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最佳炉鼎 -13-


★恶俗狗血预警,肉遍天下修罗场。参的合志正在预售,打一波广告:一宣链接,希望大家支持=w=靴靴。

24

“咱们兴欣,为什么会被人说是艳鬼出没,原因有两个,”陈果边带着叶修在街上走,便絮絮地解释道,“一是方锐,他吧,武功一般般,轻松倒是举世无双,白日游手好闲走马章台,晚上却勤于锻炼身法,加之那厮臭屁得很,爱穿些骚包的艳丽华服,久而久之,就让住在这的人传出了‘精魅’的名头,说起来艳鬼一事,一大半就是因为他。”

“另一个原因……就是苏沐秋了。”陈果顿了顿,终于顿住步伐,驻足在城中玉镜湖旁,又转过身认真地对叶修说,“你也看见他那副模样了,他平日里昼伏夜出,喜穿白衣,入住兴欣的姑娘都会偷偷看他,每每月色下,那家伙就像个仙人一样,其实也是未出阁的女子不方便说清楚这些,搪塞过后,仙人的名头渐响,干脆便和‘精魅’齐名,直接叫‘艳鬼’了。”

“我无父无兄,爹爹临走前就给我留下这间客栈,我早息了嫁人的心思,就打算守着客栈一辈子,性格泼辣,总不得让人欺负了去,倒是无妨。但沐沐和柔柔的样子你也看见了,总是跟着我抛头露面,难免会有登徒子贪图美貌来打搅。虽好打发,一来二去总是烦躁,索性就来一次打一次,终于也没人敢起些不轨之心,客栈的名声也被毁得差不多,没见着我们还请了个镇店大夫么?”陈果说到这,不免有些哀怨,“如今店内客源全靠方锐和苏沐秋,这两人一个靠巧嘴忽悠一个就靠那张脸,总还能带来不少女客,这段时间他二人外出,我在客栈内闲得都快发霉了!”

叶修在一旁认真听着,本想安慰两句,没想到陈果自己精神了起来,豪迈十足地一拍湖边围栏,直把木屑震得往下扑簌簌得落:“我堂堂兴欣客栈,现如今还要靠出卖店内小厮的色相才能维持生意?真是气死人了!”

叶修:“……”他理智地选择了在此刻闭嘴。

碧波微漾,初春大地回暖,玉镜湖便是贪了几度浮光,静影沉璧,锦鲤调皮地摆尾游水。恰逢此刻,一条精美却小巧的画舫仿佛无风自动,顺着不见踪影的波浪缓缓摇曳到了叶修面前,珠帘轻垂,除去那被掩映的隔间,舫上好似空无一人。

“知秋阁本是无依无根的画舫,定京有水的地方,都会有它的踪迹。它神出鬼没,若是碰上有心人,便可在河湖旁相遇,但每逢休沐日辰时三刻,它会固定来此等待,”陈果对着叶修说道,“知道此事的人在当世不足五指,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与……知秋阁阁主有了牵扯,这才知晓。”

她点了点头:“你去吧,知秋阁每日只接待一人,若有想问的便尽管问,不必浪费此次机会。我就在对面的酒楼里点些吃食,待你下了画舫,来此处找我便是。”

“多谢老板娘了,”叶修对着她笑了两声,“其实我想吃蟹黄酥。”

陈果:“……”

刚见面的时候觉得小公子忒乖了,这混熟之后,怎么好像就跟方锐和魏琛那两没脸没皮的家伙一个德行,每逢出门还要她这个冤大头老板娘请客?

叶修刚上画舫,便感觉自己一晃,原是画舫又开始漂浮于水波之上。他撩起南海珍珠做的帘幕,又扯了扯东瀛才有的水晶铃,真丝金绒千金一寸,在这里却直接当作地毯使用。感慨一句知秋阁的有钱,叶修便进入了画舫隔间。

迎面对上的便是各类奇珍异宝。两颗深海夜明珠,都比婴儿拳头要大,分明价值连城,却被人不在意地搁在了墙壁上做个摆设。桃花墨清香扑鼻,一幅前朝丹青国手的《叶落知秋图》挂在门上,旁边便是前朝大儒的真迹《玉镜记》。如今已经失传的枫雪宣纸摞在一旁,任由有价无市的鼋头碧玺砚压着。赤色珊瑚摆件晶莹剔透,在这整体色调为雪白的房间内却好似腊梅傲霜,非但不艳俗,反倒是多了几分极灼目的烈烈华美。幽竹翠凤屏清雅,据说是凤栖梧桐木所制,雕以蓝田翡翠,以玉润木,以木养玉,让这里弥漫着幽雅的清气,仿若置身于一片墨绿盎然。

但这样多的宝物,却遮不住主座一人的风华。他正斜斜倚在沉香梨木椅上,修长的手指抚着瓷杯,是一簇一簇烧制出的青花,瓷釉晶莹洁白,隐逸文人般,沾染浓郁的不食人间烟火之气。那人鸦鸦墨发不加束,拂在肩上却不显得羸弱,只是多了几分隐然的出尘。他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将眉眼遮得十分严实,仅露出一个形状优美的下颌,还有一双清澈又温润的墨色双眼。面具描绘出云纹,恰如其分地勾勒出他的脸颊轮廓,哪怕并未露出真容,也让人知道,他定然姿容绝世。

“你所为何事?”这人轻声笑了,嗓音似潺潺流水,淡却清润,令人如沐春风,只觉被莫名洗涤,通身舒畅,“在下知秋阁阁主,单名唤一个‘秋’字。”

“阁主客气了。”叶修在他对面坐下,“我叫叶修,敢问这里怎么收费的?”

