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4)

前文走:(1)

水龙头打开了便没关上,晶莹的水流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滑落。透过玻璃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唐昊*自微红的眼角里发觉到一丝难掩的戾气,本以为早就收敛好的情绪,从向下的嘴角里漏出,一览无余。

他年轻而英俊的面孔上,有着混杂了郁躁,烦闷与颓唐的复杂情绪,牙齿紧咬着,嘴唇被抿得泛白,掺杂了微带自责和恼怒的难堪。

淅淅沥沥的水声还在继续。

门外的唐昊看着映在玻璃门上若隐若现的人影轮廓,打算敲门的手顿了顿又放下,皱着眉头返回床铺坐下,满脸的若有所思。

等唐昊*再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甚至有点漠然的高傲,发带束在额间,散下的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甚至不可以遮掩住神色的碎发,可他看着浑不在意,对唐昊点了点头:“你可以去洗了。”

他太骄傲,连面对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要做好伪装,哪怕这拙劣的演技会被一眼识破,哪怕他心知肚明,唐昊绝对是能够明白的。

小组赛第一场,唐昊*在团队赛上出现重大失误,若非其他选手及时补救,第一场他们将会输。

——输。

这个自唐昊*出生以来最厌恶的字眼,如今赤裸裸地搁在他面前,明目张胆地嘲笑着他的无能。他的手指攥成了拳头,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包括百花训练营里划分天赋的标准,包括被人归类于平凡的不甘,包括无人的冬夜里,他疯狂的训练。

那些努力和付出,那些不甘心沦为平凡的渴求,都被大雪一寸一寸,埋在了记忆的清冷之夜里,葬在他异军突起的光鲜亮丽背后,成了谁都不屑于查看的隐秘。

“比赛失误就失误,”唐昊转过眼睛看着唐昊*,突兀开口,“没有输就是最大的幸事,你有空发呆,不如去多做几个训练。”

“你懂什么,”就像极力掩盖的丑陋伤疤被人大剌剌地袒露在空气里,唐昊*一霎那像是有了片刻的怔愣,似是不信唐昊会如此直白地多言,可他喃喃自语片刻后,便宛如被触怒了的凶恶野兽,猩红着眼,猛地转过头,咬牙切齿,“你也什么都…”

你知道什么呢?

你也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唐昊依然是不咸不淡的样子,甚至是平静到从骨子里就渗出些淡泊来,在唐昊*的眼里,那喜怒不形于色,云淡风轻的样子和他们那边的那位“叶领队”极像,却不太像本该和他是同一个人的唐昊*了。

“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唐昊打断了他的话后,不紧不慢继续道,“我本来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你,我当然都知道。”

唐昊*呆呆地坐在原地,面上那点勃然的怒火好似被这简单的一句话给浇熄了,凝固在他面容上,只留了点可有可无的余热。他扯了扯嘴角,喃喃自语道:“是啊,你是我,你知道。”

可是知道能如何呢?

唐昊*心想,就算知道,也无法感同身受了。

因为唐昊不会有他这么痛苦。

不止是因为发挥的重大失误,还因为在这场重要的比赛里,他让他的同伴失望了。辜负信任却无能为力,精疲力尽却毫无作用,努力摆脱现状然而无济于事,队友的拼命维护和相助以及他的有心无力…一幕幕,一帧帧,都成了今日过不去的噩梦。唐昊*在集训时逐渐增强的伙伴意识和团队精神,终究在此刻成了他痛苦的催化剂,一点一点,如钝刀一样磨着他心口的那块软肉。

“如果是自责的话还是不必要了,”唐昊看着唐昊*神色苍白的模样,沉默片刻,说道,“有人和我说过,队伍是你最能依靠的地方,但是你也要记住一点,你属于这个队伍,可队伍并不属于你。”

那时无星的月夜,寥落的深蓝色天空,那个人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并不难闻的烟草味弥散着,他以轻淡的口吻对自己说:“唐昊,不止你在为这个团队努力,你的同伴也更在努力。他们没有时间去追究你的失误,他们做的只是尽量地配合你,甚至以你的失误为可利用因素,赢得比赛。所以你能做的,不过是少一些无用的空想,多付出一点,才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其他人的努力。”

他总是这样,把一些冰冷的道理直白地摊开,连一点甜蜜的糖衣都不舍得包裹,甚至是存心着扯开其乐融融的假相,残酷到好似不近人情。

“因为你属于队伍,所以你浪费的每一秒钟,都是你欠队伍的债。”唐昊一边回忆着叶修的话,一边不急不缓地说着,“因为队伍不属于你,所以其他人为你付出的每一秒,都是你要还的恩。”

叶修是这样说的。

他嘴边的星点火光摇曳着耀眼却温柔的赤色,然而他说的话,还是那样的平淡而无情:“你偿还不起,能做到的只有不再浪费。”

叶修这个人,真的太奇怪了。

他看上去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总是平平淡淡地在指尖里夹着一根烟,然后在袅袅的青雾里,轻描淡写地直面着旁人不敢去瞧的真相。世人爱皮相,哪怕只是被修饰得完美的外表,看着也总是舒心的。可叶修不,他宁愿少一些不实的华丽,多一些逆耳苦口的真心。他做的是最温柔的事情,可是那些事情从他口里说出来,都好像是冷硬而铁石心肠的。

这个世界上大概有很多人都不会理解。

于是唐昊在那时伫立在原地,步伐迈不动,却情不自禁地想,那么你呢?那么你叶修,为嘉世,为兴欣付出了那么多,不会觉得不公平吗?你得到了什么?他们偿还了什么?难道就因为你是队长,所以你要比别人做得多,把苦打碎了往喉咙里咽?你是怎么可以做到这样,还看上去毫不在意的?叶修,为什么呢?

大概是他沉默里的情绪太明显了,明显到夜色都不屑遮掩,任由他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叶修面前。而唐昊大概会永远记得,那个背对着他的清瘦身影忽然转过身来,对着他一笑。

那笑容里透着分明难以言说的温柔,带了点狡黠,带了点执着,还带了点叶修式的不在意和懒散。他说道:“当然,付出是会有结果的,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还债啊。”

“告诉你两点回报吧。”叶修边说,边应景地比出两根手指,“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啊,绝对可靠。”

“第一,你凭借自己和你的团队,获得了冠军。”

“第二,你会有一个很好的集体,很好的团队。”

那么当时的唐昊,看着那个月光流泄在眉眼间,有着一种宛如水墨蜿蜒的清隽的领队,鬼使神差地,定定地看着他问道:“对你来说,两点回报哪个更重要?”

然而叶修看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错愕,嘴唇一弯,轻轻松松地说了一个万能答案。

——“你猜?”

唐昊面容上的失神没被察觉,唐昊*仅仅只是顺口接道:“那他一定是个很理智很冷漠的人吧?”

“不,”唐昊稍稍一顿,毫不犹豫地说道,“刚好相反。”

那他一定是个很理智很冷漠的人吧?

不,刚好相反。










***

感觉要复健了(跪

终于进入昊昊情节。

……大概过气本叁没错了。

评论(138)

热度(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