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最佳炉鼎 -10-


★恶俗狗血预警,肉遍天下修罗场。

21

“这呢,就是你以后的屋子了——”玫瑰色襦裙的俏丽姑娘声音都是明亮的,爽朗而妥帖。她转头对着还有些回不过神的叶修笑,转眼却换了副表情,中气十足地对着一旁一个人训道,“老魏,以后小叶住这里,你可得收敛点你那些破习惯!”

“得得得,老板娘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用着自己特有的大嗓门说道,“这位小兄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他还“嘿嘿”一笑,不得不说,颇为猥琐。

姑娘顿时柳眉倒竖,有意还要说什么,一旁一位一直沉默的青年却上前一步,看着颇为斯文:“老板娘,不若我们先认识一下这位小兄弟,再把自己姓甚名甚都说与他听一番?”

现场有片刻的沉默。

急急忙忙问了叶修名字便把他带往房间的陈果这才意识到自己貌似还没有为这位新来的小二介绍店内的人,颇为不好意思,脸颊一红,干咳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是我太急了…小叶啊,我再给你介绍一番。”

她葱根玉指向自己一指,笑容明快:“我呢,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陈果,看你年纪这般小,应当是比你大的,你唤我陈姐或者老板娘就好。”

“这位是魏琛,我们店的……呃,打手?”她又指了指那位颇为不修边幅的粗犷男子,有些不确定地介绍着,“或者叫护卫?总之就是赶些地痞流氓…”

魏琛:“……老夫可是客栈内一尊大佛,震慑牛鬼蛇神的,什么叫赶些地痞流氓?”

陈果置若罔闻,又指了指开头提醒她的青年,刚要开口介绍,那青年却率先开口了。他脸颊颇为白皙清俊,表情也是平静的,对叶修稍一颔首:“在下是这家客栈的……镇店大夫安文逸。”

镇店大夫?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这里真的是一家正常的客栈吗?

叶修陷入了更深度的恍惚和怀疑。

陈果连忙加上一句:“别看小安这么年轻,他算得上这里最靠谱的人了。”

这话着实让人不太好接,不过陈果浑然没当回事,快人快语几番,想了想又道:“这么说来,还是让他们自个儿介绍吧,你们也熟悉熟悉。”她说着便朝一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笑了:“一帆,就由你开始吧。”

那少年看着腼腆清瘦,面容却俊秀端正,眼睛更是明亮有神,那笑容有如春水纯净温和,熨过人心间的不安:“我叫乔一帆,是这家店的小二。”他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脸颊半染红晕:“欢迎你。”

他说完,旁边一个一直面无表情的青年才动了动,似乎有些不甘愿的样子,眼睛盯着地板:“莫凡。”

这冷漠的青年瞅着眉峰入鬓,清汤寡水的面容,原本当是普通的模样,但他一直无悲无喜地立着,忽而被衬出一种清凌凌的英姿俊俏来。见他这般,其他人好像也没有任何不爽,一副稀松平常的模样。陈果甚至非常自然地接话:“这是莫凡,我们店的金牌酒保。”

再就是一个秀气又稚嫩的少年,看着有些羞怯,却还是孩子气更多一些,对叶修笑得很热情:“我是罗辑,是这里的账房先生……”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陈果以一种骄傲的语气打断:“我们罗辑现在在准备科举,所以账房先生的事主要还是有个人在做——”她目光望向这里的最后一个人。

这最后一个人就颇为引人注目了。

她是个姑娘。

若说是陈果是一株娇艳明媚的芍药,这姑娘就像是一株亭亭如玉的傲梅。她的五官自然是精美而清丽的,看着大方而端庄,然而那玉雪香腮,凝荔肌容间却不全是楚楚风姿,反倒是因着坦然和那双沉静如墨玉的瞳孔,多了分飒爽般的英气。

这个全然的大家闺秀,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打扮,却是滴水不漏地微笑着:“唐柔,账房先生。”

美人笑不露齿,却是真真好颜色。

这兴欣客栈也不知什么风水,上至掌柜下至小二,清一色的容色出众,就连那看着不修边幅的魏琛,都从胡须边缘现出点别样的端倪来,应当也不差,难怪被人称作“艳鬼出没”了。

叶修愣了片刻,接着就礼貌性地移开了目光,这会倒是完全没显出与他年轻面庞相衬的青涩,稍稍一点下巴:“唐姑娘好。”

一直盯着他举动的陈果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然后又旋开一抹笑容:“这就是我们还在店的人了,小叶你今晚先修整一番,我们明日便营业,月银八两,包吃包住,好的待遇保证是少不了的。”她说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一副大姐头的模样。

“那就谢谢老板娘了。”叶修从善如流,接着便有些奇怪地问道,“店内就这些?难不成还有人没回?”

