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5)

前文走:(1)

只是唐昊*再望去时,唐昊却已经伸了个懒腰,走进了浴室。

唐昊*实在算不上一个揣测人心的好手。

但在今日,或许是由于他心情不佳所以急需找些可思考的事来转移注意力,又或许是因为唐昊那番话给他的震撼有些大的缘故,他后来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本该是一片萧索的黑暗,却好像逐渐被什么人用温暖的光芒点亮了。

唐昊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唐昊当时没有说,唐昊*也只顾着想他所说的话,等到了后来,本来问一句也算不上太刻意的事,可唐昊*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别扭,他找不到别扭的根源,也忽然就不想去追究,索性自己回忆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可唐昊*思来想去总是无法找到答案,他不禁有些躁意,心想,唐昊和他不过是所处的空间不同,理所应当唐昊认识的人他也认识,为什么他会完全没有印象?

这不合道理。

心头那股隐约的躁意升腾着蔓延,唐昊*最终睁开了那双隐有不耐的漆黑眼眸,不轻不重地“啧”了一声,从床下坐起来,看了眼旁边睡得沉的唐昊,接着揉着睡乱的发,面无表情地趿拉着拖鞋,开门出去了。

走廊寂静无声,由灯罩笼住的橘黄灯光生晕于罩,仿佛被人掬起的一轮旭日,再经由巧手装扮,便成了降于人间最美的礼物。

唐昊*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一声接一声,如海浪层层叠叠地洗涤沙滩上的脚印。他陷入了微妙的茫然,在这种无人应答,他的精神却出人意料好的夜晚间,便有了种不知何处可去的怅然。他顿在原地半晌,最终猛然惊醒一般,向训练室走去。

对,他该做的——他能做的,是去训练,是抓到机会弥补今日的失误,是发挥出更高的水准,是保证下一局他们会赢。

唐昊*一路这样想着,来到了训练室门口,却无意间寻得漏出门缝的那缕微光。古人道是凿壁偷光,而唐昊*恍惚着推开门,在受那微光逐渐扩散,逐渐贴合至他轮廓的弧线时,倏尔有了种“抢光”的好笑联想。

正背对着他的人似乎是听到了他已经放得很轻的脚步声,侧身向他看来。

他在电竞圈里已经是该退役的老年人年纪,然而放在生活中却仍旧是风华正茂的,年轻而清秀的青年。叶修的眉目不似苏沐秋那般俊美出挑,却也印证了“秀”和“淡”二字的精髓,从唐昊*第一次见他起,就觉得这人全身上下好似都被抽去名为“阳刚朝气”的那根筋。这当然也不是说叶修像女子那般温婉秀美,只是他平日里的惫懒,漫不经心,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气质深入骨髓,教人一看就觉得没什么精神。而这人弯眉高鼻,薄唇乌发,这倒算得上端正,真正妙的是一双眼,眼眸圆,眼尾狭,睁大看人时有种与成年人相悖的纯澈,稍稍一眯起,就显出了点多情和意味深长来,让人胸腔里那颗心脏不由自主跳得欢实,压根不敢多看。

唐昊*本来也没有多看的意思,但此刻或许是灯太暗,或许是夜太静,或许是叶修脖颈下那片无意中敞露的白得亮眼的皮肤不小心烫着他的眼,他此时实在是多了几分难言的刻意来,别扭地移过眼,也不敢再看上一眼,实在是有种落荒而逃的狼狈。

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分狼狈从何而来。

“来得正好,”那个人脸上甚至没有错愕,只是在回神后就很轻松地撑着半边脸,眯着眼睛冲他笑,语气熟稔而自然,“刚睡醒啊,如果没事干的话,帮我试试这个软件怎么样?”

他望着眼前的唐昊*。

这一贯十分有精神,甚至时刻都充斥着一种紧绷的恣睢的青年,如今发带系在手掌上,松软地贴合着脸颊轮廓,配上不怎么齐整的刘海,竟然让他身上显出些诡异的呆萌来。

他的眼睛一贯是漠然中带着些不屑的,如今像是没意料到什么一样,难得的透出分毫不尖锐的茫然。唐昊*的五官生得好,英俊而立体,较之孙翔*不过少了些飞扬,却多了点冷淡的傲慢,只是今日他的表情没来得及整理出该有的高傲,衣服也是宽大的睡衣,脚上甚至踩着双拖鞋,便在灯光下轻而易举地柔和下来,与他平日里简直判若两人。

——实在是一次尴尬的会面。

尴尬的唐昊*慢了两拍才反应过来,在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头发乱七八糟像鸟窝,而且还不由自主没敲门就推开了门,貌似还被这个他一点也不熟的人当作了唐昊之后,就觉得更尴尬了。

往日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唐昊*大概也不会在意,只是今天,这个人他真的觉得很陌生,而且时机也太不巧了点。于是他犹豫了会,难得用一种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的声音开口:“你认错了…”

“……嗯?”叶修这回坐正了身子,有些惊讶地看了过来,“你不是苏沐秋那边的人吗?”

