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6)

前文走:(1)

次日。

唐昊*提着餐盒走在一群人的最后方,神色称不上欢喜,更谈不上郁闷。他只是带着点稍显傲慢的漫不经心,目光无焦点地扫试着酒店里精致的装潢。

直到训练室的门打开。

他微不可察地顿了顿,做足了一些准备,这才抬眸去看那个他所关注的位置。目光可及处,叶修正靠着椅背,对给他送饭来的苏沐秋翘着嘴角说着什么,然而下一刻,他就如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目光准确无误地攫住唐昊*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

心脏像被细微的电流熨过,酥酥麻麻的。唐昊*为自己不正常的生理反应顿了顿,但他到底是在某些方面干净如白纸,年轻气盛不假,朝气却全给了荣耀,完全无法形容这种感受的奇妙。

这是他人无法窥探的默契,细枝末节里浮现,令唐昊*心里陡然生出一种窃喜般的微妙。他定定地立了两秒,就看见叶修对着他露出了微笑——是那种隐秘的,推心置腹般要求他保留小秘密的微笑。

砰砰。

他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出闸的洪水不受掣肘,张牙舞爪着,明目张胆地把那些难以启齿的小心思翻开,随着浪里洄游的鱼群,都成了他人无法洞悉的明知故犯。

唐昊*感到自己又开始犯病了,连忙错开视线,明明无人注意这一场小插曲,他却感到狼狈不堪,步伐顿在了唐昊面前,交代两句转身要走,却被唐昊叫住了。唐昊*强迫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好容易恢复了心脏跳动的正常频率,这才若无其事般,转身问有什么事。

他直直地对上唐昊那双眼睛。和他一般的眼睛,眼廓深而长,眼尾却窄,原本圆融如意的线条戛然而止,因此总是无法抑制地泄出半分戾气,那目光不受遮拦,毫不顾忌地直面一切,总是带了不屑放下的尖刺,如同凶猛的猎豹那般,连舔舐伤口的动作都是孤傲的,居高临下地冷视他人。

如此漫不经心的一次交汇,却不期然,让他想到了叶修的那双眼睛。叶修和他自然不同,叶修的眼睛是圆圆的,瞳仁清澈而纯粹,连眼睫对比起其他男人都显出一分柔软,干净到不似一个成年男性。然而叶修的眼尾稍长,浅浅的眼廓在此刻笔锋一转,陡然便画出一片浓墨重彩的狭景,微漏出的,都是人间不可寻得的朦胧日光。于是唯独他笑时,形状都带点稚童般可爱的眼眸稍稍一阖,眼睫一垂,便是难得的人间好颜色,让人看不得两下,心脏便砰砰直跳,唯恐被那浅浅的一道弧度勾了心神。

唐昊*不过这么一晃神,脑海里顿时全塞满了叶修。疲倦的,精神的,沉静的,微笑的——当然那笑也分了很多种,有揶揄的笑,礼貌的笑,单独表达友好的笑,无奈的笑,还有面对他时,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笑容。

分毫不差,好似从他见到叶修第一面起,他看上去毫不在意,却口不对心地任由自己的记忆卡带,把叶修一寸一寸刻录在大脑的胶卷里,别扭时,不悦时,随时拿来翻阅。

他霎那间沉入无法自省的回忆,再灵魂入体时,动作一顿。这一回无法细心思考其他,也无暇顾及频频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并频频引起自己思维混乱的叶修,唐昊*只是重新看向了那一方的他自己——刚刚和他视线对接过的唐昊正以一种少见的面无表情的样子,揣度着什么似地看向他,那带着点探究的目光,半分了然半分不确认,只在他看来时,精准无误地,若无其事地挪开了。

唐昊接着说:“没事,我晚上要训练,给我留门。”

这明显就是一句匆忙而想的搪塞话,任谁都知道。

可唐昊*全然没察觉到,他的拳头松了紧,紧了松,只觉得刚刚那一刻,他仿佛被人勘破了什么秘密。

明明什么也没有,唐昊*却在这一刻也错愕着,莫名尴尬地,偏了偏头。但这下意识的动作不过是在瞬息之间,唐昊*又马上反应过来,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那扇门在身后关上,仿佛斩断了什么无形的联系。唐昊*呼吸了一口房间外略显冰凉的空气,便摒弃脑海内一切无关比赛的杂念,快步向房间走去。

训练室并未因为这一个人的离去而有什么骚动。

叶修坐在训练室里,周遭键盘敲打声清晰而急促,如疾风骤雨。今日又是这边国家队的比赛,训练室便顺理成章被他们霸占了。他懒洋洋地倚着靠背,打着呵欠挑挑拣拣着碗里的葱姜蒜。

苏沐秋带来的盒饭,明明知道他不吃这些佐料,还跟个老妈子似地告诫他不许挑食。叶修实在懒得和这位天天操心的苏大爷多说,就接下来了,权当是练练微操——挑菜也是技术活啊。

一旁的黄少天伸过脑袋,毫不客气地叼走叶修刚夹起的一块排骨,得意地扬起眉,对向他投来的冷飕飕的目光视而不见,含糊不清地说:“老叶…你怎么这么能挑食啊…以前没见你不吃这些…”

“吃饭就吃饭,少说话。”叶修嫌弃地看他一眼,实在是对于这人先把全部排骨夹给自己再从自己筷子里抢排骨的行为很是不理解,“以前吃的泡面里没有这些东西…”他苦恼地皱起眉,长叹一句:“还是泡面好啊。”

“老叶你还有没有点追求了?”隔着两台电脑,张佳乐放下筷子,“你看你那宅男体质,还是多吃点健康食品吧。”

他推心置腹的关切经肚肠里一钻,最终还是成了这拐弯抹角的劝告——张佳乐向来就是这样,对叶修实在说不出什么正常的好话,十足别扭。

“就是啊,看着风都可以吹倒了。”方锐笑嘻嘻地接了话,“我觉得你得找一个能替你遮风避雨的,无比可靠的男人…”

楚云秀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咳到岔气。她望着方锐意有所指地挺了挺胸膛的样子,瞪着眼睛,问身边的苏沐橙:“方锐说的那个可以遮风避雨的男人,不会是他吧?”

