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9)

前文走:(1)

叶修从餐厅坐电梯上楼,刚到了他和苏沐秋的房间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就眼前一黑,被人拉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你干嘛呢?”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刚刚还像特务一样把他拉进房间的黄少天,叶修很无语,“一大早的玩什么,还没吃饭精神就那么好啊?”

黄少天看着他张了张嘴,神色又几经变化,好像想到了很多东西,又好似经历了几番周转,最终憋出一个看上去很奇怪的表情,像是想尽力扯起嘴角却无疾而终,只干干地问道:“吃完早饭了?”

“嗯,”叶修一点头,接着又狐疑地问,“你就为了问我这个?”

“没,”黄少天难得如此言简意赅,只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声音便戛然而止,接着又好像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字斟字酌地慢慢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吃的啊?”

叶修便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里包含的意味似乎格外深远,像是广袤宇宙间的无量光年,星辰浩瀚,藏尽数不清的秘密。可只短短一瞬,叶修就一眨眼,那目光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眉角向上,漫不经心似地说:“不是啊,我和这个世界的黄少天*一起吃的。”

黄少天忽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答案在他意料之中,他拐弯抹角的迂回也确是为了听到一个确切的结论——可他所预想到的自己可能会有的愤懑不平和勃然大怒好像都寻不着痕迹,他只是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平静。

不该是这样的。

黄少天一时间有些茫然无措,他不想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争抢,可他也从来没想过要退让,更别提放弃。昨晚他听到黄少天*说那话时脑海就一片空白,他清楚地知道——黄少天*是认真的。

那一瞬他的心情怎样,已经无从追溯。黄少天想,大概有恍然大悟的了然,有理所应当的平静,还有气急败坏的,自己最喜欢的人被窥伺的不爽。只是他唯独没想到的是,而今相当于被人发了战书,他却没有丝毫暴躁,只在叶修这轻轻一带之下,仿佛松了口气。

黄少天已经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了。

他心慌意乱,脑海中不由自主想到了黄少天*那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对他说“我要争取叶修”。黄少天*那么坦然,那么笃定,眼眸间明亮的神色,都好似和黄少天记忆中那个刚喜欢上叶修的自己,不谋而合。

他们都像是还处在不知天高地厚少年时代的人,只是时间慢慢回溯,只是这个世界的黄少天*,晚了几年遇见叶修,却还是如宿命轮回那样,一头栽进这早已注定的情感,桀骜飞扬地宣称,我要他。

就好像是…黄少天又一次见证了自己当年喜欢上叶修的过程。

只不过这次的他,仅仅是个旁观者。

黄少天忽然就不想多问什么了。他陡然发觉,自己现在好似多此一举了。是啊,这有什么可在意的?他询问自己,接着又为自己的自扰笑着摇了摇头,觉得黄少天*要争取,那就要他争取吧。总之他自己是不可能退出的,那么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好似都无所谓了——黄少天*仅仅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个人而已,并不代表着其他什么。

“老叶你偏心!”于是黄少天像往日那样不依不挠地闹了起来,“我才是你的正牌队友啊,你下次吃早饭怎么也要跟我在一起吃吧,你跟他在一起做什么……”

“……”叶修看着正无理取闹的黄少天,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无奈地说,“你们不是都商量好了,你不能下去吗?”

“我不能下去,你就不能上来吗!”黄少天十分理直气壮,像个恃宠而骄的孩子一样,亲昵地伸手去捏叶修的脸,“老叶,做人要有良心,你难道不记得当年我千里迢迢跑去兴欣给你刷一个埋骨之地副本记录你却只回报了我一包榨菜的事吗?”

“我不是还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顶级装备给你用了吗?”叶修非常坦然地看着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地强调道,“吸血光剑呢,爆率很低的知不知道?”

黄少天目瞪口呆,差点没被叶修这一本正经的“亲兄弟明算账”给气得吐血。

他忽然发现,论起下限和嘴炮,他这辈子估计是比不上叶修了。

这头黄少天终于找回了些许和叶修在往日相处的自然感觉,那头黄少天*就来搞破坏了。他也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宫斗技巧”,在用房卡刷开房门后就格外殷勤地把黄少天往桌子前推,嘴里还叨叨着“我帮你带了早餐你快吃啊不吃就凉了”,接着面不改色地看着叶修,自然地说道:“诶你也在啊,才刚吃完早饭,我们就别在这看着他吃了,一起去散步怎么样?”