这话一出,店内十分诡异地气氛一默。

唯有唐柔神色正常,只是一笑,便接话道:“有一名掌厨师傅叫关榕飞,现在已经归家了,此外还有五人外出,目前未归。”

“小叶啊……”陈果一顿,面色有些怪异,仿佛她接下来说的话有些难以启齿。而她身边的魏琛,倒是语重心长地结了口:“小叶啊,我知道我们兴欣客栈在外名声有些不好听,不过你要相信,什么妖啊鬼啊全是一片浮云,就算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要害怕,那指不定是你出现幻觉了……”

越说越没个正经,本来支支吾吾面露难色的陈果立马换了副模样,气炸了般往魏琛头上一砸:“怎么说话的!”接着她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万分诚恳地看着叶修:“咱们店里确实和其他客栈不太一样,但绝对不是什么害人的地方,小叶你才刚来,有些话不方便说开,你若是不放心……”这老板娘此时叹了口气:“那现在走,也没关系。”

能对一个刚见一面的陌生人说成这样实属难得,叶修抬眸看着这位爽朗的老板娘,心底升起了一种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滋味。这股善意他辨别得清晰,何况他本也不怕什么艳鬼,当时便是笑了笑,招了招手:“外面说了什么我可不知道,既然害不了人,那就多谢老板娘给我这个机会了。”

陈果一怔,再看着叶修时,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挥了挥手,大气地说:“行!那你以后就是我们兴欣的人了!待人都归齐,我亲自给你办个宴会,庆祝一番!”

叶修识趣至极,跟着一本正经点点头。

自此,进入兴欣便是板上钉钉了。

入夜后叶修侧躺在床榻上,思索着今日之事。魏琛还未回来,他也乐得安静自在,索性枕着双手闭上眼睛,哼起不成调的小曲,脑海内却飞速地划过今日所见的人和事。

兴欣这客栈实在奇怪。首先这客栈生意应当不好,却处处大气而富贵,招个小二吧,月银八两还包吃包住,钱多也不是这么个花法,难道便不会入不敷出么?怎么还坚持得了如此久?

其次便是店内的人。先不提个个模样都是顶尖的,就是他们的衣着,也颇为不凡。瞧着是普通,但叶修分辨得出,那显然不是普通百姓能有的衣料,尤其是其中那名叫唐柔的姑娘,更是不简单。她身上的衣料是锦云丝——叶修曾听喻文州说过,唯有生性低调的大家子弟,才会用,也用得起“锦云丝”这类不显华美却依旧贵重的料子。但这群人虽然瞧着不简单,却心甘情愿在这客栈里抛头露面,就连陈果和唐柔两个未出阁的姑娘都是毫不避讳的样子,又不太像是养尊处优的贵族了。

再便是店内的人员安排。如此大的客栈,掌厨师傅却只有一名,而且还早早便归家。这尚且不提,还有那五个出门在外的人,哪家客栈会这样松散?而两个账房先生,一个是女子,另一个居然还在考科举;酒保和小二也罢了,那个镇店大夫和打手是什么情况?这家客栈难道还时常防备着被砸?

最后就是他们对自己的态度了。友好不必说,毕竟这才第一次见面,他们便差不多给自己透了个底,没有任何坑人的心思,实属难得。但叶修此时细细想来,却觉得除了这客栈的人本身坦荡之外,他们那么大大方方地把所有奇怪的地方都摆出来任人揣测——恐怕还是因为,他们有绝对的自信,自己就算知道了什么,也没办法惹出什么麻烦。

一家不算处在城中心的客栈水都如此深,定京这地方,果真不简单。

不过叶修想到这,便止步了。

他向来便是个很懒的人,对他人的秘密不感兴趣,也没有一探究竟的傻气,总之人家对他友好,他也本分,这不是什么坏事。

困意终于涌了上来,在睡过去的前一刻,叶修只迷迷糊糊地想,就是不知道这家兴欣客栈,有没有知秋阁的消息了……

在兴欣安顿下来的第一天,叶修睡得很熟。














***

下章艳鬼(???:?谁他妈是艳鬼??)出没(

哈,你问兴欣客栈有没有知秋阁的消息?你难道不知道兴欣#*-¥%=*@






另外知道啦知道啦,以后少食多餐。

听说有人说要2017年完结最佳炉鼎……嗯,你们认识那个人吗?反正我不认识(。)这说的什么胡话。

评论(44)

热度(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