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King Game


★虽然是非典型恶俗游戏,但是我真的不是xx作者……参的合志今晚八点开始预售,打一波广告:一宣链接,希望大家支持=w=靴靴。

***

“我说,你们玩过King Game吗?”寂静中,楚云秀忽然开口。

于是接下来就是七嘴八舌的讨论。

“当然玩过啦。”

“国王游戏啊,谁没玩过。”

“不是吧,我们想了这么久,还是要玩这个啊?”

“庆功宴,就不能来点有意思的吗?”

“你们懂个屁,”已经喝了点小酒的云秀大神毫不客气爆了个粗,非常骄傲地说,“英文不能直译成中文知道吗?King Game是我自创的游戏,绝对比国王游戏好玩得多。”

于是其他人安静了,作洗耳恭听状。

“很简单,就是一个玩弄国王的游戏。”楚云秀伸手一扬,“叶修,就是你了,国王。”

叶修怀疑自己听错了。

为什么楚云秀的语气这么的不容置疑,搞得好像他是那只会听主人话的皮卡丘一样。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一愣一愣的,“你让我们玩弄老叶?”

又是一片寂静中,楚云秀非常嫌弃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当然没有这么粗俗。”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玩弄国王。

黄少天很委屈。

“不过也差不多。”楚云秀继续补充,在黄少天的怒目而视下自若地说,“很简单,就是角色扮演,叶修是国王,你们就要以国王身边一个特定的身份——比如侍卫长宫女什么的,用动作和国王互动,让国王猜你的身份,国王猜中了过半的角色,你们被猜中的受惩罚,国王没猜中过半的角色,国王受惩罚。”

“好像有点意思。”孙翔思索了良久,被这个规则打动了,而且还相当跃跃欲试。

事实上,他心想,那我要当国王的爸爸,去杀一杀叶修的威风。

“是不错。”喻文州补充说明,“很有趣。”

“我抗议。”听懂了规则的叶修面无表情。

“抗议无效。”楚云秀一挥手,十分霸道,“游戏开始前,你们先锤子剪刀布决定玩弄国王的顺序。”

“一定要用玩弄这个词吗?”唐昊皱了皱眉,“我觉得怪怪的。”

“也行,”楚云秀想了想,“那就亵玩吧。”

……更奇怪了。

“不要管这个词了,这只是个解释,我们自己明白就行,”方锐不怀好意地看了叶修一眼,“老叶,这么好的日子,你就陪我们玩玩吧。”

叶修“呵呵”两声,知道今日无法逃脱这种厄运,只能坐在原地看他们锤子剪刀布。

“秀秀,国王身边可以扮演的人也不多,不然就只让两个人来吧,另外几个人可以跟着一起猜,”苏沐橙提议,“就每两个一轮,第二轮换国王,都猜对的人可以指定下一个国王啊。”

在得到一致认可后,她看了叶修一眼,意思是: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叶修:“……”

第一个人是王杰希。

他在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单手撑着墙壁,把叶修半笼在了怀里,接着另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抹过叶修的后颈,叶修一个激灵,被那一只冰凉的手挠得一软,他顺势让叶修卧向自己那边,接着一只手指从自己的唇上移过,抵上叶修的嘴唇,低头伏在叶修耳边一碰,热烫的呼吸把叶修的耳垂染成了绯红,动作行云流水,非常自然。

“我做完了。”王杰希面不改色地直起身子,顺带把受力不支的叶修也拉了起来。

所有人:“……”

“你刚刚做了什么,”李轩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我只觉得你在性骚扰。”

一旁的人齐刷刷看向他,眼中意味深长,一副“你很懂嘛”的表情。

李轩:“……”

糟糕,嘴一快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

接下来所有人开始说自己猜的角色。

叶修不确定地说:“想要勾引我的风骚寡妇?”

“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些?”王杰希顿了顿,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叶修,“错了。”

“是xx阅读的每日推荐啊,什么什么《风骚寡妇和国王的纵情秘史》。”叶修坦然地说,“我觉得名字还是很别致。”

方锐说:“我猜了一下,大概是那种在牢里待了二十年,十分饥渴的强奸犯吧。”

黄少天:“你那个太罪恶了!我猜是太监,对国王心怀不轨的那种。”

所有人:“……”

“你们说的这两个,和这个游戏有关系吗?”唐昊一脸怪异地看了两个人一眼,十分笃定地说,“大概是国王的女儿吧。”

如果是女儿的话…联想到刚刚那些动作,总感觉更糟糕了。

“错了。”见没有人有再开口的想法,王杰希公布最终答案,“是背叛国王投靠邻国并且刺杀国王的侍卫。”

叶修:“……”

好复杂,不想玩这个游戏了。

“所以刚刚靠近领队的耳朵是为了告诉他为什么你要背叛他的原因?”喻文州若有所思,“很精准。”

张新杰思索着说:“而且你靠近他让他丢失防备,大概当时那个动作是因为你说有机密上报。”

“用碰了自己嘴唇的手指去碰领队嘴唇是因为自己唇上有剧毒吗?”肖时钦也跟着分析,“一般刺客大概都是这样的。”

王杰希赞同:“对。”

其他人:“……”

这么快就跟上王杰希的节奏还乐在其中,战术大师真的好可怕。

第二个是周泽楷。

他也想了想,接着走上前蹲在叶修面前。他一声不吭,一只手环过叶修的腰,一只手顺着叶修半露的锁骨,一寸寸下挪,在心口停顿稍许,接着在胸口每几个特定的地方,指尖一勾,在叶修痒得身子软成一团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到了叶修的腿根,在那个临界点,他做了个绕圈的动作,接着收手,同样埋下身,在叶修耳边一碰。

若无其事地起身。

所有人:“……”

孙翔目瞪口呆,脸都快烧成猴子屁股了,话语还夹杂着隐隐的不爽:“队长,你…你是不是…”

太那什么了。

“小周,你…”叶修好不容易直起身子,看着周泽楷非常无辜的眼神,只好憋住了话,猜道,“你是我的御医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方锐:“大概是表面文静内心痴汉的清洁工。”

黄少天:“方锐你别那么说,说不定是洗碗工呢。”

张佳乐:“有点特别癖好的小妾吧。”

唐昊:“变态。”

李轩:“……我真的猜不出来,我满脑子的宠物。”

其他人又齐刷刷地看李轩。

宠物…好像和那个公主糟糕得不相上下。

楚云秀毫不留情地嗤笑了一声。

周泽楷没管一群人明里暗里的贬低和嘲讽,他知道他们都是嫉妒。他看着叶修,低声说:“内侍,帮你更衣。”

叶修:“哈哈……很有想象力。”

现场一度冷场。

“所以在特定的几个点停下是因为在解扣子?”喻文州问道。

“在裤子那,也是因为扣子吗?”肖时钦也问。

“在耳边的那一下,是告诉国王可以安寝了吧?”张新杰最后发问。

周泽楷点头。

叶修:“……”

“很遗憾,没有人猜对这两个角色,”楚云秀看得津津有味,“那么下一轮的国王——还是叶修!”

叶修:“……”

叶修端起面前一杯酒,以壮士断腕的勇气一口灌了下去。

一杯倒。

“沐沐,他就不怕他醉了会发生更糟糕的事啊?”楚云秀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

这个问题超纲了。












*

旧文补档(痛哭

评论(38)

热度(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