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8[END。]


★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叶修顿时松口气,连忙对着头顶上大声喊:“我在这!”

隔着百米的呼喊,在山涧间来回往复地飘荡,牵系着两端揪起的心脏。接着那上面便没了声息,只是手电筒一直没关,还时不时晃两下,似乎是在示意他没有离开。叶修猜测着上面的人应当是在准备下来救他们,因此也不心急,就这么慢慢地等着。

虽然等待的时间,未免太久了一些。

一条绳索被放下来,一个人慢慢地沿着光滑的山壁下来,见着叶修,满是汗珠和灰尘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怎么就你一个人?”叶修看见只有苏沐秋,顿时一愣,有些疑惑地问道。

苏沐秋一顿:“过来的桥断了,山路太折,救援的车暂时过不来。”他说得轻描淡写,其间包含的意思却不容人忽视。

既然救援的车都过不来,那么你呢?你是怎样找到这里的,又是怎么过来的?

“我先把周泽楷背上去,”苏沐秋安慰似地说,“你等一会,我再下来接你。”他主动走到周泽楷身边蹲下,转头对着叶修笑:“你帮我把他扶上来吧。”

“沐秋…”叶修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又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他仰头看着苏沐秋背着周泽楷缓慢地消失在隐有暗色的天幕,火烧云一片赤色冶丽,连苏沐秋白色的袖口,都沾染了这样的流光。叶修静静地等着苏沐秋又一次下来,然后他为两个人扣上绳索,苏沐秋却还是坚持着背上叶修,往上攀爬。

苏沐秋有运动的习惯,体质自然比叶修要好。只是他今日本就风尘仆仆而来,又背了周泽楷,难免有些疲倦,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他不说话,叶修也没出声打扰他。

离崖顶仅有五米之遥的时候,叶修终于松了口气,却异变陡生——缚着叶修的绳子传来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眼见着一丝一丝地崩断着。

苏沐秋神色猛地有了变化,抬头一看,一张带着怨毒的脸正对着他。他能这么早找到叶修,全亏抓到了城西这边逃窜的一个人,由他带路到了崖壁。苏沐秋见找到了叶修,也懒得再管那个人,果断利落断了他四肢,又把他绑到了树边也就作罢。

没料到他居然还有这能耐,挣脱束缚,还动了这绳子的手脚!

苏沐秋额上冷汗冒出,加快了脚程。这时候,那男人的动作忽然停止了——好像有人在背后拖住了他,接着就是一片人仰马翻的声音。

如今崖上只有一个重伤的周泽楷,能及时醒来和这人周旋,不让他再行破坏已经是极致,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抽出力气来帮他们。

唯有自救。

绳子崩断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间已经裂了一半。苏沐秋脑内思绪急转,忽然一只手扯住叶修的锁链接着抠进了岩缝,竭尽全力地趴伏在了石壁上,他把自己的挂钩和叶修扣在了一起,然后极快地解着自己腰间的安全索,对着叶修安慰地笑:“没事的,很快就能上去了……”

“苏沐秋,苏沐秋你要做什么——”叶修的神色骤然变了,但他被绳索紧紧缚着,根本就无法阻止苏沐秋的动作,他忽然感到难以言喻的恐慌,接着又近乎哀求般低声说,“你别这样。”

别这样。

叶修想自己到底是何德何能,这群人都疯了似地,不顾一切地要救他。他看见苏沐秋的手渗出了血,他甚至听到了苏沐秋抓住他锁链的那只手,发出了骨裂般的声音。

疼。十指连心,在安全地把叶修绑上自己的锁链之前,苏沐秋一只手承受了叶修和自己的全部重量。他感到那两只手好像都不属于自己了,疼得他眼前发黑又发晕,感觉皮肉在翻卷。

苏沐秋喜欢画画。画画是他从小的梦想,曾经那两只极好看的手只会沾上色泽缤纷的颜料,苏沐橙还开玩笑说,如果哥哥值一千金,那大概这两只手就值九百九十九金,脸只值一金。

那双手对于画家来说那么重要,如果他的手毁了,那苏沐秋的梦想,也许就戛然而止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仅仅是因为他要救一个人。

哪怕这个人无法回应他,那也无所谓。

苏沐秋终于把叶修扣上了自己的绳索。他如今身无支撑,摇摇欲坠之时,只有叶修还紧紧拉着他不愿撒手。苏沐秋听得上面歇了声音,周泽楷终于把那个人再次制服,吃力地拉住绳索。

