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3)

前文走:(1)

两场团队赛,王杰希居然都没在出场名单。

这当然不是因为王杰希认为自己有多重要,一定要出场团队赛,只是十三个人里,两场团队赛必定有一个人落单——只是王杰希以为,按照叶修上一场派出的名单,张新杰才是不会上场的那个人。

只是他面上的诧异只经历了短短一瞬便烟消云散,王杰希垂下眼,手指习惯性地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片刻后摸了摸鼻子,说不清是什么意味地笑了。

他的笑容晦涩复杂,看得一旁的王杰希*身形都稍稍一顿,拧着眉,目光一寸一寸地梭巡着王杰希的神色,可是,他依旧没有发现任何质疑。

对于叶修念出的这个决定,他虽然惊诧,可是没有一丝质疑。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王杰希*心想,王杰希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矛盾的情绪?

然而还没等他思考出什么定论来,王杰希的面前就忽然站了一个人。原来是叶修离开了座位,走到王杰希面前,还是带着轻松的笑意,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你指出场阵容?”王杰希往他身后的桌子一靠,动作难得的露出点随性来,很自然地回答,“不错。”

“哦,怎么不错,”叶修饶有兴致地问道,“说说?”

“张佳乐虽然以前是队长,但是无论是打法还是风格都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从他迅速融入霸图这一点就看得出来,他的团队意识相当出色,不会和队伍出现脱节状况。李轩用的鬼阵就是典型的辅助性职业,配合上根本不用担心;苏沐橙的话,团队配合这方面以前可能还有问题,加入兴欣以后就已经不需要有顾虑了;至于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个战术大师——配合这方面还用说?”

王杰希顿了顿,继续说:“都是团队型选手,所以你这场是想要打指导赛?让第一轮的选手看看配合到底可以强大成什么样吗?”

“可以啊大眼,”叶修也靠着桌子,眯着眼睛冲王杰希笑,牙齿细白,眼眸弯弯的弧度像是一幅囊括高山流水的画,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形胜轮廓,“那要不你来预测一下这场比赛的输赢?”

“选手相同的情况下,方锐是唯一的变数吧。”王杰希似笑非笑地看过去,慢条斯理地说,“即便是一方已经知道他转型了——惯性思维这种东西,尤其是在身旁站着自己未有改变的队友时,是很容易发作的。”

“团队型选手和战术大师?”叶修这回是“啧啧”了两声,“我看你真没差到哪去,说吧,这次世邀赛的队长职位联盟一开始明明是找的你,推掉是为什么?”

“我怕我会忍不住以权谋私,”高冷的微草队队长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明明脊背挺直,姿态认真,薄唇里吐出的字眼却格外令人忍俊不禁,“说不定一拿到你们的资料,手一滑就发到微草俱乐部里去了。”

“噗,”叶修当场笑喷,拍了拍王杰希的肩,“那么聪明的王队长,知道不让你上场的原因吗?”

“承蒙信任,”王杰希抬起眼,身子倾向叶修,音色冷淡却华丽,如大提琴弦微微振动,“不胜荣幸。”

“和你这样的聪明人相处还真是不累,”叶修这时终于还是愣了一瞬,过了好一会才哥们好似地搭上了王杰希的肩膀,“诶,退役后有没有考虑去当个什么心理导师?”

“还早着,”王杰希稍稍侧过身子,倒是没否定叶修那句关于聪明的夸奖,话语是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退役前不考虑这些。”

然而他在心底,终究是无可奈何地,轻轻地叹了口气。

王杰希出道时,绚烂的魔术师打法一出,便震惊了所有人。但他却随即放弃了这个打法,把自己的风格磨练成了另一种样子。所有人都惋惜不已,职业圈选手也都看得出来,王杰希现在的打法没有魔术师打法那样契合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魔术师打法并没有让微草有所突破,可他如今的打法,却领着微草,拿下了两个赛季的冠军。

他是微草粉丝心里的光。

或许无法算得上牺牲,可王杰希真真切切在付出,付出良多,并且不求他人能知晓。他为这个队伍抛头颅洒热血,南征北伐多年,若说谁才是这个赛场上最出色的团队型选手,那么那个人,只有可能是王杰希。

因为他可以为了他的队伍,生生磨去一身棱角。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团赛磨合,他在赛场上,就是那个能够自如融入团队的“魔术师”——变着为契合团队转化自己比赛风格的魔术。

