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最佳炉鼎 -12-


★恶俗狗血预警,肉遍天下修罗场。

23

“啊,”陈果这才忙不迭地介绍起来,“沐沐,沐秋,这位是我们新招来的,小叶叶修,人很勤快,脾气也好,本来在信里提到了,不过既然你们没看到,现在认识也是一样的。”

“叶修?”苏沐秋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如水墨丹青般俊雅的眉目一挑,接着便微微颔首,风雅温文地开口,“在下苏沐秋。”

方锐:“……”

他觉得这场景有些不忍直视,不想再看下去。

“苏沐橙。”明眸皓齿的美丽姑娘也盈盈一笑,哪怕是带着江湖气的抱拳动作,由她做出来,也多了几分大家闺秀般的优雅。

有道是“香腮凝雪玉肌容,颦笑嗔怒皆为画”,当年千芳会上惊艳众生,接天细雨下持伞缓缓徐行,灯火阑珊下无处不令人倾倒。天下第一美人,十三成名的“烟沐娇客”的苏沐橙,叶修还是颇有耳闻。只是奈何玫瑰多刺,海棠无香,这美人虽是惹人心驰神往,然而妄图染指撷花的人却一去不复返,从此销声匿迹。她的身边似乎有着无限危机,哪怕本身并不算顶尖高手,却总能让心怀不轨的人命丧黄泉。久而久之,这位看上去总是温柔明媚的姑娘便凶名艳名相齐,再无人敢打她主意,换得“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一方清净。她这些年名声渐淡,却不料,是在这兴欣客栈落了脚?

可是苏沐秋——

这人一看就和苏沐橙关系匪浅,怎么江湖上却没有他的半分传言?

“他们也是我们兴欣客栈的,这位苏沐秋是……呃,是小掌柜,沐沐——也就是苏沐橙,她是我们店的那什么…招牌?”陈果想了半天,也找不出什么合适的形容,只能转移话题道,“前段时间沐沐出门却碰上早有图谋的匪徒,人倒是没事,身边的器物却被拿了个一干二净,这几个人前去收回,到现在应当是只差……”

她犹豫的目光看向叶修腰间那把短剑。

那帮匪徒趁人不防强行劫人,但苏沐秋到底不是好惹的,令他们虽然夺了东西四散而走,却都是遍体鳞伤,所抢的东西辗转几番,终究是到了不同的地方。苏沐橙所携带的尽是木苏这一年新的作品,若是旁的也就罢了,落到他人手里也算阴差阳错,给了就给了,苏沐秋还没有那般斤斤计较。

但叶修手上那把短剑,却有不一样的意义。

它是木苏的第一把作品,专门送给苏沐橙的作品,在他年少时期,承载着所有难以言喻的爱和关怀。就连拙劣的刀刻痕迹,都是小小年纪的木苏,一刀一刀在烈日下雕琢而成,是苏沐橙的生辰礼物。

陈果张了张嘴,觉得这个口实在是不好开。苏沐橙看着叶修腰间的剑,垂下眼兀自沉默着。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指尖动了动,刚想开口,就听见叶修对苏沐橙说:“既然是姑娘的东西,那就物归原主吧。”他好像觉得这样文绉绉讲话有点奇怪,窘迫般摸了摸鼻子,接着就一本正经补充道:“也就是我花了几两银子搭上十几把兵器一起买回来的,还没我一个月的月银多呢,就当是把占的便宜送给你了。”

苏沐秋:“……”

他刚刚有的感激霎时烟消云散,全剩下不可置信。什么叫还没有他一个月的月银多?这种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现在的人都这样不识货的吗?那可是木苏的短刀!木苏啊!天下第一铸造师木苏!

“多谢。”苏沐橙弯了眼,踌躇几分便接过剑,非常郑重地福了福身子,“你若有什么要帮忙的,请尽管开口。”她小心翼翼地接过剑,失而复得的喜悦霎时充斥了那张冰粹雪质的清丽脸颊。

“那可真是皆大欢喜!”方锐拍了拍手,“来来来小叶你告诉哥哥,有什么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星辰,为了将功赎罪哥哥也帮你摘来!”他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明明一副好皮囊,偏要做出个猥琐的姿态,在口头上占便宜的样子颇有几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概。

“摘月亮?”魏琛嘲讽道,“你还是把你脑袋摘下来吧方大爷,听说你回房第一件事就是要老夫跪拜?呵,小叶你千万别客气,这家伙脸皮比猪皮厚,花言巧语多得跟什么似的,本质上就是一流氓!”

方锐撸起袖子,义愤填膺:“说谁呢你这老流氓!本公子当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好歹也洁身自好,你呢?你别逼我翻你老底啊!”

“哎哟我好怕怕哦,”魏琛大声嚷嚷了起来,“是谁当年和苏沐秋比招揽生意,结果半刻钟不到就自惭形秽灰溜溜认输的?你杵在那搔首弄姿半天,苏沐秋就干干站着,你瞧瞧,人家面前排成长龙,你呢,你身边哪有一个人光顾?”

眼见两个人要把兴欣那点老底掀干净,乔一帆连忙上前挡在了两个人中间,安文逸也拉住了魏琛,一直面无表情的莫凡在听到方锐说“那你还记得莫凡是怎么被你个老登徒子骗过来”的时候,白净的面皮抽了抽,上前一把捞过方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粗暴地拎过桌布,把方锐整张脸全罩在了里面。

唐柔淡淡地笑了笑:“他们性格比较闹腾,见笑。”

叶修:“……”

“不过,我还真有一事,”叶修也不客气,又看向苏沐橙,迟疑了片刻便问道,“你可知道知秋阁?”

大厅的嘈杂像是被人按住了喉咙,霎时安静。叶修茫然地看向四周脸色千奇百怪的人,又道:“我来定京便是为了寻找知秋阁,只可惜近日一无所获,附近的人好似都一头雾水。”他私下里揣度着,苏沐橙毕竟是江湖名人,说不定便知道些什么,哪料得这整个兴欣客栈的人都脸色奇怪,这又是何解?

“你想找知秋阁……”陈果似乎琢磨了一下自己该怎么开口,接着便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早说啊,我明日就带你去。”

苏沐秋面上呆愣的神情倏尔收下,他眯了眯眼睛,接着便玩味似地扬起了唇角,露出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般温雅的笑容:“知秋阁?那你可算找对人了,我们兴欣,恰巧知道如何见到知秋阁阁主。”

叶修:“……”

虽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总觉得这位苏沐秋苏公子,好像不怀好意啊?


















***

下章进入知秋阁副本。

高能预警。

评论(58)

热度(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