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温故知心番外<推倒那个高富帅>


★诈尸了。第一章链接:温故知心,已完结。

[01]

楼冠宁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这么狼狈的境地。

他尽力缩着身子,让自己裤子上那片深色的湿濡被阴影遮掩住,然后不尽人意。因为背后那双正不轻不重按揉着他脊背的手的主人懒洋洋地开口道:“楼先生,我按得不好?您怎么这么坐立难安的样子…”

“不,挺好的。”楼冠宁立刻不敢动了,然而他的脸都快憋紫了,才干巴巴地挤出这么句话。

此时的他,欲哭无泪。

这哪里是按得不好啊,这就是按得太好了,好得他都…不自觉……那啥,然后,秒//射了。

是的,在一个男人毫不越界的按摩中——还是按的肩膀,一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虽为富二代,却是向来洁身自好的楼冠宁楼大少,秒//射了。

这简直就是男人的奇耻大辱——不,重点是,我为什么会被一个陌生人按摩按射啊!

楼冠宁心不在焉,心有惶惶,生怕自己被发现这么丢脸的事,然而就在这种七上八下中,他忽然有了个念头——身后这个男人,长得怎么样?

今天和文客北他们来的这个按摩场所是正轨场所,当然,水至清则无鱼,这儿也不是没有特殊的服务。这里的按摩师都是站在客人身后服务的,他们有一些做那些特殊的服务,有一些却是不接的,只有客人要求,才可以到客人面前来。

楼冠宁很想看看这个按摩手法好到叫自己爽得秒//射的男人长什么样,然而他思虑再三,壮胆壮了半天,还是不敢开口。

唐突了人家怎么办?万一人家…认为他是那种急色的变态怎么办?被讨厌了怎么办?

楼冠宁左思右想,神思都快飞天了,忽然觉得身下有所异状,他不禁脸色一变,往下看去——

得,小兄弟不甘寂寞,再次拔枪而起。

“楼先生…”身后按摩师的声音带着一分似乎是没休息好的沙哑,软软地摩擦在楼冠宁的耳廓,让他一个激灵,小兄弟居然见着更昂扬了一些,将不太宽松的西装裤顶住一个令人尴尬的轮廓。身后那双手顿了顿,然后按摩师低低笑了两声,在楼冠宁头皮发麻的时候轻声说了句:“您要不要先去洗手间解决一下?”

[02]

“楼少啊…”顾夕夜语重心长。

“小楼啊…”邹云海紧随其后。

“啊?”楼冠宁随意应了句,接下来就紧张地对着镜子左右转转,口中嘀咕,“这身衣服是不是显得太花哨了?”

“……所以说,”文客北作总结陈词,“你只是去按个摩,有必要在衣服上纠结两个小时吗?”

“你们懂什么!”楼冠宁一脸苦大仇深,“我不仅是要去按摩,我还要挽回我的形象!”

“啊?”

楼冠宁纠结了一会,脸色变了几许,总算下定决心一样小声说道:“我跟你们说啊,我们那天不是一起去按摩嘛。”

“嗯?”

“然后那个给我按摩的按摩师手法好了点,”楼冠宁的脸开始变红了,“我一爽,就…就那啥了。”

默。

“楼少,你是说,你被一个按摩师,按肩膀按到…那啥啥了?”顾夕夜小心翼翼地问道。

“所以我就觉得我会被当成变态啊!”楼冠宁悲愤欲绝。

“没关系啊,其实这也有可能证明你比较纯情…”众人互相对视几眼,七嘴八舌地安慰了起来。

“可是…刚那啥,我就又被按硬了。”楼冠宁更加沮丧了,“而且他在我耳边笑了声,我就更硬了。”

“……”

“小楼,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挽回形象了,”邹云海严肃地说,“你去整个容…从头再制造一次偶遇,可能再好一些?”

楼冠宁咬牙切齿:“滚!你们不准说出去!”

说着,他看了看自己一身打扮,再整顿了一下,深吸口气,顿时又精神了起来,容光焕发地出门了。

三人面面相觑。

“话说啊,”文客北不解道,“一个按摩师嘛,把他当作变态其实也没什么,那按摩师又不能做什么说什么,他那么紧张干嘛?”

“而且还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邹云海补充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约会呢。”

“果然,你们这群单身狗是不会懂的,”顾夕夜长吁短叹,“你们看看你们,连楼少那一看就春心荡漾的样子都解读不出来,真是太悲哀了。”

默。

“靠,说得好像你不是单身狗一样!”












-TBC(?)-

鬼知道什么玩意。时隔……半年?拉出了积灰的存稿,主要是看到有人在私信里要看,还留评问番外在哪…

当初扒拉着没写完,然后又没人催,我这种懒癌(。)就顺理成章窗了,现在看来……就想问问,还有人看吗???没有也没关系,这就是个预告,我自嗨一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呆)。

评论(71)

热度(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