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8)

前文走:(1)

第二天早晨,叶修来到餐厅,刚端了碗豆浆放在桌上,还想起身去拿根油条,对面就忽然坐下了一个人。

他转头看过去,居然是以往虽然不说迟到,但总是比较晚来的黄少天*。他正撑着下巴,一身连帽衫,见叶修望过来,神清气爽地对他笑,扬了扬手上的盘子,问道:“早早早,你还没吃饭吧,我们坐一起吃怎么样?”

相当自来熟的语气,像是昨天那场颇为幼稚的游戏过后,他和叶修已经有了几分与众不同的革命友谊。

这和黄少天*平日里的为人处世风格极为相似,又好像有些不同。黄少天*是典型的被家人宠着长大的那种小少爷,他们家家境良好,他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是家里的幺子,加之他的父母开明,只期盼他平安快乐,于是黄少天*从小到大没走过歪路,就顺顺利利当上了职业选手。

但他虽然被全家人宠着,却也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娇惯孩子。他的亲人给予他足够的疼爱,却不过分溺爱,因此黄少天*自小就活泼外向,虽然有点顽皮,但是懂得尊重人,又讲礼貌会感恩,一直很受长辈喜爱。

而在同龄人当中,黄少天*也是少见的高情商高智商。他一向待人热情,虽然自来熟,但非常的注意分寸,刚见面就是刚见面,再友善也不会突破陌生人之间应该把握的度。黄少天*心里有杆秤,冷静地衡量着对每个人该有的表现,从不越界。

他被称为赛场上最为冷酷的机会主义者,这一点并不仅仅只是表现在赛场上。平日里,那种冷静到甚至有点冷漠的衡量作风虽然被隐藏得很好,但也可以瞧见些许端倪。

和叶修这个世界的黄少天一模一样。

不认识黄少天的人大概都会觉得比起温和待人却透着礼貌疏离的喻文州,活泼热情还有点话唠的黄少天其实是更好接近的,但事实恰恰相反,职业圈里喻文州的人缘可比黄少天要好。

正是因为黄少天*的这种性格,他今早的举动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叶修和他的关系实在说不上非常好,他这般问好虽然不失礼,却和他平日里的行为举止又明显有所不符了。

不过叶修全然没在意,应了声之后就继续去夹油条,又端着盘子坐回来,咬着油条,随口问:“你今天起这么早啊?”

就是平常朋友间聊家常的语气,就好像他们之间那点子虚乌有的革命情谊,此时倒是确有其事了。

黄少天*却忽然沉默了。

他可以从黄少天为他描述的故事的细枝末节里搜刮出叶修的音容笑貌,也从那些隐晦的描写里可以明白叶修对黄少天的了解。既然如此了解,难道他不会对自己今早的举动感到好奇吗?

黄少天*本来准备了一千种一万种说辞来应对叶修可能会有的反应,但他什么也没有,只是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眼睛清亮得足以看见餐厅顶上悬挂的水晶灯,映在他盛来的豆浆里,然后再折射到他视网膜上。

他的心脏蓦然冲破了束缚,剧烈得跳动起来。

黄少天*有种想要笑出声的冲动。他好像又了解了叶修一点——叶修和人相处,大概从不主动去揣测别人的性格和可能有的反应,他如此坦荡,连点遮掩都不会有,总是让人对着他的回应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他不在意今早自己的反应与往常有什么不一样,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用性格这个框架来固定自己和他人。

他们都鲜活生动,并非两三个词就能描绘清晰。而叶修与人交往,用的是心,不是脑子;感的是情,不是性格。

简单又肆意,那么特别。

“唉老叶,我以后可以这么叫你吗?”黄少天*一手舀着碗里的粥,一手朝叶修摆了摆,无理取闹似地对他笑,“总觉得你偶尔也会认错啊,说不定哪次我叫你老叶,你就反应不过来了。”

这点是真的,但好像还有别的理由。

好像这个称呼生来就该对他有特别的意义,于是他将两个字咬在唇齿间,好像都可以体会到和叶修相识相处的每一帧画面,每一寸岁月,令人痒得心头发颤,欲语还休的情感,都流离在了胸口。

“你叫呗,”叶修叼着油条,声音含含糊糊的,“不过别怪我没提醒啊,我是肯定不会反应不过来的,要是真认错了,我还混不混啊?好歹还是一领队,连队友都认不出来…”

“说不准说不准,”黄少天*咬着半个小笼包晃了晃筷子,好奇地看着叶修盘子里的半根油条,“老叶你早上就吃这么点啊,一根油条一杯豆浆?”

“还不多吗?”叶修喝了口豆浆,问道,“我觉得挺够的啊?”