秋被呛了一下,不优雅的姿态一下打破了方才那种谪仙般的高高在上感。他拿宽大的袖子遮住自己的下颌,大概是为了遮掩住抽搐的唇角,声音有些怪怪的:“叶修少侠……当真耿直。”他顿了顿,终于恢复了清雅出尘的仪态,放下袖子,坐直了身子,慢悠悠道:“这要看你问的是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自然费用更高。”

“那不对啊,”叶修很认真地分析着,“你看,你们这个规矩,摆明了就是坑人啊。万一遇上你也不知道的消息,你就坐地起价,说个千万两的价格,谁还会傻了吧唧地继续问?”

秋:“……”

既然懂这些江湖门路,还说清做什么?这不逼着他没面子吗?

“你可以问了,”秋沉默了一会,直接略过了叶修的问题,“这次既然是老……陈姑娘带你来,我自然免收费用。”

“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叶修也收敛了神情,垂下眼眸问道,“玉愈膏在哪里可以找到?”

“雱风神医方士谦,生性洒脱不羁,至今云游四海杳无音信,但其所制灵丹妙药皆被转送他人,”秋沉吟片刻,便不疾不徐地说了起来,“其中对于温养骨骼有奇效的玉愈膏,被他赠予他微草谷同门直系师弟,当今半相国师。”

“半相国师,哪里能找到他?”对这位为荣曜王朝的安邦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国师,叶修自然有所耳闻,却不知道他竟然是雱风神医的师弟。

“半相国师居于天玑山之上,”秋一边说着,一边斟上云山融雪,琥珀般的茶汤蒸腾出一片氤氲,他的声音好似都清润了几分,“天玑山迷阵乱布,是天下间最难到达的地方。除非是帝王之令,半相国师轻易不出山。”他又轻笑了一声:“你要找到他的可能,为零。”

“我找到他的可能为零,”叶修丝毫不恼,反倒有趣似地一笑,“那你呢?”

秋的手微微一顿,接着便再度把茶杯递至唇边,悠悠然地说:“在下既然自称天下第一百晓生,那么自然有这个办法…”随即他浅浅地弯起唇角,反问道:“但,在下是个生意人,这两个问题的费用料想少侠便付不起了,商人无利不起早,在下又凭什么帮少侠呢?”

然而他等了半天,对面那人却依旧没反应。秋脸上的笑容不易察觉地一滞。叶修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他满腹底稿都硬生生咽了下去,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少侠?”

“我在想怎么利诱你,”叶修头也不抬,“别吵。”

“……其实也很简单,”秋闻言,额角青筋一跳,终于还是艰难地把自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只要少侠你……”他终于恢复了从容淡然的宁澈模样,微微一笑:“我毕竟也与陈老板素有交情,只是知秋阁的规矩如此,你既然想换取口口相传的消息,那么自然要留下两句美言。”他自认为委婉又风雅至极,若是叶修是个知趣的,这会总该上道,知道该做什么了。

叶修愣了愣,接着望着他,怀疑道:“你要我拍你马屁?”

秋:“……”

说得这么粗俗做甚?

“商人无利不起早,”叶修琢磨了一会,将手一摊,歪头问道,“我多夸你几句,不如你再多给我几个答案?”

年轻男子一怔,片刻后笑声却似清风朗月,甘冽如山涧冰泉,面具下红润的嘴唇稍稍一弯,颜色便再添上十分,似乎是觉得极为有趣:“少侠请便。”

“知秋阁阁主,”叶修“啧”了声,面上倒是十足的真诚,“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逸群之才仪表不凡,美如冠玉面如敷粉。”想了想,继续道:“温文尔雅谦谦君子,霁月清风如玉公子,才貌双绝风华盖世,行侠仗义正气凛然,心有七窍才高八斗……”

见叶修还有滔滔不绝的意思,好似腹中墨水千斗,秋却是再度抽了抽嘴角,忽而一怔,接着温声制止了叶修:“玩笑之言罢了,点到为止。少侠还有什么疑惑尽可提出,商人重利却更重信,在下必然知无不言。”

这人翻脸如翻书,前一刻还饶有兴致的样子,现在却又疏离至极,虽说礼数更为周全,却总让人不太舒坦。然而叶修只是面不改色,然后一本正经地认真问询道:“入天玑山的办法?”

“你只需要找到一个人。”这一回秋并没有高深莫测地卖关子,他再度满斟云山雪融,宽大袖袍内露出一截腕骨,那只手都是精雕细琢的如玉模样。

“雅贼鬼迷神疑,或者,天行者无量。”秋静静地看着他,“找到任意一个与你结伴同行,可破天玑山阵法。”












***

我相信聪慧的大家都猜得出来知秋阁阁主是哪位吧。

我相信可爱的大家虽然忘记了前面剧情,但是再看一遍就能很快想起来【真诚.JPG

评论(61)

热度(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