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最佳炉鼎 -11-


★恶俗狗血预警,肉遍天下修罗场。

22

在兴欣待了近半月,整日无所事事的叶修算是真正体会到了“生意惨淡”是怎么个光景。

别说有人打尖住店,就是连个过路人,路过这里都要行色匆匆,活似路遇鬼门关,走慢一步就要被店里冲出来的艳鬼摄去魂魄。

但即便是这样,老板娘依旧天天中气十足,吆喝着让擦这里扫那里,把店面拾掇得整洁干净,大厅也亮堂堂的。本来叶修还在怀疑,生意都冷清成这样了,做甚还要再招他一个小二,结果到后来他就恍然大悟了——

感情是那几个家伙一老偷跑出去,店里没人看着,才要找个靠谱点的人在这坐着啊。

店里的人天天也不知道忙什么,陈果和唐柔还好,罗辑是晚上才见人影,据说在寒窗苦读;乔一帆倒是常在,安文逸和莫凡却是神出鬼没;传说中的掌厨师傅关榕飞,叶修就见他来过一次,好像还是为了领月钱;至于魏琛,这个叶修目前的室友,那就更不靠谱了……别说白天,就是晚上,叶修也没看见他半个人影。

据陈果吞吞吐吐的言辞,大概是他们在忙一件事,但到底是什么事,叶修也知道分寸,还没那么熟当然不会去问。他现在休息时会出门询问知秋阁,闲暇时间全被习武占据,武功倒精进不少,知秋阁那方面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日傍晚,叶修在床上已经迷迷糊糊陷入了梦境,却忽然听到一声脆鸣——窗户被人推开了。而随着这不速之客的到来,一个带着点异样熟悉的嗓音便兴冲冲响起:“哈哈哈,你方大爷我终于回来了,老魏你还不快点起床拜见!我跟你说啊,这次东西都收回来了,除了那把——”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见,在床榻之上,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清秀少年正歪着头,带着一点难言的复杂眼光,看着大嗓门的他。

尽管此时月光如水,这位梁上君子皮相上佳,眉骨间凝聚着生来般的温柔嬉笑,端的是玉面朱唇,风流俊俏,加之华服玉冠,一身倜傥的红尘世俗气,仿若无声的邀请。然而他半只腿跨进窗子的姿势,却和他的姿容全然不符。

非常猥琐。

方锐:“……”

亮堂堂的大厅内,半夜三更,却有了一点三堂会审的气势。

平日里不见人影的人全冒出来了,包括魏琛,也都目不斜视,坐得端端正正,好像不知道那个半夜里无故失踪惹得方锐闹笑话的人不是他。

“所以,我给你的信件因为不是加急的,就这样被你‘不小心’丢掉了?”陈果斜睨着方锐,咬紧了“不小心”三个字,又语气危险地继续说,“于是你便不知道店里新来了小叶,就住在魏琛的房间里。”

“哈哈…”方锐干笑着,“误会啊。”

“然后你就破窗而入,并且‘巧合’地发现,”陈果一字一句地说,“你曾经试图偷拿过别人的东西,还很丢脸地失手了,匆忙逃窜之后,现在却主动撞到了人家手里?”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明显是要发火的前兆。

玉树临风,唇红齿白的俊俏公子僵硬地摇着手中的扇子,然而雪白扇面上的“天下第一帅”此时却好像是一个笑话。他咳嗽两声,打破了略显僵硬的氛围,故作风雅地收起扇子,在唇角处点了点,接着便以惊喜到浮夸的语气开口:“看吧小叶,我就知道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叫什么,不打不相识,注定了我们之后一定会……”

他嬉皮笑脸的神情在陈果要杀人的目光里终究慢慢收敛,到最后声音也变得灰溜溜的,只能垂头丧气地说:“我就随手一看,其实没想过拿的,哪知道这小公子这么厉害,这不一下就发现我了?然后又这么巧,就在这碰上了?”

“你这手贱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陈果气得脸色铁青,一拍桌子,“要你干正事,你跟逛街似地到处浪荡,你说说你,以你……以你这种富家子弟的身份,什么奇珍异宝没经过手?偏要跟个登徒子一样东摸西看,你……”

“冤枉啊老板娘!”眼见陈果的唠叨又要没完没了,方锐一缩脖子,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辩解道,“我干的真的是正事,小叶他——”

“这是怎么了?”忽然间,一道疑惑的嗓音传进了大厅。随后便是一道无奈的男声,清润优雅:“方锐不是先行一步了,你们这难道是在欢迎他?”

只见客栈外,两道身影相携而来,款款而至,其仙姿瑰容好似天外而来,不像人间所有。

那姑娘大概才及二八年华,尚且算是青涩,然其便是盈盈一笑,足以为世间增上十分颜色。她生得唇若桃花,齿如编贝,眉羽恰似描翠,眸中一泓微软秋水,容色晶莹如玉,美貌胜过新月生晕,花树堆雪,真正的“倾城佳人”,令人无法逼视。

而站在她身边的男子,生得和这位姑娘八分相似,端的是眉目皎皎如明月,姿容濯濯似谪仙,面如冠玉,眸染墨色,清俊雅致,举手投足皆是风华,令人生怕呼吸重了些,惊扰了这谪仙般的人物。

金风玉露一相逢。

若说先前叶修还认为那艳鬼是方锐,现在就完全推翻了刚刚的看法,只要有这两人在,“艳鬼”的名头哪落得上方锐?这姑娘不必多说,只要她乐意,当一个红颜祸水不成问题;而那位公子……竟是容色直逼天下第一美男周泽楷,两人至多伯仲之间,高下难见分晓。

两人看见了对他们来说格外陌生的叶修,动作同时一顿。

见这两人的反应就知道自己送去的信件没让他们收着,狠狠瞪了眼罪魁祸首方锐,陈果刚放缓语气想介绍一下——毕竟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认为有些事情已经可以向叶修坦白了。然而她还没有开口,方锐就鬼哭狼嚎般向两个人扑了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着:“苏大哥!苏大姐!我冤枉啊我,我真没想拿那位小公子的东西,但是奈何他那把刀确实是你……是木苏的作品,就苏大姐才被贼子劫走的那把!我这不就想看看,确认确认,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现在可洁身自好了,我……”

这段话所包含的内容太多,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便各有各的思量,满脸“难道真有这么巧”的神色。

苏沐秋嘴角抽了抽:“起来说话。”

苏沐橙跟着捂嘴笑了声,然后看向陈果:“果果,先介绍一下吧?”她说着便偏头向叶修笑了笑,友好而明媚。

叶修也回了个笑,接着便心事重重地从衣服里掏出了那把刻着歪歪扭扭“木”字的刀,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丑,还真是木苏的手笔啊?”

虽然早就猜到此刀来路不正,身价不凡,但是如果说是木苏做的,那也太辜负他那个名头了吧?

客栈内的磕瓜子群众:“……”

苏沐秋脸上的笑容一僵:“……”他终于看向叶修,接着露出了一个非常真诚,非常友好,非常温柔的笑容,说的话也格外温文知礼,只是那字却像是被他一个一个从齿缝里挤出来的:“这位少侠,你的名字是?”













***

太久没写,手有点生_(:з」∠)_等我找找感觉。

希望保持日更(双手合十

评论(47)

热度(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