没认错?

唐昊*这时忽然觉得,尴尬这种情绪果然是没有上限的。他站在原地一会,最终还是克服了有点想掉头就走的冲动,秉着礼貌走了过来。

说起来,试试软件?

唐昊*不由得在心里想,是什么软件?

当他坐在电脑前,有些莫名其妙地拿起鼠标,按着教程操纵起那个荣耀角色时,才找到了答案——

唐昊*猝然转头,就看见叶修那双手敲了敲桌子,认真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那赫然是一个针对唐昊*在赛场上衔接缺陷的训练软件。

“你…”唐昊*在此刻说不出话来,倒也不是因为感动,只是他又有困惑,又有震惊。他知道单独制作一个针对个人缺陷的训练软件的困难,也明白,他们上午进行的比赛,叶修现在便完成了这个软件,定然是一天都坐在这电脑前没挪过窝。

只是为什么?

叶修既然和他非亲非故,甚至都没说上几句话,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昊*着实不能理解,这份茫然甚至都超出了他该有的感激。他向来不喜欢依靠别人,性子都是硬梆梆的带点冷,如今只觉得不太自在,实在对于叶修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动不起来,只觉得万分诡异。

“这是我帮唐昊做的,”叶修没注意到他有些纠结的心理,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软件界面,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一样补充了一句,“哦,我说的是我们世界的唐昊。”

唐昊*的手一顿,有一种令人发烧的热度从他脸颊侧边直接轰然而上——他鲜少有这种自作多情的时候,谁料到还在这里暗自揣测别人的好意,别人就坦然地承认,这好意压根就与他没关系。

哪怕这点幽微的心思注定无人知晓,他也在此刻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幸而已至半夜,电脑屏幕的莹莹蓝光就是整个房间里的唯一亮色,将唐昊面上的异状遮掩得彻底。唐昊*把手指缩起来一点,心不在焉地“嗯”了声,而后又觉得自己可能太过敷衍,顿了顿,却找不到什么可以寒暄的话语,索性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我想再试试这个软件。”

英俊的年轻人,专注而认真的姿态,灯光下褪去了曾有的傲慢,反倒现出点难得的少年执着来,热忱而无瑕。叶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里盛着的情绪逐渐温和下来,如一泓底铺黑石的清泉。他含笑看着唐昊*,唇角稍稍上扬,说不上出神,只是到底陷入了往事一般,不曾醒来。

唐昊*越用软件便越觉得心惊,他所有的薄弱点被清晰地剖露,而他那片刻的无能为力,就似刚刚在赛场上一样。他认真而费尽心思地攻破那些漏洞,却屡试屡败,放在平日里倒也无妨,可如今身边就坐着个大活人,他也不是个太死要面子的人,这会大概是因为刚刚的尴尬,却有了种烦躁的恼火来。

唐昊*敲打键盘的声音大了起来,是无声地宣泄自己的不满——他想要叶修别看着他了。可身边那人坐着的身影如松如竹,像是扎根于此。在又一次角色死亡后,他终于有了点丢尽脸面的恼羞成怒,一侧脸,还没来得及开口,却滞住了视线。

叶修正低着头,握着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他听到了唐昊*过大的动作,带着无声的询问望来。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显而易见的血丝,而他眉目疲倦,唇线却是舒展的,带着柔软的浅浅弧度,看着唐昊*时,那种方才似被笼罩过回忆的温和还未消散,慷慨而无私地全部赠予了恰逢其会的他。

唐昊*心里那点郁气如春雪消融,飞快就不见了。他很轻地朝叶修笑了笑,唇角的弧度浅到辨不清,是在示意没事。但那笑容始终称不上灿烂,大抵因为他依旧是有些无所适从的不自在。

这微光下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沉默着,哪怕不开口的缘由不尽相似,也意外和谐。若是一定要附庸风雅一番,绘出这难言沉静安宁,那现在忽然出现在唐昊*心里的这句话可以一用——

闲敲键盘落灯花。

唐昊*顿了顿,又觉得自己颇为可笑,这次却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升起。

他移回视线,真真正正地专注在了这款软件上。

一次,又一次。







***

十分抱歉让你们等了很久,无独有偶不会坑,大概更新频率还是两周or一周一更,高三很忙,希望大家理解……

有小伙伴问我是不是要离开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实写文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有些累,北北走之前和我说,不是她不爱圈子,是圈子不需要她了。我想想大概也是这样,一个写手唱独角戏实在是很让人疲倦的事情,没有评论和回应,会让我们觉得自己不被期待。这个cp里出彩的太太太多了,少了我们也不会如何,大家可以有更多新的写手和文来喜欢。

当然说上面这段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等填完了手上的坑,大概会淡吧,现在也很茫然,有时候想想,其实安安静静做个吃粮的粉丝也挺好的。

希望把最佳炉鼎和无独有偶填完,就这样啦。

评论(191)

热度(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