…”话到最后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本来好整以暇调戏后辈结果貌似反被调戏的叶修差点又呛到了,再保持不了淡定,试图挽救濒临失控的场面:“不是,孙翔你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救了我一命,但是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好像也不缺钱,孙翔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这话,再度看向叶修,“所以我会用自己来报答你。”

用自己来报答我?

叶修不禁为自己一瞬的嘴痒感到悔不当初。

然而对面那个熟悉的年轻人眼睛里浮动着细小的微光,就好像被折断了羽翼的囚鸟,不肯卑躬屈膝地仰望苍穹,失去骄傲却仍在固执。

于是拒绝的话就被哽在了喉间。

他要怎么说?

——你回去继续当你的牛郎吧我不介意你还医药费?

叶修觉得,他要是真这么说了,那也就可以被称为禽兽了。

于是他保持着沉默,和孙翔对峙几秒,终于还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行吧,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

“少爷,孙翔少爷去‘nyctalopia’打工的原因,好像是他要为病重中的父母筹集医疗费。”孙翔走后,陈叔在叶修旁边小声说道,“孙翔少爷外貌出众,而获得报酬的最快方法就是去…”

“好了,陈叔,你不用说了。”叶修略微愣了一下,打断道,“我知道了。”

果然是因为这种原因,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甘愿出卖自己的自尊。哪怕是事情有一分转圜的余地,叶修也不相信孙翔那种心气比天高的人会去做这种工作。

但孙翔仍是孙翔,即使在工作的经历中褪去傲气,却仍剩这分执着。甚至为了感谢自己,他还答应辞去这份救父母命的工作。

叶修难得地感到有些愧疚。

说起来以前他就对孙翔没什么感觉,没多大怨恨,更谈不上喜欢,只是对这年轻人的技术有几分赞赏,也明白他的性格只是过于直爽。但世邀赛之后,两个人的确亲近了不少,叶修偶尔出言调侃时,这年轻人的反应也十分好玩。

面对这么一个后辈,自己竟然还说出“以身相许”这种戳人家伤疤的事,他这次好像还真的有点过分了。

[当当当当~叶神不用担心哦,孙翔因为是头牌所以向来卖艺不卖身的哦,所以孙翔至今都没有真正理解牛郎的本质工作是什么哦!而且孙翔父母的手术费已经筹集到差不多辣~]

[恭喜叶神达成成就:拯救孙翔]
[获得奖励:孙翔好感度*#-@'¥%=]
[获得奖励:永久美貌+1]
[获得奖励:见义勇为勋章×1]
[获得奖励:真爱值+2]

这次系统的声音更软了一点,奖励一看就是复制粘贴上次,明显敷衍不说,还特别不合时宜,一下打断了叶修还处于严肃的状态。

叶修好像忽然理解了蓝溪阁中草堂面对自己的感受。

就是这种打不死又赶不走的心情。

……

评论(31)

热度(2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