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30)

前文走:(1)

明天就是小组赛第一场,气氛如看似温吞的水,暗潮涌动,柔和地锤炼所有人的灵魂,在一片悠扬的沉默中洗刷过眼底的坚定,碰撞过后,势在必得的火种便燃成了燎原的火海。

来到了这个国际的舞台,目标也唯有冠军。

“咳,”刚过晚饭,一片敲击键盘的声音中,苏沐秋走到叶修旁边,敲了敲桌子,“是不是该准备了?”

“是差不多了,”叶修摘下耳机,伸了个懒腰,然后将手掌合起并成喇叭状,对着身旁的国家队员宣布道,“同志们停一停,之前说好的友谊赛要开始了啊!”

训练室里高节奏的清脆敲击声一滞,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我和你们苏领队商量了一下,个人赛和擂台赛就不必了,毕竟你们都在队内自己PK过,”叶修看上去一本正经,“所以呢,我们想的形式是,打两场团队赛,两边出的人都要一样,由你们自己和自己做对手,看看缺陷。”

他沉吟片刻:“第一场就孙翔,文州,少天,唐昊,云秀,第六人小周。”

满座皆惊。

“我去,不要牧师?”方锐*直愣愣地傻看着叶修。

“哇,叶修你很大胆嘛,”楚云秀抱胸而立,画得精致的眉毛一挑,说的话却没有多少质疑味道,只带了点意味深长,“让我们几个做首发,还让周队做第六人?”

张新杰*也颇为意外地看着叶修。

他本以为这两场自己都要上,不料叶修这轮的阵容压根就没用上张新杰,选手也全是自己风格强烈的强攻手,除了喻文州,都是擂台赛用来守擂的狠角色。

张新杰*下意识看了张新杰一眼,却发现张新杰只盯着叶修,半晌后,应当是想到了什么,面部表情有所柔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也没有任何疑惑。

他坦然地信任叶修的安排,并且不惧于表现出来。

那一刻,张新杰*向来计算精密的大脑也出现了片刻的卡机——他不知道,为什么在理论上思维逻辑应当同步的两人,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反应。

黄少天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在看到另一队也盯着叶修的黄少天*之后就止住了自己的意图——他本意是不想要黄少天*再从自己和叶修的谈话中摸索到更多东西,毕竟这家伙惯会见缝插针!

黄少天一想到之前自己居然还毫无戒心和黄少天*说了那么多关于叶修的事,就气得想回到之前,然后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

让你多嘴!另一个机会主义者是说着好听的吗!

黄少天恶声在心里骂着自己。

不过他这一头的悔恨万分和忿忿不平注定是要自己咽下去了,因为没有人注意到他,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叶修。

喻文州和喻文州*都下意识看了叶修一眼,前者眼眸里带了些细微的明了笑意,后者只是若有所思。上场的选手都有多多少少的诧异,毕竟这个阵容好似除了攻击力什么都没协调好,四个队长凑在一起就不说了,上场的全是王牌核心,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周泽楷居然不是首发,而是第六人!

叶修这么安排,就让人看不太懂了。

“我和叶修就是这么安排的,战术安排战后复盘上再说,你们先调整好状态,这是热身战,有没有牧师,节奏应该会很快,”苏沐秋对着他那边第一轮上场的人说,“明天就是比赛,我们的目的就是给你们调一调状态,好好打。”

毕竟是领队安排,队长也没多说什么,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发表意见了,都安静地找位置读卡去了。

等到所有上场的人都凑到一边,开始运用叶修给予他们的半小时的准备时间来商量战术时,肖时钦才从思考中回过神,走到叶修身边,恰好就听到了他和苏沐秋的谈话。

“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太强,和轮回在一起时因为磨合恰当可能没什么大问题,到这里估计得和团队出现脱节。”叶修站得不算直,斜斜地倚在椅子边,手指间转着一只笔,垂下的眼睫长长的,投在下眼睑处一片蓊蓊郁郁的阴影,有细漏的灯火顺着他的指缝流泄到那本有些破旧的笔记本上,好像旧时光的印记,“要想办法让他们这个强力组合融入全队,估计也就只能在现在下点功夫,先分别拆分,让小周后上场,再在队伍配合中融合了。”

