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41)

前文走:(1)

苏沐秋将情况上报给苏黎世电竞组委会后,召开了紧急会议。现场气氛很严肃,除了孙翔*之外的其他十二个人都在,面色全都隐约带着愤怒,却不得不压抑下来。

“靠!”黄少天*气到骂脏话,“这也太他妈气人了吧!打不赢我们就用这种手段?我还真是长见识了!”

“还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张佳乐*面沉似水,深吸一口气,“希望委员会能给出个交代。”

“那些人肯定不会招的!”方锐*烦躁地一锤桌子,“到时候就随便说个理由,背后的国家再给点钱,这件事就这么完了……这种事我们难道还看得少吗?”

“重点是孙翔*……”苏沐橙*紧紧皱着眉头,无声地叹了口气,“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

“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楚云秀*气得直咬牙,就跟看电视剧时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二领便当了一样暴躁,“这明摆着是要欺负人!”

没有说话的周泽楷*和唐昊*脸色都不好看,只是也没有爆发出来,好像在积蓄着某种情绪,等待在适当的时候发泄。

“幸亏还有叶修拦着,”李轩*是为数不多的保留庆幸的人,“不然孙翔*真动手了,那就直接是退赛了。”

“现在还好一点,”肖时钦*接话,“伤得不重,队医说之后的比赛能上。”

喻文州*转头看向苏沐秋,“领队,冯主席那边怎么说?”

苏沐秋的指尖抵在圆珠笔的按压帽上,明显在沉思着什么,回过神之后回答道:“他说这件事情他会上报国家处理,让我们先冷静一点,重要的是先打赢明天的比赛。”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沉默。

“怎么打?”方锐*深吸一口气,“现在这情况,孙翔*他……”

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忽然开了。

看上去十分平静的孙翔*走了进来,包着绷带的右手大大方方垂在身侧,好像无事发生。他在一众目光中找到自己的座位,然后低声认错:“对不起,我迟到了。”

云淡风轻得令人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独自沉默。喻文州*好似也惊讶了一会,然后笑笑:“没关系,我们才开始。”

“正好你来了,我就说一下明天的安排,”唯独苏沐秋面不改色,敲了敲桌子,“孙翔*上不了,但是我也不打算改变战术,已经来不及了。”

他不带一丝多余的情绪,冷静而客观地看向孙翔:“叶修那边的‘孙翔’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我和叶领队商量了一下,下场比赛,让那边的‘孙翔’参加,所以今天的训练会很紧促,因为要尽快让他融入。”

这句话一说出来,全部的人都愣住了。

的确,孙翔*不在,孙翔上好像是一个最合理的方案,只是他们之前都没有想到——还可以这么干?有一丝荒谬,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可行的地方,但总让人瞠目结舌,回不过神来。

“孙翔*,你的任务是将这次的战术布置与注意点完整地告诉‘孙翔’,你和他比较熟悉,打法几乎一模一样,这件事交给你比较合适。另外,就是调整好状态,然后配合战术分析迎接下一场比赛,”苏沐秋问,“这个安排你有什么异议吗?”

孙翔*也收敛了一切属于自己的情绪,在其他人的目瞪口呆中平淡地说:“没有。”

苏沐秋于是也点了点头,就没有多说,开始安排起明天比赛的事情。国家队的其他人纵是担心也只能先放在一边,认真地为下一场比赛做赛前准备。

更令人惊奇的是,直到散会,孙翔*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甚至很安静地打了个招呼就离开,问题是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心如死灰,反倒是真的觉得没什么,让人无法多说半句。

这与他往常的人设实在不太相符,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眼睁睁看着他离开,陷入了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

想说点什么,又觉得他不需要;直接当作无事发生,又怕孙翔*其实内心还没熬过去。

最后还是苏沐秋好笑地看了看他们,放下笔记本说道:“人都走远了还看什么?他又不是小孩子了,比赛为重,他自然知道什么最重要,就算有什么情绪,肯定也放下了。”

“可是领队,”黄少天*摸了摸后脑勺,嘀咕着说,“这和他平时的表现也差太多了吧,真的没问题啊?”