接着黄少天就眼睁睁看着欣然答应的叶修被黄少天*拉走,两个人都非常的冷酷无情,完全没有回头再给黄少天一个眼神的意思。

黄少天气得牙痒痒。

接着两个国家队的人就都发现了,黄少天和黄少天*两个人这一天都像是杠上了一样,互相较劲,你方唱罢我登场,在和叶修相处的方面一步都不退让,斗得不亦乐乎。

反倒是叶修,好像没有察觉到丝毫的不妥,非常自然地在两个黏人黄的包围里周转着,像是在哄两个不懂事的孩子那样耐心。

比如中午吃饭时,两个人都端着盘子打仗一样的要往叶修旁边冲,黄少天不满:“我们在会议室里吃饭,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黄少天*看上去更无辜:“我这不是都帮忙把你们的饭盒拎上来了,也就懒得下去了,坐你们这吃应该不要紧吧?”

“不要紧,”还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涂涂画画些什么的叶修头都没抬,一边思考一边拿笔帽敲击着桌子,这时却还动用了闲得没事干的嘴,“你就在这坐吧,反正不在外面,一起吃也没关系。”

他倒是没在意这句客气,不过其他人却纷纷侧目,对黄少天*投来了算不上太友好的目光。

黄少天*眼睛一亮,没在意其他人,只是往黄少天那边看了一眼,胜利者的微笑让黄少天都有种恨不得划花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冲动,没好气地说:“那你让开先,别挤着老叶了,不然怎么吃饭啊?”

提到叶修,黄少天*也没胡搅蛮缠,连忙往旁边坐买了点,却还是牢牢占据着叶修旁边的位置,面不改色地冲黄少天笑了笑,笑容颇为挑衅,话语却纯然无辜,万分真诚有礼:“这样行了吧?”

黄少天:“……”

不过这样的吃亏也只是一时,到了下午两边国家队训练时,就到了黄少天耀武扬威的时候了。

甚至在叶修看来,说句不恰当的比喻吧,这两个不知道在为什么较真的人,简直就像两只斗红了眼的小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让人哭笑不得。

“老叶,”训练休息时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看着叶修,下巴磕着桌子,一只手却在把玩着叶修的手指,看上去百无聊赖,“你指甲又长了,我帮你剪…”

其实叶修的指甲都有自己注意修剪,现在也就冒出了一点点,不过这话的重点也不在于指甲本身,只为了彰显了叶修和黄少天之间的关系亲昵,硬生生显出分密切的暧昧而已。

但这种小事和小心思实在不值得去寻根究底,于是叶修眼皮都没抬一下,随意地点了点头。

明明帮人剪指甲也不是好差事,但黄少天那明亮的眼睛,不自觉露出的胜利的微笑,无疑都表现着他的得意——起码,还真让那头的黄少天*开始胃泛酸水,整个人像被浸在醋缸里,泡发了,也泡酸了。

他们在训练时间,自然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意胡闹,两边的国家队各自坐在一边轮流训练,看起来泾渭分明。那头的黄少天*在这样的条件下,自然就只能和叶修“隔桌相望”,眼睁睁瞅着黄少天各种腻歪黏糊,脸上的笑容都成了支撑不住的皮笑肉不笑。

这三人之间的氛围太过奇怪,又太过和谐,好似不容人插足,透着点“自成一体”的意味。

张佳乐*便移过眼,收回自己的视线;周泽楷*也垂下眼睫,遮住那双漆黑的干净眼睛。孙翔*倒没注意那么多,只是他身边的方锐*,指节一下一下敲着桌子,面色难得的空茫。

好似进一步,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好像坦诚于自己的心意,勇敢地争取一次,也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与权衡;好似将自己胸腔的热忱剖析袒露给他人看,也不是一件过于难堪的事。

黄少天*就全然不惧。

忽然就有了些茫然,好似纠结自己,绊住自己追随的那个原因前先重如泰山,如今不过轻如鸿毛,堪堪只可证明他们在坐井观天。

就如同黄少天和黄少天*一样,大方地争夺,大方地表露喜爱,大方地面对自己,大方地承认自己对于其他人早相识他多年的嫉妒,然后大方地努力寻找机会去弥补,大方地宣告着,无论将来,无论永远,只在眼下,却偏偏舍不下——这很难吗?

如果不难,那么——

若是心无旁骛地争取一回,是否就不会留下遗憾?
















***

是的,不会留下遗憾,所以快上吧(

下章训练赛,耶!

发出来的时候,发现这章是我十月的时候写的……嗯,存稿是个好习惯,好习惯。十二月写唐昊相关的时候真的很迷这种冷淡嚣张的不良少年攻(……),忍不住多写了些,现在想来…妈诶我是在加鸡腿吧!

评论(78)

热度(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