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6


★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这个带走,”三个男人进来了,带头的神色阴鸷,指了指叶修,又看了眼旁边的周泽楷,“这个连带的看看能不能捞一笔,不能就丢进河里溺死,办完马上走。”

他身边的人啐了口,面容隐带暴戾:“妈的,盘子都没了,张佳乐真他妈有种。”忽而不怀好意似地看了眼叶修:“也不知道他这个姘头在他心里地位有多重,不过毕竟是碰过的,张佳乐怎么着,心里也会膈应吧。”

他们拍了两张照片,想也知道,是发给张佳乐了。

叶修没有看他们,这些亡命之徒,他很确信不能起正面冲突——哪怕他们说的东西让他有些不安。

“小周,”叶修看向了周泽楷,低声说,“一会你让他们打电话给你经纪人,要多少钱没关系,缺的话直接找叶秋要。”他脸色有些苍白,咳嗽了两声,又笑了笑:“回去后也不用你还了,你…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张佳乐和苏沐秋…算了,你就托叶秋照看一下他们吧,怎么说都无所谓。”

他这些年从多重危机里奋力地奔跑,如今走到这,终归觉得精疲力尽,而且叶修想,这回可能是真的逃不过了。他不乐意对周泽楷说得太严肃,毕竟总有那么一点死灰里未尽的星火,让他存点侥幸,始终不愿意真的盖棺定论。

只是该交代的还是要说,他也是凡夫俗子,怕的东西有,难免留下遗憾,然而若是戛然而止,他也全无办法。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眼里的东西明灭未定,不像是不舍和绝望,倒像是某种孤注一掷般的洒脱。

他说:“别怕。”

最终叶修和周泽楷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周泽楷打给经纪人却没人接,那群人不耐烦了,再加上想把周泽楷往水里丢时周泽楷挣扎得太厉害,打也没用,留下了很多痕迹,他们又不愿久留,干脆就把两个人一起带走了。连他们的面都没蒙,想来是认为他们不可能活下来。

昏暗的房间,血腥气无比浓郁。各种看着就令人胆寒的器械安静地放置着,周泽楷和叶修被绳子绑在柱子上,一个男人提了一罐蜂蜜来,将蜂蜜一勺一勺地抹上了叶修的裤腿。

“张佳乐已经收到消息了,他要是真在意,单枪匹马过去,那边的人会‘好好’招待他;他要是不在乎这个小情人,那也无妨,反正是假地点,及时撤离根本不是问题。”抹蜂蜜的男子戏谑地说,“虽然他来不来都不能救你,但是你可以期待一下,这个冷血残忍得像怪物一样的家伙,会不会为了你,丢掉一条命?”

叶修闭着嘴不说话。他听到了有隐隐约约的狗吠,自然也知道这些人在他腿上淋蜂蜜是要做什么。很快,有几只狼狗被牵来了,看上去凶恶丑陋,嗅到了蜂蜜的甜香后,疯狂地向叶修那边叫着。

“让他上木马,”领头的男人指了指房间里那顶端只有一根尖刺的木马,“缚住手脚,再放狗。”

旁边的人肆意哄笑着,话语里有不着掩饰的残忍和兴奋。

“这么弄肠子会晃出来的。”

“那正好啊,给狗吃了。”

叶修被人解开绳子拉下柱子,拿刀抵着脖子,跌跌撞撞朝那可怕的器械走过去,他全身发冷又僵着,早已没了抵抗的力气。然而就在他要被拽上木马之时,那群狗忽然发了狂似地挣脱了链子,直直地扑向了周泽楷——

所有人都一惊,这才发现周泽楷踢翻了脚边的一大桶蜂蜜,而他不知什么时候挣破了绳子,手腕上却都是鲜血,一股一股地冒出,留在他被蜂蜜滚了一圈的裤子上。

鲜血与蜜糖,狗畜之食。

叶修的呼吸霎时一停。他听到了气急败坏的骂声,看到那群狼狗疯狂地在周泽楷身上撕咬,又看到周泽楷疼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然而他下了柱子,全然不顾身上的狗,冲到了叶修面前,直接把押着叶修的男子撞倒,无声地说“快走”。这时,叶修奇异地发现,自己面前的一切,都仿佛是放了慢镜头。

叶修还看到被周泽楷撞倒的男子眼露凶狠,泄愤似地拿刀捅进了周泽楷的身子,周泽楷闷哼了声,然而他还在望着叶修,似乎在催促着,让叶修快点离开。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力气,被绑得发麻的身子一瞬间活动开来,骨头都在咯吱作响。他步伐没有往外迈,而是往那些狗身上踹着,然后又把木马狠狠推到了捅周泽楷的男子的身上,抢过那把还染着周泽楷鲜血的刀,扶起周泽楷就往外跑。

这一切动作说来漫长,实则就在片刻之间。

门外没有人守着,叶修和周泽楷跑得很慢,身后的人骂骂咧咧地追上来,还有两条凶恶的狼狗。这地方应当是郊区,路旁是山,起码高百米,四周荒凉无人,完全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叶修心中的想法几度急转,然后心一横,咬着牙抱住周泽楷就滚下了山崖。

林海受微风摇曳,奇石峥嵘,只听得到那狗吠在山崖上空飘荡,久久不曾消散。









***

别害怕,我从来不写死亡梗(doge

另,小周都这样了,乐乐和伞哥当然也不会毫发无伤,先下个预警,怕你们吓到。

脚上淋蜂蜜叫狗咬是《余罪》里的,当时看到就觉得好恐怖,还有小朋友不要去找木马是什么,那是十大酷刑里的,很残忍,不是什么好东西。

评论(31)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