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1)

前文走:(1)

张新杰*取下眼镜,手指在眼镜上摩挲过,接着抬着眼,向张新杰走去。

视野里是一片模糊不清的色彩,途经深色虹膜,成了白水黑石般的清冷。他借着看不清的掩耳盗铃,声音平静地向张新杰明知故问:“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要牧师吗?”

可他知道,他听到了叶修的回答。他这样的举动无异于多此一举,但事实不过是,他想借着这一支点推开认识叶修的那扇门,他想靠着张新杰,多了解一些叶修的东西。

而正如他无法了解张新杰无保留的信任一样,张新杰果然也没怀疑他的动机,只是看着叶修,惯来清澈冰凉的眼眸逐渐回暖,像是汨汨春水,挟带高山之巅的冰雪,在春暖花开之时,遥映人间样。

一尺一寸,都是有叶修的万丈红尘。

“典故,”张新杰的嘴唇以微不可察的弧度向上弯了几分,“他以前就不喜欢要牧师。”

张新杰听到了叶修的那句玩笑话,自然也以为张新杰*是向他问这个。他自以为没有什么不可说,只是也做不出娓娓叙述的细致,温柔潜藏得太深,浮于面上的就只有潦草的简短叙述:“因为网游的副本记录,需要强攻队伍,他又怕麻烦,从来不带牧师。”

寥寥两句话,阐述出的缘由那么简单,甚至都直白粗暴到让人哭笑不得。可是张新杰*分明从张新杰的侧脸上看到了隐藏好的纵容,看到了一点仿若柔软的失神。

好像他又想到了别的什么,那应当就是别的回忆。

属于张新杰的,和叶修的回忆,被这短短一句问话掀开了记忆一角,恰好也被张新杰*惊鸿一瞥,记在了心底。

只是张新杰*不动声色,只是安静地看着,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平心而论,他自己若是有了美好的记忆,也是不愿他人窥伺的。因为那是多好的礼物啊,就像是上帝的馈赠,再大方的人,也是怎么也舍不得拿出来分享的。

张新杰想的东西,也确实是几年前的往事。

他那时候第四赛季出道,刚好第四赛季霸图冠军。粉丝们把他视为福星,视为带来冠军的人,与此同时,有了对比,和他同时出道的苏沐橙就成了嘉世粉丝抨击的存在。

张新杰当时是不以为意的,冠军从来不会因为一两个人改变——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心里清楚,苏沐橙绝对不是旁人所说的花瓶,但这本也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他看到了嘉世的队长,那个时候叫叶秋的叶修。

就在比赛结束后,他背对着张新杰站在夜幕里,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应当是铺天盖地的舆论已经在记者会上压来,刚出道的小姑娘极力笑着,但是还是遮不住眼睛里的晶莹,抬头哽咽着说:“我下个赛季会更加努力的…”

“好。”而背对着张新杰的叶修,声音很平静,声线却很宁澈,是独属于少年人的清越音色,“努力是好事,不过还是别太辛苦了。”

他没有提其他的东西,可是就这么普通的一句话,张新杰听得分明,那是一个兄长为妹妹能做的最大限度的爱和关怀。

他不溺爱,不疏远,他告诉她最重要的还是努力,但他还是会舍不得,于是他说:“别太辛苦了。”

彼时的叶修对于张新杰不过陌生人而已,只是张新杰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认真地,从叶修一句话里分析出那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

他后来想了很久,忽然觉得,那日恰巧月色很美。

那个他一直觉得高高在上的斗神就站在他面前,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温柔地摸了摸苏沐橙的头。他落下的手是一双顶级的职业选手的手,线条流畅,在皎白月色下镀了层银辉,超脱了凡人般,有种神袛的赐福感。

大概是有了反差,所以相对于赛场上的强大,赛场下的叶修,让人那么印象深刻。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

只是到了后来,他终于发觉,他对叶修有了一种非常理的感情,表现在生活中,就是他对叶修那点不易察觉的纵容。

若是不涉及底线,那怎样纵容也是不为过的。

只是叶修这个人,好似总能逼他修改底线。

张新杰鲜少会上网游,只是偶尔蒋游请他帮忙,他也不会推辞。他把自己的生活规划得很好,但叶修就是唯一一个意外。他鲜活而生动,在网游里恣肆顽劣,漫不经心地说一句“不要牧师”。

张新杰当时是错愕的,他那一丁点的情绪波动,从遇见叶修起就好像与他挂上了钩。

比如那个“毁人不倦”,他笃定叶修是有所打算,可在林敬言问他还杀不杀的时候,他坚定地说,杀。一秒都不曾犹豫,是因为张新杰认定答应的事就要做到,可是这其中有没有他答应的人是叶修这个缘故,张新杰自己想不明白,也不再想了。

这太奇怪了,遇上叶修的事,张新杰对自己异常的表现,居然没想着深究,只逃避着当作不知。

直到后来这份感情深到无法破坏时,张新杰冷静地剖析自己的心事,终于有了恍然大悟——他大概是潜意识里就明白自己是个理智的人,只要意识到对叶修的非分之想就会立马中途切断,但他舍不得,于是他索性不想。

张新杰想明白的那天,恰好就是霸图开全明星周末的那天。

叶修那头面有菜色地不愿意出力,把便宜事往兴欣身上揽,但在听到张新杰那句认真的“因为这里是霸图主场”后,就停止了闹腾。他无奈地看着其他人,然后好似心不甘情不愿地应承下团队赛。他说“不要牧师”,和网游里一模一样的口吻,可是张新杰看着他的模样,心头就像点起了一盏灯。

真温柔啊。

张新杰任由自己被包裹住的青涩念想被灯光照得敞亮,反倒如释重负。

叶修理解,并且尊重霸图战队的心意,哪怕他们是对手。这样一个人,自己喜欢上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呢?这也不算多出人意料,更不属于不可能发生的事。

于是他真的就听了叶修的安排,跑上台去打擂台。

这大概就是喜欢了。

张新杰想,就是这种见叶修说话做事都无法用正常的态度去判断,对他无奈,由他戏弄,但很想纵着他,依着他,心头酸甜苦辣都上来,心脏毫无章法地在胸腔里跳动,时而急促时而缓慢的情感。

一团糟的,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的,让他这种严谨的人都无可奈何的情感。

已经乱了他生活的一些节奏,但也让他坦然接受,更甚者让他颇为心甘情愿的情感。

——叫喜欢。
















***

每次看原著就觉得我叶真的太温柔了T T

另外这篇文这几章一直都是这种回忆杀+心理戏,大家可能看得有些累或者不喜欢,请再忍忍吧,过了张新杰和王杰希(是的我在变相承认下一个是王队)的戏份,就到了世邀赛正式情节,那个时候剧情会多一点。

评论(66)

热度(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