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3


★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深夜十二点的钟声,敲碎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昏暗的灯光下,叶修一页页看着那本掉落到床底的书,它被人翻得有些破烂,有几页折上了折痕,看上去都是新的痕迹。

“情侣应该做的事:

1.带他去看电影,带他去散步,你们可以手牵手,然后你也可以亲吻他。

2.养一条只属于你们两个的宠物,共同照顾它,给它取一个名字。

3.为他做一餐饭,哪怕你不擅长。

……

14.背着他回家,走一段只属于你们的路。

15.与他一起去旅行,不需要太远,但一定要是你们都喜欢的地方。

……

34.把你最擅长的事情展现给他看,把你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他。”

35.希望全世界都替你照顾他,拜托所有人,把你的关心都告诉他。

36.夜间同床,比肩生活。

……

59.待在家里一天,做一对平常的伴侣。”

这几条被人画上了勾。

叶修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他几乎是动作迟钝地翻到了书的最后一页,上面有一行很俊逸的字迹,他可以想象得到,苏沐秋写下这几行字时的神情。

“如果有一辈子能给我,我也很想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伴侣。然而七天时间太短,我能做的也仅止于此。但不必愧疚,不必神伤,因为我很高兴,这些年的心愿,究竟是落下了句号。认识你,我从来都觉得很圆满。谢谢,我爱你。”

他娓娓叙来的情深,笔触间为自己编织一场华美梦境,不愿意醒来,却也不得不醒来。他留下寥寥几行文字,送给这个叫他醒来的人。他几时几年,埋藏在心底的那坛佳酿,酵出喜怒哀乐,悲苦或是欢喜,都如甘冽酒香弥漫。他对着这人笑,浅浅的弧度,然后轻声说,我爱你。

这是最后一次。

逾期不候。

叶修立在原地,有灯光淋上他的发梢。他像是一个被这光定型了的雕塑,如封在树脂里的蝉,逃脱不了,金蝉脱壳都只是惘然,独留半张的残翅,透明的脉络织出向天空蔓延的轨迹,费尽全力,只想离天空更近。

他听到心闸被人放开的声音。

那些年间,不动声色的温柔,如影随形的体贴和关注,汹涌而来,如一场姗姗来迟的潮讯,蔓延着,在他窄窄的胸腔里声势浩大地席卷过境。

这感觉无比明确地告诉叶修——

承认吧。

承认吧,你已被打动。

夜幕阑珊,灯光影影绰绰。绵长的陷阱,迭起的幻象,如最耐心的猎人布下的网,把肌理包裹其间,挣扎都是徒劳。

……

夕阳铺陈出蒸熨云霞,张扬而不知收敛地染上面前这挺拔青年的发际。他钴蓝的瞳色如最纯净的托帕石,又像日暮下的爱琴海,漂亮得不可思议。他唇角噙着浅浅的笑容,五官俊美而深艳,伸手将对面人头顶的帽子扶正。然后他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替对面人拍照,神色间不自觉流泄的温柔,终于在这一刻被明丽日光昭示得明目张胆。

他说:“叶修,看这边。”

……

如墨夜色里,偏偏星河灿烂。那高瘦的青年有俊俏到略显轻佻的眉目,桃花眸有如点漆,唇色不点而朱。他走路的时候低着眸,脚下的步伐也歪七扭八的,好似有些心不在焉。他前面的人回头问他怎么了,而他却倏尔一笑,指着路灯下那交缠在一起的影子,眉目间带着孩子般的稚气,没心没肺地冲着那人笑。

他说:“叶修,我的影子,在拥抱你的影子。”

……

晨光熹微,绵长而温绻。那是一场称不上盛大的婚礼,教堂门口那株桃树的花瓣微张,带着点透明的粉嫩,并不是灼灼其华的热烈,倒是有了温文尔雅的皎皎之明。一场算不上欺世盗名的骗局,或许从头到尾,只有那位身姿清隽的青年在意。他看上去无端紧张局促,山水画般清雅无双的眉目,俊逸而雅致,却添了分并不圆融如意的涩然。然而他望着眼前的人,深刻而郑重,礼服服帖,姿态严谨。

他说:“叶修,我们是伴侣了。”

……

一桩桩,一幕幕。从坦然吐露心意之前,细枝末节里就渗出的情感,终于在梦里重演,给予了叶修一场醍醐灌顶的时光旅行。

原来情缘早有,然而他从未发觉。

悠悠转醒时天际并不明亮,乱七八糟的情绪充斥在胸腔间,憋闷得叶修心里实在难受。他望着天花板,半晌好似有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匆忙收拾好自己,然后出了家门。

他脚下的步伐东倒西歪,久违的失魂落魄的姿态。叶修有点茫然,他想他必须做点什么,可他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不敢打给苏沐秋,因为这样会让叶修觉得自己卑劣无比;他也不敢打给周泽楷,担心会影响这位影帝休息。苏沐橙和叶秋就更不用想,苏沐橙如今睡得正香,叶秋却是一年四季忙得回不了家。

于是他拨给张佳乐,可是发现张佳乐关机。

那股难以言喻的急切忽然就被这冰冷的夜间空气浇灭了。叶修有点疲惫地蹲在路边,不禁有点自嘲地笑了笑。

打给他们做什么呢?

难道要告诉他们,我发现了,原来你们老早就喜欢我了。

想想都觉得十分可笑,连叶修自己都被逗乐了。他于是就这么停在叶宅院子的门口,感觉血液都要平息。可此时,他听到一句夹杂着浓浓涩然的,还有些不可思议的声音——

“……叶修?”

叶修猝然回头,就看到那位刚刚还在他梦里出现的俊美影帝正披着满身风霜站在他身后,面上还有点无所适从。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又同时顿住了声音。

夜间只听得到草尖被窸窸窣窣拂过的声音,然而在这种略显奇异的氛围里,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危险感袭上了心头,叶修敏锐地向前一扑,背后有重物落地的清脆声。他和周泽楷一同看去,心头就升起了一股寒意。

大约二十个手持铁棍,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人正望着他们,其中有一个看上去是领头的,正似笑非笑地举着冰冷的枪械,正对叶修的额心,慢条斯理地说:“别动,也不许说话,把手举起来。”然后望向周泽楷:“虽然目标里没有你,但是既然你碰上了——那也只能怨你自己运气不好。”

极其被动和危险的处境里,叶修还想拖延时间的意图算是彻底落空。他看见周泽楷脸色凝重,见他望来,却对他安抚地笑了笑。

然后那个领头男人示意身边人上前,一人一棍子敲向他们的后脑勺。

叶修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

其实他们很早以前就喜欢叶修啦,叶修都没发现。

这个剧情点结束,差不多就要完结了嘿。

这个完结了,炉鼎完结了,【说不定】就开始更心跳了,大家别催啦,我知道你们被坑得很苦,但是催也没用的(你

评论(21)

热度(669)