“那不行,你要多吃点,不然看着都有点像营养不良了,”黄少天*睁眼说瞎话的样子倒是和黄少天相似度百分百,只见他煞有介事地夹起一个小笼包,身子前倾一点就放到叶修嘴边,“这个是正宗的G市风味早餐,你尝尝啊。”

叶修没感到丝毫不妥,就着黄少天*的筷子咬了一口小笼包,确实觉得味道不错,和黄少天带他去吃的那家老牌店也差不了多少,于是就夸了句:“是挺好吃的。”

“那你把它吃完啊,”黄少天*的筷子又前递了点,催促道,“快快,这是灌汤的,待会皮破了就不好吃了,你小心烫,我先夹着啊。”

叶修一听,刚想拿筷子夹包子的手一顿,就听着黄少天*的话老老实实咬起了包子,终于一口一口把它吃完了,嘴里含着的汤有点烫,于是他小张着嘴拿手扇风,有点笨拙的样子惹得黄少天*坐在对面眼睛一眨不眨,看得津津有味。

餐厅好像突然变得很安静。

没注意到刚刚传来一阵喧闹的黄少天*和叶修都发觉了什么,一齐转头,就发现了站在餐厅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的一群人,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看上去神色颇异。

是黄少天*这个世界的国家队。

“早啊,”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苏沐橙*,她脸上的表情倒是和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自然地向叶修和黄少天*打起了招呼,“你们就吃完啦?”

这句话单单指的是黄少天*,而不是每天都起很早的叶修。因此黄少天*转头说了句“是啊昨晚睡得挺早”算是回答,叶修倒是没多说什么,笑了笑,只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和黄少天*说了声就走到餐厅门口,和一群人自如地打着招呼后,接着就和往常一样搭着电梯上楼了。

他是真的没觉得有如何。

凝滞的气氛随着叶修的离开瞬间像是被冲泡开了的咖啡,泛着原始的古怪苦涩。苏沐橙*挽起耳边的碎发,心里想的是幸好哥哥还在睡觉。她还在心不在焉地盛着小米粥,楚云秀*却已经拿着托盘来到她旁边,好像被什么东西惊住了,语气有些迟缓地说:“我刚刚都以为是那边的‘黄少天’,可这明明是我们这的黄少天啊,他和叶修的相处模式,未免也太像那边了吧?”

苏沐橙*顿了顿,回忆刚刚看到的画面。

黄少天*正夹着包子冲叶修笑,那眼里的笑意亮晶晶的,露出绝对不加掩饰的喜爱。他们说笑的口吻非常熟稔,像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一样,没有一丝不自然。

那样的黄少天*,表现出来的若有似无的侵略性,和叶修这边的黄少天太像了。

就仿佛……他们本来就对叶修,同时存在一样的感情。

苏沐橙*没细细琢磨,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好像要出乎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了。她心想,这世界之间存在的透明障碍,大概也是阻拦不住一些东西了。

黄少天*看上去很平静。

他是这个世界第一个主动去争取叶修的人,这举动无疑是非常需要勇气的,不然也不会没有其他人敢上前。无论是张佳乐*,周泽楷*,苏沐秋还是方锐*等人,他们或许都有满腔情感,但敢于表达,却又无法像黄少天*那样肆意妄为地扯下最后一块若隐若现的帘幕,明目张胆地昭告自己的野心。

或许因为他们的性格,也或许因为他们有各自的顾虑,总之可他们以在人后不遮掩感情,但却怯于上前一步,他们可以平常地接触叶修,可以无伤大雅地表达一些情绪,只是也仅此而已了,主动上前去像叶修那个世界的人一样毫不掩饰,这一点,至今为止大概也只有黄少天*做到了。

可能是因为害怕过于投入而得不到回报;可能是因为不在同一个世界便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可能是因为觉得他们之间缺失的数十年时光太过遥不可及;可能是觉得——既然早要分离,那不如相退一步,不要投入过多,日后他离开,他们便可以相忘于江湖。

可黄少天*不在乎。

他一点也不在乎。

他像只眼中失去了其他一切的飞蛾,又像一个冷静的魂灵,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他毫不畏惧,向着火焰里扑去。

这并不是说黄少天*的感情就要比其他人更为真挚深厚,只是他的处事方式决定了他先一步的靠近。

黄少天*太冷静了,他不会关心则乱,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既然无法保证百分百的得到,那么曾经拥有,大概也是好的。他看到的当下,是有叶修的当下,而他的未来怎么样,他不想去提早剧透。

大家都说要是不曾知道糖果有多甜,那么在失去之后就不会那么难过。可是黄少天*只知道,他去做了,去尝试了,他会得到一枚甜蜜的糖果,这个够了。他才不要去想未来还吃不吃得到糖果,还没发生的事,如何猜测也只是猜测。

正如黄少天所要的爱情是什么都可以经历的,黄少天*所想的,无非是甜蜜他也知道了,失去甜蜜之后的难舍他可能也会知道,但未来那么长,他不愿有太多未知。

面前队友们五味陈杂的心情黄少天*体会不到,却还是慢慢坐直了身子:“起码我争取过了,这我可是知道不会后悔的。”

有了棱角似的光芒,从他眼里坚定地透出来。

餐厅里好像又沉默了一瞬,接着他们就看见黄少天*双手插兜走出了餐厅,在门口时忽然转头,一脸灿烂的笑容:“诶,我之前说的就是冠军啊,大家加油啊,一定要努力争取。”

就好像他之前那句彰显态度和决心的话,完全和叶修没关系,只是冠军而已。

冠军,要争取。

叶修,他也不想放弃。

恰恰一语双关。









***

这章自我感觉很奇怪,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想表达的东西orz。

评论(98)

热度(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