“叶修,乖,你先上去,我马上上来,”苏沐秋用着哄孩子般的语气温柔地说,“周泽楷受了重伤,你带着我,绳子受不了,他也拉不起来。”他清俊的眉眼在日薄西山下有种惊心动魄的美,而他一根一根地掰开叶修紧紧拽着他的手:“叶修,乖啊。”

叶修的眼眶全红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全身无力,根本无法阻止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力气的苏沐秋,只能徒劳地摇头。

“叶修,你别忘……”苏沐秋好似是下意识要再说句什么,却在片刻后哑然,食指用力地抹去了叶修眼睑上那一滴泪水,接着他用力一挣,把叶修最后那一根手指掰开,笑容带着一点纵容,“其实忘了也没关系,你就……别再记得我了。”

他将叶修往上一推,自己却如一只断翅的鸟,轻飘飘地落下了山涧。

一瞬间脑海内闪过的无数画面,把叶修的感官全都吞没。他木木地任由周泽楷把自己拉上来,对着终于赶来的救援队毫无反应,直到听到有人在讨论着赶紧下去救人,这才猛地一个激灵,他想起苏沐秋那次旅行时为他画了幅画,他说过要给他看,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呢?

他又听到有人说周泽楷很危险,内脏轻度破损,不马上送医院会有生命之忧;张佳乐为了救他单独去一个仓库,被发现时生命垂危,如今正在进行抢救;苏沐秋总算被人救上来了,刚好坠进水里,脑部受剧烈撞击,手骨折断,如今生死不知。

对,哪怕都这样了,还活着,还有希望。

——“救他们。”

那天天色全都暗了。叶修只记得自己一遍一遍重复着这句话,眼睛里燃着点飞蛾扑火般的光,如此疯狂。

放不下了。

他无可奈何地告诉自己,放不下了。

……

三个月后。

“叶修?”站在病房外的苏沐橙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一转头就看见拎着三个保温杯看上去手忙脚乱的叶修,于是上前帮他提过一个,疑惑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当送餐员了?”

“苏画家要莲藕排骨汤,周影帝要皮蛋瘦肉粥,张大哥要天麻乌鸡汤,”叶修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几位大人有不同要求,这都开了金口,我当然要去跑腿。”

苏沐橙:“……”

三个人现在住在一个病房里,理由很正气凛然,说是要不占用公共资源,但其实就是不想要其他两个人在和叶修独处时趁机占便宜。

虽然三个月前那事件让他们有了些同仇敌忾的默契,然而想让他们相亲相爱——做梦去吧!

“他们也要出院了吧?”苏沐橙笑着说,“我哥还在下个月又安排了场画展,周前辈约了新的剧本,连张先生都说以后要开家房地产公司,让你搬到他开发的小区里去住。”

幸好一切无事,所有可能的担忧全都免了,三个人全须全尾地救了回来,每个零件都完好无缺。

叶修也笑着摇了摇头,打开了病房门。

顿时,三个人都望了过来,皮相都是一等一的好,看着是各有各的风采,唯独不变的就是全都貌似纯良。

叶修一顿,又想,如今这是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走,三个大麻烦,索性他也不惧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表里不一也没关系,毕竟那张脸和那颗心都还在,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谁让他当年以貌取人。

-END-









完结感言:

真的怅然若失,没有想到我居然又完结了一篇长篇!(

当时忽然写这个梗就是为了满足我尝试不同题材的愿望,而且是真的很喜欢颜值组(……)就伞周乐叶,然而无人投喂,我只好自割腿肉TAT,不好吃也没办法orz。

话说两个月完结,应该是不算慢了,而且我信守承诺,说是今年就今年完结,就是这么酷。

以貌取人的话,我自认为虽然对这个题材果然驾驭不好导致后期越来越奇怪,但是其实想表达的感情,该有的铺垫和叙述,应当是都写到了的。

表达的无非是一个“你虽然以貌取人但你没看错人”的暖心(?)恋爱主旨。因为叶修付出了真心,而他也珍惜他人的真心,哪怕过程纠结,也终将幸福。

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出发点不算好,将心比心都是不可少的。

还是舍不得,于是来了个大团圆结局,之后可能会有番外,看你们想看什么了,可以在评论或者私信里和我提,我酌情挑选(。

非常感谢喜欢你们的陪伴啦,接下来主更最佳炉鼎。

就……求个长评?(苍蝇搓手.jpg

评论(35)

热度(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