然而她没等到回应。楚云秀一转头,才发现苏沐橙望着方锐,眯着眼睛的样子看上去有点令人发冷。

“宅男体质。”李轩笑着摇了摇头,是真的有几分哭笑不得,但还是忍不住嘴欠道,“不过领队,你看上去确实挺宅男的,还是多养养啊。”

这头一开,之后的调侃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所有人都七嘴八舌极其隐晦地表达着自己对叶修这副清瘦模样的关切,其间的心意足以山路十八弯。

所以这好意落叶修身上,注定浪费到彻底。他抬起了一点下巴,毫不客气地“呵呵”两声:“我是宅男体质,那诸位是体育健将还是选美冠军啊?”说完叶修嘴角一翘,不知想到了什么,十足嘲讽地悠悠开口:“是吧,无比可靠的还没我高的男人?”

被地图炮到的人都怒目而视,快被他气死了。

“你不要搞这种身高歧视,”黄少天循循善诱,“万一以后别人都二次发育了,那你又成了最矮的,又被打脸,那多尴尬。”

张新杰微不可察地偏了偏头,看着桌上的牛奶,不知是在想着什么。与此同时,身高一米八以上的联盟男选手们都是四平八稳地坐着,该干嘛干嘛,惹得楚云秀连连侧目,不时“啧啧”两声。

叶修面无表情,十分冷漠:“二次发育?这种事情只有现在还比我矮的人才会相信了。”说完他还不忘继续捅刀,长吁短叹:“少天啊,身高天注定,求不来的。”

“你得意什么啊,一米八以上的可都没开口呢,”孙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瞧瞧都没人理你…”他自然属于“一米八以上”的那类人,扬着眉瞅着叶修,明显就是要寻个空和叶修说话,明明这心思藏不住,偏偏他还要作势坦荡荡,看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叶修看过去,唇畔带了笑意想要调侃两句,毕竟这小年轻的样子实在是欲盖弥彰,他觉得有趣,总忍不住想要逗两下。

这下其他“一米八以上的人”就不高兴了。他们不出声只是因为乐得看见叶修那翘尾巴的样子,纯粹是当做一种逗猫般的纵容宠溺。但这分心思可不是为了给孙翔做嫁衣的,猫要是跟另外一只傻二哈玩上了,那就不太令人愉悦了。

恰恰好就在这个时候,一句不轻不重的话断了叶修还想开口的念头。

“领队,吃。”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叶修旁边,从容地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叶修碗里,嘴唇只上扬了一点,然而那细微的弧度在他俊美的脸颊上,就好似被镀了金,极为勾人视线。他话语温吞却简洁,语气里毫不顾忌地表达关切:“泡面没营养。”

苏沐橙当时就“扑哧”一声笑了,视线轻飘飘地砸在孙翔身上,不轻不重地问:“疼吗?”说完还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孙翔尴尬又愤怒地望了过去,但一看到是苏沐橙,顿时熄了火,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自知非常憋屈,奈何苏沐橙和叶修关系实在是好,或许是那么点幽微的“爱屋及乌”在作祟,大概也有“好男不与女斗”的大男子主义在发作,总之他对于苏沐橙向来是能忍则忍,就怕这个本来就看他不太顺眼的姑娘,为他和叶修如履薄冰的关系,再加把烧掉粉饰太平的和平表象的火。

“看到没——”叶修没注意到孙翔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反而是眯着眼翘起嘴唇,晃了晃手里的排骨,一边和蔼地对周泽楷说“谢谢”,一边得意地四处展览,“什么叫真正讨人喜欢的可爱后辈啊?不跟着大肆嘲笑领队,还懂得关心体贴前辈。我看你们啊,颜值不如小周,懂事这方面也不如,唉,你说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这人与人之间,差别也太大了吧?”

然而出乎叶修意料的是,没有人气得跳脚,也没有人反唇相讥来对喷几句垃圾话。

一群人反倒是忽然若无其事般挪开视线,然后状似无意地,和周围人开始了新的话题,就连站在叶修面前的周泽楷,也只是抿着唇又笑了笑,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叶修当然不知道,他那副得意扬扬的样子,就像是橘猫仰躺在太阳下,毫不设防地露出雪白的肚皮。让人好气又好笑,却心知肚明,这是面对最亲近的人时,才会有的姿态。之所以会有“恃宠而骄”这个词语,是因为先有了爱。

是因为先有了叶修,才有了爱。

因果逻辑,向来被分得如此清晰。











***

差不多恢复精神啦。

不会走的,谢谢大噶。炉鼎不坑,无独有偶不坑,其他的不知道。

私信很多,我慢慢回复。

评论(101)

热度(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