他想了想,偏着头又在笔记本上画了几笔:“这几个人都是队长,平日里都是自己当领导,像全明星那种娱乐性质的比赛也罢,真到了正式赛场,只怕配合不会太好。”

“让喻文州*带他们几个挺好的,”苏沐秋跟着在一旁补充,“喻文州*毕竟是队长,又是战术大师,能想办法把他们的风格尽快拼凑在一起,这段时间也磨合得差不多,就差场比赛了。”

“他们这个队伍纯强攻,要的就是快节奏中出好配合,”叶修冲苏沐秋笑了笑,说了句玩笑话,“多了牧师就要多出许多战术配合,反倒不好——你可要和你们世界的张新杰*说清楚啊,我不是因为不要牧师才不让他上场的。”

肖时钦听到这,心中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他又想,叶修总是这样,看上去比谁都不耐烦不认真,可他做得比谁都好,用心比谁都多,目光直指处,荣耀从未熄灭。

他于是忽然笑了,只觉若是这回拿不到一个冠军,那他可能会抱憾终身。

毕竟,可能是最后一次与这个人并肩作战的机会。

张新杰站得离叶修不远,把他和苏沐秋的话听了个八九不离十,片刻后,也淡淡地笑了。他的笑容来之不易,与往日的严谨礼貌无关,仅仅是一种说得上与心情相挂钩的随心的笑,无疑是很少见的。这笑在无人见到的一隅里悄然开了一瞬,动人而温醇,像是半夜吐蕊的幽昙。但也就这么片刻,便又悄无声息地隐匿在了黑暗中。

可这个笑容虽然很短暂,还是有人注意到了。

比如张新杰*。

他与叶修相交甚少,顶多是见面客气地互相示意,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固然与他的性格有关,但更重要的,还是他注意到了他身边队友的改变。

他们这个世界,与叶修那个世界全然不同。

张新杰*所知的唯一一个变数叶修,便把另外一个世界,变成了他陌生的模样。这令他大为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在张新杰*的冷眼旁观里,他发觉,叶修就像曳地的火。不凉不热,安静地燃烧着,夜色中格外引人注目。他不是食人的艳花,不会吐萼招魂;他不是灼人的旭日,不会金光湛湛;他更不是过境的柔水,不会酥人骨骼。

叶修把“平淡”这两个字诠释得彻底,他那么平凡而普通,可他又改变了那么多人。这朵夜色中静静燃烧的火花,吸引着周遭的人们,如失去理智的魂灵,又如已无意识的飞蛾,向他冲去。

张新杰*感到有些可怕,但这想法,到了今日却似是分崩离析。

他早知道张新杰是怎样的人。与他别无二致,严谨知礼,懂进退也讲规矩,把规则视为必须遵守的东西。但张新杰遇上叶修时,好像那些固执的条框常理都无视了,他只是看着叶修,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就如现在这样,露出一个很淡的微笑。

他像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并不盲目,而是理智的。

好像在告诉张新杰*,我们靠近叶修,我们想要接近叶修,全是心甘情愿,并非着魔,并非冲动。那不是飞蛾扑火的自取灭亡,而是万物向阳的生来本性。

这是靠近了…就抵挡不住想再近一步的人。

那触碰的欲望如附骨之蛆,又如缠绕枪膛的玫瑰,把所有的冷酷冰凉,所有的硝烟弥漫,全都湮没于那细致碧翠的藤蔓上,大片妖娆的花朵。

这是叶修。

就像冰封的荒原上,终究有顽固的种子破土参天。

于是张新杰*那颗古井般的心,终于还是在此刻稍起波澜,有了压抑不住的好奇,有了靠近的冲动,也有了想要了解的渴望。

张新杰*忽然想起,某日夜里入梦,不知为何居然是一幅怪诞不经的画面。

那时春日柳拂梢,有那么个清澈的声音带着笑嘻嘻的调侃,是那树上伏枝而眠的风流少年郎,生着与叶修一样的好看脸庞,衣带落于垂叶下,神情间带着点顽劣和笃定,对他探头笑。

他说:承认吧,你动摇了。

承认吧,张新杰*,你动摇了。










***

大家说的散人快打打脸栏目,会有,但不是现在。

另外……

我们这边下雪了,瑞雪兆丰年,教育局下令延迟一模,放!双!休!

开心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正好三十章达成,连更三天,不怂。

谢谢大家。

评论(88)

热度(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