“都是要变的啊,”苏沐秋露出了一个很复杂的笑容,语气有些奇怪,“不在这里改变,也会在以后改变的,而且……”

他的后半句话被风吹散,谁也听不清了。

“好了,总之待会叶修那边的孙翔过来练习,你们先做好准备,引导他几把就行了,”苏沐秋忽然转移了话题,说道,“明天就打比赛,别想太多。”

此时,孙翔*房中。

孙翔头上还搭着一块毛巾,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润湿了他胸口的一片衣料。孙翔*与他面对面坐着,除却右手包裹的绷带,两人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

接到叶修消息后,孙翔第一时间就去洗手间冲了个头,却依然没有浇灭他胸口那团熊熊怒火。倘若不是自己长得很孙翔*一样怕引起麻烦,他还真的想找到那几个人把他们痛揍一顿。

简直是卑鄙!无耻!

可他这样意气用事的想法不过持续几分钟,又很快被另一种担忧覆盖。孙翔皱着眉,看着孙翔*欲言又止,然后说道:“所以你们明天比赛怎么办?”

孙翔*出走的半分心魂像被这句话给拉扯了回来。他猝然抬头望向孙翔,只从对方与他别无二致的面孔上,攫取到了十分熟悉的平静与坚韧。

从另一个人身上发散出的光芒,他居然在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看到了。

孙翔*想,他们明明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又会这么不一样?

叶修与他说了那么多,他第一次听到这样残酷的理论,可是他想愤怒嚎叫想撕碎现实,却被迫妥协。他早已是个成年人,但一路走来,好像没有经历什么挫折,就这么顺风顺水着,除却要明了电竞圈中关于公众人物的规则外,从未经过什么打击。

所以他依旧有资本心高气傲,成长只教会了他什么叫“平和”,却没教会他什么叫“成熟”。可笑的是,他如今第一次琢磨到这个词语的含义,居然是在“自己”身上。

孙翔比自己“成熟”。

那是一种好像经历更多,也懂得更多,掩藏在相同外表之下,截然不同的东西。

“孙翔,”孙翔*方才的平静如潮水退去,他的傲气逸散开来,无力支撑他已被疲倦席卷的身躯,于是他放纵自己躺下,呈一个“大”字状,“叶修刚刚和我提了你。”

“啊?”孙翔不明白话题怎么转移得那么快,却忍不住被转移了注意力,“他说我什么?”

隐含期待的,又极力掩饰的掩耳盗铃。好像唯独在叶修身上,孙翔那层被打磨光滑的气质又回溯过往,成了一个青涩又笨拙,甚至有几分口不对心的少年。

孙翔*有些恍惚,然后被自己脑海中不自觉冒出来的肉麻形容逗得绷直的嘴角都上扬了一瞬,随即又淡淡撇下。他多么想知道孙翔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生活轨迹,迫切地想问,叶修在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为什么孙翔和他,会有异曲同工的色彩。

他谈不上嫉妒,却有几分涩意。苦的,原本纯粹的心思像被今天那场猝不及防的意外染了颜色,他恍惚间一闭眼,就看到那道身影毫不迟疑地站在他身前,然后带着他离开。

他们之间并无矛盾,也没有靠近的理由,可孙翔*之前的那点不满终于发酵了,催化自己冷静后,又成了更深刻的副作用。

叶修一眼就能分辨自己和孙翔,孙翔*原先以为不过是个早晨吹没吹头发的区别,但现在他陡然发觉,也许是更深层次的差别。

他自己如今才发现的,无法逾越的差别。

“说你很厉害,”孙翔*忽然想隐瞒叶修说的那些话,于是一股脑地说,“所以这次比赛,你代替我上吧?”

孙翔的表情木在了脸上:“哈?”

但不过几秒,他马上就坐直了身子,摆手拒绝道:“不可能的,我和你账号卡又不一样,我的是一叶之秋,是……”孙翔说到这,忽然卡壳了,他猛地望向孙翔*:“你的账号卡为什么也是一叶之秋?”

之前两队打友谊赛,除了方锐的账号卡不一样,其他人的都是一样的,可是孙翔直到现在才觉出不对劲来——

叶修原先的账号卡是一叶之秋,但是孙翔*他们世界又没有叶修,那孙翔*的一叶之秋是从哪里来的?

“你在说什么?”孙翔*被他弄得有些懵,“一叶之秋是嘉世的账号卡,是苏沐秋的卡,但是他用了秋木苏,这张卡嘉世签下我之后就给我用了,有什么问题?”

但马上,他意识到了和孙翔一样的问题:“不对,一叶之秋是苏沐秋的卡,你们世界也有苏沐秋?你的账号卡又是怎么来的?”

两个人定定地直视着对方,忽然都感到了一阵眩晕。

-TBC-



***

看了看大纲,终于一半了!一半了一半了一半了!

开心!!!

评论(103)

热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