这一点,其他人或许不懂,但王杰希知道,叶修是明白的。

他们彼此之间,并非拥有过多接触,却互相了解到可以心照不宣的地步。

王杰希望着叶修落满灯光的眼眸,那宛如漫天星火的明亮令他目光有些失焦,半晌才移开目光,面上的表情冷淡而疏离,带着极好的自持。

其实并不是因为有多聪明,只是因为你了解,而我恰巧知晓,你是了解的。

他这么多年龋龋独行,或许不畏惧于肩头霜雪,只是悄无声息做着一切付出,将心血寸寸融进微草,然而他并不孤芳自赏,也并不自觉高尚,只是偶尔的偶尔,眉眼还是会融入一丝淡漠的寥落。如他在赛场上故意输给高英杰时,所有人都满脸震惊,可是他一回头,就可以看到有人站在那里鼓掌,浮夸的动作,大声喊着“好”。

其实并不是只有叶修,喻文州看得出来,苏沐秋可能看得出来,肖时钦可能看得出来,张新杰也可能看得出来。但是王杰希想,是不一样的。他们看得出来,于是鼓掌大概会出于礼节和敬意,那么叶修呢?

王杰希总会觉得,这个人是明白的。

他顶着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鼓掌,或许不认同,却在无声地尊重。而自己满心满眼的热切期盼,被人及时发觉,然后给予最温柔的回应。

因为叶修也是如此,撑起了整个嘉世,当年的三连冠,而后队长的隐忍退位,只为求得嘉世一个光明的未来——谁能说叶修付出的比他少半点?

但叶修的回应从来都不是因为“同病相怜”这种可笑的情绪,他只是用自己最纯净,最虔诚的灵魂,去为任何的为战队付出的行为付上同等的尊重。

虽然王杰希从未期盼,却依旧忍不住为之欣悦。

王杰希*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个遍,或许还有不解的地方,但在这无声涌动的情绪间,这些茫然好似都不值一提了。他站在原地,接着缓缓地捂上隔着心脏的胸膛,感觉到那一块皮肤,都在发烫。

他震惊,不可思议。

叶修怎么可以了解王杰希到这种地步?那些不浮于世的苦心,那些自己咽下的孤独,那些从不指望他人能知晓的热忱,三言两语间,都被叶修洞察分明,然后透过这简短的对话,浅浅浮现一层柔软的包容和理解。

为什么——

为什么王杰希那个世界里,有这样一个人?

最终他的心绪,还是无法避免地指向这个无解题。

时间未等人,第二场团队赛一开始,王杰希和叶修不约而同地沉默,然后一起看向荧幕。

地图刷新,相遇,碰撞,激斗。

果然两队实力旗鼓相当,场面又陷入了僵持。两边的配合都天衣无缝,可称出色至极,选手的表现也格外精彩,本来看着还要在战术上卡一会,然而这僵持在进行到第十三分钟时,被打破了。

捉云手!

最基础的,荣耀里几乎人人皆知的战术,在此刻如此简单地经由方锐的海无量使出,张新杰*操纵的石不转咒语被打断,被拖到方锐身旁。

目瞪口呆的反转在此刻上演,局面到这几乎已定。两队都不是省油的灯,抓住这一次的机会,几乎所有叶修这边的选手都奋不顾身扑上来一波带走了石不转,接着在三分钟内,比赛结束。

苏沐秋这边的队伍输了。

和叶修与王杰希所猜测的,别无二致。

现场一片安静。

“看见了没,比赛场上,就是这么残酷,”苏沐秋的脸颊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出一分冷峻来,他垂下眼,声音冰凉而平淡,“哪怕只是一时的疏忽,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人人都知道的低级招数——能奏效就是能,再不甘心,比赛也不可以重来,不要对任何的对手不以为然,即使他是另一个你,你也不要忿忿不平地想那是因为你没有提前了解。”

“事实如此,一场练习赛,如果没有提前充分精心地分析资料,那么输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他重新抬起眼,转头对着第一场团队赛的出场成员说道:“还有,刚刚那种精密的配合,我相信你们还暂时达不到吧?”

“问题都在这了,虽然很细小也存在巧合,但是这场比赛,再如何用心都是不为过的,”苏沐秋顿了顿,继续说,“这种事情我不说你们大概也都懂,那么现在,回会议室复盘。”

“明天就是比赛,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苏沐秋一字一句,说得认真而坚定。

“冠军!”














***

好了朋友了,我明天就要复课了。

在我毕业前,再也不会有日更这种好事存在了(。

另外老王在之后还有戏份,请不要着急=3=

评论(59)

热度(1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