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4


★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站在一地狼藉前,鲜血顺着年轻男人的手臂滑落。一滴滴晃开的涟漪,妖娆地绘出玫瑰般的纹章。张佳乐的表情冰冷漠然,转身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如他所料,这一天一夜的对峙结束,手机没电关机了。

他忽而低头一瞥,恰巧看见那领头男人死前不瞑目的样子,嘴角一丝若隐若现的诡异笑容。他看着实在觉得碍眼,眉头一皱,待要转身离开时,身后忽然有人匆匆赶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张佳乐的表情霎时凝固在脸上,几乎是瞬间,戾气不可控制地溢出了他的瞳孔,阴沉如狂风暴雨。他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好似下一刻就会爆发。他以一种恐怖至极的目光看了眼地上那人,转身大跨步地离开:“四肢剁下来喂狗,脑袋留下来,给与他有关的人都参观一遍。”

那男人不自觉抖了一下,接着恭敬地说:“是。”

祸不及妻儿,既然有人先破了这道上规矩,他也不介意让他死都不得安息。

……

“哥,你怎么搬出叶宅了?”苏沐橙看着一大早来自家投靠的苏沐秋,眼睛瞪得圆圆的,刚刚那点惺忪的睡意都被吓走了,“你和叶修吵架了…回娘家?”

“你想什么呢。”苏沐秋失笑,接着拍了拍苏沐橙的头,云淡风轻道,“离婚了,昨晚的事。”

苏沐橙怀疑自己听错了,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呆呆地问,“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苏沐秋想了想,接着又露出一个稍显无赖的笑意,“我想再追他一次,这次是真的。”

他这两天费尽心思,不就是为了这份名正言顺?他也知道叶修是哪样的人,这七天过去,若是他还能忍下心拒绝自己,苏沐秋宁愿以后改名成苏作死。

“什么啊,夫夫情趣,”苏沐橙果然也误会了,带着点无奈和嫌弃看了眼苏沐秋,打着哈欠回房,“好了好了,那你就住着吧,注意别被媒体发现了。”

苏沐秋应了声,就径直往客房里走。他昨晚回画房收拾东西,今天一早就把东西全搬来苏沐橙这,其实是为了更顺理成章见到叶修——毕竟沐橙和叶修时时在这谈公事聊家常。

这会儿苏沐橙也有点累,却忽然听到手机响了。他心情颇好地扬着嘴角,然而接通电话后,那笑容就宛如固结的冰,凝在了他脸颊上,越来越凉,越来越冷,最终消散在了黑暗里。

他忽然丢下身上所有东西,拉开门冲了出去。

……

连张佳乐和苏沐秋自己也没想到,和对方头一次正面相遇,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得知叶修被人绑架,并且不约而同找到了他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

“是你惹出的事,”苏沐秋的眼神像是无机质的灰,紧紧盯着张佳乐,言语间一字一句都揉着可以磨出血的恨和怒,“那些人和你有仇——你居然敢把你那些腌臜的东西扯在叶修身上?”

张佳乐呼吸一顿,随即毫不相让地冷笑望去,满眼毫不掩饰的暴戾恣睢,“苏沐秋,你别忘了,是你定下那可笑的七日之约又设这个套,才会让他半夜失魂落魄地独自出门!”

两个人都自知有错,只能紧皱着眉,各自发动着关系网全城寻找叶修,张佳乐在原地急躁地踱步,而苏沐秋自知那些人是冲着张佳乐来的,不肯离去,留在原地和他大眼瞪小眼。

“你根本不适合在他身边,”苏沐秋忽然说道,声音里夹着冰冷的厌恶,“你带来的危险,谁能保证下一次不会发生?”他漠然地说:“你行走在边缘,他却需要安逸,你期盼能带给他什么?”

张佳乐同样扯着嘴角,嘲讽地望着苏沐秋:“你难道觉得我现在就会痛苦到放弃——我给叶修带来了危险?那我问你,你之前买的那栋郊外的别墅里的锁链,你是打算对谁用的?”他眼里有着别样的嘲弄和讽刺,轻嗤一声:“快别做梦了苏沐秋,你真以为你是正义使者?你心里有病,会伤害他的是你,不是我。”

苏沐秋瞳孔一缩,心里瞬间如同针扎一般的疼。他转眼看去,张佳乐如同择人而食的野兽,被触碰到最疼痛的地方,宁愿拼个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明明也在愧疚,却不肯服输。

说到底都是一样的。

苏沐秋忽然没了力气争辩,而张佳乐也沉默下来,只觉得这样针锋相对毫无意义。

“等找到再说吧。”苏沐秋声音忽然低了下去,“我不会伤害他,哪怕如你所说,我做了那些准备。”

哪里舍得伤害,不过是自顾自地发疯,来一场无人欣赏的独角戏。

“……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张佳乐诧异地看了苏沐秋一眼,声音也总算缓和了一些,“这次是意外,找到再说。”

——不过是在最为在乎的人面前,生生一退再退,甚至愿意和自己厌恶至极的情敌暂时和解。

因为绝对无法承受失去,所以争执也好,别扭而隐秘的心思也好,都可以搁置在后。












***

今天起日更,今年完结,不说二话,耶。

两人内心:你会给他带来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评论(20)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